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l6ez8火熱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285章互相傷害讀書-yefc5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85章
    魏征要求李世民继续查账,李世民此刻恨不得狠狠的揍魏征一顿,心里想着,你是没事找事啊,现在自己好不容易安抚好韦浩,你还在这里点火。
    “行,父皇,儿臣也请求查账,现在就查账!让监察院查,要是没有查出来,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有,你说这里不该建设青砖房?嗯?
    儿臣要弹劾魏征目光短视,目无百姓,亏为朝堂官员,作为百姓心目当中的父母官,心里居然没有百姓,臣建议,对魏征削爵,同时责令其离开朝堂!”韦浩此刻也是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你,臣,怎么心目当中怎么没有百姓?”魏征此刻火了,对着韦浩喊道。
    “你刚刚说,百姓们没权居住这么好的房子!这话可是你说的?另外,陛下要我今年弄出铁200万斤,如果按照你的要求,建立土砖房,那么,需要建设到什么时候去?
    你只是为了弹劾而弹劾,心目中,根本就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枉为朝堂大臣!看着是为了朝堂,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虚名,我就想要问问,你为了朝堂,具体做个什么事情没有?”韦浩此刻盯着魏征继续问了起来。
    “你,你,你血口喷人,臣怎么没有为朝堂做事情?”魏征此刻气的不行,他没有想到,韦浩会反弹劾他,刚刚自己弹劾韦浩,韦浩同意了让监察院去查,但是现在韦浩弹劾自己,那该怎么查,自己如何自辩?
    “我血口喷人?我韦浩不济,还算为了朝堂办了很多实事,你呢,你做了什么实事没有?你除了会挑别人的刺,自诩为朝堂清官,所有一切为了朝堂,但是实际上,你具体做过什么事情没有?你为了百姓做过事情没有?”韦浩继续站在那里质问着魏征,魏征此刻气的,浑身都发抖了。
    “好了,浩儿,不说了,走!”李靖此刻知道不能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两个人就是死磕了,到时候非要一个人倒下去不可。
    “不走,岳父,今天这个事情,必须要说清楚了!”韦浩压根就不想走,今天本来自己不想继续下去,他魏征非要来挑刺,那就来吧,自己也会。
    李世民此刻对着程咬金,尉迟敬德,李靖他们三个使眼色,让他们三个人拖着韦浩走,不能继续了。
    “走走走,没什么说的,他们懂什么啊,走,老夫想要喝茶了!”程咬金也是过去搂住了韦浩的帮忙,拉着韦浩走。
    “程叔叔,你放开,这个事情不说清楚可不行,我转移利益,我还差这点钱,你们瞧不起谁呢?你们等着,过两个月,老子再弄几个年入百万贯钱的生意,让你们见识一下?
    我韦浩还能缺钱?还利益输送,也只有你们这帮穷鬼,才会做这样的事情,老子家里库房的钱,堆的都放不下,地下穿钱的绳子都霉烂了!”韦浩大声的喊着,程咬金他们三个则是拉着韦浩就往食堂外面跑。
    “不要弹劾了,否则,这点钱,我们内帑出了,内帑有钱!”李世民此刻冷冷的看了一下魏征,真是非常的不满的,你弹劾韦浩其他的事情,还能说的过去,说韦浩输送利益,这不是扯淡吗?
    再说了,建这些房子,看着是有点浪费,实际上,李世民非常清楚,这个是一劳永逸的事情,铁坊这边,是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的,让这些工人住好点,那是应该的,再说了,这里的工人,那么累,住好点也没有关系,完全没有必要说弹劾韦浩。
    很快,韦浩就被他们拖到了自己的房子这边,韦浩很气愤的坐下,李靖则是坐在那里泡茶。
    韦浩还是气不过,站了起来!
    “你干嘛去?”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要写弹劾奏章,我不服气!”韦浩说着就要去那奏本写奏章去。
    “你写什么奏章,消停点!”李世民很郁闷的看着韦浩。
    “你就偏心眼,你看我回去我不和我母后说,我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就拉偏架!”韦浩很不爽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你,朕拉偏见,你小子没良心啊,你要去跟他打架,去,你去打去,打了,你的功劳全部要没了,去啊!”李世民火大啊,自己之所以不说话,就是想要保住韦浩的这份功劳。
    “好!”韦浩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拉住他,兔崽子!”李世民一看他还正去,马上对着门口的那些士兵说道,那些士兵立刻抱住了韦浩。
    “我要功劳干屁啊,我就想要收拾他,我气不过!”韦浩大声的喊着,还在那里挣扎着,希望过去揍魏征一顿。
    “行了行了,父皇到时候给你出气,过来!”李世民很无奈啊,摊上这么一个女婿,都不够操心的。
    程咬金他们几个又去拖着韦浩过来,而长孙冲他们则是非常的羡慕韦浩,敢在李世民面前这么说话,而且还说要去打大臣的,还被李世民求着回来的,也就是韦浩了。
    “父皇,你看着吧,我给我母后写信去!”韦浩坐在那里,非常不爽的说道。
    “你少给朕添乱,这件事,父皇会处理,你就消停的干完你手上的活,功劳父皇肯定会重重赏给你,到手的功劳,要是飞了,朕告诉你爹,揍死你去!”李世民盯着韦浩警告说道,
    而那些国公也是非常无奈的看着他们翁婿两个,一个是要告诉长孙皇后,一个是说要告诉韦浩的父亲,那就是互相伤害啊。
    “浩儿,不用搭理他,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做事情的人,谁不会被人说啊,凭着良心做事情就好,你父皇相信你就够了!”李渊此刻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老爷子,我气不过啊!”韦浩看着李渊说道。
    “气不过也要忍下去,你这孩子,气性怎么这么大呢?”李渊也是看着韦浩说道。
    “就是,父皇还不知道你的为人,你要是真的想要弄钱,纸张和陶瓷那边,哪项不是大钱?你缺钱,你都不用找谁要,你来找父皇就行,你要是不愿意找父皇,你去找你母后,还能让你没钱?他们是不懂,你不用管他们!”李世民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来,喝茶,浩儿,忍忍!”李靖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你小子也是,你刚刚冲过去,打了不就打了?”程咬金在旁边开口说道。
    “咬金!”李世民火大的看剧程咬金。
    “那你不要抱着我啊,你抱着我干嘛?”韦浩也很郁闷的看着程咬金说道。
    “陛下给我使眼色,我敢不抱吗?下次你自己找机会吧,老夫都看不下去了!”程咬金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还是程叔叔明事理!”韦浩马上赞赏的说道。
    “你们两个?你们!”李世民很无语的看着他们两个,什么叫程叔叔明事理,他懂个屁啊,也是一个惹事的主,怪不得程咬金这么喜欢韦浩,感情是找到了知己啊,
    接着那些大臣就继续在这里聊着,到了下午,李世民他们要回去了,李世民还不忘叮嘱着韦浩,一定要好好干,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回去了,在此之前,不许回长安,让韦浩坚持坚持。
    韦浩无奈,想着不管怎么样,也需要把钢筋给弄出来啊,要不然没办法建房子,自己可是要建设府邸的,钢筋可是关键。
    等李世民他们走后,长孙冲鄙视的来了一句:“什么玩意啊,他来弹劾,他算个屁,早晚整死他!”
    “刚刚没见你放个屁!”房遗直也是鄙视的看了长孙冲一眼。
    “卧槽,我放屁,我敢吗?这么多国公在,有我们说话的份吗?你也没放呢!”长孙冲也盯着房遗直说了起来。
    “行了,走,回家喝茶去,多大的事情啊,早晚收拾他不就是了!”韦浩摆了摆手,领头走在前面,他们几个则是跟着。
    “朝堂现在就是这个风气,你要是不做事情啊,就不用犯错误,这样,就能一直升官,而你要是做事情,那挑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风气,早晚要出事情的!”韦浩背着手往前面走的时候,开口说道。
    “我也发现了,之前我不理解我爹怎么老是去弹劾别人,现在发现,我爹他是没事干,为了彰显自己的价值!”萧锐此刻开口说道,韦浩他们几个全部看着他,萧锐的父亲萧瑀,那也是一把弹劾的好手。
    “真的,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好像就是会出谋划策,但是你要他具体负责什么事情,他还未必干的好!”萧锐马上对着他们强调说道。
    “我爹还行!”房遗直想了一下,自己父亲还是做了很多事情的,甚至当年打仗,他是负责后勤的,管理整个大军队后勤也是井井有条。
    “我爹也还行吧,打仗还可以!”李德奖此刻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爹不行!好像也没有干什么事情!”高履行来了一句。
    “卧槽,你们能不能别乱说话,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了,你们的父亲还以为是我说的,到时候会弄死我!”韦浩对着他们几个说道,他们没事评价他们的老子干嘛?闲的吗?
    韦浩回到了自己的房子,继续喝茶,而他们则是要去铁坊那边盯着工人干活,让他们注意安全。
    第二天,长孙皇后在宫里面,也是知道了昨天铁坊的事情,毕竟昨天去参观铁坊,那边一座炉子就能够出铁10万斤,长安城的铁的价格,直线下跌,
    而一些支持韦浩的,也是开始讨论这个事情。
    “弹劾韦浩,输送利益,陛下派人去查了?”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对着几个过来汇报的太监问道。
    “监察院为了还夏国公清白,确实在查账!”一个太监站在那里说道。
    “欺负我家浩儿是吧,查账,浩儿是差那点钱的人?嗯,侮辱我家浩儿?”长孙皇后非常不满的说道,那几个太监坐在那里没说话的。
    “去查一下,到底是谁弹劾浩儿,还有弹劾的内容是什么?本宫就不相信了,他们就那么干净,查清楚后,本宫找河间王聊聊!”长孙皇后非常不满的说道。
    “是,娘娘!”几个太监听到了,马上就出去了,长孙皇后还是非常不满,
    中午,李世民过来立政殿用膳,长孙皇后脸色一直不好。
    “观音婢,你怎么了这是?身体不舒服?”李世民关心的看着长孙皇后问了起来。
    “气的,早膳都没有怎么吃,现在也吃不下。”长孙皇后坐在那里说道。
    “谁让你生气,高明还是青雀?”李世民一听,马上生气的看着长孙皇后,能惹她生气的,在李世民看来,也就他们两个了。
    “不是,是因为浩儿的事情,有人弹劾浩儿给砖坊输送利益?这人是怎么想的?浩儿差这点钱?浩儿是会在乎钱的人?他们这样,简直就是侮辱我们家浩儿!
    浩儿为了铁坊,几个月没回来,要说距离远,那还没什么,现在铁坊距离长安,骑马都不用一个时辰的事情,他都没有回来,一心想要建好铁坊,给陛下你分忧,他们呢?就知道扯我家浩儿的后腿?不但不鼓励,还弹劾?还用这样的名义弹劾,臣妾感觉我家浩儿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怎么想也咽不下这口气!”长孙皇后非常激动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诶呦,朕知道了,但是没办法,总不能把那些大臣都打死吧,打死了谁干活?”李世民一听长孙皇后这么说,就知道她是在给自己抱怨,抱怨没有处理好韦浩的事情。
    “他们干了什么活?”长孙皇后开口问了起来。
    “诶,你放心,不会让浩儿受委屈的,他们要弹劾,朕也是没有办法,那些弹劾奏章,两个月之前就有了,朕一直压着,也不让浩儿知道,就是不希望浩儿和他们打架,真的要是打架了,那些文臣又要弹劾了,到时候朕怎么办?
    关了他?铁坊的事情还要不要做了?现在,先这样,让浩儿先委屈一段时间,等回京了,他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朕不管!打架了,朕就让他去刑部大牢待几天,就当给他放假了!现在还有钢没有弄出来,朕的意思等他忙完了再说!不能因为那些大臣而耽误了正事!”李世民继续对着长孙皇后解释说道,
    长孙皇后听到了,还是不解气。
    “反正臣妾不管,浩儿这孩子怎么样,你我心里清楚,是那种人吗?他缺钱,不用别人说,本宫给他送过去,现在内帑还堆积了几十万贯钱,还不知道怎么花呢!”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朕知道,朕能不知道吗?但是朕不能表态啊,不以言治罪,否则以后朝堂上,谁敢说真话了,朕也不能因为韦浩,就去全面打击那些官员,这样的不行的,
    这个事情啊,等韦浩回来了,让他自己去处理,朕也希望韦浩能够治治他们,一天天就知道瞎弹劾,正事就不做点,这次朕去铁坊那边,发现去铁坊的路,相当难走,相反,铁坊里面的路是非常好走,
    可是一路上,就没有一个大臣提一下,修一下这条路,这条路到直道这边,也就是20里地,居然没有一个大臣提,朕也是很难受的,没人看到了民间的疾苦,没人啊,也就是浩儿,希望能够改善一下那些道路!”李世民坐在那里,感慨的说道。
    “陛下清楚就好,浩儿这孩子,是干事实的,你可不要打消了他的积极性,要不然,你以后想要让他办事情,他都不会给你办了!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陛下你瞧着吧,以后让他去做事情,难!
    臣妾不是说要插手朝堂的事情,臣妾知道后宫不得干政那是铁律,臣妾就是替浩儿鸣不平,浩儿辛辛苦苦做事情,那些大臣不但不赞赏,还弹劾,还打压,不像话!”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继续说道。
    “朕知道,所以朕现在也很为难,不瞒你说,打压那些大臣也不行,不帮浩儿也不行,朕是左右为难啊,所以啊,朕想着,等韦浩回来,如果那些大臣还在闹哄哄的,那就让韦浩去收拾他们去,不收拾他们,他们不知道怕,
    再说了,让韦浩去收拾,也能让他出口气,不过,观音婢啊,铁坊建的真好,这些钱话的值当,真值当,就这些钱,交给那些大臣,他们能够建设的一半好,朕都认为他们有能力!”李世民说着就非常高兴,对于铁坊那边的情况,他是非常的满意。
    “嗯,浩儿办事,臣妾放心的很,这孩子要么就是不办,要办就是比别人办的好。”长孙皇后听到了李世民这么说,心里也是很高兴。
    “那倒是!”李世民点了点头。
    “对了,陛下,臣妾有个想法,就是想要把宫里面的那些土砖房子,全部换上青砖房,你看如何?”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李世民听到了,就看着长孙皇后,知道长孙皇后是要给韦浩出气,给韦浩撑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