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aomri好文筆的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txt-第三十九章 謝霜顏的無盡之握閲讀-aspgj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迷雾之中,一切都仿佛停滞了。
    一只蜜蜂扇动双翼,停在一朵花上方几寸的地方,预备落下去。
    顾青山站在花园中间,一手持剑,一手抱着电饭锅,试探着出声道:
    “这雾……似乎很熟悉?”
    迷雾之中,响起一道女声:“当然熟悉,你又不是没这样见过我。”
    谢霜颜从雾气之中显现身形。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青山问。
    “我是国际联盟的慈善大使,前不久刚为圣国捐献了三百座学校和二十座教堂。”谢霜颜道。
    “所以他们欢迎你?”
    “皇帝和教会都欢迎我——毕竟我在民间也有着巨大的声望。”
    “那为什么还需要这一场雾?”
    “为了掩饰身份——”
    谢霜颜说着,随手打了个响指。
    顾青山背后的虚空之中,忽然有一柄战旗悄然浮现,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一行萤火小字飞快出现在他眼前:
    “你发现了四圣纪元的某位使徒,她正在证明自己的身份。”
    顾青山一眼扫完,松了口气.
    他将电饭锅收起来,笑道:“原来是自己人,怎么不早说。”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秘密一旦说出来,就有泄露的可能,那样的话,我的安全就成了问题。”谢霜颜道。
    “为何此刻前来见我?你知道我会出现?”顾青山问。
    “对,你正在不断地改变主时间线上的一切,这终究会引来邪魔。”谢霜颜道。
    “它们才刚刚化为魔王序列,想要降临并不容易。”顾青山道。
    “千万别大意——在未来,唯有你延迟了它们获胜的步伐,但它们在战争之中却没有败过一次。”谢霜颜道。
    “——我还是想救圣国的国王。”顾青山道。
    “你知道圣教的底细么?”
    “……不太清楚,听苏雪儿说过一次,教宗好像是雾岛上的人。”
    “她确实在雾岛呆过一段时间,但其实她另有身份。”
    “是什么?”
    “是炼狱放在这一段时光长河中的探子。”
    “炼狱……我倒是有些熟人。”顾青山道。
    “不要去管炼狱的事,也不要招惹它们——其实我想说的是,眼下我们与邪魔的战斗正进行到紧要关头,就算你要救皇帝,也尽量不要让炼狱得到任何情报。”谢霜玉叮嘱道。
    “明白了,它们是躲在暗中的窥视者。”顾青山道。
    “对,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的,现在事情已经交代清楚,我马上就会离开。”谢霜颜道。
    “你不打算帮把手?”顾青山问。
    “我不能暴露身份——毕竟我现在还没什么自保的力量,万一被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谢霜颜道。
    她伸手轻轻一抛。
    一抹残影从她手上飞出来,飘飞至顾青山面前。
    顾青山接了,却是一张卡牌。
    谢霜颜道:“我已经虚弱了太久,身上只剩这张牌了,现在把它借给你用——事情结束后,它会回到我身边来。”
    顾青山道:“多谢。”
    谢霜颜点点头,缓缓后退,渐渐消失在迷雾之中。
    迷雾散了。
    顾青山低头望向手中的卡牌。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名女子,她将手中的古朴水瓶朝下倾倒,一道水流顿时化作涓流不息的璀璨长河,一直延伸向遥远的尽头。
    战神界面上顿时冒出来一行行萤火小字:
    “你获得了卡牌:无尽之握。”
    “发动这张卡牌,立刻进入你的抽牌环节。”
    “——你可以一直抽牌,直到获得一张最适合当前形势的卡牌,该环节自动结束。”
    顾青山看了一会儿,随手把地剑收了起来,直接激活了这张卡牌。
    整张卡牌顿时化作一抹柔和的光晕,依附在他的右手上。
    一行萤火小字飞快跳出来:
    “进入抽牌环节,请抽牌。”
    顾青山伸手在虚空中一抽,顿时抽出一把卡牌。
    他摊在双手上一一看过去,只见这把牌足有二十多张。
    花花绿绿的卡牌似乎来自不同的套牌,包括了近战、状态、远程、探查、追踪、隐匿、预知、因果律、法则、奇诡等各种类型。
    顾青山看着手上的卡牌,摇摇头。
    ——这些卡牌没有一张适合此刻使用。
    他将卡牌随手丢掉,它们立刻消失在虚空之中。
    顾青山继续抽牌。
    这次足足抽了三十多张卡牌。
    他细细看了一遍,从中挑出一张卡牌。
    这张卡牌上画着一名身穿正装、头戴面具的男子,他正在敲着一扇门,而他背在身后的那只手里,握着一束鲜花和一柄匕首。
    “卡牌:命中注定的来客。”
    “因果律卡牌。”
    “发动这张卡牌,你将自动获得一个让人信服的身份,以便于完成你即将完成的事。”
    顾青山凝视着卡牌,叹了口气道:
    “这也叫‘没什么自保的力量’、‘虚弱了太久’?真是太谦虚了。”
    他直接激活了这张卡牌。
    嘭!
    一阵雾气闪过。
    他直接变成了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蓄着小胡子,头上戴着黑色礼帽,身穿合适的圣国贵族服饰,手握一柄短小的权杖。
    顾青山闭目数息,很快获得了一段记忆。
    他拄着权杖,沿花园的小道一直朝前走,最终进入皇宫之中。
    一名侍卫立刻迎上来,惊奇的看他一眼,行礼道:
    “伯爵大人。”
    顾青山点点头,问道:“我们的陛下呢?”
    另一道声音响起:“原本您说要赶回去一趟,陛下就离开了棋牌室——您没有回去吗?”
    顾青山扭头一看,却见这是一名近侍官。
    他负责皇帝身边的很多事。
    “啊,刚才手下说都办妥了,没必要让我亲自跑一趟。”顾青山以伯爵的神情语气说道。
    “原来如此,请跟我来,陛下正在喝茶,顺便接见几个等候许久的贵族。”近侍官道。
    “劳驾。”
    顾青山跟着近侍官,在长长的走廊上慢慢行走。
    ——他现在是帝国实权人物,皇帝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忠实的皇室心腹,手握实权的大伯爵。
    顾青山随意看了看,很快注意到整个皇宫之中,隐藏着好几名高阶的职业者。
    这些人几乎都是世界顶级的水准,认真比起来的话,与联邦的三位大将实力也不相伯仲。
    ——幸好有这个身份作为掩饰,否则以自己炼气七层的水准,还真有点麻烦。
    没走多远,忽然有一名侍卫小跑而来,低声道:“教宗来了,要觐见陛下。”
    近侍官点头道:“好,我去跟陛下说。”
    那侍卫便去了。
    近侍官带着顾青山,一路来到皇宫正殿。
    皇帝正坐在宝座上与人说话,那些人跪了一地,脸上带着激动与荣耀的神情。
    顾青山脸上露出些许嫌弃之色,手指隐晦的指了指那些人,又望向皇帝。
    皇帝见他这番举动,无奈的笑了起来。
    ——这位伯爵最讨厌乡下的小贵族,通常都是宁愿绕着路走,也绝不与他们打招呼。
    “行了,你们下去领赏吧。”皇帝挥手道。
    “谢陛下!”那几名小贵族连连磕头,转身退下去。
    他们路过顾青山身边,很快认出来他,吃惊的道:“伯爵大人。”
    一群人又赶忙行礼。
    顾青山脸上挂着和熙的微笑,点头道:“陛下面前,不必多礼。”
    那些人老老实实行完礼,终于退了下去。
    顾青山立刻跳起来,大声道:“我的陛下,你为什么要见这些泥腿子,他们会污染皇宫的空气,以自己粗鄙的言行举止让这里的优雅和高贵黯然失色。”
    皇帝哈哈一笑,指着他不住摇头,仿佛拿他这脾气没话可说。
    近侍官上前禀报道:“陛下,教宗求见。”
    皇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捧着胸口喘了几口气,皱眉道:“她说过这时候要来见我,就让她来吧。”
    “是。”近侍官退了下去。
    皇帝又望向顾青山,开口道:“我们的棋恐怕下不成了,那个毒妇又要来找事,我的预感告诉我,她又有一大堆难题。”
    顾青山挥舞了一下权杖,恨恨道:“可不是么,教会的疯女人,真是让人厌恶透顶!”
    ——教宗马上就要来。
    这么说,刺杀即将发生。
    但整个皇宫之中,她究竟收买了多少人?皇帝如何避过这次刺杀?怎么才可以做到不暴露自己?
    一连串的想法从顾青山心头闪过。
    首先可以肯定,皇帝真的被教宗杀了。
    教宗既然选择了这个时间,并且让自己所扮演的这位伯爵恰好离开,那就证明在这座正殿里,她对于杀掉圣国皇帝是有把握的。
    也就是说——
    这里已经变成她的主场。
    顾青山朝四周望去,只见那些侍卫都站在自己的位置,目不斜视,护卫着皇廷。
    谁是教宗的人?
    还是说,都是教宗的人?
    他轻咳一声,朝皇帝行礼道:
    “陛下。”
    “嗯?”
    “我最近刚得到了一个好东西。”
    “哦?又是什么术法画册?还是宝石?”
    “都不是,是这个——”
    顾青山伸手取出一个破旧的电饭锅。
    “这好像是个电饭锅?”皇帝问。
    “您仔细瞧瞧。”顾青山笑道。
    他把电饭锅递给一旁的侍卫。
    侍卫往向皇帝。
    “不必检测,我已经预感到它不具备任何危险,让我看看它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皇帝笑道。
    侍卫把电饭锅呈上去。
    皇帝正要仔细查看电饭锅,外面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教宗到!”
    一名身穿白色长袍,浑身散发丝丝光辉的女人缓缓走进皇宫正殿。
    她的头顶上,一个明晃晃的光环凭空悬浮,散发出一阵阵或强或暗的神圣光辉,衬得她如同天使临凡。
    她先是深深的看了顾青山一眼。
    ——这个人怎么还在这里?
    “见过陛下。”教宗道。
    “恩,你有何事?”皇帝问。
    教宗道:“有一件重要的事禀告——”
    嗡!!!
    那个电饭锅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引动虚空,散发出阵阵波动。
    霎时间,皇帝连通电饭锅不见了。
    教宗一静。
    ——这是什么情况?
    皇帝察觉了?
    不应该啊,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他应该绝不知晓刺杀的事。
    教宗镇定下来,望向顾青山道:“伯爵大人,你可知刚才发生了什么?皇帝陛下呢?”
    “他肚子疼去上厕所了,这是最新的上厕所方法,不用排队。”顾青山笑道。
    “那——”
    “稍等片刻,我去看他拉的怎么样,一会儿再喊你。”
    顾青山说完,大步朝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