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c7lus都市小说 獵諜 txt-第八章 演戲鑒賞-8k3d0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你可能不知道,我很讨厌你们日本人,尤其是像你这样,乔装成中国人的日本特务!”背对着光线,在松本广义身前俯身蹲下的唐城,脸上虽然还带着一丝笑意,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却令此刻还昏昏沉沉的松本广义心中大骇。松本广义心中此刻犹豫不定,他不知道对方这是在故意诈他,还是真的已经掌握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发生在之前的事情,被绳子捆的如同肉粽一样的松本广义此刻已经全然想不起来,他只能记起自己只是去了个茅厕,离开茅厕的时候直觉着后脖颈一痛,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自己被凉水泼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屋子里,只是被绳子捆绑起来,而且屋子里还多了几个面色不善的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如果是来求财的,我可以给你们钱,不过你们得要保证不会伤害我,否则你们一毛钱都拿不到。”仰面躺在地上的松本广义,虽说心中已经慌乱起来,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他干脆就装着听不明白唐城刚才那番话,直接拿唐城他们是入室盗匪对待,如果不是唐城他们已经跟了松本广义一个下午,或许就会被这货给哄骗过去。
    唐城闻言起身站起,环顾身侧左右的赵大山等人,口中轻笑道。“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日本人,这世上最低贱的人种!只要你能强得过他们,他们就会对你伏低做小,可一旦他们觉着能强过你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他们这种人的丑恶嘴脸,这就是日本人!一个欺软怕硬的民族!”
    松本广义来中国多年,自然是能说也能听得懂中文,虽然他刚才装糊涂试图骗过唐城等人,可是唐城此刻这番话,也终于激怒了松本广义。“八嘎!你这头该死的支那猪!你必须要为你污蔑伟大的大日本帝国付出代价!必须付出代价!”被激怒之后的松本广义,瞪着双眼,不管不顾的冲着唐城叫嚣起来,那副恨不能生吃了唐城的样子,让毫无防备的赵大山几人下意识的向后退开。
    “怎么样?我刚才是不是没有说错,他这幅样子,像不像一只疯狗?”唐城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因为松本广义这幅恶狠狠的样子,根本就吓不住唐城。唐城根本不理会松本广义的叫嚣,只是抬起右脚,踩在了松本广义的胸口,让这个胡乱挣扎的家伙,彻底像一只无可奈何的乌龟,仰面躺在自己脚下。
    “你很蠢!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你是日本人,就说明,我们还掌握了你其他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更加冷静才是。所以你不该像个泼妇一样胡乱叫嚣,因为一旦激怒了我,你的下场绝对好不了。你这个样子,只能说明你心虚了,为什么会心虚?因为你就是个潜伏在这里的日本特务。”唐城居高临下的看着松本广义,后者面若死灰。
    看到松本广义一副不再开口的样子,唐城退后一步,示意赵大山他们,把松本广义从地上拉起来。分派去搜索屋子的队员很快回来,他们已经搜索的很仔细了,却并没有找到电台或者密码本。唐城却并不着急,只是先盯着已经被按在椅子里的松本广义看了一阵,然后才突然伸手揪住松本广义额头上的头发用力向后扯。
    头发被唐城抓在手中,松本广义的脑袋不得不随着唐城的动作抬起来。“东西藏在什么地方?我问的是电台和密码本。”唐城一脸冷意的看着松本广义,他的这个动作来的突然,赵大山他们都以为唐城这是被气着了,他们却并不知道,唐城借助这个动作,已经暗自使用了记忆复制技能。在唐城发问的时候,右手的拇指已经悄悄贴在了松本广义的脑门上。只是没有人注意到。
    松本广义当然不可能回答唐城的这个问题,可他嘴上不说,意识中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相关的内容。只是一瞬间,唐城便从松本广义的脑意识中,复制到相关的记忆片段,但是当着赵大山等人的面,唐城不可能一口说出他复制来的内容。虽然唐城已经从复制来的记忆片段中,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但他还必需在赵大山他们面前演一出戏。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我们之前抓到的那些你的同行们,他们中的很多人就没有你这样的勇气和坚持。不过很遗憾,既然你已经落到我们手里,我们就有办法让你开口。所以,如果我是你,会选择配合而不是抵抗下去,因为如何你选择了对抗,那你的下场一定好不了!”唐城并没有松开松本广义,反而贴近了对方,摆出一副近距离观察对方的架势来。
    “啧啧!你现在眼皮微颤,说明你正处于犹豫不定的状态里!而且我刚才询问你电台和密码本的时候,你也并没有出声辩解,这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你这里真的藏着电台和密码本。”唐城放慢了语速,故意在赵大山等人面前,营造出一种胸有成竹的样子,来配合自己接下来的话语。
    “你以为不说话,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不如咱们来做一个小游戏,我来发问,你不用开口说话,只需要给我一些小小的表情反应,然后我根据你的这些表情反应,来猜一猜你把电台藏在了什么地方。”唐城这话听着有些神奇,松本广义暗自在心中咧嘴不屑的时候,赵大山等人却都来了兴趣。
    唐城还是揪住松本广义头发的动作,好让松本广义睁开眼看着自己,唐城看着对方轻笑。“既然你没有表示反对,那咱们可就开始了!我先来猜一猜你把电台藏在什么地方了!我猜是埋在了院子里?”通过系统技能复制来的记忆片段,唐城早已经知道松本广义将电台藏匿在了什么位置,只是他不能马上就说出来具体的位置,还需要先做好铺垫才是。
    “哈!我刚才说出院子的时候,你的左眼动了一下,只有人说谎或是要掩饰自己心理活动的时候,眼球才会不由自主的向自己的斜上方斜视,就像你刚才那样。这么说,电台并没有藏在院子里,不在院子里,那就应该在屋子里了。哎呀!你的眼珠又来了个斜视,那就是说,电台也没有藏在屋子里。”连续被唐城抓住破绽的松本广义,干脆选择了闭上眼,却被赵大山粗暴的伸手扒开眼皮,强迫他睁开双眼。
    唐城心中暗笑,却并没有阻止赵大山,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不在院子里,也不在屋子里,难道电台是藏在了屋顶?”随着唐城的话音落下,一直不停动弹的松本广义忽然僵直了身体。他的这个身体变化,不止是唐城察觉得到,就连伸手固定松本广义脑袋的赵大山,也马上察觉出来。唐城早已经从复制来的记忆片段中,得知松本广义的电台就藏匿在屋檐下的暗格里,松本广义此刻身体上的变化,恰好印证了这个结果。
    屋檐下的暗格空间并不算很大,唐城手下的队员从里面取出一部电台之后,再用手电筒仔细打量暗格里面,就只找到一支手枪和两个备用弹匣。只是找到一部电调和一支手枪,原本找到电台,就已经能算是大功一件,可是没有找到密码本,却令赵大山等人高兴不起来。“看来第一回合,是我们赢了,不如咱们继续第二轮,看看我们能不能找到密码本。”
    唐城的话,令赵大山等人恍然大悟,人还在他们手上,只要有密码本,就一定能问得出来。松本广义手里自然是有密码本,而且唐城也知道密码本藏在什么地方,只是他不能直接说破,免得赵大山他们会怀疑到自己。还是如同刚才那样的询问,唐城连续说出几个位置之后,便根据松本广义的身体反应,很快选择了其中一处位置。
    “队长,找到了,看上去的确是密码本!”冲进屋子里的队员,很快便满脸喜色的从屋子里出来。他们按照唐城的提示,七手八脚快要彻底拆了那张床,果然是从床板的夹层里,翻找到了松本广义藏匿起来的密码本。找到了密码本,赵大山他们才算是真心高兴起来,这份大功算是跑不掉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只凭我的表情和身体反应,根本不可能找到电台和密码本!你一定有其他的手段!”此刻面若死灰的松本广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硬气表现,但他的思维却异常的活跃起来,也隐隐觉察出了事情的不对劲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