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lac0a笔下生花的小說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一百八十一章 掌聲如雷(求月票)鑒賞-fix8y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陈星佚突破被刘砚踢倒了,闪星获得了下半场第一个前场定位球!也是他们全场比赛的第一个任意球!”
    当贺峰这么说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竟然有一些小小的期待。
    既然闪星在角球上有花样繁多的创意战术,那么在任意球上,他们又会拿出什么战术来呢?
    他就像是阿甘一样,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糖是什么味道的。
    转播画面中,闪星的球员们在陈星佚帮他们赚到一个位置不错的前场任意球之后,并没有急着上去,而是慢吞吞地跑或者走上去。
    谁都看得出来他们这是在浪费时间,但却拿他们没办法,毕竟人家好歹还是在走的,没有站在原地不动。
    主裁判也没办法出来警告他们,否则人家还能借此机会再多拖延一些时间。
    海神球员再郁闷,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闪星球员仿佛不情不愿一样,慢腾腾地挪上来。
    除了陈星佚,胡莱是第一个抵达足球跟前的闪星球员。
    他把足球踩着,举起双手大喊:“A计划!A计划!”
    他似乎完全不在乎海神的球员是否会听到,因为就算他们听到了他们也不懂什么是“A计划”。
    果然对于他的举动,海神球员都很在意,但他们却没办法做出应对,他们也只能看着胡莱,然后胡莱看着他们,大家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
    直到海神的队长兼门将陈发仁在门前大喊:“都他妈愣着干什么呢?!排人墙啊——!”
    海神球员这才不管闪星倒地要搞什么花样了,先排人墙要紧。
    秦林站在了足球旁边,张清欢上来之后停在了秦林旁边。
    此外左边后卫刘滨玮也跑了上来,同样站在了足球的后面,他也是有一脚任意球的,只是他的任意球以大力任意球为主,信奉大力出奇迹。
    三十三米的距离对他来说一点都不远,正好是在射程范围内。
    到目前为止,虽然在足球前面站了三个人,但看起来好像还是个正常的任意球。
    海神那边的球员们不知不觉松了口气。
    看样子闪星的套路玩儿完了。
    刘砚站在人墙中,就看到胡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在努力朝人墙里挤。
    这是要拆人墙啊……
    一般来说,在任意球进攻的时候,会派球员挤进防守一方组成的人墙中。这就相当于在人墙中砸下了一枚巨大的钉子。
    而等攻方把任意球踢出来,再突然把这枚钉子拔起来,于是原本紧密的人墙中间就会出现一个空缺,这个空缺便能让任意球高手将足球轻松踢过人墙,直接威胁到后面的球门。
    所以在任意球的时候,攻防双方都会围绕着这堵墙斗智斗勇。
    也算得上是正常任意球战术了。
    只是闪星就找这么一个小个子来拆墙吗?
    不是刘砚瞧不起胡莱,实在是胡莱的小身板真不适合干这个。一般都会找那些身材高大的后卫、中锋什么的来拆墙。这样一旦他们在关键时刻抽离,人墙上出现的空缺也会更大。
    而现在刘砚看着胡莱,毫不客气地说,就算自己放胡莱进去了。等他突然抽离,这人墙上也顶多是一条小缝,根本不足以影响到防守。
    于是他对胡莱说:“胡莱,你别白费力气了。首先你不进来,其次你进来也没用。”
    胡莱回头看到刘砚,就咧嘴笑了:“刘哥你这话说的好猥琐,我是不是应该回答说:我就蹭蹭不进来?”
    刘砚愣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你还有心思开车!”
    嘴巴上这么说,但他却没有放松警惕,他怀疑胡莱是想用和自己聊天的方式来分散自己注意力,好方便他挤进来。
    果然,胡莱在说完之后就继续尝试往里拱。
    结果毫无悬念地被刘砚拒之门外。
    胡莱见状也没有继续在这里蹭,而是绕到了人墙后面,似乎是打算从后面插进来……
    与此同时,王光伟就显得比他聪明多了。他没有试图从海神已经搭好的人墙中间挤进去,而是另外开辟了个战场,站到了人墙的左边,把海神的人墙往中路又接了一段。
    这样一来海神就没办法把他挤出去了,因为人家本来就在外面。也不可能在他的左边再站一个海神的球员,把他包围住,那样的话岂不就让王光伟拆墙成功了吗?
    人墙已经排完了,除了胡莱还在人墙后面拱啊拱的之外。而足球前闪星三名球员也早就站定。
    张清欢在足球的右边,秦林则在左边,两人相对而战,一个可以用左脚来主罚任意球,一个用右脚。
    只不过这个任意球稍稍有些偏左,用右脚的秦林可能更好踢出角度好的弧线来。
    除了他们俩,还有刘滨玮,这位擅长大力任意球的边后卫在足球的正后方,与球门和足球之间形成了一条直线,站的稍微远了一些。
    他们三个人是三个不同的风格,足球踢出来也会奔着三条不同的路径去。
    老实说,这确实增加了任意球防守的难度……
    就在这时,刘砚突然听到身后的胡莱说:“刘哥,你知道我们的A计划是什么吗?”
    刘砚确实很好奇胡莱刚才高喊的“A计划”是什么,但他没想到胡莱竟然会主动提及,一般来说这不是秘密吗?难道他还要主动告诉自己?
    他应该不会这么好心……
    但刘砚还是忍不住顺口回道:“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啊刘哥,我们的‘A计划’就是……你猜这三个人谁才是真正的主罚球员?”
    胡莱话音刚落,主裁判就吹响了哨音。
    刘砚眼睛死死盯着足球,同时脑海里不可抑制地开始猜这三个人究竟谁回来主罚……
    他看到刘滨玮从后面助跑上来,他越跑越快,就好像是要在踢球的时候把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一样,这样可以为他提供更多的动能……
    他就这样狂奔到足球跟前,但却没有踢球,而是直接从足球上跨过,然后奔向了左边路。
    紧接着在他刚刚跨过足球的时候,张清欢和秦林却几乎是同时助跑,跑向了足球。
    直到这两个人几乎都要撞上了才被迫停下来,似乎是一次配合失误……
    秦林甚至还伸手推了一下张清欢,对他挡了自己这个任意球很不满意。
    看到这一幕,看台上的海神球迷们中有人发出了哄笑声——任意球配合都能踢成这样,真是拉胯,丢人!
    可就在秦林把张清欢推开的同时,他的右脚却猛地把足球往禁区里一推!
    足球就贴着草皮飞快滚向了禁区中路!
    而在那里,原本在海神人墙边缘的王光伟猛地一下转身撤出,出现在了接球点!
    “王光伟!”
    一直防备着秦林或者张清欢直接射门的海神人墙在王光伟接球的时候,才分散开来,一部分人扑向了闪星的中后卫。
    刘砚第一反应则是去找胡莱,他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胡莱不见了!
    胡莱去哪儿了?!
    他在点球点附近看到了正在斜插的胡莱!
    “别让他传……”他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跑向了胡莱。
    虽然是王光伟接的球,但刘砚的直觉告诉他胡莱才是闪星这次定位球战术的终结者!
    就在他扑出去的同时,王光伟停下了球,又用右脚把足球推向了自己前方的点球点!
    尽管这套战术他们已经在训练场上练了一个下午,但在具体配合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点小失误——王光伟的传球稍微慢了一点点,胡莱已经跑到点球点了,几乎要跑过了,足球才传来。
    这导致他身体跟着惯性往前,脚却拖在后面,强行射门。
    一脚非常不常规的射门,动作也可以算的上是难看了——胡莱在射门的时候为了维持住身体平衡,不得不张开双臂挥舞,简直就是“张牙舞爪”。
    可他还是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把足球踢向了球门!
    尽管动作不好看,足球却被他搓出了一道弧线,直奔球门右上角而去!
    刘砚还是晚了一步,只能在后面看着胡莱完成射门,然后他的目光跟着足球飞向球门……
    海神的队长陈发仁腾空而起,伸手扑向足球。
    陈队加油啊!
    刘砚在心中大喊道。
    足球在空中疯狂自转,连球面上的花纹都看不清了,这样的旋转令足球划出了一道非常夸张的划线,绕过了门将陈发仁的手指,然后转进了球门!
    刘砚张大了嘴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甚至,他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他的球队,堂堂中超第六,在第八十四分钟的时候,第二次落后于一支中甲球队!
    在刘砚感官之外的世界,已经是猛烈喷发的火山口了。
    南山体育场嘘声大作。
    各路解说员都在大呼小叫。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第八十四分钟的进球,闪星再次领先海神!胡莱梅开二度!他们打出了一次非常漂亮的任意球配合!”
    “海神在自己的主场遭遇了最沉重的打击!他们可能真没想过自己会在比赛中进行到最后的时候还丢球!之前比赛明明是他们占尽优势的!看看呆若木鸡的海神球员们吧!他们肯定以为自己在做一场噩梦!”
    “中甲球队闪星第二次领先!他们的顽强让人肃然起敬!这就是足球的魅力!以弱胜强,挑战不可能,粉碎赛前那些人信誓旦旦的预言!”
    “在安东兴城的时代,安东足球一直都不算是强队,毕竟也没拿过什么有说服力的冠军……但是安东足球却有一个传统,那就是遇强则强!打强队我们有一套!那个时候的安东足球虽然拿不到联赛冠军,却可以决定联赛冠军的归属!如今物是人非,安东足球沉沦又复起,赞助商换了,队名换了,整支球队从零开始在废墟上起步……但我们的足球精神没有丢!我们依然是那支专打强队的安东足球队!”
    电视机前的谢兰尖叫着抱住了身边的丈夫:“绝杀!这是绝杀!这是绝杀吧?!”
    “是是是,是绝杀……”胡立新无奈地答道,眼睛依然看着电视屏幕。
    难道真要去决赛打大顺金箭头了?
    和那个人做对手?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膝盖隐隐作痛。
    ※※※
    “日妈雄起!!”酒吧里不知道是谁先吼了这么一嗓子,接着更多的人站起来尖叫咆哮。
    “雄起!!”
    “安东雄起!”
    “闪星雄起!”
    “海神算个屁啊!神也杀给你看!”
    中年男人在咆哮声中去依然稳坐椅子上。
    旁边站起来欢呼的严炎扭头看到他,奇怪地问:“大叔你不高兴吗?怎么不起来欢呼啊?”
    中年男人把自己的手举起来,给严炎看。
    严炎这才发现他的手一直在抖,控制不住的抖。
    “起不来了……”他无奈地笑道。“太激动了。”
    严炎抓住他的手,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然后搂住大叔的肩膀,把酒瓶递到大叔面前:“来,喝一口就不抖了!”
    ※※※
    在火山喷发一般的南山体育场,进球之后的胡莱没有跑向角旗区做他的标志性庆祝动作,而是转身跑向了客队教练席,直奔主教练赵康明而去。
    在他身后,是尾随而来的队友们。
    陈墨见状,往旁边悄悄让了一步,把老赵身边的地方清空。
    紧接着胡莱就带着他的队友们撞了进来,然后将赵康明给抱住。
    “赵指导,这球是给你进的!”他在赵康明耳边大喊。“谢谢你,赵指导!”
    更多的闪星球员们扑上来,抱住了胡莱和赵指导,然后又被其他队友给抱住了。
    就这么一层又一层,层层包裹,所有人以赵康明和胡莱为中心,抱作一团。
    赵康明以为他们是为胡莱这么努力想要赢得比赛,但其实他们都是为了赵康明才这么做的。
    其实他们可以在比赛中不这么拼,就算输了也无所谓,没有人会苛责他们。
    恰恰相反,他们如今这么做反而让所有人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只因为他们觉得应该给自己的主教练讨一个公道。
    在这座球场问一问那主席台上高坐之人:当初你们像对待一条狗那样无情对待俱乐部老臣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看到这一幕的海神球迷们也想起了赵康明在俱乐部十几年所作出的贡献,以及他是怎么离开俱乐部的。
    之前还很狂暴的嘘声逐渐平息直至消失,取而代之响起来的是掌声,一开始有些稀稀拉拉,不成气候,但很快这些掌声就在看台上蔓延开来,最终连成了一片。
    声势浩荡的掌声在南山体育场上空回荡,犹如轰隆雷鸣。
    被队员们紧紧簇拥在中间的赵康明听到这些掌声,他的眼眶逐渐泛红。
    他的职业生涯受过很多委屈,国家队、俱乐部都被人骂过很多次,他已经习惯了,谁叫他确实是中国足球的罪人呢?
    要想在这种巨大的谩骂和压力下还活下去,他不得不学会包容这些非议,放下不该有的脾气,犯了错先找自己的问题,先反思再认错,挨打要立正,态度要好,学会唾面自干。
    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让他们骂,骂的再凶也不会少自己一根毫毛,等他们把气出够了,骂累了,自然也不会再骂了。不要解释,不要反驳,那只会被骂得更狠……
    这就是赵康明的处世哲学,不替自己解释,不为自己争辩。
    当初离开海神俱乐部的时候,他也一句话都在公开场合说过。
    还被有些人误会他这么多年一点感情都没有,说走就走,连句话都不说,走的如此决绝,简直薄情寡性。
    他也依然没替自己解释过,他只是不想为俱乐部添麻烦,再惹争议。
    要骂就骂自己,反正也被骂习惯了。
    他只有在重新遇到海神的时候,才会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情绪,还是想要向昔日的老东家证明自己的路子是对的……
    仅此而已。
    并不奢望所有人都理解他,支持他。
    现在,听着雷鸣般的掌声,他觉得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啵”的一下消失了。
    ※※※
    PS,今天三更送上,双倍月票,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