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v4vy優秀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第0554章 跨服交流之殊途同歸(第二更)熱推-89fr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鲁肃的担心并不道理。
    再加之有了荆州刘景升的旧例,让鲁肃心里开始有了那么一丝的芥蒂。
    万一将来江东也被刘备给渗透开来,那将来对于主公绝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先前把刘备扣在江东,鲁肃就表示过不同意。
    奈何主公与公瑾都想要试一试,而且试错成本也并不大。
    不过是些许钱财府邸与美女,与荆州和刘玄德麾下的人马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可今日有许多人前来拜访刘玄德,这就让鲁肃心中产生了忧虑。
    毕竟刘皇叔名声在外!
    而且还不排除真的有江东士族与他暗通曲款。
    谁让最近主公与江东世家的关系较为尖锐。
    赤壁之战后,主公在对待江东世家的问题上,信心异常膨胀,总想着让他们全部臣服。
    先主孙伯符强行武力镇压,都没有办到的事情,主公缘何会认为因为一场大胜就能改变他们的想法。
    赤壁之战虽然取得对曹胜利,但这些人可依旧不是好对付的。
    世家大族本就擅长脚踏几只船,以前他们接触不到刘备,但现在主公准备把他留在江东,那就给了众人一个接触他的机会。
    但如今刘玄德势头正猛。
    不仅取得对曹的大胜,甚至拿下了襄阳城,兵锋直接可以威胁宛城与许都等中原地带。
    连雷绪都带领着几万人前来投奔于他。
    刘玄德在荆州深得人心,荆州世家与江东世家也有许多联系。
    至于沿着长江流域大宗货物的买卖,都是要流入流出。
    最为关键的是灌醉关平这件事,鲁肃心中更没有把握。
    若是灌醉刘备,作为新郎,大家还是有借口的。
    但是灌醉关平,以他谨慎的性子,极大的可能会滴酒不沾。
    哎,鲁肃想到这里便豁然开朗了。
    到时候关平他不接招,那公瑾等人的策略不就没法施行了吗?
    等到完婚之后,他们便可以顺利返回公安。
    “子敬所言不无道理,但公瑾的策略也可并行。”
    孙权对于周瑜为了缓和二人之间的关系,所奉上的策略,并没有什么抵触心理。
    总归是他妹妹,嫁给刘备,跟利用她离间刘备君臣关系,并无冲突。
    皆是要用到他妹妹,一切都是为了江东的利益。
    鲁肃不在劝解,他应该对关平有信心,缘何就独独忘了,每次关平都能做出来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呢。
    你若是想要他按照你的计策走,兴许他偏不,就要逆着跟你作对。
    应该是属于顺毛驴的。
    今日之日便是明证,鲁肃想清楚了,直言道:“主公英明,臣告退。”
    “子敬勿要退走。”孙权摸着紫髯道:“那赵达等人可是算好了,近日结亲的良辰吉日?”
    “回主公的话,已经算好了,临近的日子宜婚娶。”
    鲁肃坐下来拱手说了一句。
    “那便好!”孙权瞥着竹简上的诗作道:“就速速举办婚宴,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想要分化刘关张,若是真的发生这种事,关云长想必会一刀劈了关平。
    那关平也不是个等死的人,说不准就会留在江东效力。
    鲁肃也是点点头,婚事就该立即举行,然后恭送刘玄德离开江东,免得他真的与江东世家打成一片。
    “婚事理应越早举行越好。”鲁肃摸着胡须点点头。
    “子敬所言,深得我心。”孙权也是笑呵呵的点头。
    关平三人终究是在赵家过夜了,免得上街巡逻的士卒抓住,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吃过朝食后,关平又留下了几道算学题,才算摆脱求知欲很强的赵爽,离开赵家。
    赵爽瞥了一眼旁的妹妹,开口道:“你昨晚喝醉了?”
    “大哥,关定国的酒量实在是太好了。”赵敏托着腮道:“我就算醉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哎。”赵爽长叹一口气:“大意了,昨晚机会难得!
    我听来福说,他把你放下,就转身去如厕了。”
    “嗯。”赵敏摆弄着汤勺道:“还嘱咐小翠好好照顾我,他却是去找他的兄弟们继续喝酒去了。
    大哥,我难不成真的成了一个老姑娘,都吸引不了他了,他非得要去跟别的男人喝酒?”
    赵爽摇摇头,昨夜自己拼命的给关平灌酒,结果是把自己给灌趴下了。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可能关小兄弟他家教甚严。”
    赵爽最终得到了一个结论:
    “故而小妹你真的与他同塌而眠,就算不发生什么,他也会负责的。”
    “没机会的。”
    赵敏摇摇头,她昨夜就已经用言语试探了一番。
    他对他那个未过门的妻子很是上心,看向自己的目光完全没有什么侵略性。
    就跟看正常人一个样子,而且自己被他抱着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点不礼的行为。
    这让赵敏感到一丝的挫败感。
    即使她没有见过赵襄,可心里除了对她有那么一丝的嫉妒,更多的是羡慕。
    “难不成终究是有缘无分?不可能的,明明算过。”
    赵爽长叹一口气,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邀请关平到家里来。
    三人出了赵家的大门,慢悠悠的往馆驿走去。
    “少将军,我有问题。”邢道荣也没憋着:“那赵家姑娘不漂亮吗?”
    “自然是漂亮,说起来,我现在回想她醉酒的模样,还怦然心动。”
    关平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那少将军昨夜为何还要回来?”邢道荣面露不解:“我观赵爽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拒绝。”
    关平这才侧目:“连你都看出来了?”
    周鲂吭哧一笑,没多说话。
    倒是邢道荣眨了眨眼睛,惊讶的道:
    “少将军莫不是以为老邢我是个没有眼色之人?”
    “当然不是。”
    关平几乎都差点忘了,老邢他擅长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