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r2860火熱都市小说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ptt-第1179章 ‘綠洲’遊戲世界的大祕密|˙˙)哈?!看書-bdx0l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由于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碰到了一个错误的对手,所以,出击‘绿洲义军’总部,且还携带武器,打算践踏法律也要将某些针对IOI在线创意公司的玩家团伙们给一网打尽,并顺便将某些个在彩蛋积分榜上的排行靠前人员,将那些已经严重影响到IOI的‘第六人’们顺利夺取哈利迪彩蛋的玩家们‘捉拿归案’,进而达到从‘物理’上彻底消灭竞争对手的某群IOI公司外勤安保人员们,在几个小时后便终于艰难地、灰溜溜地折返了回来。
    他们这一群私人武装分子们除了丢失了所有的武器,每人都差不多喝了或者呛了一肚子的肮脏泥塘水,外加还有好几个不小心摔断了胳膊、大腿或者脾脏之外,最后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
    而这种事情,就肯定是没法去隐瞒的,也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
    所以,此时在IOI的总部里,顺理成章的,某个经历了某种可怕的事情以及惨痛教训的IOI外勤安保主管,那个原本英气漂亮的赞德尔小姐便就那么带着一身的污垢和泥泞,还捂着她那受伤的滚圆屁股,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态返回了IOI总部大楼,并正在向某个老板小心的汇报着事情的经过和外勤人员的伤亡情况。
    当然了,某个糟心的小女孩对普通人出手就还是有些轻重的,那些私人武装人员全部都是受伤而已,最多就是受伤的轻重程度不一罢了,暂时还没有出现死亡的个例,不过那也足够让IOI的某些高层们感到震惊了。
    “??”
    “你说什么?有法师?还会法术?!”
    “呵!”
    “你们都出动那么多人手那样去合围了,我也给社区警察和相关部门打过了招呼,你们那可是全副武装地出发,在面对一群手无寸铁的暴民时,还能败得这么惨……赞德尔,我可以这么去想,这其实全都是你在为你和你的手下们的无能而编造出来的某种滑稽和荒诞的借口!”
    原本还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对方到底遭遇了些什么的IOI公司的总裁CEO诺兰·索伦托在听到了自己手下报告的那些听着就知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后,直接就被气得嘴都歪了的他,便那么上前逼近几步,凑到了自己的这个女下属的跟前,盯着对方的那双眼睛并暴跳如雷地大声质问着:
    “回答我!”
    “我刚刚说的没错吧?是那样的吗?你就打算这么来敷衍我?!”
    如果对方编一个别的靠谱一点借口,比如说那些暴民们早有准备,且还持有杀伤性武器外加人数众多,最后在混乱中才将她们给打败并驱逐出来什么的,兴许他还不会像现在这般生气?
    “……”
    “不!先生!”
    “这绝不是我们为我们的失败寻找的借口!我想,您可以看看先这些东西?”
    那个安保部门的女主管赞德尔的眼睛里先是闪过一丝丝的悲愤和懊恼,可最后,她只是倔强盯着她那上司的双眼,然后猛地一挥手,示意后边另外的几名跟着自己一起出勤并回来报告的保安上前,将那些被她们打捞到的,先是融化后又被池水冷却的铁块给重重地放到了她们眼前的这个不肯相信她的话的老板的面前,放到了那张名贵的实木桌子上。
    “??”
    “唔?!”
    “我还是不明白,赞德尔,这些破烂玩意又有什么意义?你拿这些烂铁来给我看又能说明些什么?!”
    轻蔑地瞥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那些样子各各不同,但毫无例外看起来都似乎像是被丢到熔炉里烧过一阵子的废铁块,诺兰·索伦托便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对着他自己的这个手下反问道。
    因为他还看到,那几坨烂铁在那些家伙们的暴力摔推下,竟然还将他的桌子给划出了好几条明显的印子,一张上好的实木桌子就那样被毁了!
    “这是枪!”
    “它们全都是被融化的枪!准确地说,它们是我们IOI的特勤组之前出发去捉拿那些暴民时所携带的枪!!”
    女主管赞德尔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便用那种咬牙切齿的语气说着,并下意识地捂住了她那被烫伤,此时已经用绷带绑着并用防止感染的药物简单处理过的右手手心。
    “??”
    “枪?它们是枪?!”
    “好吧,我有些被你弄糊涂了……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它们会变成了眼前的这个样子?”
    诺兰·索伦托愣了一下,再次看去,并发现拿一坨坨烂铁确实是有着某种枪械的轮廓后,眉头才不由得再次皱了起来,并隐隐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有一些诡异,有些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先生!”
    “这就要提起我刚刚已经报告过的那件事情了!”
    “我们今天刚刚得到情报……”
    “据说,哈利迪的那个游戏有古怪?它就像能使物理职业者会变成一个厉害的格斗或剑术高手一样,那些法术职业者们在符合一定条件,或者练习和使用法术达到某种极致之后,就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成功地使用法术!!”
    “您看,这就是证据!”
    女主管指着桌上的那些被融化得有些不成样子的枪械后才继续说道:
    “我们今天就是败在了那个小女孩,败在了那个黑暗之女的手里!”
    “她瞬间就用不知名的法术轻易制服了我们,还融化了我们的武器,甚至还用那种不知名的可怕法术将我们那么多人瞬间丢出了足足几百米,丢到了一个泥塘里,还差点就让我们给淹死了!!”
    女主管赞德尔有些后怕地说着。
    那种可怕和超出了她们所有人想象力之外的事情,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并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她可能再也不想再去跟那样的一个可怕的小女孩对抗了!因为,在对方的面前,她们引以为傲的身手、人员以及手里的武器,竟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的?
    而且,对方的法术也真的是太过于诡异了一点,使用之前完全就没有半点的征兆……
    她已经在想了,在当时,如果对方对他们起了杀心的话……凭借那种可怕的手段,无论是直接把她们远远地丢到坚硬的地面上,还是用融化武器的那种骇人手段来对付她们,想必她们这些出外勤的安保部门职员,就没有一个是能活着或者完整地回来并向她们的这个长官诺兰·索伦托报告的吧?
    “!!”
    “荒谬!!”
    “赞德尔,如果你说那些暴民会慢慢变成一个格斗高手,那我相信,因为那确实是这个VR游戏的一项隐藏功能,在开发和设计时就有过这个初衷,而这么多年,很多人也都或多或少发现了这个事实!”
    “可是……”
    “你说的‘法术’又是什么玩意?你确定,你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愣了一下,最后气极反笑的诺兰·索伦托看都不再去看那些破铜烂铁一眼,直接又将矛头给对准了倔强地站在他面前的某个女主管。
    在以前,他还曾觉得对方精明能干,允文允武,是一员可以被自己信任的亲信爱将…..然则,现在看看,对方辜负了他的厚爱,且为了推卸责任,竟还敢在自己的跟前捏造那种荒诞可笑的理由……难不成,她觉得他这个公司的CEO真的就有那么好骗吗?
    “先生!”
    “抱歉,我之前也是跟您那样认为的!”
    “不过……在您反驳我们之前,我恳请请您还是先花几分钟的时间看看我们的行动录像?这里有很多份,而且是从不同的视角拍摄的,您应该先看看它们,然后再下论断?”
    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相信的赞德尔无奈地翻了翻眼睛,然后早有准备的她直接又一挥手,示意某个技术员递过来了一个有着透明屏幕的平板电脑,然后她先是利用自己的权限打开密码并翻到某个视屏文件里之后,才将其朝着诺兰·索伦托递了过去。
    那是她们一起出发执勤的那些战斗人员们头盔上的实时行动录像,她刚刚已经把最重要的那一段给复制了出来,要不然,她现在才真的是百口莫辩,肯定是不能说服眼前的这个顽固的老板的!
    “行动录像?”
    “哼!很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恨恨的一把抢过对方递过来的平板电脑后,诺兰·索伦托便直接踱步到一边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然而,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
    “……”
    原本以为只是看个几分钟并狠狠地驳斥一番的视频,却让他却翻来覆去地看了很多遍?
    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诺兰·索伦托以不同的视角看了足足好几遍,并直到他很确定那真的不像是什么剪辑的特效,也不像是绿洲游戏里的画面之后,才有些惊疑不定地转过头来,看向了他的那个心腹手下,等着对方的解释。
    “先生!”
    “您想必也看到了……”
    “我们原本已经成功了,还成功抓住了那个韦德·沃兹和那个萨曼莎·库克!可是,我们很快就发现,我们真的不是那个小女孩的对手……她会法术,很诡异的那种法术,并且我们很确定那不是什么高科技武器,就像是游戏里的那些奥术法术一样?!”
    “所以,先生,您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在女主管赞德尔看来,有那个小女孩在的情况下,她们是肯定不敢再去靠近那个废弃的厂房了的,因为她们是真的是打不过,也更不敢再去打!毕竟,她们所有参与行动并好不容易活着回来的人此时都有点儿被吓坏了,甚至有好几个倒霉的此时还躺在医院里动弹不得呢!
    “唔……”
    “先暂缓一下,先别去管他们!”
    身为IOI在线创意公司的总裁兼CEO,诺兰·索伦托考虑问题的方式显然是跟自己的手下们不一样的!
    “……”
    “其他人先出去,你让我先想想,让我先考虑考虑……”
    因为,跟那些惊惧交加且还在为任务失败而惶恐不已的手下比起来,现在的诺兰似乎已经发现了某些了不得的东西,并正在紧急思索着那些东西又能给他或者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和变化?
    所以,在叱喝走了那些无名小卒后,他此时才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思索着,且满脑子全是别的想法,并正在绞尽脑汁地衡量着这件事情对他和对他的公司的影响,自己和公司又能够从中得到一些什么,且又将给‘绿洲’游戏,或者给现实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总之,这些事情,他必须要好好地思索理顺一番,且如果可以的话,还必须跟IOI公司的智库或者董事们提一下,以便迎接很可能会导致游戏或者世界大乱的某些挑战?
    ……
    第二天。
    在IOI在线创意公司总部里的某个高层正在患得患失地研究和思索某些个视频并询问某个女主管关于‘法术’的更多情报时,在‘绿洲义军’的总部,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贫民窟厂房里,某个始作俑者小女孩也正在接受着她的那些仰慕者们的围观。
    “安妮!”
    “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吗?在游戏里学会法术并达到一定的程度,现实世界里也能学会?你就是从游戏里学到的?!”
    萨曼莎·库克兴奋地问着,而之前的那个对安妮一直有着某种误解韦德·沃兹也死皮赖脸地凑了过来,包括这个‘起义军’总部里的其他玩家们也是,他们纷纷用忐忑和期待的眼神看着安妮,似乎是希望从她这里得到更多的情报,以便他们也能变得强大起来?
    “假的!”
    ()
    “人家是骗他们的!因为人家本来就是个法师,在没有玩游戏之前就是了,而且还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那种哦!”
    (-)
    反正啊,这些笨家伙们肯定是学不会的,而且她也不会教!
    再则,那时候安妮只说了:她的法术跟游戏里的那些奥术法术是一样的,但她可没有说自己的法术是从游戏里学来的,所以啊,至于那些人和眼前这些家伙们是怎么去想的,又抱着些个不太合乎实际的想法,那可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
    ε=(′`●)))唉
    (果然,自家的糟心小主子就喜欢玩弄这种文字游戏,所以,提伯斯便默默地为某些个被打惨和骗惨了的名为‘IOI’的家伙们默默地默了一个哀……)
    ‘!!’
    ‘假、假的?’
    ‘不会吧?’
    ‘这……’
    满满的期待瞬间破灭,众人瞬间对这个名为黑暗之女的糟心小女孩有了更多的直观了解。
    “不跟你们说这种事情了!”
    o(*ˉ︶ˉ*)o
    “人家要到游戏里去玩耍了,等吃晚饭的时候记得提醒一下下哦!”
    ()
    安妮本来想要直接离开这个脏兮兮乱糟糟的地方的,但是,想到这些人昨天差点被人抓去当苦力,想到那些IOI的坏蛋们有可能会不汲取教训,她便勉为其难地决定在这里多待一阵子,并直接住进了顶楼的那个带着花园的最好的小房间里。
    “……”
    “萨曼莎,你觉得呢?”
    “我?”
    “我不知道……韦德,你又有什么想法?”
    “哼!”
    “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无缘无故会那种厉害的法术……”
    “反正,我觉得她一定是没有完全说实话,我觉得她的法术可能真的就是从游戏里得到的!哈利迪的这个‘绿洲’游戏,一定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也许我们可以破解它!”
    说着说着,韦德·沃兹渐渐变得兴奋起来,似乎比他两次破解哈利迪的线索就还要兴奋?
    “??”
    “可是韦德,我们能怎么做?”
    萨曼莎·库克看了看小女孩消失的那个楼梯口,并听着那种朝着顶楼跑去的欢快脚步声,她也不免有些迟疑…..但是,安妮不愿意说,她们也不好逼迫对方不是?毕竟,她们能够还好好地在这里继续住着,可是受到着安妮的保护的,要是惹怒了那个小家伙并让其一走了之,她们这些人恐怕就必须得搬家了。
    “哈利迪的彩蛋!”
    “如果我们想要知道这个‘绿洲’游戏里的更多秘密,那么,我们就必须获得哈利迪的彩蛋,获得‘绿洲’游戏的控制权!”
    “到时候,不管它有什么秘密,就都将会没有任何阻碍地展露在我们的面前,肯定包括那种厉害的法术!!”
    韦德·沃兹言之凿凿地大胆猜测和描述着,并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象,等他获得彩蛋,获得绿洲游戏的控制权和股票,以及那种厉害的法术能力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无上的满足感了!
    到时候,他不仅能惩罚和制裁IOI公司并去报仇雪恨,连同绿洲游戏和萨曼莎·库克也都是他的,甚至任何他想要的东西都会轻易地变成他的!!
    “那还等什么!”
    “快点吧,穿上你的体验服,咱们快点进游戏去破解那最后的一个线索吧!”
    萨曼莎也觉得韦德说的事情很有道理且可行性非常大,所以,她也瞬间就变得精神起来,打算抓紧时间,现在就进游戏去,看看有没有办法破解哈利迪的那最后的一个线索!
    她们必须尽快才行,因为她听到手下们报告了,IOI公司的人加紧了对《闪灵》的破解,相信,要不了多久,凭借他们的那庞大的人力物力,就肯定会很快拿到第二把翡翠钥匙以及那条最后的线索的。
    ————————
    ヽ(ヽ`д′)┌┛★)`з゜)←不投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