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ril85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十七章 新聞黑幕展示-f21xk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覆水难收啊,我心里想着,不想共患难,只想同富贵,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老黄太太接着说道:“老周出事了,我觉得她比谁都高兴,就像中了六合彩一般,什么人啊?虽然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和老周连同林鸟都算不上,这会儿出事了,才想着分老周的赔偿费,我一分钱都不会给她!”
    我有点疑顾虑地问道:“那老周她妈身体不好,钱给了他妈,也照顾不了老周啊?”
    老黄太太笑着说道:“他妈身体不好,可头脑清醒的很,现在他妈是老周的直系亲属,这钱就该他妈保管,再说了,老周这不是还可以康复吗?身体不能动,脑子也没坏啊,我能拖就先拖着,等老周清醒过来,交给他自己处理就是了!咱们也懒得管他家的闲事!”
    我嗯了一声道:“有你在,我放心!你就看着办吧,有啥事,及时和我说,别为难了老周就行!这钱该咱们出的,一分钱别少人家的!”
    老黄太太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会的!”
    走出医院大门口,刚好看见两个年轻人站在门口抽烟呢,看见我,就朝我走了过来。
    阿廖把我拦在了身后,我拍了一下阿廖打趣道:“没那么夸张,你还真想帮我挡枪啊?”
    两个年轻人,走到我面前,问道:“我们就想问一句,补偿给我姐夫的钱,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们”
    我笑了笑道:“你们大概搞错了吧?他是你们的前姐夫,就是补偿款下来了,也不是给你们的,年轻人不好好的想着怎么靠自己本事赚钱,老想着不劳而获!那钱也是你们能拿的?”
    其中一个高点的年轻人盯着我说道:“不拿钱给我们也行,你们的丑事,我们明天就给你们曝光,让你们名声扫地!”
    我哦了一声闻道:“丑事?我们有什么丑事该负责的,我们都负责,我们也没准备逃脱责任,公安部门也介入了,你姐夫很快就清醒了,到时候你们可以自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另外一个,低声地和高个的低语了几句,然后高个的说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姐夫之所以会跳下来,都是你们给逼的,他都工作了8个小时,还要他加班,你们这就是非法迫使他人劳动加班,现在因为我姐夫疲劳过度,才会从上面掉下来的,你们当然得付责任!”
    我哼了一声道:“就算你说得通,那也是我们和你姐夫之间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威胁我?你们还太嫩!”
    矮个的狠狠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家住哪儿,你可给我小心点,我们这些光脚的,可不怕你们穿鞋的!”
    我笑了笑道:“光脚的,还真的怕我们这些穿鞋的!这世界是什么世界,你不懂吗?你们来威胁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钱!我告诉你们,有钱人对付你们这种人,就跟对付蚂蚁似的!你知道,我拿100块钱,满大街的随便找人,都能揍你一顿!1万块钱,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钱,你算算可以揍你们多少顿!我还保证,你们挨揍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我指着他们两个,狠狠地说道:“还有!威胁我可以,可要是敢威胁我家里人,我保证你们明天就得和你姐夫,一起住进这家医院,埋了你们都没人知道!”
    两个人听完我的话,有点害怕,不自觉地向后退了退。
    我切了一声道:“以后别说自己是光脚的,光脚的就没什么好怕的!”
    本以为老周的事,可以就这么处理完了,人没事,就不会有什么大事了。
    谁想到,一早到了公司,陆雨晨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说道:“你看今天早报了没有?”
    我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新闻,搞得你这么紧张啊?”
    陆雨晨打开我的电脑,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万众罔顾人命,剥削劳苦大众无尽头》《上市公司,工人的血汗史》《降低人工成本带来的经济效益背后》《深度剖析万众的人工成本》……
    我点开了最炸眼的第一篇文章,直接指名点姓的说万众,就老周摔伤的事件,说到万众常年变相的逼员工加班,一加班就是十几个小时,导致很多员工都是疲劳上岗,导致过多起意外劳动伤亡,尤其文工台风天被摔死的事件,被拿出来大肆渲染。说什么,当时逼着文工上屋顶,明明知道是打台风,还要文工上屋顶,这就是罔顾人命。
    还找来了文工的父亲,现身说法,写得是字字珠玑,阴着阳着地骂万众,矛头直接指向我。
    最令人气愤的是,竟然还把张华在湖南意外身亡的事件,旧事重提,说张华的死,和我有着直接关系,由于我和湖南当地的一些不明势力,有了利益纷争,张华做了牺牲品。
    整幅文章,把我塑造成了一个阴损狡猾,不择手段,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可以牺牲所有人的形象。同时,对待下属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是个出了名的刽子手。而且,我不但小气,还经常的以各种手段开除,不合自己心意的员工,还让他们得不到合理的赔偿。万众上下对我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我看完后,用力地拍着桌子说道:“这胡扯也有个度吧?无中生有,太TM过分了!”
    陆雨晨劝慰道:“你也别太生气了,这些文章写出来,就是要让你激起民愤,无法反驳,你怎么说都是错!”
    我不明所以地说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写我,骂我,我还不能为自己辩驳了?”
    陆雨晨道:“这种情况下,你是说多错多,你越辩驳,就越多人关注。大众都是什么心理?都是仇富心理。人们只会同情弱者,才不会深究事实的真相呢,即使你解释了,人家也不会信。更何况,你看看这里说得是有理有据,有板有眼的!连很多当事人都出来证明了。”
    我深呼了一口气道:“还有没有天理了?要2是我做了这些事,也就罢了,可你说有哪件事和我沾边啊?老周从控制台掉下来,是他自己跳下来的。文工的事,更不用说,我怎么可能大风天,逼他上屋顶呢?就算是我逼他,毕竟是人命关天,他自己傻啊?还有张华的事,公安局不是都有结论了吗?人都抓了枪毙了!”
    陆雨晨摇了摇头道:“老周的事,外界肯定不会认为,他工作时间自己会跳下来的,就算是跳下来,也肯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了,那也是你逼的!这说明,咱们万众的工作制度太严了,让员工工作压力太大,导致心理部健康!文工的事,我是不清楚,不过你就更不好解释了,你怎么说说文工是自愿上屋顶的啊?”
    我点着头说道:“是啊,是他自愿上去的!当时很多人都劝过他,他怕设备被淋湿,才坚持自己要上去的,当时很多人都可以证明的,不信你问苟总和宝儿,她们都在现场的!”
    陆雨晨哎了一声道:“我的好陈总,我信你有什么用啊?要让大众信你才行啊!你想想,能证明这件事的人,不都是你的部下啊?还不都是替你圆谎的人啊!这大众能信吗?无论如何,这脏水泼到了你身上,你就怎么都洗不干净的!根本无法辩驳!”
    我无奈地说道:“其实说我什么都不要紧,我又不靠他们养活我,问题是这样对于万众的名声,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这样下去,还有谁敢在咱们万众工作啊!?把万众都形容成人间地狱了!待遇连黑矿工都不如!”
    陆雨晨分析道:“陈总,你不觉得老周的事情一出,马上各大报刊就争相报道,而且口径统一,这是有幕后黑手啊,这绝对不是巧合。通常这种新闻,一定是会先和我打过招呼,详细地调查取证后,才发表出来的!这么不负责任的,就这么直接报导出来,根本就是不计后果。如果,咱们告他们,他们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但他们好像根本就不怕,直接点名指姓的报导了出来,看来也是有恃无恐啊!”
    我想了想道:“是啊,这是针对咱们啊!更是针对我个人啊,看来我最近没少得罪人啊!”
    我望向陆雨晨道:“那现在怎么办?”
    陆雨晨思考了一下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耍流氓,咱们也耍!”
    我好奇地问道:“怎么耍?”
    陆雨晨看了看我道:“陈总,我知道您有一些非常的手段,有一些上不来台面的人可以用的!”
    我迟疑了一下,想不承认,但看到陆雨晨的眼神,又点了点头道:“是认识些江湖人士,但也仅限于认识!总不能找这些人,去打那些记者,编辑一顿吧?这可是犯法啊,让人抓住了,那不是更说不清了!”
    陆雨晨诚恳地望着我道:“陈总,您信任我不?”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
    陆雨晨道:“你能我几个人,能信得过,能用的人,这事我帮你搞定,叫他们自己上新闻认错!”
    我犹豫着说道:“人我可以给你,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些人背后可是不简单,他们敢这么写,自然是不会怕那些小打小闹,就预料到咱们可能会狗急了跳墙,这可是正好让人抓住把柄的机会啊!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已经这样了,可你还有大把的前途,要不你告诉我怎么做,这事我找其他人做就是了!”
    陆雨晨摇了摇头道:“这些年,我受够了这些满嘴仁义道德,却骨子里阴险狡诈,见利忘义,颠倒是非,毫无底线的玩文字的人渣!只要给钱,他们什么都做的出来,他们忘记了自己当初成为媒体工作者,发过的誓言。我要不是因为这群人,也不会离开媒体工作。”
    我突然释然了,笑着说道:“咱们有底线就行!你大胆地去做吧,有事我兜着,是不能让他们,这么任意妄为,他们在破坏大众的认知,破坏大众的价值观,世界观!他们身上担负着,告诉世人事实真相的责任,而他们却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牟利,为一己私欲,颠倒黑白!该杀!”
    陆雨晨吓坏了,急忙劝道:“陈总,没那么严重,你可别……”
    我笑了笑说道:“我就那个意思,说得有点激动!他们也是连一点基本的良知都没了!你要什么样的人?”
    陆雨晨想了想说道:“想要个会跟踪的私家侦探。要个能打的,会开车的!”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万金友,那帮人。
    这些人平时坑蒙拐骗样样精通,手底下的人大多都是干这个的,让他们做这些也算是驾轻就熟。只是我一直没跟他们联系了,刘子然,刘晟消失后,他们也早就消声觅迹了,我都不知道上哪去找他们。
    小黑自然是可以,可现在我是真的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求他,打破他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再就是找温伯了,可我还欠着温伯好多人情呢,怎么好意思再开口呢?
    我拿起电话,翻着电话簿里的电话,想着找谁最好呢?
    陆雨晨看我有些为难,就说道:“要不我自己找人吧?”
    我摇着头道:“你逞什么强?你能认识几个人?我是人太多,想着找谁好呢?最好找个花钱的,不用欠人情的!”
    说完,拨通了一个电话,客气地说道:“弟哥?飞仔啊,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电话那头连什么事都没问,就爽快地答应道:“行啊!阿飞,你说地方,咱们见面谈!”
    我想了想说:“我酒家你知道吗?你自己开车过来,还是我叫车去接你啊?”
    弟哥切了一声道:“弟弟,看不起哥哥了吧?下午我到了给你电话!要带人过来吗?”
    我急忙说道:“不用,不用!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
    弟哥笑着说道:“哥哥也不是打打杀杀的人啊!良民,大大的良民!”
    弟哥,温伯的门生,但早就不归温伯管了,林家生和老冯,被万金油绑架的时候,就是弟哥出手帮的忙,他和林家生关系还不错,最重要的是,他认钱,这点很合我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