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p7h5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第六百七十八章:新的戰爭開始了看書-hemo8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这一切的变化,就好像世界末日突然降临,又或者是外星人的战舰遍布天空。
    电影中的画面变成了现实。
    早已经受到各种信息熏陶的现代人,对于这种变化更多的是恐慌,因为他们不曾知晓,也无力改变,原本平静的未来似乎一下子变得完全未知,而大部分人都将成为旁白里一句话带过的背景。
    好在,阿尔托莉雅并没有让这种恐慌持续太久。
    她很快做出了解释。
    “因为某位或许一念之间就可以毁灭世界的存在的降临,我等英灵,以及世界上的一部分被选中的人,被赐予了无法估量的可怕力量。”阿尔托莉雅伸出手掌,放在腰间的剑柄上,忽然拔出了自己那被视为王权的宝剑。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众人被吓了一跳。
    然后,阿尔托莉雅出剑了。
    锋利的宝剑上面绽放出了明亮而又炙热的光芒,狂风开始涌动,即便是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可以从记者们的头发和衣物中感受到现场的伟力,下一刻,光芒涌上了天空,在切换到无人机拍摄的画面中,巨大的光柱直冲云霄,将厚厚的云层瞬间冲散,而随着宝剑的轻轻滑动,一道绵延到目光尽头的巨大剑痕在天空中出现。
    没有声音,只有画面。
    但这比任何的特效都要壮观的场面,让电视机前的所有人陷入片刻的窒息中。
    切开云层,斩断天空。
    或许核武能够产生的更加壮观的效果,但是那种文明的结晶与某个个体的力量对比起来,却足以让人陷入难言的震撼中。
    画面转回,好像只是随意的斩出一剑的阿尔托莉雅将宝剑重新归鞘。
    “这一剑,我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将所有人从梦幻中拉回,当记者们意识到了亚瑟王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视画面中的吸气声几乎连成了一片。
    “这还不算上特殊的技能。”阿尔托莉雅继续说道,“用更具体一点的说法,我如今的力量,想要摧毁这个王国,只需要数分钟的时间,现代化的武器对我毫无作用,诸位,神的降临粗暴的改变了旧有的力量体系,你们的武器无法再保护你们,这是我必须要站出来的理由……”
    如果召唤出阿尔托莉雅的不是的卫宫切嗣,或许她还不会有这种危机。
    但是,像卫宫切嗣这样的人也获得了力量。
    即便神命令不允许大肆屠杀民众,但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即便不亲自出手也足以引发战争,诸如卫宫切嗣一类人的心愿必然是建立在无数的鲜血之上,最好的结果也将牺牲人们的自由与日常。
    这一日,对于这个世界上的数十亿人类来说,必将被载入史册。
    人类的历史将发生重大的改变。
    而将走向何方,没有人能知道。
    因为那已经不由人类决定,而是由英灵,以及“神眷者”来决定。
    罗蕾莱面无表情的看完了整场发布会。
    她看着阿尔托莉雅像所有人解释了英灵,解释了魔术,解释了“神的恩赐”,甚至还讲述了亚瑟王时期的故事,证明了那些的确存在的传说……
    这种在过去是所有魔术师敌人的行为,在这一刻,却没有任何人来阻止。
    甚至有魔术师在叫好,在表演。
    直到最后。
    罗蕾莱忽然明白了。
    这是战争。
    是赌上贵族的荣耀,赌上世界,赌上未来,赌上自己的心愿,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意义的战争。
    “巴瑟梅罗不会惧怕任何的战争。”罗蕾莱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尖锐起来,“神的游戏?不,这是神的战场,整个商会就是一个巨大的战场,唯有获得胜利才能够把握自己的心愿!”
    “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远坂时臣看着罗蕾莱问道。
    他也是一样的愤怒。
    作为魔术师,作为贵族主义者,自身的力量、知识、地位,都是需要守护的荣耀,而阿尔托莉雅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破坏这一切。
    “先赢得这场活动。”
    罗蕾莱深吸一口气,似乎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个时候。
    金色的光芒突兀的从府邸中绽放,无边的威严毫无保留的扩张开来,只是一瞬间,半个冬木市的人惊惧的看着这个方向,看着天空中缓缓升起的犹如太阳明亮的存在。
    “有趣,有趣。”一个男人的声音响彻了整座城市,“竟然有比本王先一步的登上王位的杂修,不过无所谓,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上地下唯有本王一人,臣服吧,仰望着本王身姿的子民们,整个世界都是归属本王的宝库!”
    能够在这个时候对着世界展露英姿,发出如此宣言的存在,唯有一人。
    远坂时臣的表情变了又变。
    他应该想到的。
    亚瑟王成为了现世的君王,吉尔伽美什又怎么会落人之后。
    以吉尔伽美什的职业来说,只怕他想做的,不,是一定会做的,就是将全世界的人口都纳入他的神国,成为他的力量。
    “远坂时臣。”罗蕾莱看向远坂时臣,面色平静,“做出你的选择。”
    远坂时臣的脸色再次变换。
    最后坚定下来。
    “我尊重的王的高贵,但并不意味着,需要抛弃自身的荣耀。”
    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远坂时臣对于吉尔伽美什是尊敬,而非臣服。
    更何况。
    他如今也是开罐者,在沈默面前,即便是最古之王,也是与他站在同一个资格之上,真正的贵族荣耀从来不是靠别人的赏赐,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
    “那么,我们与那位王就是敌人了。”罗蕾莱挤出了一丝笑容,“远坂时臣,开罐吧,我将投资在你的身上。”
    远坂时臣并没有开罐到极限。
    因为没有钱。
    他原本还是属于吉尔伽美什的臣子,为了不被这位高傲的王视为挑衅,罗蕾莱并没有为远坂时臣提供资金。
    现在不同了。
    与那位亚瑟王一样,走向了成为现世之王道路的英雄王,俨然成为了代表旧世界秩序的贵族主义者的敌人。
    那么。
    新的战争开始了。
    沈默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默默的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