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0alo精华言情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起點-第610章 刀法2-8bfki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只不过和刚开始不同的是,现在的人手多起来了,这些暗探也知道自己待的时间太久会引起林寒等人的注意,故而全都是停留一两个时辰,就换了人手离开。
    在加上有老邢现在在附近守着,时常也会带着其他的衙役捕快来店里吃饭,这短短时间里,也给同福客栈带来了不少的人流,以至于现在客栈每天都是客流如织,来往不绝。
    这七八天的时间里,也都把众人累的够呛。
    才刚刚到了晚上,林寒和老白正准备打烊,小郭就忍不住的开口道:“最近的客人这么多,都快要把人累死了,你说这些东厂神侯府的人,是不是都是闲得慌,朝廷给他们那么多银子,就为了跑到咱们这里吃饭聊天?”
    李大嘴也是叹了一口气,这几天里,他可是最累的,整个人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有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此刻听到小郭的话,就忍不住的开口道:“就是,这帮家伙还净挑那些难做的菜,生怕待得时间太短了!照我说啊,这种客人咱们就应该把他们赶出去!”
    听到两人的话,林寒便是忍不住的摇头道:“哪里有把客人赶走的事情,再说了,现在生意好不容易好起来了,这要是没人了,到时候掌柜的可就要哭了!”
    一提起佟湘玉,旁边的老白便忍不住的开口道:“就是,瞅瞅你们这俩人,一个个的好吃懒做,多干点活咋了?要是没生意了,咱们吃什么喝什么?”
    一句话,说的李大嘴和小郭都是无言以对。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却忽然闯进来一个人影,进店之后二话不说,就抱着茶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口。
    来着不是别人,正是六扇门新晋的捕头,邢育森。
    看到老邢这副样子,林寒连忙好奇的问道:“邢叔,你这是咋了?”
    老邢咧了咧嘴,有些无奈的开口道:“六扇门那边现在有个重案,要调集手,我估摸着会过去两天,到时候忙完了就回来了!”
    “那感情好啊,老邢现在可是大忙人了,这越忙功劳就越大,以后升官发财也不远了!”旁边的老白开口笑道。
    小郭和李大嘴则是有些担忧,忍不住的开口道:“老邢,你走了我们怎么办?这万一客栈要是有了什么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净瞎说!”
    老邢嗔怪的看了小郭一眼,随后才开口安慰道:“再说了,明天小六就要来了,到时候就算我不在,小六也会来帮你们的!”
    “真的?小六要来了吗?”
    旁边的老白几人都是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
    “那是当然了,我能骗你不成?说起来小六子跟着我也辛苦了,现在来到了京城,到时候薪水比家里边高一点,也能够早点给小六找个媳妇!”老邢随口笑道。
    旁边的李大嘴开口接道:“那你看,到时候小六可是成了咱京城的捕快,公职人员,这说出去多有面子,还不是的大把的姑娘追着他!”
    旁边的吕秀才似乎还惦记着前段时间小六和小郭的事情,忍不住的开口道:“就他那个样子,恐怕也就小郭才……”
    刚刚说到一半,小郭的眼镖就瞪了过来,吓得吕秀才一个哆嗦,急忙躲到了旁边。
    而这些事情,老邢还都不知道,再者说刚才吕秀才的声音太小,他也没有挺清楚,故而根本就没有在意。
    一时间,众人都是来了兴致,和老邢聊了起来。
    而老邢在说完这些之后,也匆忙离开了。
    另一边,林寒和老白也不在耽搁,把店门关上,众人就随之去休息了。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小郭才满脸笑意的看着吕秀才,双手把拳头捏的噼啪响,开口道:“秀才,我是不是有一段时间没教训你,你就皮痒了?”
    吕秀才低声嘟囔了两句,却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没多久,众人就听到了吕秀才的惨叫声。
    对此,林寒和老白也都没有去管的意思,李大嘴更是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就不再去管。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第二一大早,林寒才刚刚走出门去,就看到吕秀才被小郭困在一根柱子上,而小郭手里则是拿着一把飞刀在比划来比划去的。
    而旁边的李大嘴还在满脸笑意的看着热闹。
    此刻佟湘玉和柳若馨都还没有起来,自然也就没人给吕秀才做主了。
    “秀才,你可不要乱动哦,要不然等会苹果掉你身上可就不好练习刀法了!”
    小郭笑眯眯的把一个苹果摆在吕秀才的脑袋上,开口笑道。
    吕秀才则是满脸的惊恐,忍不住的开口道:“郭芙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小郭则是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干什么?好歹你也是读过四书五经的,成天就知道说别人的坏话,不教训教训你,恐怕你都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
    吕秀才这时也忍不住的开口反驳道:“我就是说错了一句话,你凭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郭却不在跟吕秀才多说,只是把手中的黑丝带递给李大嘴,开口道:“大嘴,帮我系上,我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李大嘴“哎”了一声,便跑过去帮小郭系上了眼罩,只不过在系完之后,却拉着小郭转了好几个圈,最后反而是背对着吕秀才,非但如此,因为连着转了好几圈的原因,小郭还有些站立不稳。
    接着,又试了一下手中的刀,小郭才开口道:“吕秀才,你倒是跟我说一说,你到底错了没有!”
    “我……”
    吕秀才才刚刚开口,旁边的李大嘴就急忙捂住吕秀才的嘴,不让对方说话,而是开口提醒懂道:“秀才说他知道错了!”
    小郭冷哼一声:“现在才知道,太晚了!”
    说罢,就举起飞刀,朝着前面猛的扔了过去。
    叮!
    一声脆响,飞刀撞在墙上,又重新落回地面。
    一听这声音不对劲,小郭就有些疑惑道:“怎么回事?”
    看到小郭听出来了,李大嘴急忙开口解释道:“小郭,你这刀法神了,不但一刀吧苹果劈成了两半,刀劲还直接撞到了后面的墙上,真是厉害啊!”
    小郭哦了一声,也不在怀疑,不过却玩性大发的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多扎两刀!”
    说完,就将手钟剩余的飞刀再一次的扔了出去。
    只不过这一次,那刀却因为小郭完全没有任何准头,在墙上猛的一个弹射之后,就朝着吕秀才刺去。
    而旁边的李大嘴,则是满脸的懵逼。
    他故意让小郭背对了过去,可是谁也没想到,这飞刀竟然在半路上弹社了过来。
    也就是在飞刀就要刺中吕秀才的时候,一直在旁边的林寒忽然出手,一柄冰之的晶莹小刀就瞬间呼啸而至,把小郭的飞刀撞到了一边。
    见此,李大嘴和吕秀才才都是松了一口气。
    “郭芙蓉,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吕秀才忍不住的瞪着小郭,开口怒道。
    一听声音是从自己的后面传来,小郭也彻底的明白了过来,扒下眼罩,就看到了脸色发白的吕秀才和李大嘴。
    “小小小……小郭啊,你刚才可是差一点就把秀才害死了!”
    李大嘴还有点哆嗦,连说话也不利索了。
    小郭则是看了眼旁边的林寒,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飞刀没个准头,只能恨恨的瞪了吕秀才一眼,才开口道:“杀了你才解气!”
    ·说罢,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而李大嘴则是急忙给呂秀才松绑倒是吕秀才,被刚才的事~、情彻底的给吓坏了,也顾不得跟林寒李大嘴打招呼,就冲到前堂去跟小郭理论去了。ǐ看到没有了危险,李大嘴才看着林寒开口道:“小寒,也多亏有你,这要是给秀才扎一下,恐怕他这小身板可就完蛋了!”
    林寒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却看到佟湘玉快步的走到了后院,脸色铁青。
    看到佟湘玉如此,李大嘴就急忙开口道:“掌柜的,你别这样看我,他们俩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什么事情?我问的是你这个……”
    佟湘玉举着手里的鸡腿,瞪着李大嘴开口问道:“你倒是跟我说说,这是啥子?”
    李大嘴一愣,随后开口疑惑的道:“盐焗鸡腿啊!咋了?”
    看到李大嘴这一脸的无辜,佟湘玉就更加的来气:“你还知道是盐焗鸡腿啊!我就是要问问你,盐呢?”
    听见这话,李大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开口不好意思的道道:“这不是用完了嘛,掌柜的别急,马上就要送过来了!”
    “送?你自己跑两步能累死啊?为什么要别人送?”
    佟湘玉一愣,随后看向李大嘴。
    李大嘴则是无奈的开口低声道:“官盐太贵了,不划算,这要是用了官盐开销不就大了吗,我也是为了咱们店里着想啊!”
    佟湘玉面色一变,忍不住的开口怒道:“你……你竟然敢买私盐?”
    “掌柜的你声音小点,这要是让若馨听见了,不想管也得管了……”
    这时一旁的林寒,连忙好心的开口提醒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佟湘玉还看了一眼林寒,只不过林寒却摊了摊手,表示这件事情跟自己可没关系。
    毕竟他们才刚刚搬到京城来没多久,谁能够想到,现在李大嘴就勾搭上私盐贩子了。
    只不过李大嘴显然是对这些事情丝毫不在意,忍不住的开口笑道:“掌柜的你别咋咋呼呼的,其实也不算是私盐,那人是自己挖的盐,人家是有背景的!我可是听附近的商家都说了,这家伙都卖了好几年了!”
    佟湘玉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的生气道:“李大嘴,你都说了他自己挖的,他能有啥背景?有背景的会干这种事情?”
    李大嘴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掌柜的你也别担心,反正他也不知道我是干啥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能够知道是咱们买的?再说了,咱们才刚刚搬来,这才用了一次,别人家可都用了好多次都没事……”
    佟湘玉恨恨的看了眼李大嘴,正准备再次开口教训。
    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老白的声音。
    众人一愣,就听到老白在前堂大喊道:“掌柜的,出大事了!”
    佟湘玉几人都是一愣,连忙赶到前堂去,看到老白,佟湘玉连忙开口问道:“展堂,到底咋了?”
    老白灌了一口茶水,缓了缓这才开口道:“咱们这条街最大的那一间酒楼你知道吧,那个王掌柜的,被抓了!”
    “……”
    佟湘玉一愣,随后有些狐疑的问道:“为啥啊?他们家生意不是.挺.好的吗?不像是黑店啊!难道是有人下毒??”
    老白听到佟湘玉的这胡乱猜测,忍不住的开口笑道:“下什么毒,好像是用了私盐被查到了,那家伙,店门才刚刚打开,王掌柜正站门口迎客呢,呼呼啦啦就冲上来十几二十个捕快,抓着王掌柜就走了……”
    “那你咋知道是私盐?”
    佟湘玉狠狠地瞪了眼李大嘴,才继续开口问道。
    老白听见佟湘玉的问话,则是摇头说道:“谁知道啊,这王掌柜一大早的站在门口念叨着盐呢盐呢,后来就冲上来了一个小子,说这呢这呢,结果两人就当场被抓了!临走的时候,那个小子还一直喊着说他那不是私盐……”
    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林寒忽然开口问道:“白大哥,你说的那个王掌柜,我记得好像他说话有口音的,他是不是在说人呢人呢,结果就被别人当成了盐?”
    老白原本正在喝茶,此刻听到林寒的话,噗的一声就把茶水全都喷了出来,愣了一下后便忍不住的大笑道:“对啊!我就说这王掌柜干嘛神经病一样的站门口喊,感情是在喊人呢!”
    众人都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只不过李大嘴的脸色此时却紧章无比,就看其上前几步,拉着老白开口问道:“老白啊,你说那个小子,是不是鼻子下边有个大痣?”
    “那是痣?”
    老白有些奇怪,随后才开口笑道:“我还以为是胡子来着,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
    李大嘴急忙摇头,忍不住的一个哆嗦,开口道:“我不认识,我也没件过!”
    “不认识?那你咋知道的?”
    老白疑惑,刚想继续问下去,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开口笑道:“对了!我刚才好像看到小六也在里边了,估计着现在是衙门太忙,等到他空闲的时候,应该就会来了!”
    就在众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就看到楼上的柳若馨也缓缓的走了下来,人还在半路,口中就说到:“掌柜的,今天早上的菜怎么一点咸淡都没有啊?”
    佟湘玉一愣,看了眼旁边的李大嘴,却发现李大嘴也是一个哆嗦,却什么也不敢说了。
    而旁边的林寒见此,连忙开口打着掩护道:“少吃点盐,要不然对皮肤不好!”
    “就是就是!”佟湘玉急忙附和。
    柳若馨则是脸色一红,嗔怪的看了眼林寒,却什么都没有说。
    只不过这样一来,场中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尴尬,这件事情林寒、佟湘玉都知道,不过老白、小郭、吕秀才和柳若馨却毫不知情。
    而李大嘴此刻则是找了个借口,就急忙离开。
    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老白带来的这个消息,佟湘玉可是一直都在担惊受怕,生怕充进来十几个捕快把李大嘴抓走。
    而李大嘴则是一直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就连上菜,也是由林寒来做的。
    这三人的举动也让老白疑惑不已,只不过没多久,佟湘玉就憋不住的告诉了老白,想让老白给出个主意。
    只不过面对这种事情,老白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和佟湘玉两人愁眉苦脸的琢磨了大半天,也没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待到了晚上的时候,趁着柳若馨、吕秀才和小郭都不在,佟湘玉再次把李大嘴叫了出来,开口问道:“大嘴,你说这件事情你准备咋办?”
    李大嘴一愣,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我咋知道啊,那家伙瞎喊被抓起来,跟我又没关系,再说了,他应该不会把我招出来吧!”
    “啥叫应该?这要是抓到你,你这辈子就完了!”
    佟湘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大嘴。
    旁边的老白也帮腔道:“大嘴你也是,贵点就贵点,你贪那点小便宜干嘛?”
    不过听见这话的佟湘玉则是摇头,反过来训斥起了老白道:“你知道啥,人家大嘴还知道给客栈省钱,你呢?天天就知道伸手要钱!而且喝酒也不照顾自家店里的生意!!”
    李大嘴听见这话是倍受感动,当即就忍不住的开口道:“掌柜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可不能扔下我不管啊!”
    佟湘玉点了点头,只不过面对现在的情况却,却也是没有办法。
    看到两人如此,老白也叹了一口气,看着旁边没说话的林寒开口问道:“小寒,你有没有什么好点的办法?”
    林寒也苦笑了一下摇头道:“办法倒是没有,不过大嘴哥就买了一次,应该是没事的,你们就别担心了!”
    “小孩子家家懂啥子!”
    佟湘玉看了一眼林寒,又看了李大嘴一眼:“这要是你大嘴哥被抓了,到时候说不定一辈子就出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