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xdyb超棒的玄幻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第四千八百二十二章:黑德閲讀-bb8xr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长相凶悍鳄龟,被葛老爷子抱在怀里。
    鳄龟的攻击力极强,攻击的速度也极快。
    但在葛老爷子的怀里,却缩成一团,比猫还要乖。
    “这种畜生,生来就是吃肉喝血的,可它也有怕的。”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杀上几十只同类,到时候他自然就嗅到你身上的血气,就变得乖乖的。”
    哗啦……
    鳄龟被放入了缸里。
    忽然间就变得凶狠起来,向着大片的鲤鱼撕咬过去。
    水面马上染红,那些鲤鱼在水底下无处躲藏。
    葛老爷子把手伸进了缸里。
    本来沉底的鳄龟,马上浮上了水面,伸出脑袋……
    “父亲,小心!”
    “爷爷,当心!”
    葛忠旺、葛无忌齐声喊道,并且作势就要上前。
    鳄龟只是用脑袋轻轻蹭了一下葛老爷子的手腕。
    而后就乖顺地将脑袋搭在葛老爷子的掌心上。
    “这畜生聪明着呢,它知道如果咬了我,就得掉脑袋。”
    “漠北其他家族的态度怎么样,和我们没关系,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就可以,资源永远是最重要的。”
    “再桀骜的野兽,只要掌握了它的弱点,就能让它乖乖俯首。”
    葛老爷子回过头,看向葛忠旺、葛无忌父子,“这一次小俊做得完全正确,宅子是奖赏给他的,至于其中的原由,不出三天你们就知道了。”
    “嘶……”
    葛老爷子忽然间抽了一口凉气,掌心上多了一道小血口子。
    鳄龟马上将脑袋缩了回去,只是它头上的硬质不小心擦破了葛老爷子的掌心。
    它似乎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连忙沉到了水底。
    葛老爷子抄起了一旁的鱼叉,冲着缸里就狠狠地戳了下去……
    血水翻涌起来。
    葛忠旺、葛无忌站在一旁不敢出声,就连他们向说骆金兰、骆银兰回来了,也一直憋着没说。
    骆家……
    议事厅内,骆老爷子坐在主位。
    这位昔日跺一跺脚,整个漠北都会跟着一颤的大佬。
    此刻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
    骆金兰、骆银兰分别坐在骆老爷子的左右。
    其他的一干人等坐在下首位置。
    “后天就是母亲、七弟出殡的日子,必须要让姓林的血债血偿,提着他的脑袋祭奠母亲和七弟。”
    “我已经安排人去对付姓林的了,我知道他,昔日漠北的狼王,这边境上的犯罪分子听到的他名字,都会被吓得一颤,只能说那些人太过无能!”
    骆金兰冷着脸道,每一个字仿佛都能凝结成冰霜。
    “老五,报仇心切可以理解,但还是要谨慎啊。”
    骆南辉认真地道。
    “大哥,你谨慎了大半辈子,可曾有什么惊人的建树?”
    骆金兰冷冷地道。
    “我……”
    骆南辉被呛得说不出话。
    “我支持老五,这一次要拿姓林的脑袋来祭奠母亲和七弟!”
    骆东辉道。
    “不光是祭奠,也让整个漠北都看看,我们骆家的实力!”
    骆西辉冷冷地道。
    骆家的一群人,也开始纷纷跟着吆喝。
    其中的几个小辈,已经磨拳霍霍要去找林昆报仇了。
    “凭你们是不行的,就不要去给骆家丢人了。”
    骆银兰冷冷地道。
    一盆冷水浇在了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后辈头上。
    她接着道:“拿下姓林的脑袋的事情,你们就不用参与了,至于他现在是什么漠北一号领导的身份,大家也不用顾忌太多,是他行凶在先,上面到现在都没有过问,可能只是装作不知道。”
    “我们也别打破了这种平衡,绝对不许有人报警,这件事已经变成了江湖事,江湖事就要江湖了。”
    夜已过半。
    偌大的灵堂里,只留下两个女人。
    骆金兰、骆银兰。
    姐妹俩常年居住海外,很少陪伴在母亲和家人身边。
    如今成了遗憾。
    只能在出殡前守灵,希望尽做女儿、姐姐最后的孝心与责任。
    一个一身黑衣,眼白甚大的男人走进了灵堂大厅。
    取香,磕头,砰砰砰……
    而后,来到了骆金兰和骆银兰的面前,弯下腰。
    “大夫人,二夫人,人已经安排好了。”
    男人声音低沉,浑身上下不自觉地流露出冰冷的气势。
    “黑德,你有几分把握?”骆金兰淡淡地开口。
    手中捏着纸钱,火盆中的火一直没有熄灭。
    “九分把握!”(一零)
    黑德昂然道,强大的自信心就如同他低沉的嗓音。
    “那一分呢?”
    “我不想让自己太骄傲,那一分是谦虚。”
    “好……”
    骆金兰站了起来,踱了两步,“后天就是母亲与七弟的出殡,最迟后天一早,我要看到头颅。”
    “是,大夫人!”
    “不过……”
    黑德的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大夫人、二夫人,你们可介意我多杀两个人,一起热闹热闹。”
    “哦?”
    “我发现,姓林的身边还有几个高手,正好一窝端了,只要是敢挡我的人,一律杀掉!”
    “呵呵……”
    骆银兰笑道:“好啊,黑德你如果真的能凑齐了这个热闹,回去之后,我就向婆婆提议,让你进入虎卫,你已经迈入大宗师的行列,这次就是你试金的机会,千万不要让我和姐姐失望。”
    “谢大夫人、二夫人栽培!”黑德单膝跪地道。
    ……
    “不好了,不好了……”
    李大嘴拄着拐杖。
    二黑子被手下搀扶着。
    老狗坐在轮椅上。
    三个人一起急火火地进入了月湖山庄。
    引起了一片狗叫。
    山庄里灯亮了起来。
    三个人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大堂里,满脸的紧张骇然。
    见到林昆从里面出来,三个人立马道:“林先生,要出大事,骆家的两个女人回来了!”
    “骆金兰、骆银兰,她们一定会不计一切代价对付你的!”
    “林先生,你要先想想对策啊,现在外面已经传开了。”(零一)
    林昆坐在椅子上。
    有服务员给三人倒上茶水。
    三个人喝完之后,继续道:“骆金兰、骆银兰这次带了高手回来,听说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不对,是一拳能打死一头大象!”
    “不对不对,是一拳能打死一头牛再加一头大象!”
    三个人争执着。
    林昆却是笑了,“消息外面的人都知道了,我肯定也知道了,下次你们要表忠心,选个合适的时间来,要是再让我从床上爬起来,我就灭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