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ttrjt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極限武主-第七百六十章 戰後處理看書-6pbee

    極限武主
    小說推薦極限武主
    “一共剿灭两宗六千三百六四人,普通圣人十二位,资深圣人四位。我方九位圣人受伤,其中有三位是重伤,六位圣人是轻伤,圣人以下阵亡五百余位。”一位资深圣人向乔迁汇报着伤亡情况。
    听着这位资深圣人的汇报,乔迁脸色有点沉重。
    九位圣人受伤,这是建立在莫问阻止了不少圣人自爆的情况下,所造成的伤亡。
    若是莫问不出手,星澜协会损伤情况起码还要增加一倍。
    叹了口气,乔迁沉重地说道。
    “重伤圣人每人一瓶生生圣古丹,轻伤圣人每人血肉修复丹。其他在阵亡成员,宗师家属每人补贴一百万灵石,大师家属每人补贴十万灵石……”
    战后,往往是最忙的一段时间。
    乔迁不仅要安排好阵亡成员的家属,还要设立奖罚制度,论功行赏。
    这些都是一大笔资源的消耗。
    要不是这一次与两宗会战,大获全胜,缴纳了不少两宗值钱的东西。
    这一战,就可以把星澜协会打穷。
    所以。
    战争也是资源的比拼。
    没有足够资源,贸然发动战争就是自寻死路。
    虽说如此,但这一次星澜协会不仅打出了风采,而且势力也发生了巨大的增长。
    尤其是在圣人方面,由原来的十位增长到如今的十八位。
    至于圣人以下的修炼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吸收了如此多少,对星澜协会也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粗略一算,以星澜一镇之地,供养如此多的修炼者,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
    若是想要解除资源危机,那么星澜协会必须扩张。
    以战养战,无疑是最好的。
    尤其是三宗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处于最虚弱的时刻。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发动战争的好时机。
    十八位圣人,九位受伤。
    一旦发动与三大势力的战争,那么战争将更加惨烈,圣人阵亡也是必然的。
    考虑到这一点,乔迁遏制住了这个想法。
    至于莫问也不着急,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并不是一个明智选择。
    另外,莫问也从武勋这里得知了,三大宗派似乎与九岛岛主某几个人有过非正常交易。
    并不是如世人传闻的那样,九岛岛主相互牵制,三大宗派才能够屹立在混乱之地。
    事实上,自打莫问踏入不灭武体第十层,就已经否则这个传闻。
    尊者操纵空间规则。
    以尊者之力,杀一位巅峰圣人,也就眨眼功夫。
    三大宗派虽说各自都有四位巅峰圣人以上,甚至还有天命圣器自保。
    可是在尊者面前,这些根本算不了什么。
    至于九大岛主相互牵制,或许这是真的。
    但这并不会妨碍到尊者岛主对三大宗派出手。
    就算尊者灭了三大宗派又如何,只要他不独吞混乱之地的领土,其他尊者也不可能联合起来,对付他一个人。
    再说到了尊者这个层次。
    除非他一个人整合整个九岛大域,否则单单一个混乱之地,对他们几乎没有帮助。
    半日后,两宗派先锋部队覆灭,以及武勋叛宗的消息传到了三大宗派内。
    这消息一传出,三大宗派内部哗然一片,所有人无不为之震惊。
    尤其是海澜宗上下,更是震怒不已。
    “武勋这个叛徒,竟然敢叛宗。我一定要将他亲自捉拿回宗,进行宗法伺候。”一位白胡子老头暴怒道。
    手中茶杯更是在他大力之下,化为了齑粉。
    站在白胡子老头对面的,枯瘦老者也是脸色十分难看。
    若是有海澜圣人站在这里,就能认出眼前这两位正是现任宗主,以及上任宗主。
    “师傅,莫要生气了,武勋叛宗已是事实。对方能让武勋叛宗,定然不是易于之辈。若是我们贸然前去,恐怕就中了对方的奸计。”枯瘦老者劝解道。
    “我就是忍不了这口气。自打建宗以来,从未遭受过如此侮辱。哪怕叛徒都只是小打小闹,从未渗透到高层。武勋叛宗,不仅是对我宗实力上的巨大削弱,更是对我宗声望上的巨大打击。”白胡子老者愤愤不平道。
    这一次,海澜宗派出的先锋部队,已经占据了海澜宗将近四分之一的实力。
    实力一下子损失四分之一,这种损失没有个几十上百年,根本没有可能恢复过来。
    更重要的是,圣人的培养并不是时间就可以的。
    这需要天赋、气运、资源等各方面综合在一起。
    并不是随便就能培养的。
    每一位圣人走过的修行之路,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
    “武勋叛宗,固然可恶。可就目前而言,我们需要应付的是,来自两宗的责问。说到底,武勋本是我海澜宗之人。如今武勋叛变,我宗叛宗者几乎无损,而两宗队伍几近全军覆灭,损失比我海澜宗更胜一筹。”枯瘦老者说道。
    “两宗覆灭,只能怪他们实力不济。武勋叛宗就不能算是我宗之人,他们凭什么敢来我宗找烦恼。若是他们敢来,就给我直接轰出去。”白胡子老人愤怒的说道。
    看着白胡子老人愤怒的模样,枯瘦老者没有再辩解,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让白胡子老人发泄完。
    一个被愤怒冲昏头脑之人,再多的解释只会引起更大的怒火。
    似乎是枯瘦老者的行为奏效了,白胡子老人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
    同样这一幕,也在其他两宗上演。
    相对于海澜宗,两宗将部分责任归咎在了海澜宗身上。
    甚至有人怀疑海澜宗是不是与星澜协会有勾结,否则为何会如此巧合。
    刚好联合攻打星澜协会,结果海澜宗统领就叛变了,而他们两宗就全军覆灭了。
    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两宗这个猜测虽说漏洞百出,但也是有一定道理。
    总而言之,两宗必须推卸责任。
    至于推卸到谁身上,这并不重要。
    星澜协会。
    这一次全奸联军,对星澜协会是一次极大的鼓舞。
    尤其是莫问从协会那个默默无闻的会长,直接攀升到了全体协会为之崇拜、敬佩的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