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ok1y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起點-第318章 這天下第一,只能有一個!鑒賞-fjd36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感受着身后数十只可怕巨龙气息,王神虚原本就苍白的脸,此时更加惨白。
    早知道,他就不偷偷跑到混沌海域来凑热闹了。
    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月前齐少玄挑战整个东荒所有的天骄圣子,其中王神虚作为金丹榜第四,是重点针对的对象。
    然而王神虚所修炼的《太虚帝经》,是一门氪命的功法。
    其中那些粗浅的法术倒也无妨,但高深的杀伐大术,几乎都要损耗寿元。
    尤其是王神虚身具‘虚空神体’,这本就是一门被诅咒的体质,寿元消耗远比常人更快。
    即便他一直以宝药蕴养自身,也很难活得跟其他修仙者同样久。
    若是再好勇斗狠经常血拼,恐怕活不过50岁。
    要知道正常的修仙者,即便是金丹期真人也至少能活五百岁,元婴期尊者更有千年寿元。
    50岁就嗝屁,绝对算是英年早逝了。
    因此王神虚毫无节操地留下一份信,接着离宗跑路。
    面子是宗门的,小命是自己的,又不是生死存亡,他才不会献身呢!
    带着自己的小金库和五宝茶,王神虚趁着夜黑风高流出太虚圣地,甚至直接溜出东荒。
    在他看来,本圣子跑到北海去兜兜风。
    那地方离东荒十万八千里,他齐少玄再牛逼,难道还能跑到北海来追杀本圣子吗?
    溜到北海后,王神虚倒是舒舒服服地过了好些天的悠闲日子。
    这里的空气很不错,海风也舒服,蚌精也润。
    王神虚表示,超喜欢这里的~
    ……
    只可惜这次离开圣地比较匆忙,王神虚身上带着的钱不够多。
    潇洒一段时间后,灵石花得差不多,从东荒带来的那些五宝茶也喝得差不多。
    王神虚觉得,自己应该找个门路弄点钱来花花。
    正好听说北海的‘混沌海域’开放,王神虚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可以偷偷潜进去,弄点宝贝走。
    于是王神虚氪了好几年的命,在混沌海域外布下一个随机传送大阵。
    趁着混沌海域开放,王神虚直接催动大阵越过那些北海妖族,穿越虚空来到海域内。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大阵一穿,居然直接把他送到混沌海域的深处,而且直接送到岛上。
    原本这也不算是坏事,毕竟这座岛屿上灵气还是很充沛的,宝贝也很多。
    甚至有不少数千年的血参、枸杞、灵枣、黄精,多收集点还能增长寿元,血赚不亏。
    但王神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宏图大业’还没开始,就直接被腰斩。
    他才偷偷摘走一株千年何首乌,就被大群巨龙追杀几千里。
    我说至于嘛!
    这座岛上到处都是灵药,给我点咋啦!
    这些龙族,也太不好客惹!
    一边心中碎碎念,一边玩命地逃跑,王神虚感觉自己被掏空。
    毕竟天尊级的攻击岂是那么容易躲开的?
    王神虚的‘虚空遁术’虽然强大无比,甚至堪称bug,但强大是拿命换来的。
    每次施展这种遁术,王神虚都要损耗大量寿元,持续时间短就一年半载,长就三五年。
    要是继续这样遁逃下去,王神虚感觉群龙杀不死他,他自己都要寿元耗尽了。
    “难道本圣子,就要如此屈辱地阴狠在这里吗?”
    王神虚咬牙切齿,他不甘心啊!
    ……
    就在这时,王神虚瞳孔骤缩。
    因为他发现自己脚下地面下,陡然伸出两根藤蔓。
    这两根藤蔓颜色犹如翡翠般晶莹剔透,然而在王神虚眼中却如同毒蛇。
    因为那两根藤蔓此时正在朝自己的双腿绑来,而且藤蔓激射而来的速度快得让人惊骇。
    “是可以操控植物的异兽吗?”
    王神虚脸色微变,他毫不怀疑如果此时自己被捆绑住,身后的巨龙们会在一瞬间,将他化为齑粉。
    “想抓本圣子?痴人说梦,给我断!”
    王神虚双手结印,刹那间虚空中凝聚出一柄无形之刃,朝着这两根藤蔓激射而来。
    咻~
    无形之刃划破虚空,蕴含着部分虚空之力。
    可以说纵使是百炼精钢灵铁,在这虚空之刃斩击下也会一刀两断。
    然而王神虚惊骇地发现,当虚空之刃斩在这两根藤蔓上的时候,只将其削断半截。
    而且当虚空之刃力量耗尽后,这两根藤蔓的伤口几乎瞬间便痊愈。
    藤蔓朝他激射而来的速度,并未变慢分毫。
    可恶,不氪命还弄不断你?
    王神虚脸色铁青,双手飞速结印,刹那间他浑身气势大涨,仿佛与虚空融为一体。
    身躯似乎已经变成虚幻的,无数烈焰、雷霆、飓风攻击从他身上肆虐而过,却没能带给他丝毫威胁。
    “无知的巨龙,也想破本圣子的虚空神体?简直痴心妄……嚓!”
    王神虚的狠话还没说完,脸上便被浓浓的惊恐布满。
    因为他赫然发现那两根藤蔓居然完全无视自己的虚空神体,硬生生穿透虚空,绑在他的腰上。
    这狗屁倒灶的藤蔓,居然拥有穿透虚空的能力!
    要知道王神虚的虚空能力,可比大多数尊者所谓的‘穿梭虚空’高明无数倍。
    他隐藏在虚空极深处,就连天尊级存在的攻击撕碎虚空,也无法触及到那个深度,更无法威胁到他。
    但王神虚怎么也没想到,这根藤蔓居然能伸进来!
    完了,死球了~
    ……
    王神虚之所以能一直跟这些巨龙周旋,靠得就是这些巨龙打不中他。
    此时这诡异的藤蔓把他绑住,他还拿什么跟这些巨龙斗?
    “巨龙大哥饶了我吧!本圣子还是处男呢!”
    翡翠色藤蔓绑在王神虚腰上,将他飞速朝着地底下拽去。
    王神虚脸色苍白,拼命施展太虚帝经想要挣脱这根藤蔓,甚至不惜氪命。
    然而他绝望地发现无效,这两根藤蔓赫然拥有着极强的虚空能力,完全限制他的秘法。
    “混蛋,是你逼老子发飙的!”
    “老子大不了折寿50年,直接剁了你狗头!”
    王神虚清秀俊逸的脸上满是愤怒,双手结印的速度陡然加快。
    他周身散发的气息也随即变得更加可怕,无形的虚空之刃笼罩他全身上下。
    王神虚缓缓伸手,无尽虚空之力化作一柄长刀:“岁月如刀斩天骄,老子氪命要你夭!”
    这一刀无比可怕!
    当它出现时,刀身周围的虚空都在紊乱。
    甚至就连那原本介于虚实之间的噬仙藤上,也出现一道道明显刀痕。
    显然,王神虚拼起命来的确很凶残!
    然而就在他即将挥出这一刀时,耳边却忽然响起好听的男声:“兄台莫要误会,沈某是来帮你的。”
    帮我的?
    王神虚脸色微变,这才发现藤蔓的另一头竟然是个身穿白衣的绝世美男子。
    卧槽,你丫是来帮我的你不早说?
    本圣子这50年阳寿都献祭完了,现在让我砍谁去?
    苍白的脸刹那间气得通红,王神虚手中抓着那柄虚空之刃直想哭。
    要不是眼前这白衣美男子看起来实力不错,的确能帮忙,王神虚都想直接剁了他。
    毕竟,本圣子的寿元不能浪费咯!
    ……
    唳~
    就在王神虚和沈天扯皮的时候,身后巨龙也在靠近。
    其中尤以一只风神翼龙速度最快,竟然已经追到王神虚身后数十丈。
    别觉得数十丈有多远,要知道对于这些天尊级巨龙而言,数十丈也就半个身位而已。
    只要再振振翅膀抖抖腿,可能就直接能把王神虚吞下嘴。
    “叫,叫你妹呢!”
    王神虚怒了,手上那凝聚50载寿元的可怕虚空之刃,直接朝着那只风神翼龙劈过去。
    刹那间,原本只有数尺长的虚空之刃迅速变大。
    数尺长——数丈长——数十丈长!
    一道无形之刃,将整个虚空彻底斩成两截,并在瞬间出现在那只风神翼龙面前。
    那只风神翼龙的脸上,陡时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
    这一刻,它竟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唳~
    悲鸣声中,风神翼龙周身爆射出万丈青光,身体周围有无穷无尽的风元素凝聚。
    它挥动自己的右翼,宛如挥动一柄百丈巨刃,锋芒令无数巨龙胆寒。
    然而当右翼与那柄虚空之刃碰撞后,却完全不堪一击。
    瞬间,仅仅是一瞬间,百丈右翼齐肩而断。
    风神翼龙发出悲鸣,血溅长空。
    “好东西,别浪费!”
    地面上陡然间冒出一道身影,刹那间将那百丈长巨翼直接收入囊中。
    紧接着,他背后的黄金神翼陡然展开,身躯犹如瞬移般瞬间出现在王神虚身边。
    咻~
    两道身影瞬间遁入地底,接着瞬息间远遁,短短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所有龙族感应范围外。
    嗯,期间自然也有擅长遁地的巨龙想要追杀。
    不过在看到那断了一只翅膀,惨兮兮的风神翼龙,那些巨龙都非常明智地怂了。
    毕竟又不止它们丢了窝里的宝贝,要拼命一起拼命。
    它们可不想自己追上去跟那些人族打得你死我活,然后被其他巨龙捡桃子。
    龙岛的龙族只是没有神识神智,不代表没有脑子。
    ……
    “不用谢我,大家都是人族。”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沈某我应该做的。”
    地底,沈天一边控制着噬仙藤飞速遁地前行,一边微笑着对王神虚道。
    然而王神虚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沈天,脸上始终带着幽怨的表情,仿佛被玩弄的小媳妇般。
    王神虚问道:“为什么这座岛上的巨龙,一个个都跟发疯似的追杀我?”
    沈天微微一愣,随即有些心虚:“咳咳,沈某如何得知?或许是因为这些巨龙很排外吧!”
    王神虚的目光愈发幽怨:“可是王某为何觉得,那些巨龙看到沈兄后,好像变得比之前更狂躁了?”
    王神虚不是傻子,他早就觉得这座龙岛不对劲。
    他虽然想过靠着自己的虚空法,偷偷摸摸在这座龙岛上捞点外快。
    但他明明还没开始做呢!为啥那些巨龙一个个看到他,都气得跟老家被人抄了似的。
    直到看到沈天出现,王神虚悟了。
    合着这座岛上不只有他一个人族,还有其他人。
    而且这家伙也擅长高深虚空类法术,比他更拉这些龙族的仇恨。
    综上所述,王某不会是给这家伙背了口黑锅吧!
    早知道,那50年大刀就不撤回了!
    ……
    沈天被王神虚那幽怨的目光,盯得也有些发毛。
    这家伙,不会猜出真相了吧!
    话说这也不能怪沈某啊!
    毕竟谁知道,这座岛屿上还有你这个倒霉蛋呢!
    转移话题!
    嗯,现在立刻转移话题。
    沈天想了想,对王神虚拱手道:“在下神霄圣地圣子沈天,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神霄圣子沈天?
    那个替神霄圣地找回帝经禁忌篇章的幸运儿?
    他不是才拜入神霄圣地没几天,修为才筑基期吗?怎么几个月功夫,这么强了!
    王神虚半信半疑地望着沈天,坦白说他对沈天的身份有点怀疑。
    毕竟他几个月前就跑到北海来避战,没咋回去过。
    关于东荒的消息,的确不怎么清楚。
    总之,这个人身份可疑,不得不防!
    见王神虚一言不发,沈天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想了想,沈天从沧溟戒中取出一个小玉瓶:“王兄方才受伤不轻,这是涅槃圣液,可以让王兄恢复些许元气。”
    涅槃圣液???
    王神虚微微一愣,整个人都懵了。
    要知道涅槃圣液是植物类妖兽涅槃重生时,本源的能量所化。
    对于燃烧寿命施展禁术的修士而言,涅槃圣液绝对是补充寿元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王神虚连忙接过小玉瓶,打开瓶塞。
    却见那小玉瓶中,赫然装着一斤左右的银色液体。
    这液体散发着无比精纯的气息,让身体被掏空的王神虚无比渴望。
    是真的涅槃圣液,而且还是极品中的极品!
    就这一斤涅槃圣液的药效,估计都能顶得上本圣子喝十几吨八宝茶了!
    这位兄台如此仗义疏财,一看就不是坏人!
    ……
    王神虚不动声色将小玉瓶收起,脸上顿时露出和煦笑容:“沈兄客气,这怎么好意思!”
    想了想,王神虚又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乃太虚圣子王神虚。”
    “久闻神霄圣子有谪仙之姿,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沈天松了口气,果然成功转移话题。
    本圣子,真是太机智了!
    经过非常缜密的判定后,沈天和王神虚都对彼此身份初步认可,也因此建立初步信任。
    当然,二人的情商都非常高,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沈天没有问王神虚明明不是北海妖族契约对象,为啥能混进混沌海域。
    王神虚也没有问沈天,是不沈天搞得龙神岛那些巨龙暴动。
    双方非常默契地维持着和谐的沉默,在地下前行。
    很快,沈天便带着王神虚穿梭数百里地底,与齐少玄和敖乌俩汇合了。
    当见到沈天安全回来时,齐少玄和敖乌松了口气。
    不过在见到沈天身边还有另一个男子后,齐少玄和敖乌眉头都皱起来。
    尤其是齐少玄,目光直直地盯着王神虚,浑身散发着无比澎湃的战意,似乎随时会出手。
    而王神虚则是嘴角抽搐,整个人都有些抓狂:“我擦,你怎么也来了?”
    “姓齐的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嘛!不就是个挑战?”
    “王某不应战,你就当王某认输了不成?咋还追王某追到北海来了呢!”
    坦白说,要不是感受到齐少玄也突破到元婴期,而且元婴稳固气息雄浑,王神虚都想跟他打一架。
    横跨东荒和北海两大域,亿万里追击,太欺负人惹!
    齐少玄嘴角微抽,接着淡漠地望向沈天:“这家伙你是从哪捡来的?”
    “太虚圣子王神虚,贪生怕死之辈,只因不敢接齐某的挑战,竟不惜万里躲到北海。”
    “呵呵,你觉得齐某是为了追你来北海的吗?可笑~”
    说话间,他身上原本散发的战意收敛。
    似乎这个人已不配让他在意。
    ……
    王神虚嘴角微抽,气得跳脚。
    他左手拽着沈天袖子,右手直指齐少玄:“混账,真当王某怕你不成?”
    “沈兄你别拉着我,今日王某非让这家伙见识见识,什么叫虚空一脉不弱于人,十招之内削你狗头!”
    齐少玄淡漠而轻蔑地望着王神虚:“你早已不在齐某眼中,浮云清风尔。”
    王神虚气得额头青筋暴露,这姓齐的骂人不带脏,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他刚刚为躲避那些龙族,已经消耗大量生命本源,连寿元都大损,现在非跟他拼命不可!
    呼~
    忍住,忍住!
    不要为一时之气,耗自己的命。
    王神虚深深望了齐少玄一眼:“看在沈兄的面子上,王某不与你计较。”
    齐少玄瞥了眼王神虚,嗤笑道:“浮云清风尔~”
    王神虚嘴角微抽:“姓齐的,你不能换句词吗?”
    齐少玄淡漠地望着王神虚,良久缓缓开口:“清风浮云尔~”
    ……
    眼看着两个小老弟斗起嘴来,沈天无奈一笑。
    他道:“齐兄莫要小瞧王兄,方才我见识过王兄实力,相当强大。”
    “若全力以赴的话,恐怕战力未必会在齐兄之下。”
    哦?
    沈天的话,倒是让齐少玄目光微寒:“哦?沈兄认为这家伙的战力,未必在齐某之下?”
    哼!
    一语罢,齐少玄眉心处天眼乍开。
    方天龙戟席卷万丈紫气,刹那间将他烘托得宛如战神。
    他直勾勾地盯着王神虚,战意沛然:“既然如此,孰强孰弱,一战便知!”
    这天下第一,只能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