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94xm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市井之徒 起點-第1270章 來道歉熱推-wce29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翌日。
    常国庆照常上班,对于尚扬的威胁并没太往心里去,经过一晚上时间已经把全部都想好,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破绽,更没留下任何证据,尚扬即使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搬倒自己。
    更何况,那些荣誉已经加在身上,论文是真实存在,任何人都不能抹杀。
    他们在生气又能如何?愤怒能如何?
    都得忍着。
    自己没做错,发表论文是为了在科学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来到研究院,开门走进办公室,自从迈入这间房那天开始,就感觉到无比荣耀,这是对自己的肯定,也是对当初选择的回报,自己有管理能力,为什么要全身心扑在研究上,完全没必要!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打开侧面的衣柜,换上白大褂,要进入实验室巡视,这里主要是研究动力,涉及到燃料的使用效率,还有其他化学反应,出入实验室要穿特定工装,任何人都不例外。
    走到实验室窗外,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微微皱眉。
    实验室里竟然一个人没有!
    已经到了上班时间,竟然不来,全都迟到,接下来要狠狠罚他们,至少要从科研经费中扣除一部分,让他们知道无故旷工的后果!
    实验室里没人,也就懒得进去。
    又向旁边的实验室走去,走到窗外,看到里面的情况一愣,里面也没人!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都不上班,是要等着被处分么!”
    常国庆脸色越来越难看,背着手向办公区域走去,这里是一些文职工作人员,还有研究人员休息的地方,当看到眼前的情况傻了,竟然也一个人没有,按照工作时间,大家是统一时间上班。
    可情况往往是文职人员先来,研究人员后来。
    今天就连文职工作人员也没来!
    他心里咯噔一声,觉得情况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种情况在研究所成立几十年时间,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发生。
    “尚扬?”
    他脑中不禁冒出这个名字,越想越忐忑,也只能是他搞的鬼,要不然这些人没有理由不来上班。
    迅速走出办公室,拿起电话打给下面的人。
    电话响了几声被挂断,没接。
    打另一个人,同样没接。
    “完了!”
    他汗如雨下,这些人都不接电话就代表态度十分坚决,而如果他们真的都走了,实验室就会停滞,这可不是小事,而是能引起震动的大事,自己难辞其咎,哪怕不受到惩罚,研究所里就剩下自己,成为一个光杆司令有什么意义?
    想了想,在通话记录中找到昨天尚扬拨过来的电话。
    没存,认为没必要,还打算给拉黑,后来想想算了。
    愤怒道:“是不是你,你动了手脚,让他们不来上班?”
    尚扬刚刚起床,正在吃早餐,齐守恒、齐迎雪三人都在、包括小家伙也坐在儿童座椅上,如果要是有齐思泰的加入,这幅画面会非常完美。
    见尚扬接电话,全都看过来。
    “对,确实是我”
    尚扬坦率承认,做的就是就没打算隐瞒:“纠正一下,他们不是不去上班,而是都打算辞职,如果不出意外,辞职报告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发送”
    直接把辞职报告发过去没意思,要多折磨一会儿。
    “你疯了!”
    常国庆暴躁吼道,怒火中烧:“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机构?在让他们辞职,后果你承担的起么?现在给你机会,无论如何,立刻让他们来上班,否则,谁都帮不了你!”
    吼声很大,让几人都隐约听见,眼神全都怪异,搞不清尚扬在弄什么幺蛾子。
    确实,敢在研究所挖人的老板不少,但是敢直接挖这么多的,除了他,历史上还找不出第二个,按照宋丹丹的说法叫:挖墙脚、薅羊毛,是大忌!
    “应该是谁都帮不了你,常所长,出了这么大事谁抗?别人的劳动成果要冠以你的名头,那么爆雷了,你也得扛着!”尚扬似笑非笑。
    “混蛋!”
    常国庆无法控制:“你是我见过最无耻卑鄙的人,快点让他们回来,快点!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啪”
    尚扬瞬间挂断,懒得听他废话,放下电话,继续用餐。
    “常国庆的电话?”齐凌雪疑惑问道。
    “什么出事了?你做了什么?”齐似雪紧张兮兮。
    “不会把研究所炸了吧?”齐迎雪相信他能做的出来。
    齐守恒听到这话,也变的紧张,清了清嗓子道:“尚扬,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不要闹得太大,对谁都不好”
    “小事情,不用担心,吃饭…”
    尚扬随口敷衍。
    而另一边。
    常国庆全身都湿透,脑中嗡嗡作响,他预感到自己要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大事,一旦他们辞职,上面势必会进行调查,要知道,尚扬无论使用什么关系,都是外力,而上面对从无罪对自己进行推论!
    这些人辞职,是内部,那么上面调查也会从内部进行有罪推论。
    所调查出来也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结果!
    一旦深入调查,对这些人逐一问话,情况就会不受控制,那么自己…
    他推演着,当推导出后果吓的一哆嗦。
    身体开始颤抖,重新拿起电话,拨给尚扬,没接…
    二十分钟后。
    齐家大院。
    管家匆匆忙忙走进大厅,这里已经被改造成小家伙的圣地,也只有这里,能让任何人随意进出,否则齐守恒想要见小家伙,去房间不方便。
    “老爷,常所长来了,正在门外,说是有要是要见!”
    常国庆?
    众人一愣。
    还没等他们回话,就看常国庆气鼓鼓走进来,因为齐思泰的事情,齐家所有人都认识他,他的身份导致任何人都不敢用强阻拦。
    他走进来愤怒道:“姓尚的呢,出来,我来亲自找他理论,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
    齐家人脸色都变的难看,想给轰出去,又担心他身体出现状况,后果承担不起。
    “你想要什么交代?”
    尚扬从外面缓缓走进来,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到现在依然耀武扬威,又问道:“我给你交代,你能受得住么?”
    “唰”
    常国庆猛然转过头,当看到尚扬,眼里满是红血丝,抬起手道:“你就是个无耻小人,敢打研究所的主意,反正我都一把年纪了,什么都不在乎,信不信与你玉石俱焚,大家都别好过!”
    “尚扬,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她们开口询问,眼里满是担忧。
    尚扬抬手示意她们不用参与,回道:“玉石俱焚,好啊,大家一起玩完…”
    他说着,拿出电话,开口道:“辞职!”
    话音落下,不到五秒。
    “叮”
    “叮”
    “叮”
    常国庆电话不断响起,非常急促,他拿出手机,但看到上面的信息,脑中嗡的一声,上面写着:辞职报告已经发到邮箱,书面报告会以快递方式邮寄。
    看到这些信息,脑中嗡的一声。
    来这里是想做做样子,最后吓吓他,毕竟真的涉及到辞职,就相当于板上钉钉,尚扬自身也可能受到连累,自己活了这把年纪,他还年轻,完全没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理由。
    可,没吓住。
    “你…你…”
    “我什么我?”
    尚扬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从她身边走过,走到大厅正中央:“老东西,人都有是非功过,敬你以前可能真是存在、不剽窃他人的成绩,给过机会,是你自己中看不中用,怪不得别人,如果不出意外,最迟两个小时之后,上面就会知道消息,你想想怎么解释…”
    常国庆身体晃了晃,险些跌倒。
    后悔了,早知道他吓不住,来的时候就应该客客气气,何必闹到现在这样?
    咬咬牙,转过头,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尚扬,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机构毕竟是为这片土地,你不能这么做,想想办法,让他们都回来吧,对于之前的事情,我表示抱歉!”
    齐守恒几人都懵了,常国庆何其霸道,怎么可能道歉?
    但竟然真的道歉了!
    隐约中猜到可能的情况,还是不敢确认。
    “你没有对不起我,为什么道歉?”尚扬眼神变的鄙夷,给机会不中用,棒子打到身上才知道疼的家伙从来都不值得可怜:“我不接受,可以走了!”
    “别”
    常国庆赶紧开口,知道什么意思,左右看看,问道:“其实我与思泰之间有些误会,说开了就好,他在哪呢?我亲自与他说….”
    提到齐思泰,齐家人脸上都变的难看。
    “你还好意思问!”
    “都是你,思泰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你会付出代价的!”
    常国庆面对她们指责不敢还口,只是看着尚扬,听他下一步指示。
    “跟我走”
    尚扬说了句,重新走出大厅,把他带到齐思泰的住所。
    门口有两个壮汉随时待命,推门进去,里面也有两个壮汉守着,防止他有自残、自杀行为。
    “这…这是思泰?”
    常国庆见状懵了,床上的齐思泰根本不像是个人,而像是一对骨头。
    “唰”
    齐思泰感受到有人过来,当眼球落在常国庆身上,瞬间从床上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