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kzs3s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相伴-etneb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纲见李世民的脸色,就知道陛下有些怒了。
    他其实早知道自己上了奏疏之后,会有这样的结果。
    因而心里舒畅了一些,他不喜欢陈正泰,陈家太坑了,会害死太子殿下的。
    也不想想陈家这些年,干的都是什么事。
    这陈正泰无论祸害哪里都可以,但是不能祸害东宫。
    于是他领着李世民和张千人等,匆匆进入东宫。
    为了防止有人通风报信,李纲低声道:“陛下,只怕需走快一些,免得有人……”
    李世民自然清楚李纲是什么意思,只淡淡地道:“太子现在在何处?”
    李纲道:“在诚意殿。”
    李世民自然熟悉路径,因而脚步加急。
    李纲则气喘吁吁地火速跟上。
    偶有路上撞见了人,等对方认出了乃是皇帝时,想要反身去报信却已迟了。
    每一个人都惊恐不安地连忙退到了道旁,给李世民行礼。
    李世民没有停留,而是疾步继续向前,对一切都置之不理,不给任何人报信的机会。
    他心里划过了无数的念头,等到了诚意殿时,外头的宦官见了李世民,猛地吓了一跳,慌忙要行礼,口里想发出示警。
    可李纲却是怒气冲冲,朝着那宦官低声道:“你若敢叫,今日陛下便要将你打死。”
    这宦官还是道:“奴见过陛下。”
    李纲万万想不到,这宦官居然如此的胆大包天,只是现在……一切都顾不上了。
    李世民只一个劲往前走,猛地推开了殿门。
    这殿里,一张胡桌,四个人还在摸牌,不亦乐乎的样子。
    此时,李承乾正在说:“看孤怎么收拾你……”
    这个你字之后,声音戛然而止了。
    此刻……殿门大开,动静很大,大家自然是注意到了。
    李世民背着烈阳,而一缕阳光映射进殿,同时也投射下了李世民这巨大而魁梧的身影。
    李承乾的嘴张得极大。
    下一刻,他连忙手忙脚乱地一把推牌,下意识地想要毁灭什么罪证一般。
    两个同坐的宦官,早已吓得从座位上下来,退到了一边,大气不敢出,只有浑身微微地颤抖着。
    陈正泰愣住了,错愕地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慢慢地踱步进来。
    站在一旁的李纲,面上带着颇有几分得意的笑容,仿佛是在说:“你看,果然是如此。”
    李世民走到了胡桌边,伸手取了一个木牌,而后淡淡道:“这是怎么回事?”
    “父皇……父皇……”李承乾感觉很心虚,结结巴巴地道:“儿臣……儿臣……”
    李世民摇头道:“朕让这东宫的少詹事来说。陈正泰……朕对你如何?”
    陈正泰很快恢复了冷静。
    其实李世民突然来东宫,是他始料不及的。
    他看了一眼李纲,心里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哎……真是同行是冤家啊。
    陈正泰道:“恩师待学生恩重如山。”
    “唔……”李世民沉吟着,却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只是恩重如山吗?”
    李承乾是最了解李世民的,这个时候,父皇没有勃然大怒,那么就说明……这一次父皇气得更加不轻,越是暴风雨之前,越是风平浪静啊!
    陈正泰道:“当然不只……恩师……”
    李世民打断陈正泰道:“朕本来以为,你会明白朕让你在此做少詹事的用心,你这样的年纪,自秦汉以来,可有人获此殊荣吗?朕也本来以为你成了少詹事之后,既知朕的良苦用心之后,来了这东宫,一定会竭尽全力,将这詹事房管理的井井有条,也会好好地辅佐太子。”
    “可是……你就是这样辅佐太子的吗?成日在此儿戏,每日不务正业?朕心疼啊,若是朕不亲眼来看看,如何会知道你们二人每日只知道嬉戏?”
    “陛下……”一旁的李纲振振有词道:“臣恳请陛下,将陈正泰改任他处,詹事府事关国家根本,关系重大,陈正泰来此,只会坏了这詹事府的风气。”
    李世民抬头,闭上眼,显得有些疲倦,他发现自己的一腔怒火,到了现在竟都熄灭,只剩下无尽的失望。
    而后……李世民叹息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点了点胡桌上的麻将。
    “这是麻将。”陈正泰乖乖地回答。
    李世民则凝望着陈正泰:“你来此……就是为了陪太子玩这些东西的吗?”
    陈正泰迟疑片刻,才道:“恩师,其实这个东西可以练大脑。学生发现,师弟的脑子需要开发一下,所以……这才……”
    练大脑……
    李世民觉得好像自己才需要好好练一练大脑。
    陈正泰则是继续道:“何况,现在并不是当值的时间,恩师……您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按理来说,已经下值了。”
    此时……天色确实有些晚了,李世民也是忙碌完了政务方才来的。
    陈正泰随即捡起了一个麻将,送到李世民面前,一脸诚恳地道:“恩师您看,学生专门琢磨这个,就是要激发师弟的潜能哪,您看……这是三条……马……”
    “这是四条……马……”
    “还有这里……这是九筒……米……”
    而后,陈正泰才道:“学生发现,师弟这个人,和平常人不同,对于师弟……最紧要的是要寓教于乐,如此……他才肯上心……因而这才琢磨出了这益智游戏……不信……恩师可以来试试,保准打了几圈之后,整个人精神抖擞,觉得自己的算术水平一下子好了。”
    陈正泰不得不说,后世发明益智游戏的人,简直他娘的就是人才,游戏就游戏,加上一个益智二字,既可以让孩子们开开心心的玩,还可以让家长们乖乖掏钱。这样的人才都不发财,那是没有天理。
    以至于在后世,但凡是什么少年游戏,前头都要冠以个益智二字。
    可实际上呢,都特娘的游戏了,你还益个啥智?
    可这东西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你是无法证伪的,毕竟智商这个玩意,也没有一个恒定的标准。
    他说这益智,你不信,可若是铺天盖地的给你打广告,请来各种专家告诉你这玩意能提高你孩子的智商呢?你信不信?
    李世民果然如后世的家长没什么分别,一时也有些难辨了,皱着眉头看着这一个个木块,有了犹豫。
    李承乾见状,立即道:“父皇,还真是,儿臣自打了这个,整个人脑子都清明了,咦,还真是啊……父皇若是不信,不妨可以来试试。”
    李纲在旁气得要吐血了,他感觉这两个小坏蛋在侮辱他的智商啊,于是他立即道:“陛下,切切不可信他们,陈正泰成日都在陪着太子胡闹……”
    “谁说我在陪着太子胡闹的?”陈正泰朝李纲冷笑。
    李纲瞪大眼道:“你敢说不是?”
    现在……似乎这两个李世民都极信任的人,已经开始直接下场撕逼了。
    李世民看看陈正泰,再看看李纲,他决定要将事情搞清楚,此事兹事体大,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李纲冷冷道:“很好,既然陈詹事说……你没有陪着太子成日嬉戏,你来这詹事府也有两日了吧。”
    陈正泰正色道:“正是,怎么,李公想问什么?”
    李纲淡淡道:“詹事府的事务,你可有过问?”
    “都过问了……”陈正泰毫不犹豫道。
    李纲原本以为,自己问出这个问题,陈正泰肯定是一脸为难的,谁晓得陈正泰居然回答得如此理直气壮。
    他一时之间,竟是瞠目结舌,而后不由冷笑道:“好啊,好啊,既然如此,那么老夫来问你,左春坊的职责是什么?”
    陈正泰毕竟只来了两天,若是问一些高深的事,陛下肯定会认为这是李纲故意刁难他,所以李纲倒也不急,故意问一些粗浅的事。
    他看陈正泰吊儿郎当的样子,清早还迟到了,十之八九,连这样简单的问题只怕都回答不出的。
    陈正泰倒是哈哈笑道:“这有何难,左春坊下设文学馆、司经局、典设局、宫门局,这一馆三局,专司辅佐太子读书,这样的小问题,有什么难的。”
    李世民面无表情地坐着。
    这时候,李纲才意识到,好像这个问题确实太粗浅了,莫说是陈正泰,便是寻常不在詹事府的人,或许也能略知一二。
    他看了看陈正泰,便又道:“司经局主簿是何人?”
    “姓张,叫张友山,是个干吏。”陈正泰想也不想就道。
    李纲:“……”
    这家伙……竟这样能搞关系?
    李世民只看李纲的脸色,便晓得陈正泰已答对了。
    他对李纲露出了狐疑之色。
    看了李世民一眼,李纲心里一哆嗦,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得出一些难题了,若是老是寻这些简单的问题让陈正泰继续对答如流下去,只怕陛下这边……会有其他的想法。
    李纲于是拉下脸来,正色道:“那么你可知道,司经局藏有多少书册?”
    李世民坐在一旁,脸也拉了下来,很明显,他觉得李纲在故意刁难陈正泰。
    人家才来几日,而且是少詹事,怎么可能答得上来?
    ……
    推荐一本书,圈内大佬黑夜弥天的《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另外,最后一天了,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