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a11m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019章:記住,你是我小白的人鑒賞-zrotn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墨翟恐怕也没想到,谷小白并没有离开,他坐在白航的车上,走了没多久,就下了车,命令白航驾车远去,过一会再来接自己。
    这会儿,谷小白正在房子后面,偷听墨翟等人的谈话呢。
    听完之后,谷小白也不知道是该生气也好,还是该苦笑也好。
    墨翟不愧是能够在古代创立“墨家”这一思想学派,和“儒家”并称显学的人!
    玩弄一个不学无术的公输白,就跟玩儿一样。
    可如果被玩弄的是我自己,那就不爽了。
    若不是我学过辩证唯物主义,恐怕要被这个黑子给绕到坑里去了!
    这一会儿,谷小白的内心深处天人交战。
    要不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时代的碾压?
    算了吧,太欺负人了。
    但是真的好想这么做啊……
    也不怪谷小白那么心动,实在是墨翟提出来的那个赌注,确实是太诱人了。
    墨家意味着什么?一诺千金?
    不,墨家的诺言,可以一诺生死!
    墨子本身,是一个宛若圣人一般的存在,他对自己的自律,已经严苛到了极致,他的追随者,也是如此。
    后世,墨家的继承人因为没能替人守城,可是连同首领钜子和一百八十名弟子,一起殉死了的。
    如若不然,墨家可能还不会如此没落。
    可见墨家对信义的信诺程度。
    而墨家的人是什么?他们是苦行者、工程师、死士、游侠……
    谷小白能够从古代挥手招来一堆乐师、舞者。
    能够叫来千八百的士兵、护卫。
    但是就不能挥手就招来一堆的实验室助手、科研狗、工程师、研究生……
    研究个啥,都会有人指手画脚的,不爽。
    如果一群人,又能当苦力,又能当保镖,又能当实验室助手,又能当科研狗,又不要钱,累死都不会抱怨的……
    想想都完美啊!
    简直就是我的实验室最完美的剥削对象!
    这些人,如果好好调教一下,能不能成为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科研助手呢?
    不说别的,能帮我发掘一个沉船都行啊。那些大手大脚的士兵,干起活来我都心疼……
    这个想法一出来,谷小白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那边,马蹄声响起,是白航驾着马车跑了一圈回来了。
    谷小白觉得自己的良知,随着那马蹄声渐近而变得越来越少,终于良知完全消失,压榨、剥削别人的欲望爆棚!
    黑崽儿~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把你收了!
    半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有点黑了,白航驾着车,看着谷小白手中的那东西,神色古怪,道:“公子,您说这东西能飞上天?”
    “对啊。”
    “还能飞三天三夜不落下的?”
    “现在春天,风大,应该没问题。”
    “可这东西,和的家中的那只木鹊,一点也不一样啊……”
    “那是当然了,我爷爷的那只木鹊,完全飞不起来,就是个样子货。”
    白航神色古怪。
    他从小生在白氏,身负奇特的使命,但是内心深处如果说没有怀疑,那是不可能的。
    真正见到谷小白之后,他其实觉得也挺失望的。
    这不没啥吗?
    似乎和之前那个飞扬跋扈,欺男霸女的公输白没啥差别。
    这会儿,他恨不得要伸手去摸摸谷小白的额头,看他有没有发烧烧糊涂了。
    竟然说这东西能飞起来?
    天色已经黑了,但墨翟的讲学还没有结束。
    显然很多人都已经饿了,但还是在认真瞪大眼睛,听着墨翟的讲解。
    如果墨翟回到现代去,估计会是一个超级牛叉的讲师,每次上课都能让教室挤爆的那种。
    看到谷小白又回来了,墨翟纳闷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约好了十日之后再次比试吗?”
    十日之后?十日之后黄花菜都凉了,我要你,现在就要!
    “你说,只要我能造出来能飞三日三夜的木鸟,你就服我?”
    “没错。”
    “我说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那好。”谷小白伸手,从身后拿出了一个……
    风筝来。
    这是一个超级简单的瓦片形状的风筝。
    几只竹篾撑开了一块布,用细线系紧,尾部系上两根布条,以控制方向,部分位置涂上了树胶加固,看起来有点丑。
    布是谷小白直接从自己的衣袖上裁下来的,现在谷小白一抬手,白花花的手臂就露了出来。
    同样从衣服上拆下来的丝线,捻了绳,就那么拿在手里。
    被破开的衣摆,破破烂烂的,但他也不在意,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眯起眼睛听了听风向,然后把手中的那瓦块形状的风筝竖了起来。
    墨翟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他。
    这么一根软软的绳子,怎么可能让这连鸟都不像的东西飞起来?又不是一根竹竿!
    “你看好了。”谷小白扯着手中的丝线,转身就跑。
    他的破袖,下摆飘扬,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但所有人都被他手中的风筝所吸引。
    那风筝在他的跑动之中,快速升高,在谷小白一收一放之间,飞过房顶,掠过树梢。
    谷小白手中牵着丝线,慢慢放远,而风筝也越来越远,天色已经黑下来了,连风筝都有点看不到了。
    但墨翟和他的弟子们,都拼命睁大眼睛,看着天空,像是在看着什么奇迹。
    谷小白慢慢走到了墨翟的身边,把手中的绳索递给他。
    墨翟惊讶地接过来,抬起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中,那一个黑点,却似乎比满天星辰都更加闪耀。
    “来,你试试能不能让它飞三天三夜。”
    墨翟接过来,沉重的手感,让他觉得更加不解。
    为什么会这样?
    什么东西,如果不拽着,不都会向地上落吗?
    为什么这东西,却像是如果不拽住,就要飞到天上去一样?
    为什么轻轻拽一下,它不但不会落下来,反而会飞得更高?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拿着风筝,墨翟已经完全陷入了沉思。
    谷小白也不管他震惊不震惊,他拍了拍墨翟的肩膀,道:“你记住,以后你就是我小白的人了!”
    然后他苦口婆心劝诫墨翟,道:“以后可千万别轻易给人家打赌,特别是别这么容易就把自己卖了,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