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bobad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三百九十二章家書一封展示-huwsp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旭日初升,其道大光。
    并肩王府招待贵客的正厅之中一片狼藉,残羹剩饭随意的摆在桌子之上,地上滚落着数十个酒坛子。
    仅仅看地上这些酒坛子,就知道昨天晚上的酒局少说是一场生死局。
    厅外隔着一条回廊的水井旁,宋清等人醉意熏熏的站了一排,茫然的看着提着水桶开始打水的柳大少。
    柳明志三下五除二从水井中提出一桶凉意嗖嗖的井水,诡笑的看着还有些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宋清等人。
    “沙雕们,都给老子清醒清醒吧!”
    宋清等人听着柳大少嚣张的笑声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大桶井水便雨露均沾的泼洒在十几人身上。
    众人顿时变成了落汤鸡,酒意瞬间全无,浑身激灵的看着柳大少,这才反应过来柳大少让自己等人来水井旁的用意。
    程凯几人用手抚摸了一下脸上的水痕,神色清醒的对视了一眼。
    柳大少看着眼珠子滴溜溜打转的众人,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放下水桶就准备逃离作案现场。
    柳大少这边水桶刚刚落地,宋清的声音响彻偏院之中。
    “兄弟们,现在不在军中,什么狗屁大帅不大帅的,给老子干他!”
    眨眼之间柳大少便挣扎着被十几个湿漉漉的家伙抬起来朝着王府中的人工湖走去。
    “卧槽,你们几个狗日的,现在放了老子一切还有的商量,否则等到了大营之中老子练不死你们也让你们脱层皮!”
    宋清等人对于柳大少的威胁置若罔闻,继续架着挣扎不已的柳大少朝着府中的人工湖走去。
    “兄弟们,老子错了,你们不能这个样子啊,咱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
    “一!”
    “二!”
    “三!”
    “走你!”
    “问候你们一家大爷,既然你们不讲情面,就跟老子一起下来吧!”
    被朝着湖中抛去的柳大少凌空翻转了几下,扯着几个人胳膊朝着湖水中坠落而去,登时落水声响遍前院,引得路过的丫鬟下人朝着湖水中频频望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十几人被柳大少拽进湖里四五人,其余人见状纷纷脱下头盔嚎叫一声朝着湖中跳了进去。
    一瞬间,王府的湖里多了十几个扑腾不已的人影,以及痛快的喊叫声。
    湖里的鱼群被一群突然到来的家伙惊得四散而去,不知道躲到何处去瑟瑟发抖了!
    早晨的湖水还有些微凉,这一下子,令所有人的酒意真的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柳大少漂浮在水里,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迹,看着一群在湖里自由游动的兄弟轻笑了起来。
    这辈子,能得这么多兄弟生死相随。
    值了。
    湖水不远处的拱桥之上,齐韵,齐雅,青莲,云清诗四佳人齐齐站在桥上,眺望着湖水中宛若十几个孩子一般打闹的铁血汉子默默相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四佳人身后跟着十几个端着托盘的丫鬟,托盘中放着早已经准备好的醒酒汤,齐韵等人也没想到送醒酒汤会见到这种童趣的一面。
    云清诗无奈的摇摇头:“这种场面若是让御史言官见到了,不知道又该怎么参奏夫君跟叔叔们一本呢!”
    “他们肯定认为堂堂王爷跟麾下一帮杀伐果断的将领毫无风度的在湖中嬉戏,简直就是有损朝廷颜面,肯定会在奏折上面大书特书一番。”
    齐雅美眸柔和的盯着湖水中的一群铁血儿郎:“随那些酸儒去参奏吧,昨天咱们去给他他们送菜的时候,他们酒后的话语我心里一辈子只怕都无法忘怀。”
    “自从出征以来,我们早就将每一天都当做这辈子的最后一天去过了。”
    “说不准明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果,至于颜面不颜面的事情,等战事结束之后还能活着再说吧!”
    齐雅的话令几女沉默了,她们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夜一帮子身上沾满血腥的将领,抱在一起失声哽咽的样子。
    明天是生是死尚且难料,其它的谁还会在乎呢!
    齐韵望着夫君的身影轻叹了一声:“也许他们也不想这样,可是面对生死难料的征战,这种方式或许是他们发泄心中郁闷跟恐惧的最好方式。”
    “夫君身为王爷,能够毫无架子的跟他们打在一起,或许这就是他们明知随时可能会战死沙场,还愿意跟着夫君生死相随的缘故吧!”
    “咱们只是妇道人家,体会不到他们这种同生共死的同袍之情。”
    “想来,全天下的王爷也只有夫君能够这样毫不顾忌身份跟麾下的弟兄这般胡闹吧!”
    渐渐地,几女全都沉默了下来,驻足拱桥之上等候着一帮子大男人上岸。
    不知道了过了多久,柳明志等人浑身湿漉漉的勾肩搭背朝着拱桥走来。
    齐韵几女急忙招呼着一帮丫鬟带着醒酒汤醒了上去。
    “妾身参见夫君!见过诸位叔叔!”
    “弟妹免礼!”
    “嫂夫人免礼!”
    宋清等人脸色窘迫的看着迎上来行礼的齐韵几女,这副落汤鸡的模样出现在王妃面前确实有些不雅。
    柳大少乐呵呵的看着一群脸色尴尬的宋清等人:“好了好了,有什么放不开的,咱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老子爹娘就是你们的爹娘,老子的儿女就是你们的儿女,老子的娘子还是老子的娘子,你们谁敢胡思乱想,老子让你们下辈子都做不成男人。”
    宋清等人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方才的尴尬在柳明志的玩笑之中荡然无存。
    齐韵几女娇嗔的白了柳大少一眼,哪有这么开玩笑的。
    不过她们也知道夫君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并未多说什么,招呼着丫鬟们将醒酒汤送了上去。
    “夫君,叔叔们,马上出征了,你们昨夜喝了那么久,喝点醒酒汤提提神!”
    “还是你们懂得体贴人!”
    柳大少端着一碗醒酒汤喝了起来,看着宋清等人犹豫的神情瞪了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老子亲自喂你们啊,麻溜的喝完醒酒汤滚回军中大营,擂鼓聚将,大军开拔出征!”
    “吾等得令!”
    一人一碗醒酒汤灌了下去,是不是真有作用全看天意。
    柳明志将汤碗递给了青莲,对着宋清等人摆摆手。
    “全都滚蛋吧,老子着甲之后咱们军中大营汇合。”
    “吾等告退!”
    望着宋清,程凯他们出府的背影,柳明志转身轻笑着望着齐韵几女。
    “娘子们,替为夫着甲!”
    两刻钟之后,柳大少换上了自己的甲胄,给齐韵一群佳人诉说了一些离别的衷肠之后便牵马朝着军中大营赶去。
    等到柳大少靠近大营还有两条街的距离之时,城中逐渐响起了出征的鼓声,越发的雄厚起来。
    霎时间的,颍州城中的大街小巷之中遍布兵卒奔跑的身影,方向直指颍州城外。
    “参见大帅!”
    “免礼!”
    “谢大帅!”
    柳明志坐在帅椅之上,目光严肃的扫视着中路麾下的一干将领。
    公私分明,私下里如何打闹都可以,军中大营,而且是战事当前,柳明志自然不会与他们再次嬉皮笑脸。
    “左右两路的大帅跟将军们到了吗?”
    “回禀大帅,已经通知他们城门外汇合了,现在想来应该已经开拔动身了!”
    “咱们中路的弟兄们呢?”
    “已经陆续拔营城外汇合,不肖半个时辰,我北疆左中右三路大军便可齐聚城外听候大帅调遣!”
    柳明志不再多说什么,托起了自己的帅印朝着走出了案台。
    “众将听令!”
    瞬间,帐中大小将领双拳一握单膝跪地,目光恭敬的望着柳大少。
    “吾等听令!”
    “三发鼓落,大军开拔,南下夺城!”
    “遵令!”
    柳明志看着迟迟没有起身的宋清等人,目光有些迷惑。
    “为何还不起身?”
    宋清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轻轻地从甲胄里面取出数封书信,在柳大少诧异的眼神中将手中的书信跟身边的将领彼此交换了一下。
    等所有人收起书信,宋清从背后取出一十九封书信递到了柳明志面前。
    “大帅!吾等弟兄若是谁不幸随不忍兄弟一道去了,请活着的兄弟把家书给帮弟兄们带回去!”
    柳明志一怔,扫视着众人淡笑的脸色,眼眸中不惧生死的神色是那样的淡然。
    登时,柳明志眼眸酸涩了一下,颤抖着手接过宋清手里的家书。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诸位兄弟,柳明志有幸不死,一定将家书给弟兄们带到!”
    “大帅,您不留一封家书吗?”
    柳明志默默的摇摇头,揣起家书朝着帐外走去。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死哪里便是哪里,何须家书一封!”
    “出征!”
    “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