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zhfqj都市言情 祕笈古文網 txt-第一二〇七章 神功融合鑒賞-mul7a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韩逍看着逼近的三个筑基后期龙人,眼中闪过一片虚影。
    三个龙人的弱点,清晰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攻击这三个龙人。
    以他现在的攻击力,不能完全破防他们身上的装备和肉身防御。
    做不到一击必杀,攻击毫无意义,只会浪费时间。
    从周围突围的时候,或许可以顺便带走几个筑基中期的龙人。
    这时,韩逍的丹田中忽然出现了奇怪的波动。
    抽空内视丹田,值此危急时刻,他也不由呆了呆,大吃一惊。
    被他用阳焱功和玄阴诀全力催动的光焱钥和玄冥匙,竟然真的化成一黑一白两条大鱼,在丹田中转圈游动,互相追逐对方的小尾巴。
    转速越来越快,最后无法分清彼此。
    只剩一个似黑似白、似灰非灰的圆润轮盘,漂浮在丹田之中。
    不仅如此,他的丹球,原本黑白分明的两边,同样开始互相渗透。
    很快变成了和圆轮一样很奇怪的颜色。
    最让韩逍吃惊的,是阳焱功和玄阴诀,不少经脉节点之间,互相延伸出一些新的经脉。
    在对接成功的瞬间,体内的灵能似乎发出一声轰鸣。
    两套线路的灵能骤然合并在一处,形成一个全新的巨大经脉网络。
    两门神功,竟然就此互通融合!
    韩逍的气势也猛地一蹿,暴涨了一大截。
    手中的火焰长剑,随着新的灵能灌入,大小没有变化,颜色却也变成了那种古怪的色彩。
    剑身上原本还冒着的一层火焰,彻底消失不见。
    唯有天罡战气的白金色锋芒,在剑身表面吞吐不定。
    韩逍能感觉到,手中长剑真实的质感,以及蕴含的恐怖威能。
    莫名地,他的心中升起了强大的自信。
    眼睛重新盯上三个筑基后期龙人。
    他改变主意了。
    三个龙人对韩逍丹田中的变化毫不知情,但他们能感觉到韩逍气势的提升,看到其手中长剑的奇怪变化。
    心中似乎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过立刻暗暗失笑,觉得自己被这家伙搞得精神有点敏感。
    一个被围攻了许久,又被破凡期重创的区区筑基···
    咦?甚至都有点搞不清楚这家伙是初期还是中期。
    不管什么期吧,这家伙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还有什么可···
    他们正在给自己的敏感寻找支撑,眼前忽然一花。
    韩逍,不见了。
    一个龙人忽然感觉背后被利器划过,发出一声惨叫。
    嗯?出现在龙人身后的韩逍心中惊疑。
    手中凝聚的长剑,攻击之后竟没有消失。
    来不及细想,算是好事吧。
    身形再闪。
    另一个龙人感觉左腰一凉,腹腔中似乎钻进了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惊愕地看到,腰部右侧冒出来一截很眼熟的剑尖。
    韩逍发现,每次攻击后凝聚的长剑消失也不一定是弊端。
    就像现在,他只能伸脚猛踹龙人,把长剑从龙人腰部抽出,耽误了一些时间。
    没有选择将手中这把散掉,重新凝聚一把,他还不敢保证是否能再次凝出这种长剑。
    另外,体内的灵能消耗如同江河决堤,速度极快。
    以他雄厚的灵能储备,竟也有点顶不住,不敢有丝毫浪费。
    身形再次自原地消失,又出现在最后一个筑基后期龙人面前。
    这个龙人眼见韩逍神出鬼没,眨眼间杀伤两个筑基后期,惊得面露惊惧,背后升起冰冷的寒意。
    但他不愧是仅剩的筑基后期圆满,反应同样极快。
    眼前一花的时候,心知难以及时躲避韩逍的攻击。
    身形努力向旁边和后方闪开的同时,手中长刀狠狠向前一捅,妄图逼韩逍变招闪避。
    噗噗两声。
    龙人的胸口被韩逍一剑捅了个对穿。
    不过心脏的弱点部位被勉强避开,没有伤得太重。
    龙人没想到,韩逍对他的攻击不躲不闪,硬抗下来,只为捅他一剑。
    韩逍地煞霸体破功,肉身防御力大降。
    龙人的长刀同样刺穿了他的腹部,直没刀柄。
    龙人被刺中时,已经在向后飞退,身体从长剑上抽出,疼得他惨哼一声,胸口涌出鲜血。
    长刀也被带离韩逍的腹部,韩逍却没发出任何动静,伤口竟没有任何血迹。
    看着韩逍那对通红无情的双眼,龙人心里一颤,玩儿命向后退避。
    韩逍稍一犹豫,没有追赶。
    心中暗叹,对付筑基后期还是勉强了些。
    手中长剑变得异常锋利,破开筑基后期的防御毫无问题。
    但想要短时间内斩杀龙人,必须击中他们肉身的弱点才行。
    最初两个龙人,毫无防备被他偷袭,才轻易得手,已经倒地身亡。
    一旦龙人有了戒备,又不是不会动的木头。
    即便他用瞬闪,也很难再完美击中弱点。
    是时候撤退了,短短数秒,他的灵能已经消耗了一小半!
    这个状态太费灵能。
    瞬闪也没几次了。
    韩逍扭过头,瞥到另外两个被炸重伤还躺在地上的筑基后期龙人。
    面无表情走到一个龙人面前。
    咔的一声轻响,长剑透过龙人的龙头,将之钉在地上。
    然后用力一拔,龙头上的窟窿涌出一堆恶心的红白色脓液。
    龙人的身躯猛地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如法炮制,又将另一个龙人钉死在地上。
    周围的筑基中期龙人和护卫,噤若寒蝉,嘴里咽了几口唾沫,不由向后退了几步,用力地握了握手中的兵器。
    更外围的吃瓜群众,一边看着好戏,也对韩逍的凶残颇为心惊。
    有些高手,看着韩逍周身还浮现着的神秘的立体白色星图,眼睛眯了眯,难掩惊疑之色。
    韩逍脚下用力一蹬,没有选择包围圈薄弱的方向。
    直扑龙人和护卫组成的一个小型战阵。
    临近之时,身形忽然消失,又再次直接出现在战阵中间。
    自右向左一剑横斩,一个龙人的脑袋从脖颈上高高飞起。
    又一闪,到了另一个龙人面前,长剑自下而上一撩,将龙人连同抵挡的圆盾,从中劈开了近半米。
    第三闪,来到一个龙人背后,顺着右肩斜向下劈开上半身一小半。
    鲜血四溅,惨叫迭起。
    小型战阵轰然崩溃,龙人和护卫们忙不迭地四散逃避。
    韩逍的眼前骤然一空。
    心念一动,高大威猛的银色狼王出现。
    韩逍一跃而上,躲在一边不受重视的秀儿也跑过来。
    冷眼扫视在场的龙人,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声音响起,平静中带着阴冷:
    “你们,都要死。”
    最后,看了一眼仍然疯狂地自残式攻击两个破凡期龙人,没有任何清醒迹象的唐远山。
    一咬牙,催动银色狼王,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