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f3pp熱門都市小说 祭煉山河笔趣-第1787章 另一個大秦看書-25522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大殿彻底死寂!
    穷极真皇眼皮直跳,他猜到秦宇,一定会有举动,却没料到竟如此暴戾且直接。
    他这举动再加上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李祖眯眼,面露微笑,“秦宗主,老夫活了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这些。”
    “敬我李家一杯酒……那要看秦宗主,究竟有没有敬酒的资格,不然这一杯就只能,算秦宗主有先见之明,提前为自己而倒。”
    不能再等了!
    好家伙,眼看这就是,要撕破脸皮,正面开干的节奏。
    穷极真皇可不想,陪着秦宇一起疯,他非常不能理解,秦宇究竟是怎么想的。
    李祖可是已经,将威胁直接摆出来——秦皇,那就是秦宇,头顶上悬挂的利剑。
    一旦动手,真皇厮杀气息爆发,秦皇瞬间就能感应,并在下一刻降临到桐城。
    到时候怎么办?楼主再来一趟?
    脸面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楼主已经出手,救了秦宇一次。
    就穷极真皇对楼主的了解,他不会继续出手。
    跟李家硬碰硬……找死啊!
    “李祖、秦宗主,稍安勿躁!”穷极真皇沉声开口,“今天,并不是什么大事,所涉及的不过,是李家一位小辈。而且,秦宗寻找李木,也只是希望他能帮忙,绝非对他不利。”
    “李祖,秦宗主一时焦急,行事略有莽撞,绝非对李家心怀敌意,还请你容忍一下,大家各退一步,何必将事情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李祖端起酒杯,自顾喝了一口,“老夫没想过闹大,从一开始,我就非常好说话,倒是秦宗主许是因为骤登高位,一时忘了何为谨慎、理智,又何为敬畏之心。”
    态度,很是强硬!
    老东西!
    还有脸说“好说话”,脸皮够厚。
    穷极真皇心头大骂,可局势比人强,转身看向秦宇,“秦宗主,不如今日,我们先离开桐城……”
    话到一半,被秦宇打断。
    他看着李祖,脸上平静,眼神更平静。
    “上古遗民真皇洞庭之主,藏身在黑海中,本宗不久前亲手杀了他。”
    李祖淡淡道:“秦宗主这是,在威胁老夫?哼!洞庭之主,在老夫面前算什么!”
    秦宇摇头,“本宗只是提醒李祖,在杀洞庭之主当日,曾有天诛降临,目的就是要杀本宗。”
    李祖眉头微皱,“秦宗主究竟想说什么?”
    “很简单。”秦宇抬手,点了点自己,“本宗既然能,引落一次天诛,那就能引落第二次。
    “而且,就在桐城,就在这座大殿中。我能对抗天诛一次不死,就能对抗第二次,但李家恐怕并没有,能抵挡天诛的手段。”
    李祖脸上一僵,他死死盯住秦宇,“你身上,并没有天诛气息!”
    “的确没有,但我想有的话,就能有。”秦宇面无表情,“或许是今天,又或许是明天,再或者下个月,总之本宗只要愿意,就一定可以做到。”
    “当然,李祖也可以尝试,直接请秦皇降临,今日便将本宗击杀……看本宗到底,有没有拉李家诸位,垫背的手段。”
    穷极真皇瞪大眼,心想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仔细想想,的确无比可怕,一旦秦宇真的,在李家引下天诛。鬼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毕竟秦宇可是,在天诛下完好无损的男人。
    一旦,李家真的受天诛波及……嘶!那后果,就太可怕了。
    别的不说,李家除了李祖之外,所有人都要死,甚至李祖本身,也极可能逃不掉。
    毕竟,那可是天诛!
    穷极真皇看着秦宇,内心感慨万千,心想大家都是皇境,你为何如此优秀?明明就是一桩大患,居然还能被玩出花,变成一张王炸!
    “老祖,听说秦宗主来了,孙儿拼着挨罚,也得跑回来一见,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啊!”
    惨兮兮的喊声中,一名年轻人从殿外跑进来。
    李祖重重冷哼,“李木!你自己说,怎么得罪秦宗主了,竟惹得宗主发滔天怒火,还不赶紧赔罪!”
    “是是是,都是孙儿的过错。”李木走过来,大礼参拜,“李木,拜见秦宗主,不论晚辈哪里做错了,您开口,晚辈一定改正!”
    李祖轻咳一声,道:“秦宗主,我李家这小辈,平日里的确不着调,老夫也倍感头疼。但他资质还算不错,老夫也有一些期望,如果可以的话,还请秦宗主高抬贵手。”
    言语平和,面带微笑。
    就好像,刚才剑拔弩张一幕,根本就没出现过。
    厚脸皮乘以二!
    这心理素质,真棒。
    穷极真皇嘴角一抽,不过说实话,看着眼前一幕,感觉真的很爽。
    李祖这老东西,简直是滑不溜手,面对楼主的时候,都敢当面耍无赖。
    哼哼,他也有今天!
    秦宇倒满酒杯,“李祖,之前多有冒犯,你我共饮此杯。”
    “哈哈哈,好!”李祖大笑。
    两人对饮。
    放下酒杯,李祖一挥手,“没你们的事了,就先下去吧,李木你留在这,等候秦宗主问话。”
    “是,老祖。”
    一众李家弟子转身退下。
    虽说还算平静,可一个个的,身后已被冷汗打湿,这就是大佬们的世界吗?未免太过可怕!
    刚才,他们可是真正的,在鬼门关外转了一圈。
    闲杂人等退避,李祖直接道:“秦宗主,需不需要老夫避让?”
    秦宇点头,“需要。”
    李祖:“……”
    他起身,看了眼李木,“好好回答,不要触怒秦宗主。”
    李木恭敬行礼,“老祖放心。”
    穷极真皇主动起身,道:“本座跟李祖出去说话。”
    他很有些自知之明!
    转眼,偌大殿宇之中,就只剩秦宇、李木两人。
    “李木,你知道本宗此来目的?”
    李木恭敬道:“不满隐瞒宗主,晚辈大概猜到一些。”
    “说说看。”
    “或涉及当年,南柯、黄粱之境……”
    秦宇道:“可以把第一个字去掉。”他身体前倾,眼神居高临下,“现在,给本宗答案,南柯、黄粱之境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木苦笑,“如果跟您说,我现在也不知道,秦宗主会不会相信?”
    “不信。”
    李木脸色更苦,“但这就是事实。”他深吸口气,“我已经没办法,继续进入其中,秦宗主想要答案,只能您自己去寻找了。”
    秦宇看了他一眼。
    李木身体僵直。
    “好。”
    呼——
    李木长出口气,冷汗瞬间冒出,额头堆了密密麻麻一层。
    他是真怕,秦宇直接翻脸,那就惨了!
    “晚辈现在,就帮秦宗主打开通道,但能不能进去……晚辈也没有办法保证。”
    秦宇抬手,直接抓住李木,一步迈出,身影冲天而起。
    “李祖,本宗借李木一用,若一切顺利,自会亲自送他回来。”
    殿外,李祖脸色一沉。
    穷极真皇轻咳:“李祖放心,以本座对秦宇的了解,他这人很讲信用。”正要一步迈出,跟随离开,耳边突然响起,秦宇的声音。
    “穷极真皇,你就留在李家,等本宗回来。”
    穷极脚下一顿,道:“李祖,看来本座要在李家,叨扰几日了。”
    让他留在李家,监视李祖是其一。至于第二,当然是对他,也并不能完全放心。
    李祖怒哼一声,“秦宗主,当真是谨慎!”
    穷极真皇微微一笑,并未多说什么,心中却不以为然。
    这世道真皇又如何?
    看似高高在上,却也并非真的毫无畏惧,否则李祖怎么会被威胁,近乎“唾面自干”!
    谨慎些,终归是好的。
    嗡——
    桐城之上一声剑鸣,秦宇带着李木,直接消失不见。
    城中,那株撑天梧桐木上,浓密枝叶间,露出一双半遮在内的巨大眼眸。
    金色的瞳孔,看着秦宇离开方向,闪动着冰冷光泽。
    轰——
    空间破碎,秦宇迈出走出,心念一动山河剑出现,抬手插入山巅。
    无形剑息爆发,瞬间覆盖周边,将这一小片区域,单独隔离出去。
    此处虽是山巅,却隐在群峰之中,且山势较低,除非靠近这里,否则根本无法察觉。
    松开李木,秦宇道:“你可以开始了。”
    李木恭敬称是,他深吸口气,两手中各自浮现,一块指节大小的石头,及一截枯枝。
    扬手一抛,石头迎风见涨,枯枝生根发芽,落在石头之上,转眼就是一株大树。
    “秦宗主,进出之门已经打开,请不要抵抗,但究竟能否进去,晚辈并无把握。”
    秦宇闭上眼。
    很快,他就感受到了,一份牵引之力。
    以他如今修为,心念一动就可抵挡,但既然知道,这是进入南柯、黄粱之境的方式。
    秦宇主动迎了上去。
    唰——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头顶之上,只有一颗大日高悬,白云朵朵。
    南柯降临,黄粱起梦……两件外物,居然可以拼凑出,如此真实的世界,果然是天地造物,各有神奇。
    “神仙!快看神仙!”
    “真的是!”
    “刚才,他一下就出现了!”
    秦宇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正大呼小叫看着他的人。
    “啊!神仙看到我了!”
    “快跪下,求神仙保佑!”
    “神仙,能不能收我做弟子?”
    唰——
    秦宇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在没调查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秦宇决定做个影子,不接触这里的一切,免得产生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
    下一刻,秦宇出现在,一座城池之前。
    他落在地上,走路进入城中,随意逛了半天。走出街头茶馆,秦宇忍不住皱眉,眼中露出惊疑、凝重。
    唰——
    他身影一闪再度消失,出现在这座城池中,官家府衙里,找到了存放各类典籍的地方。
    秦宇翻阅许久,将书册放回原地,轻轻吐出口气。实在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轻易,就找到了真相。
    就目前所知,当日秦皇降临痛下杀手,似乎并没有冤枉秦宇……他脸上,不由露出苦笑。
    因为,现在的南柯、黄粱之境,只有一个国家——大秦!
    而根据,秦宇翻阅的典籍记载,这个大秦与中荒神州的大秦,存在很多重叠的地方。
    比如,都叫秦国。
    帝都咸阳。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大秦帝位传承顺序,居然与中荒大秦完全一样。
    要说都是巧合,秦宇第一个不信。
    这是肉肉的手笔?
    秦宇只能这么猜测,因为当年进入这里,就是她的安排。而且,秦宇还被遮掩记忆,瞒在鼓里多年。
    可为什么?
    难道,肉肉还想着某一天,用南柯、黄粱之境中的秦国,取代中荒神州的大秦?
    无稽之谈!
    绝无可能!
    念头如此,可秦宇脸上,却忍不住露出凝重。
    因为,秦皇出手了。
    若是,真的毫无用处,真的只是一梦,为何秦皇会生出感应。更在很久之前,就得出“乱秦者、秦也”这句话。
    怎么看,都有问题!
    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秦宇突然就觉得,这处近乎梦境的世界,并不简单。
    吱呀——
    推门声响起,一名提灯少年人,从外面进来。他小心翼翼,突然看到秦宇,当场愣在原地。
    “你是谁?”
    秦宇转身,看着面前的少年,他大概十三四岁,衣着破旧面黄肌瘦。
    眉眼间,隐约有几分熟悉。
    似乎,曾在哪里见过。
    如今,这少年紧紧盯着秦宇,眼中难掩慌乱,脸上强自冷静。
    他进来时,秦宇竟没有提前察觉,这显然不对劲。似乎,注定今夜,他要见到这少年?
    古怪的感觉,越来越重。
    秦宇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犹豫一下,道:“陈涉。”
    秦宇想了想,退后一步,直接消失不见。
    “啊!”
    陈涉吓一跳,可很快他就捂住嘴,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这里,不是他一个庶子,有资格来的地方,发现了就会被打个半死。
    可刚才那人,就是传说中的神仙中人吗?来无影去无踪,比话本故事中更加厉害!
    陈涉面露懊恼,刚才他居然没有把握机会,如果能拜师,那该有多好啊。
    就在少年人,沉浸在后悔情绪的时候,秦宇已经来到了,大秦帝国的龙兴之地。
    小凉山下,牛家村!
    作为皇家祖地,更有被追封的开国先祖陵墓,这里守备森严,一只鸟也别想飞进去。
    但对秦宇来说,自是如入无人之境。
    他如今,就站在小凉山下,远远眺望曾经的山村。很多地方,依旧还能跟当年,他记忆中的场景对上。
    一场梦,居然延续到今日,甚至还因此,惹上了大秦帝国……秦宇觉得,这大概是这个世上,最荒诞无稽却又强大无比的梦了。
    眼神一转,落在一处地方,秦宇在那里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是肉肉!
    嗯,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但毫无疑问,这里的一切,皆与她有关。
    实锤了!
    想了想,秦宇并没有直接,去探查感应之地,他要先去见一个人——云雾道人!
    转身,秦宇向小凉山上行去,他通过翻阅典籍,确定历代秦皇继位之前,都要接受国师认定。
    而国师,就是云雾道人!
    只有他点头后,才可得到赐名,顺利继承帝位。
    秦国传承,与中荒秦国相同,那云雾道人显然就是,其中关键的一步。
    此人的存在,是有意还是无意,查清楚他,就能解开所有谜题!
    一路上山,重重守卫却不能,察觉到秦宇的踪迹。
    哪怕他就直接,从大秦守卫面前走过,对方也毫无所觉。
    很快,秦宇来到半山腰,那座清凉观外。看了一眼,他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观内。
    “老祖今日讲道,我们不可迟到!”
    “快走快走,这可是你我修行中,最大一桩机缘。”
    “今日,若能参悟一二,必定受益无穷!”
    一群道人面露兴奋,正急匆匆走向大殿。
    秦宇迈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