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un9xy熱門連載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608章 脅迫讀書-1ed6n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果然不愧是魔道中人的作风!!!”
    玄天峰上。
    剩余的四大峰主尽都齐聚玄天大殿,包括方正和姚瑾莘等人尽都在此!
    而此时。
    得知这个消息。
    周轻云脸上已是浮现勃然怒意,狠狠一掌打在自己的座椅上,那精檀木雕的扶手直接在她一掌之下裂成粉碎。
    她愤怒低吼道:“若是早知道这妖女如此卑劣,当日她上山偷袭之时,我就该拼着两败俱伤,也得把她毙在九脉峰上!”
    她真正是气极了。
    那日出手,虽是打伤云浅雪……但事实上,当年云浅雪在九脉峰上住过多年,尤其是郑秀儿视云浅雪如己出,常常带她到七霞峰去拜访游玩,因此她也见过她不少次。
    顾念过往情谊,是以她出手多少留了一两分力。
    只是没想到,这云浅雪如今竟是如此丧心病狂,眼见偷抢方正不成,竟然直接将数千名无辜的百姓囊括其中。
    “没什么好惊讶的,此举确是魔道作风无疑!”
    此时,玄天大殿。
    诸多峰主尽都离开,仅仅只余薛杏林、林正平、周轻云和云芷清四人。
    而如今,四人齐聚玄天大殿。
    看着下方那名木叶村的村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求救……
    听他说法,在两天之前,木叶村周围便已经接连有异象出现,有呜呜鬼哭之声,只是当时也没人在意,毕竟哪怕是当初那些散修们在木叶村的时候,对这些百姓也都是以礼相待。
    但凡修士多少都自恃身份,就算是邪修,轻易也不会对那些普通的百姓出手。
    可谁知道,只是两天时间而已……
    如今的木叶村,竟是能进不能出。
    所有的村民们都被困在其中,逃遁不得了。
    “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那看来老实巴交的木叶村村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对着云芷清等人不住的磕头,哀求道:“求求你们了,各位仙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木叶村几千口性命吧,我们都是无辜的啊。”
    周轻云深深吸了口气,压抑住心头怒意,柔声道:“老丈,你起来,不用担心,姑且不提木叶村常年为我蜀山贡献,就算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村落遭遇魔道妖人,我等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林正平正色道:“不错,你放心,我等定然会用最快的时间解除阵法,救你们脱离苦海,我这便下山……区区阵法,难不得我……”
    “可……可……”
    那木叶村村长闻言,不仅未有惊喜之意,反而脸上露出了忧色,口中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林正平关切道:“怎么了,老丈,莫不是有什么为难之事?”
    “这……”
    村长脸上露出了忧虑神色,说道:“事实上,我来蜀山求援之时,中途曾经被一名妖女阻住……她并未阻碍我上山,只是跟我说了句话。”
    周轻云道:“她说什么?”
    “她说,你想求救可以,但她若是见到其他仙长出现在阵法附近,她会立即毫不犹豫的发动阵法,将整个木叶村的百姓尽都送入死地。”
    说着,村长眼神畏畏缩缩,不敢抬头看着上面的众多修士。
    而林正平和周轻云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都明白了这老者会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恐怕,她反而是那云浅雪派来求救的。
    只是既要求救,又不允许修士靠近,这云浅雪到底什么目的,似乎已经有些昭然若揭了。
    “师叔!”
    一名玄天峰弟子飞快的冲进大殿,道:“有一名女子,自称乃是奉一位姓云女子的吩咐,正在蜀山山脚下求见!”
    “来人定然是那云浅雪的鹰爪无疑。”
    周轻云豁然起身,冷冷道:“我这便去斩了妖人,然后杀了那云浅雪,小小丫头,心思歹毒,今日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你还真不能动手。”
    薛杏林长叹道:“周师妹,你该知道为何我正道能与邪宗并存,却容不得魔道共存于世……这些魔道中人行事肆无忌惮,与他们为敌之时,我们皆是束手束脚,别的不说,你可还记得当年清河郡的惨案吗?”
    周轻云闻言,脸色沉了下来。
    但手中本来提起的剑却终究是慢慢的落了下去。
    她幽幽叹道:“她昨日里偷偷上山,本意显是不想惊动任何人,我还以为她与寻常的魔道修士不同……没想到,当年那个小姑娘,如今竟然堕落至此等地步。”
    她看向了云芷清。
    柔声道:“清儿,我知道你与她有血脉之亲,但如今,她已经彻底没有了任何底线,为保住方正……你不能留情。”
    云芷清冷冷道:“我昨日便未留情。”
    她顿了顿,说道:“方正,你先下去吧。”
    方正答道:“不用了,师父,我跟你在一起。”
    云芷清为难道:“可是……”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腿长在我的身上,她连亲身上蜀山都不敢,咱们还怕她不成?”
    方正将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微微用力按了按,示意自己明白她的意思,但他要和她在一起。
    “让她进来吧。”
    周轻云冷冷说道。
    “是。”
    片刻之后。
    在数名蜀山弟子的凝神戒备之下,一名黑衣女子迈步上山,虽是身处敌营,但看来竟是仿佛走在自家的后花园一般,全无半点拘谨之态。
    看装束不过是一名婢女,但心性倒是甚佳。
    只不过……这人若是魔道之人,反而是心腹之患。
    “是她,就是她……之前警告我的人就是她。”
    木叶村的村长吓的惊叫起来,胆怯的后退了几步,面对那张清秀的面容,他却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惊吓无比。
    玉魑对他视而不见,只是目光在云芷清身上停了一阵,随即落到了方正的身上,转而看向了周轻云等人,恭敬道:“奴婢玉魑,代我家小姐浅雪,拜见诸位前辈!”
    周轻云冷冷道:“我与你家小姐昔日虽有几分渊源,但她既做下此等丧尽天良之举,过往因缘自然尽都不算,在我等眼中她不过是一个罪该万死的魔道魁首,若是见面便当不死不休,她竟胆小至此,连亲身上山都不敢?”
    “小姐还要留在阵法之内约束我魔道弟子,以保证不会有村民因身陷九伤绝阵而有所伤亡,是以无遐上山,特派婢子前来传一句话。”
    玉魑认真道:“小姐原话乃是……周师伯,浅雪并非十恶不赦之人,此举亦是无奈,如非必要,我也不想用这些百姓的性命来做要挟,你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云芷清冷冷道:“会有这种举动已经十恶不赦,你们又何必给自己冠冕堂皇的找理由?!”
    “二小姐说的不错。”
    云芷清喝道:“谁是你二小姐?”
    玉魑未答,说道:“不管怎样,终究是我等布下了这九伤绝阵,而小姐的意思,也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等为方正而来,让方正随我们走,我们不会伤害山下百姓的一丝一发,但若是你们不同意的话……”
    她顿了顿,说道:“九伤阵法想必你们也听说过,这阵法哪怕不发动,凡俗之人在阵法之内逗留时间太久,也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暗损……到时候,恐怕都是你们的罪过了。”
    林正平冷冷道:“她没说谎,若是九伤绝阵,恐怕……在阵内逗留的时间久了,真会伤害这些无辜的百姓。”
    玉魑恭敬道:“话已带到,方公子,您细细斟酌,婢子在山下等着您。”
    说着,她再度恭敬的对着众人行礼,而后转身向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