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ixm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txt-第二百六十二章 浮山湖中有龍君推薦-8n6i7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现在的赤老哪怕是苏礼也不敢小觑了,它其中蕴含的魔气已经十分浩瀚,与当时刚落到他手中的样子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洞冥巅峰的顶尖剑修玄素竟然支持触碰就难以承受!
    已经强大了那么多的赤老在经历了无生和尚这个新主人之后回到苏礼身边为什么还会有种熟悉和怀念的感觉?
    苏礼可不敢挑战自己的极限,哪怕他的灵魂被小封印术包裹着理论上是不怕任何精神魅惑。
    排除被魅惑的可能,那么就只有赤老在‘演’他啊!
    再加上他能抵御得了这种精神魅惑但是他身边的人呢?
    未免夜长梦多,只能‘委屈’赤老一下啦。
    可怜的赤老哪怕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他也只能先憋着了……
    ……
    同一时间,各大宗门的老祖尊者们原本正在为东洲大地修行界的魔劫凶猛而感到忧心忡忡,只觉得这次正道诸派中不少都可能要凉凉……
    忽然他们心中一动,有工具的用工具,没工具的掐指一算……
    “咦?魔劫终而杀劫继?这是怎么回事,魔劫怎么就没了?”
    一群老祖摸不着头脑,但觉得没有魔劫捣乱而只是杀劫的话,应该是好事……大概吧。
    ……
    苏礼走了一段路,忽然想起什么又揭开了赤老的封印。
    “给个机会,别封印我了行吗?”赤老声音幽怨地说。
    “那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
    赤老犹豫了一下,随后肯定道:“好,你问。”
    “你背后的那位,在这方世界吗?”苏礼问出了一个他琢磨了很久的问题,赤老背后的那位好像很猛,但是比之他梦中相遇的那位神女又如何?
    “这个……”赤老有些犹疑。
    “不能说?”
    “恐怕是……”
    苏礼没再废话了,直接继续封印了完事。
    躲在冷芒剑内观察到这一幕的玄素只觉得三观崩溃……这是魔劫的源头吧?怎么落在苏礼手里好像有些可怜呢?
    ……
    各大宗门的老祖正因为先前的好消息放松了心情准备指点一下女弟子什么的呢……结果他们又是心中一动!
    连忙又是一番用工具的用工具,用手指的用手指,憋红了脸结果最后却是满脸呆滞一副要升天的样子……魔劫再起?!
    这什么鬼,这魔劫还没熄灭又死灰复燃了吗?
    一群人又紧张了起来,只怕这次魔劫会前所未有地诡异而凶猛……
    但是还没等他们煞有介事地跟后辈们交代什么呢,他们的小心脏就又‘动’了一下……
    一群老祖面部表情崩溃地又开始操作了起来……摔啊!这魔劫怎么又没了?
    于是各大宗门的小辈们又不好受了起来……他们家的老祖好像又进入了暴躁的周期,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
    苏礼淡定地继续自己的游历,完全不知道已经给别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困扰。
    宋地与齐地交接之处是一个名为‘浮山湖’的大湖,因为齐国边界那边是几座连成一片的山峰,在宋国这边看去就像是群山浮在湖面上一样,因此得名。
    成为金丹真人,对于苏礼来说好像并没有多少不同的样子,他并不觉得自己就怎么超凡脱俗了。
    但是时至今日,他在修行的路上越行越远,他心中终于生出了要‘回家看看’的念头。
    这个‘家’并不是剑宗,也不是他上辈子的家,而是此世此躯的血脉亲人……六岁上山至今也已经十八年,也不知家中如何了?
    没有太多的期待与念想,只是想要平静地看上一眼然后放下。
    浮山湖旁有个小镇,这也是宋国边境上最后一处落脚点。
    而这个小镇很有意思,正在祭祀浮山湖‘龙君’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于湖边热闹非凡。
    苏礼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叫暴烝停下车架呆在湖边看他们祭祀的仪式。
    看着这些民众一脸郑重严肃的样子在耆老带领下祭祀三牲,将带着猪、牛、羊肉的打托盘推入湖中……
    忽然湖心竟然出现一个大漩涡,然后那三牲祭品连同托盘一同沉入湖底!
    岸边的民众见状非但不惊慌,反而是欢喜地互相一轮:“龙君受了祭品,来年一定又是个好年景……”
    “什么龙君,不过也是个妖怪而已。”小小猫耳娘坐在肉肠的脑袋顶上一脸不服气地说奥。
    “而且有劫气残留,看起来是个渡劫失败但侥幸保命的倒霉蛋。”玄素也从冷芒剑柄中钻出脑袋来不屑地说了一句。
    苏礼面无表情,但是眼睛却是看看左边狗头上的巴掌大小猫耳娘,又看看右边剑柄上一样一丢丢大的小人儿……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的画风有点怪。
    “人家怎么先不管,但是看这里民众的表现,这湖里的妖怪至少还是很灵验的。”
    苏礼无所谓地摸了摸狗头说道:
    “受人供奉为人办事,只要他遵守这个规矩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多去理会。”
    说着,他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痒痒,伸出手指在小猫耳娘的脑袋上轻轻挠了挠……
    毛茸茸的,还蛮舒服的样子。
    “不许摸我的头!”小猫咪一下子暴躁了起来,抬头就咬住了苏礼的手指。
    苏礼没觉得很疼的样子,也是妙菱纱现在太虚弱了。
    他抬起手,却是将那小猫耳娘像是条小鱼一样给‘吊’了起来……
    苏礼甩了甩手将妙菱纱给丢回了肉肠的脑袋上,然后另一根手指也蠢蠢欲动……
    玄素忽然打了一个激灵,仿佛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恶意。她连忙一下缩入了剑柄中然后说道:
    “我警告你,别拿你对付宠物的那一套来用在我身上!”
    苏礼右手有些尴尬地僵了一下,然后顺势搓了下狗头缓解一下尴尬。
    “太师叔祖你想什么呢?你可是我的宗门长辈啊!”
    苏礼违心地说着。
    随后觉得还是肉肠好,狗头搓起来也更有手感……
    “少爷,他们祭祀已经结束了,请问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暴烝在外面的驭手座上询问。
    苏礼说道:“这浮山湖很大,绕道太麻烦了,直接从上面通过就行了。”
    暴烝点头应是,为了避免这湖中的大妖有所误会,暴烝特意驾驭‘飓风号’腾空升起,从天空通过。
    但是就在他们通过湖面上方的时候,这湖中心却是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