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jyaan寓意深刻小說 正德崛起 愛下-第九百七十八章 緣由相伴-7db52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跪在地上的郑旺夫妻,听到郑金莲所言之后,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起来。
    跪伏在那里,对于郑金莲的话语,仿若置若罔闻一般,根本不予搭理。
    一旁的郑金莲见状,秀眉微皱,神情越发的冷冽起来。
    看着跪地在旁的两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后,冲着跪倒在地的郑旺夫妻厉声喝道:
    “怎么?看我没让你们当成皇亲,就真不认我了?
    还是因为我的出现,打破了你们的皇亲梦?
    刚才我在后面不是听你说,说你的女儿,身为父母怎能不识。
    那现在你怎么不说话了?
    胳膊上的疤痕你们看到了,后背上的用不用看?
    还有屁股上的胎记,我这可是一样不差。
    你们真若是实话实说的话,我这可是和你那女儿一丝不差。
    你们要是眼神不好,看不清楚的话,找别人来帮忙也可以!
    哼!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承认。
    怎么?还非得给你们弄出一个皇亲来,你们才肯相认?”
    此刻的郑金莲,连嘲带讽,冲着郑旺夫妻说了半天之后。
    见到郑旺夫妻只是跪伏在地不做言语之后,干脆转头朝着一旁的杨守随望去,高声说道:
    “大人,这两位所言的郑金莲,就是民女。
    而民女根本就没进过宫,也没当过宫女,只是一个普通的民间女子而已。
    多年之前,民女被其收养期间,日日遭其虐待。
    后被其卖身为奴,方才终于脱离苦海。
    今日若不是被人寻到,说什么民女也不想与这二人相见。”
    郑金莲说完这些,深深呼吸了一口之后,对着坐在上首的杨守随继续说道:
    “大人,这二人仅凭一己之想法,就胡乱散播是非。
    妖言惑众不说,更冒充皇亲,致皇家名声受损。
    但这些事情,皆是二人所为,跟民女一丝瓜葛也没有,民女即未明言,也未暗示。
    一切皆是这二人臆想揣测,还请大人明察!”
    郑金莲说完这句话之后,也学着一旁郑旺夫妻的动作,直接跪伏于地,不再言语起来。
    公堂之上,伴随这郑金莲话语的停下。
    整个公堂为之一静的同时,所有人在听完郑金莲的话语之后,众人的目光,也瞬间全部集中到了郑旺夫妻的身上。
    看着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出一言的郑旺夫妻。
    众人其实心中已经隐隐确定,事情十有八九,就如郑金莲所言,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郑旺夫妻的揣测臆想而已。
    公堂之上,杨守随等一众负责审理此事的官员,见到此情此景之后,心中大定的同时,看向郑旺夫妻的眼神也开始变的冷冽起来。
    而在屏风之后,以齐良为首的一众官宦子弟和官员,看着公堂之上的景象,虽然郑旺依旧没有承认,但是众人已经猜测到了最后的答案。
    众人尽皆没有想到,追捧了那么长时间的皇亲,竟然只是一个骗子。
    亏得自己还是一个大家子弟,结果被这么一个无知小民,耍的团团转不说,更因为他的欺骗之语,而让自己身陷囹圄。
    想到这里的一众子弟和官员,神情越发悲凄不说,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流淌下来。
    公堂之上。
    杨守随看着跪伏在地的郑旺夫妻,对着两人厉喝道:
    “郑旺,赵氏,事到如今,你们可还有话要说。
    尔等若在执迷不悟,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跪在地上的两人,听到杨守随的问询之后,身体瑟瑟发抖,就在众人以为这郑旺夫妻皆已伏法的时候。
    跪伏于地的郑旺,突然侧头朝着一旁的郑金莲看了一眼,目光狠戾,就在郑金莲做好准备,防范郑旺狗急跳墙,对自己出手报复的时候,就听到郑旺高声呼喊道:
    “大人冤枉,大人明鉴!
    此女绝非吾夫妻二人之女金莲。
    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招摇撞骗之辈,请大人诛其性命,还我女儿清誉!”
    郑旺的高声呼喊,顿时让一旁的郑金莲心中一紧,转头朝着高堂之上望去的同时,就要开口辩解。
    可是话语还不待说出,跪在一旁的赵氏,身体却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接着猛的直起了身子,对着高堂之上的杨守随等人就大呼道:
    “大人,大人,我们认罪!
    但请大人明察,这一切都是郑旺逼迫民妇这般做的。
    自始至终,这冒认皇亲一事民妇就没有大肆宣扬过。
    全部都是郑旺一人造势,民妇就算定罪,也只是一个从犯而已。
    大人!民妇真是被郑旺逼迫的!”
    赵氏的一阵嘶吼。
    仿若点燃了公堂之上的导火线一般。
    原本跪伏在地准备打死也不承认的郑旺,此刻听到身边自己的妻子反水。
    神情在惊慌过后,就开始变得癫狂起来,直起身子,伸手就要朝着赵氏的脖子掐去。
    赵氏见状,手脚并用,快速朝着一边的衙役爬去,口中还不断高喊着:
    “大人救命!大人救命……”
    直到她跑到衙役身后,回身看见郑旺已被制服在当场后,神情越发的泼辣凶戾起来,躲在衙役后面,指着郑旺就高声指控道:
    “大人!当年郑旺在赌桌之上,听闻到我们庄上有郑姓女儿进宫的消息,误以为这进宫之人,就是我们的女儿金莲。
    接着进京之后,一番寻找之下,结识太监刘山,花费钱银,送其好处,托他打探吾女金莲消息的同时,也从这刘山手中拿到了一些宫中小物件作为回馈。
    就这般在京师等待了数日过后,刘山未送来消息,吾等钱银却已见底。
    无奈之下,我夫妻二人只好中途返乡筹借钱银。
    可无缘无故,谁会借你那么多的钱银,尤其是郑旺此人,嗜赌如命,家中父老尽皆知晓,一番筹借之下,根本未借到分毫。
    但这郑旺也非常人,见筹措不到钱银之后,直接拿着刘山给予他的那几个宫中小物件,大肆宣扬,说我们的女儿已经进宫,且已经得到了皇上的临幸,此次回乡筹钱,就是为了帮女儿在宫中走动关系之用。
    在郑旺妖言惑众之下,街坊邻里尽皆蜂拥而至,有钱出钱,无钱赠物。
    不到半天的功夫,我等就筹够钱银,踏上了返京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