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zk0lz优美都市异能 蓋世-第八百二十章 監守人展示-fvg1q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灵祭坛变幻而成的深蓝天幕,如有自我意识般,直奔罗玥而去。
    昏沉天色,被幽蓝遮蔽,一股笼罩八荒的压迫力,让所有人的阴神颤栗。
    天源大陆的那些来客,仅仅看向那片深蓝,都觉得灵魂即将沦陷,阴神止不住地,想要主动逸入。
    这,就是灵祭坛的力量!
    “走!”
    凝做一束七彩霞光,向自己辖境而去的罗玥,大声疾呼。
    她魂魄震荡,和属于她的那条阴间冥河的精神纽带,在灵祭坛出现时,居然被莫名斩断。
    那一刻,她顿时知道,被曹嘉泽释放的“蓝魔之泪”,当真能限制她!
    自知不敌的罗玥,赶紧催促虞渊快快离开,希望能走一个是一个。
    然而,待到她扭头一看,见虞渊口吐鲜血,满脸震撼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小师弟,怕是和她一样也难逃此劫。
    灵祭坛渐渐临近……
    罗玥的魂魄意识,忽然飘忽不定,每一缕思绪念头的再聚,都变得千难万难。
    就连,要赶紧逃离的念头,也断断续续。
    她挽着的花篮,如断了线的风筝,离手飘走,她在高空中,茫然无措地停下了。
    然后,就见那深蓝天幕不慌不忙地,在白骨之后,也将她一并吞没。
    从天源大陆而来的,刚刚还惊慌的一众修行者,此刻双眸放光,一个个振奋地看着天空,看着那片深蓝天幕。
    另一端。
    因“生命祭坛”疯狂旋动,气血失控之下,禁不住吐出一口血的虞渊,瞪着那座熟悉的血祭坛,还有血祭坛底下,他曾经和溟沌鲲都困于其中的“混浊魔胎”,也心神巨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祭坛,悄然被“混浊魔胎”裹着,无惧酷厉寒风的吹拂,虚空坐落。
    磅礴浩淼气血,不断从中释放的血祭坛,本该被恐绝之地阴寒罡风制衡,可在“混浊魔胎”的保护下,那血祭坛根本不受影响。
    充塞着数不尽异能流光,星能,骨粉,魔能魂力,剧毒之物的“混浊魔胎”,乃天地间最为混乱奇异的各式能量结合体,它裹着血祭坛,让血祭坛在恐绝之地能随意活动。
    突然间,虞渊就明白为何之前靠近白骨领地时,自身的那座“生命祭坛”频频出现怪异震动了。
    就是因为血灵祭坛!
    更确切地说,是因为眼前这座,被“混浊魔胎”裹缚着的血祭坛!
    他体内的,那座由“巨兽精珀”铸造的“生命祭坛”,和这座“混浊魔胎”当中的血祭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能感知血祭坛,同样的,血祭坛也知道他体内异常。
    或许也是如此,曹嘉泽才会第一次见到他,就那么高看他,试图说服他,加入玄天宗,想要他成为其左支右臂。
    “蓝魔之泪!”
    擦拭着嘴角血渍,虞渊表情略显狰狞,咬牙切齿地喊出这四个字来。
    他还是弄不明白,那座在黑浔推动下,带着白袍幽鬼,带着骑鹤人,还有那位彩云瘴海妇人,一起冲向外域星河的蓝魔族“血灵祭坛”,怎么就落入曹嘉泽手中了?
    “虞渊,我其实一直都想谢谢你。”
    曹嘉泽负手而立,头顶“混浊魔胎”中的血祭坛,若隐若现,释放出让虞渊觉得压抑无比的滔天威能,“不是你,我难以得到这所谓的蓝魔之泪。”
    “星烬海域的海底,溟沌鲲,蓝魔之泪和煞魔鼎,这三大神秘之物,因你释放出溟沌鲲,才一一显现。”
    “而你,是那条贯穿三大神秘之物的线。”
    “蓝魔之泪如果没遁入天外,如果永远都被镇压在星烬海域,我绝无可能得到,并将其炼化。说来也巧,白袍幽鬼本身我玄天宗的一位修士,他借机离开,进入外域星河深处,是想要召回冥都殿下的八大扈从。”
    “正好,我宗的宗主对冥都的态度有了改变。他默许了,由冥都成为恐绝之地从未出现过的鬼神。加上白袍呢,原来就是玄天宗的修士,对宗主一直很尊敬。白袍牵线,宗主就找到了蓝魔之泪。”
    曹嘉泽没继续深说。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从他这番简略的话,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神魂宗的逼近,还有众多外域强者的涌入,三大上宗,可能也包括魔宫、妖殿,知道恐绝之地就会生变,想要将这方和浩漭天地众生魂魄息息相关的奇地,牢牢掌控在手中。
    冥都,被他们视为第一人选。
    当年,授意斩月大修在外域星河,重创,差点轰杀冥都的,是他们。
    现在,想要扶植冥都成鬼神的,也是他们。
    白袍是他们和冥都沟通的桥梁,等他们表露意图之后,白袍立即背弃了黑浔,还有骑鹤人那个小同盟,将“蓝魔之泪”在星河深处的位置告知。
    然后,兴许就是玄天宗的宗主亲自动手。
    结果如何不得而知,反正白袍成功地,将冥都的八大麾下招募到了恐绝之地,而“蓝魔之泪”也被玄天宗的宗主夺取,再秘密带了回来。
    恐绝之地有自己的道则规矩,只有魂游境的强者,才能在里面不受大道制衡。
    曹嘉泽,不论是胆量,智慧和魄力,都是玄天宗新一代最强,又恰巧在魂游境巅峰,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因此,玄天宗的宗主任命他,前来恐绝之地辅佐冥都。
    而“蓝魔之泪”,也被玄天宗的宗主赐予他,帮助他炼化在体内,令他人在恐绝之地,可以无惧白骨,让他拥有可以和冥都讨价还价的力量,让他能也能盯着冥都,以免冥都不守规矩。
    他是辅佐人,也是监守人。
    呼!
    灵祭坛化作的深蓝天幕,先后将白骨和罗玥吞没,又漂到曹嘉泽头顶,他看了一眼,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本来就只是想看着。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是不打算动手的。虞渊,阴差阳错之下,你让我得了蓝魔之泪,我还是颇为感谢的。”
    咚!咚咚!
    虞渊的心跳,比往常快了数倍,被“混浊魔胎”包着的那座血祭坛,散发着令他几欲疯狂的魔力,吸引着他深入。
    这种魔力,让他想起了在裂衍群岛时,血神岛上,他被一座血池吸引的感觉。
    血池内,血水由大妖的精血汇聚而成,让他渴望无比。
    他活生生忍住了,果断地抽身离开。
    可那血池,比起眼前的血祭坛,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他双眸骤然猩红如血,理智崩溃,曹嘉泽后面说的什么话,他已浑然不知,一头向那蓝色阴影般的“混浊魔胎”而去。
    咻!
    鼎魂虞依依连番呼喊,见一点反应都没,主动飞入他胸腔的紫宫穴。
    虞渊进入那蓝色阴影时,煞魔鼎也消失不见。
    “真的,是你非要逼我。”
    曹嘉泽很是无奈地,看着他消失在蓝色阴影内,这才对那座重新聚涌过来的天源大陆来客说:“所以嘛,你们走不走,想做什么,对我都没什么影响。”
    有血灵祭坛在手,他又炼化了“阴葵之精”,能以真身行走,还会惧怕谁?
    “师侄,白骨和那罗玥,还有虞渊?”玄天宗的那人虚心请教。
    其余人,也满脸期待。
    他们都想知道,被吞入的三人,将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死不了。”曹嘉泽微微皱眉,“灵祭坛,在恐绝之地内部,无法抹杀鬼王。白骨和罗玥,不过是被暂时困住而已。我困住他们,是为了给冥都争取时间。”
    “至于虞渊……”
    曹嘉泽脸色怪异,“他不是恐绝之地的鬼王,他是血肉之身亲临,他在血祭坛能不能活着,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挥挥手,他很是无趣地,示意众人该干嘛干嘛。
    “冥都那边?”玄天宗的老人再问。
    “等冥都躯身回来,等他恢复力量,等他顺利晋升为鬼神,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曹嘉泽目无表情地,看着灵祭坛和血祭坛结合,“虞渊要是能听命于我,就再好不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