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ces0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奶爸戲精 ptt-第兩千九百五十九章 師姐弟相愛相殺(上)分享-fvoyx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老丈人显然是倾向于婚礼必须交给女儿办的。
    这不,一大早他老人家给女婿娃打电话了。
    关荫迷迷糊糊的就觉着电话有点烦。
    谁啊?
    大早上不休息干嘛呢?
    接起来一听关荫清醒了:“哟,岳父大人啊。”
    景副院鸡皮疙瘩抖一地。
    大早上听你这荒腔走板老子瘆得慌!
    “昨天发生了事情都了解了吧?”景副院问道。
    关荫想半天:“就婚礼放早上办的?”
    玛德!
    这混蛋当了皇帝也是个昏君!
    “军国大事还不如你的一场婚礼吗?”景副院怒批。
    关荫想半天也不知道老丈人说的啥。
    昨天有啥军国大事?
    有也是女婿娃抽了一群人。
    嗯,就是这个样子你可以千度去。
    “你不知是心大,还是的确没把小霸王放眼里。”景副院明确说了关键字。
    哦?
    小霸王游戏……
    呸!
    “你说的是民间传说的友谊典范啊?”关荫很奇怪,“这玩意儿有啥反常举动了,跟咱有啥关系?走自己的路让他们骚去吧。”
    你听听,这还是讨论军国大……
    嗯?
    景副院忽然听明白了。
    这是极其蔑视地对待那帮人啊!
    可你搞清楚那帮人掌握着舆论阵地呢!
    “要重视。”景副院提高声音批评。
    关荫呵呵道:“重视他们不如重视咱边军又多了几套装备。”
    你的意思是说这事儿不必管?
    “算了,我写一篇文章,就有些精犹的软骨头,就被蛊惑的人心,写一篇,名字都有了,叫《别了,大卫王》。”关荫坐起来说道。
    老丈人称赞:“看来你早已成竹在胸了。”
    “去年去参观,其实就有了这个想法,修正了一些小看法,改变了一点大认同,对他们的看法,从有些人编造的故事会上的认识,变成了真正的审视,充其量那就是一群风烛残年的老朽,在梦呓大卫王的谎言,并以此作为了真理,试图利用手中的工具,迫使别人也信了它的邪,不足为奇。老天会下雨,姑娘要嫁人,随它去。”关荫并不意外那帮人的选择。
    所以他压根不关注这种所谓变化的。
    景副院叮嘱:“必须要有老人家的那股子气势!”
    必须!
    小霸王一个“我们不欠你们的”,关荫看着都可笑。
    说的好像我们欠你的似的。
    “别扯交情了,谈钱。”关荫对那帮人的态度始终没变过。
    一帮被打了两千多年的货色,现在还想做大?
    不过这气势得蓄饱满!
    关荫盖好被子,娃儿妈海棠春睡正浓呀。
    木嘛个,又木嘛小可爱。
    小可爱小手手一抓:“爸爸又要练功去呀?”
    女儿奴轻声细语说:“爸爸不练功就被人家给超过啦!”
    小可爱咕哝:“爸爸好辛苦呀!”
    不辛苦,只要能给我小宝贝挣来奶粉钱再辛苦都不辛苦啦!
    小可爱叹道:“就系爸爸介么辛苦,人家就阔以稍微辣么偷懒点。”
    呃——
    景姐姐噗嗤一声娇笑,也耍赖。
    景姐姐咕哝:“老公那么辛苦,人家就偷懒一下下好啦。”
    嗯嗯嗯,我去给你们打天下你们坐就好了啦。
    关荫一出门,一只大妖精在练功。
    小姐姐蹲门口,嘴里哼哼唧唧的闭着眼睛模仿拉二胡呢。
    “魔怔了?”关荫连忙一摸额头。
    “去,几个大妖精逼得我没办法了只能加倍学习了。”小姐姐都没睁眼。
    四个大妖精,一个比一个厉害。
    大小姐大师姐也就算了,那是天赋超过优秀同行百倍的存在。
    可小师妹现在也要逆天了。
    这如何了得?
    尤其二小姐,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
    脑子还灵性,可人家也在发奋读书学习。
    “去找大师姐,别打扰我了。”小姐姐才不想在学习的时候被坑。
    这货一时一个想法啊。
    他要是想把她带进坑里,今天的晨练就糟蹋了。
    大师姐早起了吗?
    早起了。
    “感觉很久都没练大秦腔,疏忽了。”大师姐一边压腿一边念叨。
    是吗?
    关荫连忙来了一嗓子:“奉君命劝苏武来到北海——今儿里见故友有口难开!”
    哟?
    《苏武牧羊》?
    大师姐眼睛一亮:“我降番又劝他良心何在?我悲悲切切下马来——”
    咿呀?
    唱小生?
    关荫一挑眉:“望陈州,心伤惨,大地连遭三年旱,饿死黎民有万千!”
    大师姐一巴掌抽过来。
    “刚跟你唱《苏武牧羊》,你给我来《八件衣》,接下来是不是来一段儿《赶坡》,要不你反串王宝钏?”大师姐怒问。
    关荫想了下:“前边走的高文举——”
    大师姐哈哈大笑,你又来一段《花亭相会》。
    她也有办法教训这家伙。
    “左边尿湿右边换,右边尿湿换左边,”大师姐悲悲切切大青衣,“左右两边都尿遍,抱在娘怀可暖干。”
    你唱。
    你来唱。
    关荫扭头就走,这是《三娘教子》大戏。
    你弄死我也没法接你这段唱词啊,这是三娘教育叛逆的儿子的话啊。
    赵姐姐一转音道:“老爷受刑在金殿,举家惶惶心不安;但愿早日守康安,满炉香火谢苍天。”
    哎哟!
    《孙安动本》。
    这可是写大忠臣的好戏!
    关荫停下脚步来了一段儿:“张从老贼罪滔天,残害黎民有万千。他无耻夜宿深宫院,先父愤极一本参。老王爷不听忠言谏,屈斩午门丧黄泉。”
    是吧?
    你得接上来才行嘛。
    赵姐姐身段儿柔软,起兰花指做揩泪状,哭音起头儿:“先父秉公拿本谏,忠心耿耿保江山,万岁却先把他斩,冤魂至今有谁怜?”
    这师姐弟一人几句还没唱完,景姐姐抄起板胡冲了出来。
    干嘛呀?
    你们干嘛呀?
    欺负人吗?
    不知道本宫音乐造诣在你们之上?
    女魔头们也睡不着了。
    大早上的你们这一人一口,大家还怎么睡得着啊?
    正好,咱们要板胡有板胡要扬琴有扬琴今儿一大早来一段儿大秦腔。
    提神儿!
    也算是让艺术界的那些高冷的艺术家们怕一怕咱!
    “看你一早上虽有红光满面,然满腹杀气,彷佛有要言之情,如今正在蓄势,莫忙,哥哥请宽坐,洒家们助你一臂之力!”二小姐从里屋杀到了。
    大姑娘们一头懵。
    说人话!
    “他想骂人了,气势还不够。”二小姐果断介绍道。
    是吗?
    说说骂谁还需要有气势?
    “骂人?我从来不骂人。”关荫道,“就是要说几句话,写一篇文,那行吧,正好,《苏武牧羊》一段折子戏,算是叫醒沉睡的网民。”
    好!
    一群人集体喝彩。
    可咱就在剧组唱啊?
    人家不休息?
    大哥,你看看都几点了?
    “收拾下,这边也有戏台,估计有剧团,借一身衣服,咱今天唱念做打得把气势蓄足。”仙儿打了个呵欠当即打电话借服装,回头一想不行啊。
    关荫不在意,大师姐可不穿别人穿过的服装。
    她的专用戏服,就连赵小弟都不准碰的。
    “算了,素就素点吧,正好看他们唱念做打,本宫也学点乱弹。”小师妹悍然打起学大秦腔的主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