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4hkn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蓬萊水仙 愛下-258.猜測推薦-j0caf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王珝虽然自来到真实界后,也曾在世间行走过,或多或少地接触了一些武道势力,但他心中清楚,出于对光阴刀,或者说天帝的忌惮,他从未与玄天宗有过什么瓜葛。
    在这种情形下,玄天宗嫡传弟子清余主动找上门来,奉师门之命为王珝送来一封书柬,就不能不让他多想了。
    “莫非我引起了天帝的注意?是李行秋的缘故还是天庭碎片之事?”王珝心中沉思,随手打开了清余送来的书柬。
    玄天宗自称天帝道统,自然最重规矩仪表,表现在文书上,便是用词严谨,毫无疏漏。
    “……邀我去参加道家三宗的论道法会?”王珝轻咦一声,显然没想到玄天宗竟然给他发了一封请柬,“原来是空闻道友将我的消息告知给了玄天宗。”
    真实界中,所谓道家三宗,便是玄天宗、真武派、纯阳宗这三大武道势力,前二者都是大晋宗门,一个自称天帝道统,一个言说得了真武传承。而冲和道人所在的纯阳宗却是北周宗门,开派祖师纯阳子又是青帝的一个马甲。
    这三大宗门虽然分属大晋、北周,但毕竟都是道家宗派,彼此间关系尚算融洽,每隔数年都有弟子随门中师长前往他派,举行论道法会,比武切磋。当然,其中也免不了有一试高下的争斗之意生出。
    至于眼下这次,刚好是玄天宗作为东道主,迎接其他两家宗门来玉皇山共论武道,又因为王珝身为天外法身之事在如来神掌总纲出世后已被其他正道法身所知,一来二去之下,玄天宗便也知晓了此事,是以给王珝发了一封请柬。
    当然,此事并非主要内容,毕竟请一位法身亲至,来观看开窍弟子比武切磋实在太过儿戏。请柬中还言及一事,便是玄天宗掌门守静道人欲与王珝一见,谈论某些事宜。
    “守静道人……”王珝眉头皱了皱,心中疑虑顿生,“我与那守静道人素不相识,他平白无故与我见面却是为何?难道这背后真有天帝插手?一位彼岸大人物,落子岂能如此明显,莫非天帝状态当真不对?”
    当年天庭覆灭之时,天帝以自家法身道果、天庭核心、天道印等诸多事物共同炼制成了一口绝世神兵光阴刀,从而瞒过诸多大人物的视线,活到了如今。
    而光阴刀刚一炼成,便是彼岸级数,过去种种都成烙印,也根本没有给其他彼岸者留下插手的痕迹,无法打断炼制的过程。
    不过也正因所有彼岸者都看不出问题,祂们彼此都不容许对方拿走光阴刀,于是共同注视着这口长刀,万古注视,以免生变,“等待”着天帝的归来。
    这种情形下,若真是天帝在暗中干预,让玄天宗光明正大地邀请王珝上山,莫非是想把王珝的特殊暴露在所有彼岸视线之下,浑水摸鱼?
    “不对,天帝存活一事尚算隐秘,祂不可能将自己依旧存在于世的真相暴露在众位彼岸者面前,否则肯定有彼岸者会对祂感兴趣。也就是说,对天帝而言,报复众位彼岸之事都可以推迟,当务之急是遮掩自身隐秘,成功摆脱‘天帝死,纪元终’的命运,活到下个纪元再说。”
    王珝盘坐融合了天庭碎片的清池之侧,手中捧着道德天尊所赐的那张不知效用的神秘符箓,心中盘算不休。
    “这样看来,就算诸位彼岸目前尚未归来,仍在混沌之中沉睡,天帝也不可能冒着风险与我直接沟通,说不得还会替我遮掩,保持祂和三清的优势。”
    王珝脑海中无数画面呈现,众多经历一闪而过,最终停留在了两方截然不同的场景之上,一副是在松大校园之中正在锤炼武道的李行秋,一副是凌波踏浪,三光簇拥的白水素女。
    “莫非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王珝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他张开双眼,沉思再三,接着念头一动,将刚才所思尽数封印在了心底,沉入了念头大海最深处,以免事泄。
    “天庭碎片之事告一段落,白水素女之身暂无他事,可以遣返回那方出身天地了。”
    王珝揉了揉额角,眼神略显茫然,接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头,身形一动,一尊笑意盈盈的神女从他身中浮现出来,对着他微微一礼,踏入了清池之中。
    神女迈入清池,转瞬之间身形缩小,化作流光,飞入了那座假山之上,经由刻有“蓬山”二字的白玉牌楼,遁出了真实界,返回了自家出身的那方天地。
    将天河神女之身遣返,王珝把注意力又转移回了李行秋所在的那方宇宙之中,他心中隐隐有感,那方宇宙之间隐藏的秘密,比自己想象得还多。
    ……
    侯官县外,一处岩穴之中。
    虚空洞开,幽深成漩,白水素女窈窕婀娜的身影从其中迈出,落于地上。
    神女走出岩穴,看向夜空,星月之辉洒落,为神女笼上一层轻纱,衬托得其人如梦似幻。神女面含笑意,仪静体闲,伸出素手,推算此界时节。
    “据我离去,竟然已有三年光景了吗?看来此界流速果然快于真实界,若我心生大意,在真实界多停留了一段时日,恐怕回来时万事皆休了。”
    这方世界类似于真实界过去的某段历史,似是一方宙光碎片逐渐演化而来,此世有天庭、有仙佛、有神鬼、有修行之人,只是超凡之道不彰,类似传闻多隐于乡野怪谈之中,为凡夫俗子笑言。
    总而言之,此世风物,颇类于王珝见闻中的神怪志异等话本小说。
    而天河神女在本方世界的身份,便是九天之上的天汉之灵所化,如今因一桩旧事奉此世天帝之命下界,暗中看护某人,护佑其人十年时光,引导其一生富贵。
    天河神女下界后,先是化出一道分身在那人左近暗中守护,自己却寻了一处地方隐居修行。如今十年之期未过一半,守护对象生活却已逐步走上正轨,她正歇了一口气,打算一心修行,却被王珝本尊所唤,去了真实界一趟。
    “我走之前有留下分身暗中看护那人。如今数年已过,也不知有何大事发生,当召回分身,一探究竟。”
    念头回转间,神女思绪一起,一道略显黯淡的灵光从远处飞来,落入神女掌心,变作一张泛黄的纸人。
    神女双眼微阖,沟通起分身见闻,不一会儿便已尽知如今情形。
    “幸好回转及时,分身尚能维续,而且我离去之后一切风平浪静,偶有波澜也已被分身随手打发,总体而言,无事发生。”
    神女满意一笑,素手轻拈纸人,轻轻一抖,一尊和她面容相同,年岁相近,只是气质、服饰与寻常女子类似的分身便落在了地上。
    白水素女看向分身,淡然道:“吾已回归,一切照旧,若有异变发生,及时传讯便是。”
    分身轻轻点头,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