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h50l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神祕復甦笔趣-第七百七十八章復活的紙人展示-f1xaz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下午的时候,杨间一行人提前下班离开了公司。
    他安排了冯全,童倩,李阳等人的住处,带他们熟悉了一下观江小区的环境,同时也简单了说了一下以后大家各自的职责。
    逛完一圈之后。
    杨间又带着他们来到了家附近一栋别墅下的安全屋内。
    “杨总,这是张显贵,张总新建好的2号安全屋,是杨总您私人所属,具体的花费我做了统计,回头拿报告给您看。”张丽琴说道。
    “这事情以后再说。”
    杨间示意了一下,他和其他人一起参观了这个安全屋。
    这安全屋很大,地下足足有三层,各种生活设施还有物资,应有尽有,普通人在这里生活个半年都不成问题,如果物资不耗尽的话可以生活十年以上,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安全屋可以抵挡厉鬼的入侵。
    为了建起来这个安全屋,杨间以前赚的钱,还有上次岛国出差的赚到的黄金几乎全部砸了进去。
    这是一栋货真价实的金屋。
    当然,巨大的代价也是有效果的。
    这安全屋的面积很大,能够容纳的人也多。
    杨间估计,这个安全屋至少能让五十人非常轻松,自由的生活,如果挤挤的话,一百人估计都不成问题。
    “真没想到你很早就已经在计划建这安全屋了。”
    童倩四处观察了一下,她有些佩服杨间的高瞻远瞩了。
    杨间说道:“没办法,怕死嘛,先不说这个了,我来这二号安全屋可不仅仅只是带你们参观,熊文文的事情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可控的意外,那么这安全屋可以隔绝一切,防止灵异外泄。”
    “这的确很周到。”冯全说道。
    “那么,队长,你要怎么样复活熊文文呢?”黄子雅很好奇,她并不知道这复活的相关计划。
    “很简单。”
    杨间立刻将那个从公司带来的那个纸人搬了进来,放在了安全屋内的一个房间里。
    “陈阿姨,照片。”
    他看了看旁边。
    陈淑美抿抿嘴,有些紧张的将那张黑白色的照片递给了杨间。
    杨间接过之后,喊了一声:“出来”
    安全屋的一个角落里,一道诡异的身影跑了出来。
    那是一个皮肤呈现淡淡的青黑色,穿着一件脏旧寿衣的孩童。
    这个孩童气息阴冷,浑身湿漉漉的,犹如一具溺死在水中的尸体,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简直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小鬼。
    要复活熊文文,需要将照片中的人释放出来。
    这种释放是普通手段做不到的。
    需要用到另外一件灵异道具。
    灵位。
    但是灵位上次已经被它吃掉了,但这种诡异的能力却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了鬼童的身上。
    毕竟鬼童的根源是来自饿死鬼。
    它具备饿死鬼的特性。
    “把照片中的人释放进那个纸人之中。”
    杨间下达了命令,同时将照片递给了鬼童。
    鬼童眼睛和杨间一样,泛着红光,唯一区别的是,它的眼睛没有瞳孔,像是两颗玻璃珠,透露出一种邪性。
    阴冷的小手接过照片之后,鬼童立刻就跑进了那个纸人的房间。
    杨间没有关门。
    他需要观察情况,当然有必要的话他会关门。
    “普通人退远一点。”杨间提醒道。
    身为普通人陈淑美,张丽琴,还有江艳立刻就退的远远的,站在了出口的地方,一旦情况不妙的话她们就会立刻撤离。
    “这小东西真是听话啊。”冯全看着那鬼童,有些羡慕道。
    鬼童的动作没有停下,它进去那个房间之后立刻就拿着熊文文的黑白照片,直接伸手就拍在了这个纸人的脑门上。
    很简单的动作。
    甚至有点随意的感觉。
    但是这种动作却是因为鬼童吃掉了灵位的原因,开始将照片里的人释放出来。
    照片中的人如同遗像一样,封印着活人的意识。
    可鬼相机当初失控的时候不仅仅只是把活人的意识给关进去了,还有鬼也给关进去了。
    活人的意识和鬼一通封印在一张小小的照片里,这才形成了所为的灵异照片。
    如今释放熊文文,连带的鬼也会一起被释放出来。
    复活的不确定因素,就在这里。
    熊文文可能还活着,也有可能厉鬼已经彻底将其侵蚀了,出来的不再是熊文文,仅仅只是一只顶着熊文文模样的厉鬼。
    是好是坏。
    一切的结果相信很快就会出现。
    黑白色的照片黏在了那个纸人的脑门上,照片之中熊文文那害怕,惊恐的样子依旧那么显眼,但是此刻,一些细微的异常变化却出现了。
    照片中的熊文文神情似乎在变。
    由张嘴惊恐不已的样子,变成了闭上嘴,一脸麻木阴冷的表情,那空洞的眼神似乎透过了照片正在窥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不对劲了。”童倩微微皱起了眉头。
    “六个人在这里,出了问题也能处理。”冯全抽着烟道:“不碍事,再看看。”
    照片中的熊文文现在犹如一只厉鬼,刚才的惊恐仿佛仅仅只是伪装而已,只是现在由于某种特殊的情况,这种伪装被撕破了,真相显露了出来。
    然而诡异的情况还在继续。
    照片之中的一脸阴冷的,麻木的熊文文竟开始挣扎起来,他左右晃动,捂着脑袋,似乎很痛苦。
    然而画面定格,照片之中拉扯出了残影。
    一个残影是熊文文痛苦,挣扎的样子,一个残影是熊文文麻木,阴冷的表情。
    两个表情相互交替,以一种幻灯片的方式呈现出来。
    “熊文文还活着。”
    杨间眸子泛着淡淡的红光,他从这种诡异的状况之中可以得出结论。
    鬼还没有彻底侵蚀熊文文。
    猜测是正确的。
    鬼相机封印了鬼,让原本处于厉鬼复苏状态的熊文文被强行中断了,并且一直保持了中断时的状态。
    但是现在熊文文的意识正在恢复,当然,鬼也开始继续侵蚀他了。
    然而,这种侵蚀并不剧烈。
    因为鬼和熊文文都没有脱离照片的封印。
    相片的变化只是一种灵异现象而已,并不能代表结果如何。
    随后。
    照片上的熊文文模样开始迅速的变淡,变淡,仿佛在加速褪色一般。
    仅仅只是过去了两三秒的时间,照片上的熊文文就已经彻底消失了,黑白色的照片呈现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留下。
    鬼和照片里的熊文文都一起被转移了。
    转移进了眼前的这个纸人之中。
    失去作用的照片从纸人的额头上飘落下来,但还未飘落到地上就已经化作了少许的粉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灵异照片本身就是灵异的产物,现在没有了灵异力量的维持,照片自然也就毁坏了。
    所有人此刻都死死的盯着房间里的那个纸人。
    比起心中的好奇,更多的是警惕。
    一旦熊文文复活失败,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对其出手,瞬间将其关押,不让其酿成灵异事件。
    又过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
    如同一件死物一般的纸人这个时候竟有了动静,先是那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睛微微转动了一下,随后纸人的手指也活动起来了,身体也开始颤动…..
    纸人此刻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开始复活了。
    “文文。”
    陈淑美见此有些激动起来,她见到这诡异的一幕甚至没有感到恐惧和害怕。
    “陈小姐,冷静一点。”
    一旁的张丽琴急忙仅仅的抓住她的胳膊,避免其冲突,乱来。
    陈淑美不害怕这一幕,她可是很恐惧。
    眼前的这个纸人虽然可能是熊文文,但也有可能是厉鬼啊。
    纸人的复苏似乎还并不完整,亦或者是还没有熟悉这陌生而又奇怪的身体,活动起来有些僵硬,看上去动作很怪异。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纸人越发的像是一个活人了。
    纸人没有心脏,没有内脏,但却在呼吸,房间里有呼吸声传来。
    这是一种好的现象。
    因为活人才有呼吸的习惯,这种习惯被带了出来,影响了纸人的行动。
    其实纸人的呼不呼吸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呼吸进去的空气也会迅速的从其他的缺口溢散出来,犹如一个四面透气的容器。
    “这个纸人能帮熊文文压制的了身体里的鬼复苏么?”
    杨间盯着纸人,心中暗暗思考着。
    其他人也大概是这个想法。
    房间里的纸人想要说话,它极力的试图张开嘴巴,可是嘴巴里却空荡荡一片,没有舌头,没有牙齿,没有喉咙……活人在失去了这些器官之后是无法适应的。
    但是柳三的纸人本身那就是灵异的参悟,他能驾驭,不代表现在的熊文文可以驾驭。
    这需要一段过程。
    “文文,是你么?”陈淑美捂着嘴巴,在哭泣,她没有想到熊文文复活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陌生而又怪异。
    纸人扭着脖子看向了陈淑美,那如同墨水画上去的黑色眼睛,黯淡麻木,没有一丁点感情波动,如一件死物在看人。
    无法看到表情,无法看到眼神,也无法判断出现在的纸人到底是不是熊文文。
    冯全说道:“腿哥,它似乎对陈淑美很在意,也许正的是熊文文复活了。”
    “我看到了,这需要检验一下,你去问一问它一加一等于几,答不出来直接就关押了它。”杨间说道。
    虽然是最简单的幼儿园题目,但鬼可不会做数学题。
    “好。”
    冯全走了过去,他问道:“熊文文,现在我们不确定复活之后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所以需要测试你一番,我问你,一加一等于几?回答不出来的话那我可就抱歉了。”
    纸人显然是听到了。
    要不然的话它不会对陈淑美的声音有反应。
    很快。
    纸人举起了两条僵硬的胳膊,对着冯全竖起了两根中指。
    冯全顿时脸一黑。
    “是文文,是文文,他活过来了,成功了,他活过来了。”陈淑美见此很激动,也很高兴。
    一旁的张丽琴和江艳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们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寒意。
    纸人上复活。
    这真的不会害怕么?
    不是母亲的两人无法理解现在陈淑美这种心情。
    “队长,也许只是凑巧而已,我觉得有必要再检验一下。”
    黄子雅说道:“熊文文,我问你,五加五等于几。”
    纸人那竖起的两根中指又交叉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十字,对着黄子雅。
    “……”黄子雅顿时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看来真是熊文文。”童倩看了一眼杨间:“你成功了,熊文文复活过来了。”
    杨间观察着纸人的情况,然后道:“李阳,把门房间里的关起来,熊文文现在这种情况还不能完全确定安全,先关他个几天,让他熟悉一下纸人的身体再说,最起码得学会走路还有说话。”
    “熊文文,你也别反抗,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等你状态恢复到和活人差不多的时候我自然会放你出来。”
    李阳此刻走了过去,将房间里的关了起来。
    纸人没有出来的想法,它在木讷的看着陈淑美,微微低下了脑袋。
    “没有学会说话之前不准放他出来,如果熊文文强行出来的话,关押了他,张韩,你在小区常住,你辛苦一点,负责看着他一点。”杨间说道。
    “这事情容易。”张韩点头道。
    杨间说道:“好了,这事情就暂时到此为止了,我们都离开这里吧。”
    “杨队,能不能让我住在这里,我想留在这里陪文文。”陈淑美此刻说道。
    “可以,不过你不能住在安全屋内,这里还不适合住人,去隔壁吧,隔壁有一栋别墅,算是我提前送给熊文文的,你可以住那里,你想多看看熊文文我也允许,不过什么时候熊文文恢复正常了,你的通知我,还有不准私自放他出来。”
    杨间没有不近人情,给陈淑美安排住处。
    “谢,谢谢杨队,”
    陈淑美美眸含泪,真心感激杨间。
    她现在才明白,杨间虽然说话耿直,甚至有些难听,但说的都是真话,值得信任。
    有些人虽然话说的漂亮,但是真出了情况却是不管不问。
    “不用客气,我并没有做什么,你要谢去谢王小明吧,那个王教授,这是他的方案,我只是顺手而已,毕竟我什么都没有付出,照片也好,纸人也好,灵位也好,都和我没关系,唯一出力的还是那小东西。”
    杨间瞥了一眼,角落里躲着的鬼童。
    “希望熊文文活过来之后这纸人的身体可以用一段时间吧,否则……”
    他不再多言,免得伤一个母亲的心。
    当即。
    杨间带着其他人一同离开了这个安全屋,返回了小区。
    纸人柳三留下的这个纸人不可能用一辈子,也有损坏的时候,而且柳三如果死了,这纸人会不会出问题也难说。
    总而言之。
    熊文文除了活过来之外,隐患一大堆。
    除非他能换会活人的身体。
    但是这有两个前提。
    一是他能驾驭第二只鬼,先克服厉鬼复苏的问题。
    第二借来鬼相机,再来一次意识转移。
    难度太大。
    操作的余地很小。
    不过现在只能这样了。
    不过,熊文文如果恢复了正常,那么杨间的七人小队也算是彻底成形了。
    多了一个预知的人,配合杨间手中的棺材钉和诡异的柴刀,再加上其他人的协助,无疑能将这支团队的实力再推高一级。
    成年的世界里是讲利弊的。
    不是看中了熊文文这稀缺的诡异能力,杨间又怎么愿意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甚至是承担一定的风险去复活一个原本已经死了的人呢。
    但是杨间认为讲利弊的人更实在,并不丑陋。
    一味的打感情牌,讲道理,这样的人最虚伪,可怕。
    因为感情,道理是不需要支付成本的。
    没有成本的东西,谁会去相信?
    离开二号安全屋之后,众人也很快散去。
    原因很简单,童倩,冯全,李阳,黄子雅要搬家了。
    张韩暂时留在了安全屋上面的别墅里,他要负责监控熊文文。
    陈淑美去临近的那栋别墅住下了,她似乎有些累了,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要去睡觉。
    杨间则是和张丽琴还有江艳返回了家中。
    今天很忙碌,但也是有收获的。
    “那个女人到底为什么长那么漂亮啊,比明星还漂亮几十倍,真是气死我了。”
    回到家中,江艳嘀咕起来,有些气恼。
    “你是嫉妒了吧。”张丽琴笑着说道。
    她旋即看了看杨间,这个答案似乎只有杨间才知道。
    不过她也多少猜出了一点真相,那个黄子雅漂亮的有些过分了,而且还是驭鬼者,应该是受到了灵异力量的影响,其本身的样子可能并不是这样。
    “你们管好公司的财务就行了,有些事情别多问,我的一些私事你们知道了不要紧,只要不说出去就行了,但是别人的秘密你们知道了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杨间神色平静道。
    “知道了。”
    两人异口同声道,有几分撒娇的口吻。
    旋即,张丽琴和江艳又诧异的对视了一眼,顿时又迅速的收了回来,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羞意。
    彼此心中很都很清楚三人之间的关系。
    只是杨间的态度她们把握不住,所以也不好点破。
    “跟我去楼上做笔记。”杨间此刻转身上楼道。
    “我也去。”江艳立刻道。
    杨间说道:“你不去准备股权转让合同,还有房屋合同么?”
    “对啊,我都差点忘记了。”
    江艳恍然,旋即有些心痛道;“不过这么多钱分出去真的好么?公司里转让出去的股权可都是你名下的。”
    “驭鬼者本身价值就很大,这点钱不算什么,我给的只能算是一般,并不多。”杨间说道。
    队伍之中,价值最大的是童倩和复活后的熊文文。
    一个是鬼死机了的异类,一个是稀少的预知能力。
    放在别的国家总部,至少价值几十亿。
    “而且先不给点好处的话,别人心中多少是有点不舒服的。”
    杨间又道:“算了,这事情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我就抱怨两句,那我去忙了?”江艳说道。
    杨间点了点头,带着张丽琴就上楼了。
    与此同时。
    外地的某座城市内。
    一个脸色蜡黄,肤色怪异的男子此刻抬起头看向了大昌市的方向。
    “杨间果然还是复活了熊文文,预知未来的鬼,还真是可怕,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个男子闭起了眼睛。
    他来到了马路旁边,然后迅速的冲了出去。
    疾驰的车辆,在他面前擦肩而过,他一路奔跑,没有停下。
    最后闭着眼睛顺利的来到了马路对面。
    “一分钟是极限了,如果熊文文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十分钟左右,要是他能把鬼的能力发挥最大,也许能达到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天……对我来说窃取一点其他鬼的灵异还真是不容易啊。”
    “纸人哪有什么压制厉鬼复苏的能力,不过是让其他的纸人分散承担厉鬼的力量罢了。”
    这个人目光动了动,旋即叹了口气,然后混进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