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8qmf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笔趣-第六章 暴力教育方針的傳承者鑒賞-joudl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武也自认为帅气十足的登场似乎并没有收到想象中的效果,京介更是很不给面子地对着他大吼大叫。
    “都说了,别来碍事!”
    “……”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的“自己”变成废宅之后,在弟弟妹妹面前的威严更是直线下跌,被桐乃怼已经习惯了,可是被京介怼这还是第一次。
    区区一只京介!
    只不过貌似京介变成不良之后,也感染了所有不良的共同特性,那就是死鸭子嘴硬。
    被跟随而来的小弟A还有小弟B扶起来的京介实际上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这一点武也可以直观地通过眼睛看出来。
    说到底这也就是人类的极限吗?莫名的优越感甚至让他有点飘飘然。
    “算了吧,弟弟唷,这不是你可以应对的敌人。”
    摆出大哥姿态的武也更是让京介火冒三丈,明明就是个从来没有负起过责任的混蛋,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出来耍帅。
    不过身体上的痛感却是真实的,京介除了嚎两嗓子,貌似真的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以做到了。
    好吧,兄弟间的矛盾可以以后再解决,现在果然还是要把面前的麻烦处理掉。
    “要打吗?”开口的是银发女武神,注意到了武也的视线的她主动提问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武也双手背在身后,语气间充满了轻松的戏谑。
    “……”女武神的眉头微微皱起,前移脚步顺势摆出了格斗的姿势。
    不仅是围观的京介等人目瞪口呆,就连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桐乃也是一脸的不相信,在她眼中,这个已经退化成废宅的大哥比起不良二哥可是差远了。
    “不相信吗?那就来吧。”武也打了一个响指,虽然努力想要表现出帅气的模样,但事实上这动作却有股十足的痞子气。
    好吧,这其实都是大家戴着有色眼镜在看他的关系,毕竟不知晓内情的人看他不过是个来捣乱的家伙,知晓内情的人……都知道这货只是个家里蹲废宅!
    女武神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果断出手了,飞起的一脚快到旁人几乎无法用眼睛捕捉到它的轨迹,劲霸的腿风吹起了武也的头发,周围的惊讶之声此起彼伏。
    哒。
    武也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戳在了女武神的额头上,看着对方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他淡淡道:“好了,是我赢了。”
    所有人都不明白,武也究竟是怎么闪过这一脚的,女武神的速度已经快到难以置信了,难不成武也的速度还能够更快吗?
    这一点就连女武神本人都不知道。
    答案其实很简单,武也根本就没有动过,他是站在原地应对对方的攻击的,而应对的方式也很简单。
    哪怕有着超能力,身体素质的差距也是无法轻易弥补的,所以原本和女武神比试拳脚就不可能赢,武也根本躲不过那么快的腿,那要做的就很简单了,只要让她自己踢歪不就好了?
    从觉一族那里得到的能力之一,催眠。
    武也很简单地用催眠的能力迷惑了女武神的视觉神经,让她错认了目标所在的位置,然后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女武神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动了攻击之后,再慢慢地动手反制。
    “你……”
    女武神愣愣地收起了腿,眼神复杂地看了武也好一会,才低声地道:“是我输了。”
    她看不清武也出手的方式,被“击中”也是事实,那么继续逞强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她干脆的认输了。
    “……”武也没有说话,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其实也多亏了对方是这样一个老实的孩子呢,若是再较真一些继续战斗下去,虽说不太可能打败武也,可反过来,凭借这副孱弱的身体,他也奈何不了对方。
    如果使用太过出格的力量反而引来了更大的麻烦,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这场决斗是我输了,以后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干涉了。”
    “落败”的女武神没有继续停留,而是留下这句话后直接转身离开。
    “喂,等等……!”
    京介似乎想要留住对方,可是因为身体的疼痛没有办法付诸行动,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无法认同,似乎是不太喜欢这样被别人施舍的胜利。
    因为战斗的人根本不是他。
    “不良游戏结束了,京介。”
    武也慢悠悠地回身走到京介的身前,他带来的小弟AB很自然地退开了,在见识到了这位大哥的大哥如此轻易地打败了他们望尘莫及的女武神,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自然而然就诞生了。
    伸出手想要拉弟弟一把的武也被拒绝了。
    京介啪地打掉了他的手,低着头,用充满了不甘的语气问道:“原来如此,一直以来你都只是在假装吗?完全被你骗过了啊,哼,优等生!”
    “……”
    武也没有回答,他知晓京介的意思,曾经的他可是足可以被称为万能之人的“天才”,如今轻易地“击败”女武神似乎正说明了这一点。
    弟弟似乎误会这又是哥哥的什么新玩法,或者说,他已经受够了那样被远远甩在身后,当一个不被人重视的吊车尾的感觉了。
    桐乃默默地站在了京介的身后没有说话,尽管她并不待见这个哥哥,但此刻却完全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
    那是一种被戏耍的愤怒,被抛弃的悲哀,被玩弄的可怜……被单独留下的,寂寞。
    “唉,我说,京介啊。”
    轻轻的叹息从武也的口中发出,呼唤着弟弟的名字,等到京介抬起头时,等待他的却是一只慢慢在视线里扩大的拳头。
    砰。
    虽说身体孱弱近乎废物,但武也毫不留情的一拳还是把本就有伤在身的京介给打回了地面上。
    似乎是对于自己被打了感到了一丝难以理解,京介摸着红肿的侧脸,愣愣地望着武也,眼底满是错愕。
    “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玩青春游戏的吗,愚蠢的弟弟唷。”
    武也的嘴角扬起笑容,并非傲慢,亦非疏远,而是一种……稀疏平常的淡然。
    “人生指导那是老师的工作,既然不良的游戏已经结束了,那就别趴在那里跟个木头人一样,起来,然后跟我回去,有件事需要你,来帮忙,京介。”
    那种自然而然的命令语气,出奇地没有令京介生出本该由的逆反心理,曾经那个已经模糊不清的背影似乎又清晰了起来,而且正在慢慢和面前的武也重合。
    并非是来自“天才”的傲慢,而是出于“哥哥”的拜托。
    呐呐地张开嘴,京介在原地呆愣了片刻,才低声地回答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