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好文筆的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六章 這個男人,如何?熱推

    蓋世奶爸
    小說推薦蓋世奶爸盖世奶爸
    上百人,在陆天龙面前不过云烟。
    曾经的他单骑追杀三千狼血雇佣兵,这些混混和普通保镖,如蝼蚁。
    若不是留手,凡是中招之人,就算不死也是半身不遂。
    嘭嘭。
    加上阵阵骨裂声。
    剩下的数十人终于后退。
    他们畏惧了,一个个如看魔鬼一般看着陆天龙。
    剩下的大多数是训练有素的保镖,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人,深知再上前也不过是送人头。
    袁若水眼中只有无尽异彩。
    甚至泛着花痴。
    对于这个男人,她又多了几分好奇。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沦陷的开始。
    负手而立,陆天龙淡定自如,并未去看躺在地上的数十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卡尔:“你请来的这些人,貌似不行啊。”
    卡尔沉脸,今天陆天龙不躺在这里,那躺在这里的就是他。
    怒吼道:“废物,你们这群废物,快点上。”
    “给我干掉他,谁废了他,我给十万。”
    没人上前。
    卡尔更怒:“废物,草包,谁废了他,我给五十万。”
    有几个人心动。
    只是被同伴拉住:“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那些欲欲跃试的人立马退缩。
    “法克,一群废物。”无人上前,卡尔不再叫喊。
    怒视着陆天龙:“你今天能走,我以后照样要弄死你。”
    “不光要弄死你,还有你的妻子,你的家人。”
    “所以,现在给我跪下认错,不然,后果自负。”
    “这么说,我不能让你从这里走出去了。”陆天龙浑身杀意。
    想要动他家人,只有死路一条。
    他以前不接受威胁,现在也如此。
    “你想干什么?”看着陆天龙走过来,卡尔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让他快要窒息的气息。
    顿时显得有几分慌乱。
    陆天龙阴笑着:“在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礼尚往来,你给我准备了这么一份大礼,我自然要还你一些。”
    “比之,你们这些人相信弱肉强食的法则,那我便,遵从你们这些蝼蚁的法则。”
    咔嚓。
    话音落。
    只见陆天龙单手扣住卡尔的肩膀。
    猛然用力,肩骨碎裂。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卡尔满头冷汗跪了下去。
    咬牙怒骂:“我哥哥是世界五百强的老板,你动我,他一定会杀了你。”
    “他只有我一个弟弟,你快放了我,不然你要死。你们全家都要死。”
    五百强?
    陆天龙笑了。
    笑得更为嘲讽。
    那些世界大佬在他面前都得跟儿子一样规规矩矩的。
    五百强就是个屁。
    对着卡尔淡漠摇头:“你这个人车技不怎么样,脑子也不好使。”
    咔嚓。
    另一只手如龙爪。
    直接捏碎卡尔的另外一边肩膀。
    日后就算修复,也会落下隐疾。
    “别……”两边肩膀碎裂,卡尔终于明白活着最重要。
    跪在地上哭了起来:“不要杀我,求求你,放过我。”
    “对不起我错了,我有钱,只要你放了我,我给多少钱都行。”
    “你快松手,我……我快要死了。”
    陆天龙手不松,依旧是那似笑非笑:“那些人,是谁帮你找的?”
    “元朗。”卡尔只求活命:“有五十人是他帮我找的混混,剩下的五十人是安保公司找来的。”
    “他说让我帮他废了你就行,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元朗。
    陆天龙记住了这个名字。
    放开卡尔:“机会我给过你了。”
    “我这个人,不喜欢给别人太第二次机会。”
    咔嚓。
    单脚踢出。
    卡尔双脚骨头断裂。
    瞪着陆天龙,双眼充满血丝,当场两眼一黑,不知死活。
    小說 《蓋世奶爸》-第一百八十六章 這個男人,如何?閲讀
    然而陆天龙并未在意。
    曾几何时,他因为仁慈,给了一个女人第二次机会,那一夜,他损失了十八个出生入死的兄弟。
    他发誓,这样的错误再也不会犯。
    “小姐。”此时楼梯口冲上来十几大汉,一身西装,气质不凡。
    护在袁若水身边:“小姐对不起,我们来迟了,小姐您没事吧。”
    这些是袁家的保镖,纷纷满脸担忧的打量着袁若水。
    但凡这个女人出了点问题,整个九洲城都会翻天。
    “我没事。”袁若水淡淡回了一句。
    怒视向卡尔叫来的一群人:“这些人刚才要对我动手,你们看着办。”
    “找死。”除了两个保镖护在袁若水身边。
    剩下的人冷眼走向剩下的一群人:“我叫袁洪,袁家的保安队长,我不管你们什么人,敢动我家大小姐。”
    “所有人打断双腿,谁敢反抗,死。”
    在九洲城,袁家有这个实力。
    一群人满脸恐惧,心里叫苦。
    还不如刚才让陆天龙打废。
    面对袁家这些人,他们连还手都不敢。
    反抗便是死罪。
    嘭嘭。
    袁家的保镖如无情刽子手,轮着警棍排队砸向那一群人的双腿。
    啊啊……
    惨叫声,闷哼声。
    三十多人无一反抗。
    袁若水懒得去看,跑到陆天龙身边,显得有几分歉意:“对不起,我……”
    “跟你无关。”陆天龙虽不像搭理袁若水,倒也没有怪罪之意。
    淡淡朝着外面走去:“他是冲着我来的,你不叫我出来,他还会耍更下流的手段。”
    “说不定对我家人动手。”
    “剩下的事你自己解决吧,我不喜欢麻烦,我要接我女儿去了。”
    萧然离去。
    陆天龙淡定自如。
    这种气场,袁若水从未见过。
    她身为袁家大小姐,见过许多能打之人。
    但是像陆天龙这种无论出手走路都好似带着一阵风的男人,她从未见过。
    这个男人,越发的谜。
    看着陆天龙离开,袁若水喊了一声袁洪:“你觉得这个人,如何?”
    袁洪脸色略显复杂。
    迟疑半响:“大小姐,这人我看不透。”
    “应该说,方才我没敢看他,他绝非常人。”
    袁若水嘴角上勾,这个答案她很满意。
    说明她的眼光不普通。
    淡淡挥手:“今天的事情不许告诉我爷爷。”
    王昭慧家中。
    王昭慧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拍卖会王长河损失了五千万,可谓是把一切都怪罪到他们头上。
    分红没了不说。
    现在可能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老婆,我回来了。”门外,刘星垂满脸兴奋的跑了进来:“搞定了,这次的拍卖会,不会出任何问题。”
    “这是我们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