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706 讓子彈飛一會兒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一想到这,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行了!老三那情况,要是生了,现在一看到孩子,想到孩子的爹,这家里还有安宁日子过?”刘福旺长出了一口气,“爱群,你去找周围的媒婆,告诉她们,来咱们大队上班,按月发工资,每介绍成功一队,大队给奖励!”
    说到后面,刘福旺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管那么多干啥?让春来结婚!凭啥子我儿子得等到其他人都结婚了,他才结婚?”杨爱群一想到这个,就窝火,“要不是你当年不自量力,认为自己是党员,赌咒发誓要让所有人过上好日子……现在杨翠花日子过得好了,就拼命地生娃儿……”
    刘支书根本没法反驳。
    事情从他而起。
    杨爱群一直都在抱怨,如果当初不是他说了自己办不到,儿子接着来;然后呢,刘春来在之前复习的时候,刘福旺就很多次喊刘春来回来从大队干部开始;再然后,刘春来跳河后,就从四队队长开始了……
    看到儿子很快让大队脱贫,杨爱群虽然对要晚好些年才能抱上孙子不满,可也只是抱怨。
    现在不同了。
    今天下午,刘福旺带着计生站的人去找杨翠花,要求她交罚款,杨翠花居然开始撒泼。
    对一群人大骂。
    四大队比较特色,计生站的人也没有牵猪或是把家里值钱的彩电啥的拿走,杨翠花却摆明了态度,罚款是不得交的。
    更是怒骂刘福旺坏事做尽,从当初拉田明发去结扎开始,说刘福旺当了这么多年的大队干部,没给社员带来啥好处,倒是害得不少人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基本上就是那种夜踹寡妇门,白天挖绝户坟的人……
    天老爷都看不过去了。
    所以,刘福旺四个娃儿,到现在,一个都没生孩子……
    就因为刘福旺这种绝户事情做得太多。
    气得刘福旺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就此去见了老刘家列祖列宗。
    杨爱群听了,气不过,跑去质问杨翠花,没有刘春来,她家过啥日子。
    结果又被一顿骂,然后就厮打起来……
    任由谁,被骂后继无人,都是难以接受的。
    何况,刘福旺老两口养了四个孩子。
    “屁!春来在那里赌咒,也没跟我商量啊!还不是你从小啥都依他养成的!小的时候老子要打,你护着,现在搞出这些事情……”
    刘福旺也不乐意了。
    儿子他是没有怎么管。
    能管得了么?
    管了,婆娘就要动刀子。
    倒不是刘支书怕她,而是让着她。
    刘秋菊不敢吭声,给老娘上了药后,直接就准备开溜。
    继续留着,显然是要被父母当成出气包的。
    “站到,你干啥子去!”看着秋菊要走,杨爱群本来有些消停的火一下上去了,“你跟赵四眼儿啷个的了,他咋说?”
    刘秋菊无语。
    老娘现在这是魔障了。
    自己跟赵玉军的事情,怎么回答?
    可不回答是不行的。
    想着哥哥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把他拉出来顶爹娘的怒火,他应该是不会怪自己的。
    哥不是经常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妈,我跟赵玉军还是那样,每次回来就来大队晃,你也晓得。杨翠花虽然是乱说,我觉得咱们也不能咽下这口气,我哥要不是为了整个大队,娃儿都能打酱油了!”
    刘秋菊先是说了自己的事情,然后再往刘春来的事情上延伸。
    果不其然,老两口都看着她。
    “老三,这口气,咱们咽不下,能如何?”刘福旺一脸自嘲,“要不是爹,你哥也不至于……”
    以刘春来的本事,没有了王家的婚事,反而是好事。
    至少,可以有更多选择。
    说不定就能娶个大学生儿媳妇儿呢!
    “是啊,你哥被你爹给吭了……”杨爱群说这话,还狠狠地瞪了刘福旺一眼。
    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抱上孙子更幸福了。
    哪怕没得饭吃,没得钱花。
    火熱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6 讓子彈飛一會兒鑒賞
    “我哥当初说过,当大队最后一个光棍,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也是我哥是否说话算数的依据。他可以不结婚,现在不是有对象嘛,这也不影响先生孩子不是……唯一就是名声上有点……”
    刘秋菊已经说不下去了。
    面子重要,还是证明老刘家没有做什么坏事,不会出现几个子女依然断了香火的事情。
    杨翠花骂,这只是一个引子。
    关键还是在于老两口看着大队里一个个光棍结婚,然后生子,可自己儿子缔造了这一切,依然光棍,他们年龄越来越大,却抱不上孙子,而耿耿于怀。
    “对啊!反正早晚要结婚,他们两那事情……先生娃儿再结婚,也没啥大不了的,都改革开放了……”
    杨爱群顿时兴奋起来。
    至于什么未婚先孕的事情,有那么在意么?
    先把孙子抱上再说。
    刘秋菊看着老娘这神态,撇了撇嘴。
    心中嘀咕:要是她们这些闺女身上出现了这种时候,估计老娘直接会一刀把她们给剁了。
    果然是当娘的!
    自己儿子祸害别人家的闺女就没事儿了;自己闺女……
    “爱群,这事情……”
    “你别管了,到时候我跟紫烟谈谈……”
    “要是姑娘不同意,你还是别逼人家,咱们自己也养了闺女,事情处在咱们身上……”刘福旺叹了一口气,瞪了刘秋菊一眼。
    老三学坏了啊!
    以前的老三,多老实!
    儿大不由娘。
    闺女大了,也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
    “我能那样干吗?要不是咱家春来要先让大队所有光棍脱贫……”杨爱群给自己找着理由,随后看着老三捂着嘴偷笑,心中不由一沉,“老三,你不会跟赵四眼儿……”
    她的话没说完,潜台词却很明显。
    刘福旺眼睛顿时瞪圆了。
    刘秋菊也是睁大了眼睛。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妈,你想啥呢!你的闺女,你还不了解?”
    “你这话,说得有些心虚……”刘福旺说道。
    杨爱群的脸色开始变了……
    杨翠花家。
    整个家庭,除了孩子哭闹的声音,也没有别的声音。
    甚至,连电灯都没有拉亮。
    “妈,你究竟有干啥?春来哥为了咱们大队才没有结婚,你这现在说什么都不考虑后果?咱们大队光棍还多,一旦春来哥不管大队的事情,咱们一家人在大队都待不下去……”
    刘青峰强忍着怒火。
    对于老娘,他实在没法说什么。
    就为了多生个孩子。
    自己媳妇儿,直接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坐月子,理由就是他家没人照顾月子。
    刘青峰能说什么?
    要不是因为他是四大队的人,这婆娘,就没了。
    “离婚吧,你带着孩子回娘家,每个月,我把吃穿用度给你送过来,继续下去,咱们家就散了……”刘文海丢掉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踩灭,“春来兄弟回来,如果知道你这样骂福旺叔,心中能没气?他可能表面上不会说什么,可我们不能得了好处,胡乱骂了他父母,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你真想跟我离?”杨翠花已经瘦得皮包骨了,也没有什么愤怒,一脸茫然,双眼无神地看着刘文海。
    手里的孩子哇哇大哭,她甚至狠狠地几巴掌拍在孩子的屁股上。
    就因为这孩子,让她成了这样。
    “不是我想跟你离,我们三个孩子,不能因为你为了多生一个而毁了!你的户口在我们大队,分田也有你的,这些大队不会取消……”刘文海咬牙说道。
    刘大春找过他。
    刘载厚跟刘载德兄弟两找了他。
    公社计生站的人倒很少找他们。
    是该解决这事情了。
    刘文海读书不多,却也清楚,这事情,让刘福旺跟刘春来父子两人都很为难。
    处理吧,他们是老刘家后人。
    不处理吧,其他人跟着学样,到时候,刘春来不当这个队长,全大队所有人都不会乐意,他们一家人在刘家湾根本就站不住脚。
    “行!我带着小四回娘家!”
    杨翠花惨笑一声。
    啥话都没说。
    可她的脸上,只有悔恨。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6 讓子彈飛一會兒讀書
    孩子已经生了。
    一切,都改变不了了。
    为了生这个孩子,她失去了一切……
    “春来兄弟这次离开,跟你也有很大关系。他留在这边,就必须处理!从一开始,他对咱们都不薄,可你……”
    刘文海难得地在婆娘面前大起胆子数落了一番婆娘。
    可这一次,杨翠花却罕见地没有反驳。
    她不傻。
    当初就没想通这些问题。
    幸福公社。
    即使已经成了幸福镇,可这里依然跟原来没区别。
    大家口里不会说乡镇,依然是公社。
    几十年的习惯,连干部都不容易改变,何况普通老百姓。
    严劲松跟马文浩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大眼瞪小眼。
    桌上的花生,几乎没动。
    却放了两个三个老白干的空酒瓶。
    两人都惆怅。
    “严书记,这事情,还得你来,我这人生地不熟的……”马文浩已经醉眼迷离,见严劲松不吭声,还是开了口。
    “嗝~”
    严劲松打了个酒嗝。
    气得马文浩差点抓起一个空酒瓶就给他拍上去了。
    “你也开始不要脸了。什么事情得我来?这种事情,我们都没法出面,本来是计生站的事情,再说了,社员骂大队支书,公社出面,也只能说公社书记的不对……”
    严劲松的话,让马文浩放弃了抓空酒瓶砸他。
    “严书记教我!”
    他在幸福公社,时间不短了。
    虽然级别没有变化,但是却从乡长成了镇长。
    当然,成长更多的,是脸皮。
    “刘春来为什么平时不出去,这个时候离开?尤其是目前彩电厂正在扩大产能,建显像管厂的时候,他这个负责人却离开了……”
    马文浩疑惑了。
    他没想过这个问题。
    刘春来什么时候出去,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精品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706 讓子彈飛一會兒熱推
    有关系么?
    “没有什么关系,他做事情向来难以琢磨。但是你得清楚,一旦刘春来不在大队,原本是杨翠花跟大队的矛盾,其他人都看热闹,变成了大队其他人跟杨翠花的矛盾……”
    马文浩更是疑惑。
    一想到下午杨翠花骂了刘福旺,这顿时让矛盾激化。
    刘春来一直都表现出不想当这个大队长,所有的一切都是被逼着做出来的。
    现在杨翠花明显是给了刘春来理由。
    如果,这事情不得到解决,结果是什么?
    看着马文浩一脸恍然大悟,严劲松欣慰地笑了,倒上一杯,一仰而尽,“现在,咱们不应该担心这事情,得担心刘春来回来后,借着机会撂挑子……”
    “严书记,杨翠花该不会是刘春来刻意安排的人吧?她平常没少得到刘春来的好处,却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
    巧合?
    马镇长不太相信啊。
    严劲松翻了个白眼。
    却什么都没说。
    有时候,事情就特么的这么巧合。
    他严书记也没法表示什么。
    “有些时候,遇到问题,不要那么着急,让对方自己却解决,事情反而容易很多。”刘春来把烟头从车窗弹了出去,烟头在夜空中划出了一道细弱的火线。
    车子在快速往前开。
    国道上,货车不少,都是满载货物。
    轿车反而不多见。
    他这话,不是针对杨翠花他们,而是根本就不知道大队里情况怎么样。
    更不知道很多人认为是因为杨翠花的事情他不忍心处理,才离开的。
    而是说跟顾家父子的合作。
    “大队长,咱们自己大队又没有工业园,这不是帮着公社拉投资嘛!咱们也得不到啥好处啊!”田明发显然想不同。
    晚上双方谈的合作,并不只是铜扣跟鸡毛鸭毛啥的。
    刘春来要求对方在幸福公社投资一个配套工厂,具体的则是需要等到顾家父子去蓬县考差后,再谈。
    合作的领域,不止是服装产业,甚至还有制鞋厂甚至天府机械厂。
    大队在这里面,得不到啥好处。
    完全是给公社做嫁衣。
    虽然这超出了想象。
    要是其他人看过《让子弹飞》,或许就懂了。
    “什么叫没好处?公社发展得越好,各种基础配套也就会更好,咱们啥都不用做,跟着捡便宜啊。再说了,人多了,得吃喝拉撒啥的,咱们不仅种菜,还养猪呢……家具、服装……”
    刘春来一脸平静。
    这是给自己养肥羊呢!
    肥羊不多,怎么薅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