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ptt-第一七七四章 進攻受挫,全員後撤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南沪市内,二战区某军官家属院附近,原西南先遣军,特战旅的旅长,轻声拿着对讲耳麦说道:“一组,开反监听设备,秘密潜入家属院,人在8号楼,注意躲避沿途的执勤士兵。”
    “收到!”对方立即回了一句。
    “二组,你们那边也动吧。”特战旅旅长再次吩咐了一句。
    “明白!”
    话音落,两组人员,同时行动。
    陈俊找的这个特战旅旅长名叫龚北,是七区陆军大学,特战专业毕业,今年才31岁,属于年轻干部中的绝对精锐,而且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几乎没有恶习,所以非常受陈俊重用,并且未来也会跟川府这边摩擦出炙热的火花,当然,这是后话。
    龚北下达完作战命令,就冲着司机轻声吩咐道:“先走,先离开这边!”
    ……
    九江城外。
    黎世宏的炮营集火攻击了五六分钟,打光了第一轮炮弹后,才在九江南北两侧,打出了四个缺口。
    特区墙的坚硬程度,远超秦禹师部的预估,说难听点,这不是一个建筑队干的活儿,质量也是不一样的,七区临海,贸易线日进斗金,财政部比较有钱,特区墙几次加固,堪比巨山拦在眼前。
    四个缺口打开后,大牙建议师部临时调整策略,不从多点进攻,只选南北两点,让两个团抱在一块进攻。
    秦禹思考一下,准许进攻计划。
    早晨六点多钟,总攻开始了!
    独立第一师的四个团,乘坐装甲车,主战坦克,皮卡车,速度极快的推进到了城下,开始有序向缺口发起进攻。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七四章 進攻受挫,全員後撤鑒賞
    但令人意外的是,部队在向前推进之时,没有遭遇到任何阻击,反而是人到城下了,九江内的直升机编队,才全部起飞,在上空进行火力压制。
    同时,特区墙上方的机关炮,迫击炮阵地,一同搂火,向特区墙下方的部队,疯狂集火压制。
    城内,数门榴D重炮,早都被调到了缺口附近,冲着独立第一师的攻击部队,无间断搂火!
    双方激战一个小时左右,进攻部队屡屡受挫,几次打进墙内,又被重火力给驱撵了出来!
    大牙站在外围看了一眼城内守军部队的状况,见对方防御工事完整,布防点间距很小,排列整齐,心里已经清楚,这一波进攻肯定是打不进去了,所以立即下令撤退。
    部队迅速按照命令撤离,但人刚外围跑,城头上一直没有搂火的重火力单位,集体发难!
    大口径的榴D炮,机关炮,远程步兵打击单位,聚焦撤军,不间断的搂火!
    这一打,刚刚向后撤的部队阵型凌乱,有序变成了无序,战损开始飙升!
    大牙急了,拿着公频对讲机吼道:“他妈的,没了连长,你找营长,没了营长找团长!不要给我瞎跑,就是看着炮弹从脑袋上方砸下来,也得按照计划撤离!装甲部队在后掩护步兵,让我看见有谁畏战,直接他妈的军法从事!”
    喊话还是有效果的,慌乱的士兵开始寻找各单位指挥官,抱团向后撤离!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七四章 進攻受挫,全員後撤相伴
    第一次冲锋,进攻以完全失败告终!
    “嗡嗡!”
    大牙在喊话,指挥的时候,突然听到军车上方有尖锐的气爆声响起!常年征战,大牙太清楚这种声音意味着什么了,所以本能喊道:“跳车,跳车!”
    众人一跃而下!
    “轰隆!”
    军车被两发炮弹击中后爆炸,火焰冲起数米高,景象极惨!
    ……
    师部指挥室内。
    秦禹语气急迫的喝问道:“欧晓斌的部队撤下来了吗?112团在哪儿?!”
    王参谋,以及通讯官站在一旁,语气急促的汇报道。
    忙碌了十几分钟后,秦禹已知大部分部队都撤了回来,但只有王贺楠失联了。
    沙盘案旁,秦禹急迫的指着王参谋说道:“继续给我联系王贺楠团部!派附近小股作战单位,找一找他们!”
    “报告师长,我们刚才接到王贺楠团部通信兵的报告,他说……他说……王团长的军车被炸了,人……没看见!”
    精品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七七四章 進攻受挫,全員後撤展示
    秦禹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声。
    ……
    九江城内。
    建飞冲着城守卫团长问道:“荀团长,对方撤了是吗?!”
    “撤了啊!”荀团长笑着回道:“川府总兵力才两万多,主力部队就一万出头,这点人,他敢打九江?我看秦禹真的是裤裆一热,脑袋就凉了!根本没有任何指挥能力!”
    “特区墙被打出了缺口,这个问题能解决吗?!”沈飞问。
    “咱不怕特区墙有缺口!”荀团长还是很专业的回应道:“他们就是拿炮打出一百个缺口,也对我们没啥威胁!他们兵力就那么多,我们只需要放他们进来,在各缺口安排守卫部队,卡点固守,那他们没有大量的空中支援,那根本打进来!守城战,他打死我一个兵,起码得付出三个兵的代价!我城里动员一下,警务系统,外加部队,有六七千号人,他还怎么打?”
    “打仗的事儿,还是你们懂。”建飞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现在固守就好了,支援部队,只要打穿陈系的防区,那秦禹这点人,肯定要被拍在九江!”
    “对,到时候可以反攻!”荀团长很淡定的回道。
    ……
    九江外,一条蜿蜒的支流江内。
    大牙带着团部的十来个人,从江中心游到了对面,已经与自己部队汇合。
    “他妈的,冻死老子了!”一名军官咬牙切齿的骂道:“真倒霉,这么冷的天,江面却没动瓷实,踩两脚冰层就碎了!”
    “快回去吧,师部那边急疯了,正找我们呢。”一名营长说道。
    大牙坐在雪壳子中,用积雪搓着双手,以防被冻僵,但双眼却一直盯着江面。
    “团长,没事儿吧?”警卫冲过来问道。
    “没……没事儿!”大牙盯着江面回了一句。
    ……
    九江内。
    建飞咬牙冲沈飞说道:“先把那个女的关监狱内,如果真能把秦黑子的部队,拍到九江!我他妈就枪毙了这个女的!”
    沈飞知道他对可可有恨意,所以也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