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修羅戰婿-第四百二十一章 和你離婚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还好,知道补救。
    否则的话,自己就得出手。
    既然撒了谎,那么就要圆满。
    让任东国知道,并不是自己刻意的安排。
    同时也让任雨柔包括张春琴信服。
    这张春琴,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心思却极为细腻。
    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够引起她的警觉,所以,必须得做到尽善尽美。
    果然。
    听到了这个崔浩年的话之后,张春琴便是匪夷所思的看着任东国,耐人询问的问道:“任东国,你还会医术的?你治了那个老董,老董利用这方式,来给崔浩年治疗,所以,对方挂念你的话,现在要将权力全部移交给你?”
    “爸,我记得您以前重病,都是天纵给你治疗好的,您哪儿有什么医术……”
    任雨柔也跟着追问。
    而任东国则是在听到老董的名字之后,他心里就清楚,这一切,全都是叶天纵的安排。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拿下崔浩年的,可是对方这个措辞说出来,很明显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应该顺水推舟,顺势而为。
    “嗯,我能被人治,同样也能治别人。”
    “我的手段,你们没有人能知道,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现在,重点是,崔浩年来到这里,就是跟我移交权力的。那以后,我就是临城市名副其实的会长,谁还敢跟我造次?!”
    有了这份底气之后。
    任东国说话的态度和语气都已经明显强硬了许多。
    背后有叶天纵在撑腰,他什么都不怕!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修羅戰婿》-第四百二十一章 和你離婚相伴
    更何况,他的嗅觉很敏锐,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难得可贵的机会。
    能够在所有人面前,尤其是老婆,可以挺着腰杆做人,这就是法则!
    而随着他这话说出来。
    荣先生又喝了口茶,稳坐钓鱼台,甚至不时看着叶天纵,想要揣摩他的意思。
    “爸,您别冲动,咱们有话,慢慢说哈。”任雨柔就怕事情会出现危机,极力的劝阻。
    至于张春琴,现在并不能做到完全笃定和按兵不动,他看着那崔浩年递过来的材料,既希望是真的,又担心是真的,这种自我矛盾的心理,让她诚惶诚恐。不由分说,他立刻朝着崔浩年那边冲过去!
    电光时候之间,便是直接将那所谓的移交文件抢夺了过去。
    然后,仔细的翻阅查看。
    片刻之后,当确定了最终的信息之后,这张春琴忽然凄厉的大笑了起来。
    从面色上,还是不难看出,她内心的兴奋,高于委屈。
    跟老公低头,这有什么。
    只要能够让他当上会长,可以给予自己的美妆总店带来方便,尤其是,有了这层关系之后,她就能够和荣先生通力合作,也许,自己的愿望,最终可以得以实现。
    “哈哈哈!”
    “是真的!这文件,是真的!”
    “换句话说,我老公,就是临城市商会会长,他手里面握着的权力,就是各种项目的审批权,以及负责分发推广的权利。但凡是在临城市做生意的人,都得经过他的手,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别人也别想在这里分到一杯羹。”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张春琴还特地扭头看了一眼荣先生。
    这既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同时也是在按时荣先生。他之前所约定的那个盛大美妆,可以推脱了,毕竟,如果没有商会的点头,他也别想在临城市有任何立足之地。
    “哈哈。”
    “恭喜张总,贺喜张总。”
    “您老公,成为了真正的商会会长,那我觉得,咱们的生意,可以重新谈谈了。”
    荣先生心领神会,起身站起来,来到叶天纵的身边,两个人还非常有默契的点头对视了一眼之后,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那,张总,您看我们这生意……”
    “这个事情我觉得先不着急。”
    叶天纵打断,荣先生操之过急,没有必要。现在,还有好几件事情没有解决,这本来就是囊中之物,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啰嗦。打断之后,他走出来,高声的说道:“那既然协议信件是真的,爸,您对崔浩年这边,是不是应该有所允诺呢?”
    “哦,对,对,应该的,应该的。”
    任东国反应过来,不置可否的点头说道:“那,既然你把权力移交给我了,我很感谢。几件事情,第一,就是以后你还是商会的秘书长,以后辅佐我,我吩咐,你安排,尽心尽力的做事情,我不会亏待你。除此之外,就是你家人的病情,稍后我会去治疗,明白吧?”
    “多谢任会长。”
    “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哦对了,既然您是会长了,我之前说过,我商会的所有会员,都要给您特地举办一次酒会,就在这两天,到时候您携带家人一起前来赏光,不知道……”
    “可以的,可以的。”
    那崔浩年还没有说完,任东国还沉浸在商会会长的权力之中,无法自扒,没有搭理,叶天纵立刻就站出来,随后应承了几句,再给崔浩年使眼色,而对方则是功成身退,迅速的离开了大别墅。
    “那接下来,就是第二件事情了。”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看着一旁的任东国,还特地用胳膊肘磕碰了一下任东国。
    任东国微微一怔,然后快速的反应了过来,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老婆,我是你老公,我知道你是没有健忘症的。那么,现在我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会长,那你刚所说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答应。当然了,如果你不乐意,或者是要和我唱反调的话,那你的美妆总店,可就……”
    “任东国,你不要欺人太甚!刚刚我只是……”
    “妈,虽然咱们都是女流之辈,但是说出来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咱们既然答应了,那就必然要遵守承诺啊。我们一家人都可以接受,这无所谓,可是身旁还有荣先生。是,现在爸是商会会长,他要是想要在临城市做生意的话,恐怕得需要爸的同意。但是人家是省城来的,本身就是拓宽渠道而言,如果这边不行,那就回去不就完了?”
    任雨柔在旁边低声提醒。
    话糙理不糙。
    其实,张春琴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悔恨之意,但是她向来性情刚强,不愿意低头认错。
    如今,听到女儿的话,她的性情立刻就有了一些变化,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叶天纵给一旁的荣先生使了个眼色,他立刻就心领神会,马上站出来,点头的说道:“好了,虽然任会长已经是拥有了商会的所有权力。但是,我这个人做生意,向来是以承诺为先,如果张总不愿意兑现之前的承诺的话,我哪怕是拼着不在这临城市做生意,也绝对不会再继续呆在这里!”
    说完之后。
    荣先生立刻就心领神会,转过身去,打算闪人。
    而荣先生的美妆产业基地,是她一直垂涎已久的。之前是没有希望,而现在希望大增,其实,对于这个家里的当家做主,她本身并不是那么的看重。只要一家人的生活可以欣欣向荣,哪怕是让她低下头也无所谓。其实,作为女人,如果老公真的那么给力的话,自己又何必想要做女强人?
    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小女人,这也是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如今。
    老公有了这样的实权,那就对他不是委曲求全,而是一家人,齐心协力。
    “好!”
    最终。
    经过一番痛定思痛之后,张春琴决定,以大局为重。
    能够坐稳老公的会长,同时,他现在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有一个荣先生在,就应该让对方对老公恭敬。而不是不服气,那身为老婆,就应该这么做。更何况,以后有会长这个名头在的话,那想要把生意做大做强,相信不是梦。
    甚至。
    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商会。
    如果能够成为这些商会共同的主人,那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老公,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想明白了道理的张春琴,主动走到了任东国面前,低声的说道。
    叶天纵见状,心中畅快,虽然不是跟自己道歉认错,但是在他看来,向任东国低头,那就是跟自己低头。而自己入赘到任家之后,也有小半年的功夫了,还从来就没有见到过张春琴低头认错,看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是否服软,只是看有没有戳到她的痛楚罢了!
    而任东国虽然之前强硬,但是骨子里就是一个比较心疼人的人,尤其是这张春琴,还是他的老婆,所以,当下就想要点头,但是却被叶天纵阻止。
    只是眼神交流。
    但是意思很明显,这次是收拾张春琴的一个大好机会。
    如果这次不将她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恐怕以后还会反复发作。
    任东国心领神会,然后表情也是跟着冰冷了起来,郑重的说道:“老婆,你和我虽然是结发夫妻,但是有些事情,咱们得提前说好,你如果答应了,那咱们就相安无事,可如果是不答应的话,那我说不定会和你离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