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兩百一十八章,三災禍領主大戰吞世者原體推薦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吉恩男爵领,吉恩镇,骑士王莱恩在布列塔尼亚的第一块领地,既是他的龙兴之地,也是对他来说有十分重要意义的地方,如果斯卡文鼠人能够攻陷这里,或许就可以得知莱恩的一切秘密所在。
    而由于这里的地形,周围环境等各种要素,吉恩的守军一向不是很多,毕竟如果国王不在,谁会给一个四面八方都是自己领土的地方组织规模巨大的守军呢?
    中央集权之后确实有这方面的问题,在莱恩进行中央集权后,布列塔尼亚的各个公国开始自然而然地步入功能化,哪些是农业行省,哪些负责商业、工业,哪些主要对外贸易?哪些是彪悍的士兵来源?还有哪些行省干脆就是比较纯粹的军事要塞?
    举个例子,卡卡颂作为骑士王国的南方屏障,主要负责的就是纯粹的军事要塞任务,而伯莱昂由于邻接埃斯塔利亚,自身是个产盐圣地,因此大部分的作用是盐场、港口贸易和轻工业。
    所以在卡卡颂这个南部屏障突然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后,吉恩这里是真的没有多少军队的,单从这点来看,斯卡文鼠人的判断不仅精准,战略战术也是完全成功的,即使在伊克特重伤和阿基坦之战后,斯卡文鼠人的战略依然算是成功了一半。
    老近卫军营是空的,公爵城堡是空的,大量自由民军团被抽调前往库罗纳,德文伯爵赫克斯拼尽全力才召集了三千多守军。
    然而,当还剩一半的史库里大军和咧嘴氏族大军进逼到吉恩城下,准备将这座城烧成灰的时候,所有的斯卡文鼠人都意识到它们大错特错!
    只见三个金色的身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站在吉恩城的城池门口。
    这三根黄金玉米棒的身材异常高大,每个都有近三米高,两根玉米棒手持着长戟,另一位手持着一面黄金盾牌和一把宽刃大剑。
    这三根玉米棒示意所有人都躲到他们的背后去,然后用着斯卡文鼠人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一句话。
    “没有人可以通过这里,老鼠也不行。”
    所有的斯卡文鼠人几乎都兴奋地吱吱吱个不停。
    我们有好几万鼠,你们就三个人,就这?啊,就这?
    你们难道不知道,就算是一位非常强大的黑兽人军阀巴德-多格和它上百人的黑兽人卫队也曾经被奴隶鼠和氏族鼠堆死过么?
    斯卡文鼠人们一拥而上,开始朝着这三根玉米棒和城墙上瑟瑟发抖的守卫们发起了进攻。
    黄金玉米棒们动了,仅仅不到0.1秒的时间,数十名奴隶鼠被切成碎末的尸体飞上了空中。
    崔特思-畏尾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但是三个灾祸领主已经现身,如果崔特思-畏尾还要自己的脑袋,那么它就必须进攻。
    于是围攻吉恩城的战争开始了!
    埃塞克斯、香格里拉和邦克山见状互相看了几眼,然后微微点头,它们感觉到了。
    他leileleile,那个光头来了!
    然而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上一次被击败的耻辱,必将复仇。
    以牙还牙,加倍、不,十倍奉还!
    三位灾祸领主消失在了战场之上,将一片狼藉的攻城战留给了崔特思-畏尾和身受重伤,正坐在毁灭之轮内养伤的伊克特-利爪这边。
    红鱼村,安格朗庄园。
    “是么?吉恩城遭到围攻?斯卡文鼠人包围了吉恩城?”安格朗手中握着自己的黑剑,背后背着一对振金战斧——割肉者和撕裂者,腰间挂着矮人符文四连发火铳,他全副武装,朝着一位红鱼村的村民和善地说道。
    “是的,安格朗大人。”村民此时却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
    这是安格朗大人么?
    这明明是一头杀入如麻的恶魔!此时眼前的安格朗根本不再是原来的纯朴老农形象,他虽然还在笑,可是就连最麻木的村民都能感觉到这个纯朴老农身上燃烧的滔天怒火和嗜血杀意!
    很多孩子已经吓得掉头就跑,那些猪和羊吓得屎尿齐下。
    “是么?没朝这里来?这不对啊!”安格朗还待再观察一下,原体却突然听到了某种极为熟悉的响声,他骇然地伸出手:“过来!”
    “什么?”村民却下意识地躲开了安格朗的伸手,眼前的安格朗老爷实在是太令人恐惧了,村民哪里敢信任他?
    他大概没有想到,他拒绝了唯一一次生还的机会,下一秒,一发次元石子弹将这个村民的头颅击穿,这位和安格朗当了十几年邻居的村民脑袋瞬间炸开,脑浆和血液溅在了安格朗的身上。
    “贼鼠敢尔?!”安格朗看着邻居当场在自己面前死亡,吞世者原体立即将目光集中在了远方。
    他看见了,三百多米开外的森林之中,一颗十几米高的大树上,几个次元石抬抢小队正在用发烫的枪管对准自己。
    “你们,已经死了。”安格朗淡淡地发出了死亡宣告。
    吞世者原体蹲下身体,吸气,他的靴子用力,深陷入夯实的土地之中。
    “为了我的兄弟姐妹,为了,努凯利亚!”安格朗就如同一颗炮弹一样,轰得一声,一个赤红色的光影爆射而出,直取那组斯卡文次元石抬抢队。
    “嗯?”正在临时搭好的瞭望台上,还在准备瞄准的次元石抬抢小队,五个鼠人射击手满脸疑惑地看着目标突然消失了,它们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立即将视线从望远镜中移出,想要确认目标在哪里。
    “啊啊啊!”仅仅一个喘息的时间,安格朗的怒吼声从远到近,那纯粹的仇恨和暴怒几乎令红鱼村的村民和夏隆森林都为之战栗不止!
    眨眼之间,安格朗距离它们只剩一百米了!
    鼠人枪手赶紧想要将枪口对准安格朗,准备下一次射击。
    優秀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 起點-第一千兩百一十八章,三災禍領主大戰吞世者原體展示
    迟了,吞世者基因原体脚步轻点,相隔着百米的距离,安格朗就已经毫无压力地起跳,巨大的赤红身影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直取树上的次元石抬抢队们。
    凌空而来,安格朗在身体升到顶点的时候,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矮人符文四连发火铳。
    “砰!砰砰砰!”
    四发爆裂弹丸先后击中枪手的额头正中,四声爆炸先后响起,四头斯卡文鼠人当场毙命。
    只剩下一个枪手,它亲眼看着安格朗从空中落下来,掉进了附近的丛林中,摔出一片尘土。
    由于受到树枝树叶的遮挡,抬抢手看不清楚安格朗到哪里了,它只能听到一阵重物的响声,抬抢手赶紧将头抬起。
    快逃!
    抬抢的枪杆刚刚朝上抬起想要收枪的一瞬间,一把黑色巨刃就从身后刺穿了抬抢手的脊背。
    安格朗将武器从这头该死的鼠人身上抽了出来,吞世者基因原体的怒火只是得到了些许缓解,他将自己嗜血的目光望向周围,想要找到真正的敌人在哪里。
    这把剑名叫黑剑,是安格朗升魔之后,由黑暗机械神教打造,恐虐赐福的神器,在第一次阿米吉多顿之中,安格朗一剑就解决了五个灰骑士终结者,并拿着它解决了上百位灰骑士,最终一位名叫休伯利安的灰骑士燃烧自己的生命和黑剑碰撞,并以自身濒死为代价折断并粉碎了这把武器。
    这把剑象征着安格朗不光彩的历史,原体本没有想使用它,即使莱恩断断续续花了十年时间净化了这把剑,即使矮人符文工匠大师德隆-费因森接受安格朗的请求重铸了这把剑,安格朗也始终没打算使用它。
    都是你们逼的!
    是你们逼我的!
    我只想好好种田,好好享受我的生命和乐趣,为什么你们总是要逼我呢?
    安格朗露出了自己的牙齿,原体感受着周围的一切,那茂密的森林之内,有什么东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移动。
    他抓着斯卡文鼠人的尸体从大树上跳了下来,打算四处观察。
    粗略地扫视了周围,没有什么发现,然而他却发现一个斯卡文次元石抬抢手的背后用扭曲的低哥特语写着一行字。
    “欢迎,角鼠神的客人,请低头,我们为您准备了最棒的礼物!”
    “什么?”安格朗低头一看,自己脚底下方正好用血绘着一个崭新的大角鼠圣徽!
    “汝可识得此阵?”狂笑声传来。
    “咻!”三根泛着黑光的黑色锁链同时从三个方向朝着中央的安格朗射出,大角鼠的法阵启动,将安格朗牢牢地束缚在法阵之中。
    至高灾祸领主埃塞克斯,灾祸领主香格里拉、灾祸领主邦克山从三个方向同时出现。
    这是什么东西?安格朗被三道黑索捆在其中,原体惊讶地发现自己用力居然无法挣脱锁链!
    “这是大角鼠的神赐,从印地那里得到的神物,角鼠神的客人。”至高灾祸领主埃塞克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猎物,它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是使用印地神祇大梵天的脊椎所制造的神器,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拥有神性的强大敌人,角鼠神污染了它,让其为我们所用。”
    Yesyes!我们的角鼠神最高!唯物主义铁拳专治一切牛鬼蛇神!
    “什么?”安格朗再次用尽全力,居然还是无法挣脱,黑索捆在他的身上,深深地勒入他的皮肤之内,而且越勒越紧:“可恶~该死的老鼠!”
    “昔日你带给我的羞辱,我将代表大角鼠取下你的首级!”埃塞克斯虽然看起来气定神闲,胜券在握,但至高灾祸领主却注意到了法阵的问题,它连忙从身后抽出了次元之刃。
    原本这个法阵和来自印地的神祇起码可以控制住安格朗一两分钟,足够它砍下安格朗的脑袋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另一位灾祸领主邦克山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伤,自己为了救下伊克特也消耗了不少的力量,能控住安格朗的时间大大缩短了,随着安格朗的用力,邦克山很快就出现了不支的情况。
    来不及了,必须现在就出手。
    次元之刃刚刚抽出一半,阵中被黑索捆住的安格朗却将目光投向了邦克山,他似乎也发觉了这个阵法的弱点,加大了挣扎的力度,同时安格朗嘴唇微动,似乎在说着什么。
    他在说什么?埃塞克斯急切地想到,次元之刃出鞘,刺目绿光之中,数百头斯卡文鼠人的魂魄随着剑刃游动。
    “鼠金诺……”
    就在这时,森林之中的隐蔽之处突然出现了一位赏金猎人,他头戴黑色骷髅头盔,手中拿着一把六联发符文火铳,身披战争女神神赐胸甲,内里是白色的贵族衬衫,蓝色皮裤。
    赏金猎人大师,提利尔唯三的圣域强者之一,安格朗的前队友布伦纳出现了,他吐掉口中的烟卷,举起火铳。
    “午时已到!”
    “砰砰砰砰砰砰~”
    六发符文子弹,六发脸色,六道喷吐的火舌。
    斯卡文灾祸领主邦克山的头颅被从脑后连续命中六枪!它甚至来不及惨叫,当场毙命。
    三角阵型已经崩了一角,安格朗和布伦纳对视一眼,原体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再次用力,黑索炸裂,埃塞克斯和香格里拉受到反噬,几乎同时吐血,萎靡不振。
    糟了!
    安格朗没再给它们机会,他狞笑着走上来:“放心,很快就结束了,我的技术很好的,不会怎么疼。”
    “叮~”次元之刃和黑剑撞击在一起,擦出成片的火花。
    森林中的战斗很快就开始了。
    然后很快就结束了。
    同时,吉恩城这边的战斗也在持续着。
    崔特思-畏尾表示压力山大。
    那三根玉米棒立在那里,吉恩城根本就攻不进去!
    打了两个半小时了,斯卡文鼠人的尸体堆积成山,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鼠人踏入过吉恩城一步,三根玉米棒虽然没有主动进攻,但是他们就这样死死的卡住城门,让鼠人抓不到任何一点机会。
    崔特思-畏尾不想要将咧嘴氏族大军损失在这里的话,它知道自己必须考虑有关撤退的事宜了。
    狡诈的斯卡文鼠人军阀不打算自己下决定,而是找到了正在一个毁灭之轮中休息的伊克特-利爪。
    “不、不能撤退,这是角鼠神的意志、意志!”斯卡文首席大工程师伊克特-利爪无力地说道,它还在坚持。
    “可是我们无法击败那几个金甲玩意,他们太强、太强了!”崔特思-畏尾盯着伊克特-利爪,似乎在寻找着可能的破绽。
    “那也不行。”伊克特-利爪思考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它从毁灭之轮内摘下次元石移动电话,接通了后方。
    “威斯特,率领艾辛刺客出动、出动。”
    “鼠式次元石坦克出击!”
    “授权使用末日火箭,给我把这三根玉米棒和整座吉恩城给我炸上天、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