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精彩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六十三章 【進來吧】相伴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六十三章【进来吧】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討論-第六十三章 【進來吧】熱推
    轰隆隆。
    春雷乍响。
    四月的天气,晚上的时候,一声春雷,新春的第一场雨来的似乎略有些晚。
    幸好陈诺已经骑到了家附近,眼瞧着雨点字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脚下加快了速度蹬了几下。
    来到楼下,停车,把自己这辆前几个月刚买的捷安特山地车往单元楼洞的屋檐下不会被雨淋到的地方一停。上楼,开门,进屋。
    身上没淋多少雨,但陈诺也脱了外衣,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
    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陈诺站在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自己,眼角还没有被岁月折磨出来的皱纹,少年还有些清瘦,远没有到发福油腻的岁数,头发也是浓密的,额头也还是光滑的,没有抬头纹。脸上的肌肤能感觉出还有一丝婴儿肥,根本没有中年人那种胶原蛋白流失后黯淡的肤色。
    眉清目秀,鼻梁高挺,嘴唇略略有一点点薄,一般来说薄嘴唇会给人一种面相刻薄的感觉。但因为少年平日里都习惯的带着一副懒洋洋的笑脸,冲淡了这种刻薄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颇具亲和力的味道。
    年轻……真好。
    今天是周四,小叶子还在幼儿园里。
    陈诺晚上跟萤火虫母女的这顿饭压根没吃饱,弄了方便面——嗯一包不够,干脆拆了两包。
    也懒得煮,晃了晃暖水瓶里还有开水,就直接弄了个大碗泡着,为了不跑气儿,上面压了个锅盖。
    一边掐着时间看着,一边坐在沙发上,陈诺有些出神。
    心情自然是不太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
    啪啪啪。
    门响。
    陈诺皱眉,起身去拉开家门。
    门外,李颖婉已经淋透了,像个落汤鸡一样站着。
    身子畏畏缩缩,脸上全是水珠子,头发贴着脑袋,还有几缕挂在脸上,顺着发梢滴着水。
    身上的校服已经湿透了。
    陈诺叹了口气,侧身放少女进门。
    李颖婉进门后,却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客厅里,浑然没有平日里的那种少女的活泼,只是低着头,仿佛犯错了一样。
    几秒钟后,陈诺听见了女孩抽泣的声音。
    陈诺叹了口气:“你不会是自己冒雨跑来的吧?司机呢?”
    “司机送的。”李颖婉委委屈屈道:“可我到了楼下,不敢上来,在下面转了好久。”
    精彩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六十三章 【進來吧】推薦
    “淋着雨转的?傻了吧你。”陈诺无奈,只能推着李颖婉进了洗手间,然后回身去自己房间翻了一套自己的干净衣服扔给她。
    “洗澡,把衣服换了,快!”
    说完,陈诺出来,反手把门关了。
    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泡面碗,心中有些没来由的火气,情绪也有一点点的浮躁。
    不爽,确实有点不爽啊。
    为今晚的事情!
    看着时间到了,揭开压在上面的锅盖,顿时一股泡面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
    肚子饿的时候,泡面的香气,简直就是人间之极品!
    心情顿时舒服了一些。
    用力吸了几口这喷香的气儿,陈诺拿起筷子。
    第一筷子入口……
    舒服了!
    陈阎罗吐了口气。
    厕所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陈诺随手打开电视机,挑了个正在播放综艺节目的台,房间里的声音才稍微热闹了一些。
    陈诺吃着泡面,看着电视,心里的那点子无名之火,才稍微平息了下去。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一碗泡面吃完,陈诺听着洗手间里的水还在哗哗响,看了一眼时间,算着差不错了,起身去厨房里,又摸出一包泡面来,晃了晃暖水瓶,水还够。
    又泡了一碗。
    ·
    李颖婉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委委屈屈羞羞答答的,心中充满了一种不知道怎么描述的耻辱感。
    长腿妹子走到客厅。
    少年在看电视。
    她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了。
    若是放在平日,她自然就是嘻嘻哈哈的凑过去,往少年的胳膊上靠,然后撒娇一般的叫一声“欧巴”。
    可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卡在这儿了。
    晚上母亲的那句“当牛做马”,那一句,就把少女心中的那点情愫,那点尊严,那点又喜欢又矜持的心思……
    Pia的一下,摔在地上,摔碎了!
    尬在那儿,李颖婉忽然觉得自己不知道怎么办了。
    幸好,陈诺抬起头来,一挑眉毛:“站着干嘛!过来坐!”
    长腿妹子垂着脸,仿佛犯错了一样的一点点挪过来坐下。
    陈诺把泡面碗推到她面前:“先吃,不然泡烂掉了。”
    掀开锅盖,喷香的气味铺面而来。
    若是在往常,李颖婉肯定就是用那种南高丽女孩特有的夸张又可爱的声调大喊一声:“哇!泡面!欧巴你太好了!”
    要么就是拿起筷子甜甜一笑,然后大快朵颐。
    而此刻的李颖婉,只能拿起筷子,慢吞吞的挑着面条,还是那么几根几根的挑着往嘴巴里送。
    陈诺看了女孩一眼,心中叹了口气,嘴上却说:“快点吃啊!吃完我我还等着洗碗呢!”
    李颖婉身子一激灵,赶紧加快了速度。
    一碗泡面吃完,陈诺端着两个碗去厨房里飞快的刷干净了。又摸出一个胖胖的红彤彤的苹果来,洗了一下,用菜刀一切两半,回到了客厅。
    李颖婉坐在沙发,连姿势都没换,就那么规规矩矩的坐着——陈诺一看她这个样子,心中有忍不住有些来气。
    把半个苹果塞进女孩手里。
    “吃!”
    “……哦。”
    咔咔啃。
    苹果是红富士冰糖心,这个年代还有些贵。但架不住陈阎罗有钱啊。李青山前些日子还赞助了五十万呢。而且小叶子也喜欢吃,陈诺就干脆买了一箱放家里。
    一个苹果吃完,陈诺故意没说话,一直看着电视。
    这个年代的综艺节目看着很傻——当然了,二十年后也一样傻。
    但这个年代的综艺节目,以陈诺的眼光看来,不但傻,而且土。
    弄一帮嘉宾在室内做着些很老套的游戏,弄点有奖竞猜,中间再穿插几个歌舞表演——这就凑出一个综艺节目了。
    一边看着节目,一边用眼角余光看了少女手里的苹果吃完了。陈诺这才扭头看李颖婉。
    女孩穿上的是陈诺的一套干净衣服。
    套头的卫衣,白色的。运动长裤。但架不住萤火虫身材好啊。
    才十七岁,就已经有快一米七了,而且身材比例也好,大长腿,四肢纤细苗条。活脱脱一个衣服架子。
    陈诺知道,自己今晚不说点什么的话。这个性子倔强而有些偏执的女孩,能被她心里的那股羞愤给憋出毛病来。
    嗯,对,羞愤。就是这么一股情绪。
    一个女孩,带着自己的母亲欢欢喜喜的去见自己喜欢的男孩。
    可自己的母亲居然当场用一种近乎跪舔的姿态,把自己的女儿拱手当个货物一样送出去,当奴婢当牛马都在所不惜。
    所以女孩此刻的心态就是:羞愤!
    “这么晚了,是你妈让你来的?”陈诺轻轻一笑。
    “嗯。”女孩点头,然后忽然又摇头,低声道:“我……我自己也想来的。”
    呵,姜英子,这么着急么。
    长腿妹子低声,柔柔弱弱的喊了一句“欧巴……”然后又说不下去了,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你妈说的话,你就当她是放屁好了。”陈诺摇头。
    “可是……”李颖婉哭道:“妈妈说,如果我不能跟着你,就回南高丽去。”
    “回去也挺好的,你耗在华国在这儿胡闹,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话一出来,长腿妹子憋了一晚上的情绪,一下就爆发了。
    哇的一声,妹子哭了。
    哭的老惨老伤心了!
    “你就是不想要我在你身边是不是……呜呜呜呜呜。”
    “你就是不喜欢我,烦我,是不是……呜呜呜呜呜。”
    “你就是喜欢那个孙胖子,是不是……呜呜呜呜呜。”
    “你就是想把我赶回去的,是不是……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
    陈诺看着女孩哭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好好的一个美少女,哭的就像个学龄前儿童一样……
    扑的一声,陈诺反而忍不住笑了。
    “妈妈说……如果我回南高丽去,你不要我的话,她,她就把我送给财阀……哇!!!!!!”
    少女哭的更伤心了。
    陈诺叹了口气。
    以今晚接触的姜英子后,感觉到这个女人的那股子极端偏执狂的劲。她还真做的出来!
    “……那,就骗你妈说,你已经跟着我了。”
    长腿妹子继续哭,一边哭一边不满:“什么叫骗啊!!呜呜呜呜……欧巴!你就是不喜欢我是不是……呜呜呜呜呜,我为什么不能做你的女人啊……呜呜呜呜呜。”
    这话陈诺不接了。
    转身去洗手间里拿了条毛巾过来塞女孩手里。
    自己哭吧!哭完了自己擦!
    少女抽抽嗒嗒哭了会儿,停下了,低声道:“妈妈今晚非让我过来找你……说,说让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女人才行。我……我……”
    女孩又哭起来了。
    此刻萤火虫的心思很复杂呀。
    当陈诺的女人,女孩是千肯万肯的。
    但……不能是以这种方式呀!
    陈诺笑了。
    做我的女人?
    姜英子是迫不及待抱大腿,把女儿直接赶上自己的床嘛?
    “那你一会儿回去就告诉她,骗她,你已经是我女人了。”
    ·
    张林生用力踩着自行车,车后座上坐着那个红衣女孩。
    春雨绵密的落在两人身上,女孩脱下了风衣,一手抓着张林生的腰,一手撑在两人的头上。
    这个做法有点聊胜于无,两人都其实早已经被淋湿了。
    “到了到了,就在这里。”
    在一栋老式的住宅楼下,红衣女孩叫住了张林生。
    下车,张林生先把女孩推进了楼栋里,然后看了一眼附近。
    “那……你上去吧,我走了。”
    “不行!”红衣女孩抓住了张林生的衣服:“你身上都湿透了!跟我上去!换个衣服,然后……我家里还有雨衣,给你穿着走。”
    少年的心跳节奏乱了几拍。
    明明有点怂,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但看上去,就是仿佛是冷冷酷酷的样子。
    终于,点了下头。
    屋檐下能挡雨的地方已经被停满了,没位置了。
    张浩南可不管这么多的,直接把屋檐下的一辆很新的山地车扛着挪到了雨里,然后把自己的破旧二八大杠停在了屋檐下。
    跟着女孩上楼,两人都是一言不发的。
    黑灯瞎火的,张林生心中一团乱,也没在意到底是四楼还是五楼。
    前面女人停下,她也就停下了。
    这种老式楼房,和张林生自己家住的那种差不多。
    一个单面每层两户。
    女孩掏钥匙开门。
    张林生默默的站在她后面,能听见对面邻居家的门里,隐隐传出来电视的声音,好像是放的什么综艺节目吧。
    只是不知道为啥还夹杂着呜呜的哭声。
    不管了,别人家的事儿。
    这时候,女孩打开了门,先进去啪的一声按了下电灯的开关。
    站在门里,女孩扭头看着张林生,仿佛在笑。
    “进来吧。”
    “……欸!”
    ·
    【邦邦邦,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