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好看的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章 歸國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一去巫江三年半,再回乡时已经几乎认不出来了,顾佐恍惚间有些疑惑,这是东唐吗?
    泉州渔港已经成型,长达三年半不懈的填海努力后,原来的渔村向着海中延伸出一座半岛,宽五里、长六里,一个个花园式的小区村落点缀在农田之中,沿海的一条长街上矗立着十余座九层高楼,几十家商铺连成一片,繁华异常。
    渔港的栈桥边停泊着上百艘大大小小的渔船,战云自港口上方一掠而过,引发下面成千上万渔民跳跃欢呼。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一章 歸國讀書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一章 歸國分享
    入海数十里,前方出现三座大岛,西侧的是太行岛、东侧为王屋岛,方圆各在百里,正是玉帝下旨让夸娥氏从内陆背来的太行、王屋二山,如今成了东唐的太行州和王屋州。
    太行、王屋两州分别从西、东挡住海风和浪涌,将南吴州遮护在中间。两州之上兴建了大批村落和高楼,同样开出了一片片农田。
    泉州安置了二十万人,太行州安置了十三万人,王屋州安置了十五万人,南吴州上则更加繁华,这里安置的人口超过五十万!
    小小的南吴州上,原来的平房村落早已推掉,完全建成了高楼小区,村名没变,但景象已经完全改观,每一个村子都是一个高楼密集的小区,最早的双峰镇上,甚至出现了十九层、二十七层高楼。
    屠夫、原道长、刘玄机、尚长老、赵香炉等一干心腹是在泉州渔港上方加入顾佐回师的军伍中的,此刻站在顾佐身边向他介绍:“惊鸿道长和灵源道长他们已经改进了高长江的殿宇炼制方法,这些十九层、二十七层高楼便是近两年的成果……”
    “没办法,政事堂议了几次,想要开发东溪两岸的森林,都迫于各方压力无疾而终,大批巫江百姓又在源源不断抵达,压力实在太大,只能向天争夺生存空间……”
    “听说两位道长已经掌握了三十六层高楼的炼制秘诀,百花门出资,准备在东溪北岸试建这座南吴州第一高楼……”
    “原先还担心老百姓接受不了这么高的楼,谁知我们想岔了,民众欢迎得很,越是高层,房价就越贵。百花门准备兴建的南吴州第一高楼,还没建呢,顶层已经卖出去了……还能有谁?贾贵买的呗,整整一层都被他包下来了……”
    熱門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ptt-第一章 歸國推薦
    说话间,战云缓缓降落在皇宫前,天子李亨携文武百官出迎,见了顾佐,行叩拜大礼,顾佐下了战云,连忙扶起,奇道:“你贵为天子,怎的叩拜起来了?”
    天子大惊,跪地不起:“天子天子,父亲是天,儿臣是子,父亲远征而还,儿臣哪有不跪迎的?此为孝道啊!”
    顾佐怔了怔,好嘛,自己还真是差点把这一出给忘了,于是好言安抚:“平身吧,征伐在外,为父也时刻惦念着你呢。这次向天庭奏功,也有你的一份。”
    天子这才转忧为喜:“儿臣哪里有什么功劳……”
    顾佐道:“治国理政、安抚黎庶,使我无后顾之忧,这便是大功,不仅是你,政事堂诸君,皆有其功!顾佑,念——”
    就在皇宫前,顾佑将玉帝批核、桂香府下达的有功将士赏赐名录念了出来。
    李十二、三娘子、洛君、苦桑道人四名合道,以及高仙芝、李嗣业、陈玄礼、尹书、顾佑、高长江、杨三法、薛定图、李僾、刘亦非等列为殊勋,各赐一甲子寿元。
    从军出征的各都头、天子、政事堂诸相、惊鸿道长、灵源道长等十八人列为上勋,各赐三十六年寿元。
    从军出征的各队官、在南吴州操持的屠夫、刘玄机、原道长、赵香炉、尚长老等等四十八人列为中勋,各赐十二年寿元。
    好看的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一章 歸國展示
    从军出征的普通军士及在南吴州料理庶务的八百余人列为下勋,各赐三年寿元。
    赐予寿元,一向是天庭赏赐的大杀器,哪怕只是多活个三年,那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好东西,赏赐念完后,皇宫前顿时一片沸腾。
    精彩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線上看-第一章 歸國看書
    顾太师率数百精锐出征三年,不仅为大伙儿挣得寿元,还有大量人口、千里海疆、不计其数的物资,东唐国力暴增,收获巨大,朝中重臣们如同做了场美梦,关键是醒来之后,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每个人眼里都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尤其新增百万之众、太行王屋二州,如此这般,国才像国、天子才像天子、政事堂诸公方为国相嘛。
    当晚,雄妙台举办盛大接风宴,为顾太师接风洗尘,同时欢迎远道而来的聂小倩等兰若天合道、许飞娘等五台天合道一行。
    王钦、凤姑、范蠡、西施、王子芝、孔安国、文种、管仲、田骈等尽皆到场,又有李十二登台献舞,三娘子、洛君、苦桑、金蟹将军、蚌女、龟丞相、龟尚书和龟侍郎等相陪,好不热闹。
    聂小倩捧杯相邀:“太师麾下、能人辈出,东唐国中、群仙云集,南吴州繁华若此,真是令人艳羡,当为太师贺。”
    顾佐还礼:“顾某和诸位并肩作战,早已不分彼此,国主若是喜欢,便来东唐常住也可,我必奉若上宾。”
    宁采臣抢上一步:“只是兰若天久战之后,尚有诸多后事料理,太师好意只能心领了。来,饮胜!”
    顾佐笑了笑,举杯饮了,聂小倩望着台上剑气满星河的李十二,幽幽道:“尊夫人当真妙舞精绝、姿容绝世,令人好生羡慕……我欲登台为伴,可否?”
    顾佐伸手相邀:“正要见识国主仙姿。”
    聂小倩翩然而起,飞上雄妙台,与李十二伴舞,一时间台上魅影重重、寒意森然,很多宾客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另一桌上,薛蟒悄悄靠近顾佐,举杯问:“太师,听说我那师弟和师妹亡于战场了?”
    顾佐摸了摸肚子,叹道:“当是亡于魔礼海之手了,没能看护好司徒平和廉红药,我深感惭愧。”
    薛蟒塞过去一袋朱果:“谁都不想出这种事……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太师对他们的关照,这是半年来五台天所产的朱果,还请太师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