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超棒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48章 真的心臟啊(求月票)推薦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关平在战场上公然嚷嚷,点名道姓要杀张郃的目的。
    一个是在激励自家士卒奋勇上前杀敌。
    另一个是在告诉周边的曹军,别挡路我就不杀你,我们的目标是张郃,你们不配死在我手里。
    张郃一枪挑死杨阜后,杀了“内奸”后,又遇到前后夹击的状态。
    他自然是大吼着向着马超冲去,此时也很难在回头去维持后军的稳定。
    唯有正面击溃马超方才有可能转败为胜,更何况己方还是以逸待劳,他们接连赶路,麾下战马必定体力不支。
    如果新阳县的姜叙能够领兵出城,咬住马超的后军,自己未尝不能赢得胜利。
    后军关平的喊叫声,并没有立即传到张郃这里。
    张郃与马超两枪相交,发狠之下,皆是想要枪挑了对方。
    虽然马超正值壮年,处于巅峰状态,可张郃也不是好相与的。
    二人错马绞杀,一时间不能快速斩杀对方。
    马超挥舞着长枪笑道:“张郃,你完了,你已经落入关平的圈套里,今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眨眼之间,双方嘲讽的地位互换。
    张郃面对马超的嘲讽,冷哼一声:“想要我的命,马儿,你有这个本事没有!”
    “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马超扭动身体,长枪刺出。
    张郃反手格挡,随即二马错过,冲了出去。
    可是曹军后军,在关平等人的带领下,已经被突突的不成样子。
    奋力拼杀的曹军成为了被重点照顾的对象。
    而张郃方才所期待前后夹击的援军,新阳县的姜叙并没有出现在马超的后方。
    手刃了叛徒杨阜之后,张郃才猛然反应过来,姜叙与杨阜是一伙的。
    他们都是在诓骗自己,就是为了联合马超,想要把自己整死!
    姜叙当真是领兵出城,衔尾而击。
    可惜他被断后的马岱拦住了,根本就碰不到马超的尾巴,更不用说与张郃接应上来了。
    “将军,我看岸边有一小船,我等且先去控制,接应将军回营寨。”张郃的亲卫头领小声嘀咕了一句。
    “两军相争,岂可丢弃士卒逃命遁走。”
    “今日将军若是死在这里,那关平便可以继续利用凉州豪强以及士人,
    用同样的方法哄骗夏侯将军,届时我军大败,岂不是负了丞相之托?”
    张郃一听这话,心中异常赞同,在打下去,恐怕就要被围歼在此地。
    他回过头看去,见关平左冲又砍,杀的自己麾下兴起。
    “尔等先去夺船,待我斩了关平那厮,再与尔等汇合。”
    “喏。”
    亲卫头领带着几人一路杀向河边,为守住小船做好准备。
    曹军骑兵的阵线完全被关平领军撕开了。
    “张郃何在?”关平挥舞着大刀策马而来,看见了马超。
    马超在乱军当中艰难的调转马头,以枪指着乱军当中厮杀的张郃道:“在那。”
    “张郃的命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关平大叫一声拍马舞刀就奔着张郃而去。
    “不行,我不同意!”马超紧随其后大喊道:“张郃的命,我要了!”
    张郃听到要自己命的人的叫嚷声,大喊一声狂妄,直接策马冲着关平而来。
    他还不信了,谁都能在他面前张狂,且先安全走过三十招再说其他。
    正想杀了关平,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呢!
    今日的败绩,皆是因为关平所谋划。
    “来得好。”
    二人左右转着圈圈,杀在一起。
    “这厮好大的力气。”
    张郃暗暗吃惊,果然是关羽的血脉。
    全都势大力沉的主。
    他没想到关平如此年轻,就已经是这般田地,看样子不加紧解决他,等他成长起来,定然是第二个关云长。
    这厮可不好对付啊!
    关平至今还没有露出破绽,张郃一时间拿他不下,心中暗暗焦急。
    张郃看出来了,关平这是在仗着自己年轻体力好,就想着硬生生把自己耗死在这里!
    关平手执青龙偃月刀,一下就砍在了张郃的枪尖上。
    “关平小儿。”张郃快速变招,一枪捅去。
    马超被乱军围住,落后几个身段,瞧见张郃这一枪的角度,心中一惊。
    张郃是故意被关平斩到!
    关平的长刀势大力沉,不好收力变招,可是张郃的长枪却是灵活许多。
    这便是张郃纵横沙场多年的经验,不是关平能够比得上的。
    同样擅长用抢的马超,也看出来张郃的小心思。
    “关贤弟且小心。”马超余光瞥到,只能大喊一声提醒。
    关平见张郃的长枪挽了个枪花,卸了自己砍他的力。
    枪尖奔着自己的面门而来,他下意识的加紧马肚,身体往后一仰。
    关平撑住手中的长刀,用腕力也往上一挑,刀尖奔着张郃的战马的嘴巴就去了。
    二马交错之间,张郃突然抽出环首刀,砍向关平持刀的胳膊。
    关平当即扔掉手中的长刀,侧身让过,反手抽出倚天剑的剑身格挡砍向自己的环首刀。
    速度太快,关平抽不来整个的,好在剑是好剑,张郃的环首刀应声而断。
    断刀微微在关平铠甲的上方划过,短了些许,根本就够不到。
    但是关平的倚天剑却是因为张郃斩下的力,贴在了关平的铠甲上。
    辛亏没有大幅度划动,否则倚天剑就把关平的甲给破防了。
    张郃气的咬牙,这等神兵利器,怎么就到了关平的手中!
    否则今日不能杀了关平,也能断他一条臂膀。
    反倒是关平扔掉的长刀,巧不巧的划在了张郃的马腿上。
    战马惊叫一声,险些站不住了。
    张郃扔掉手中的断刀,拽着缰绳,跃马而起,往一旁跑去。
    “将军,你快过来啊!”
    有曹军士卒在河边的小船上,对张郃大吼一声。
    关平躲过张郃的致命一击,这才完整的抽出倚天剑,一剑斩断偷袭自己的曹军。
    这些人即使被斩断枪头,也依旧死命的围住关平,看样子全都是张郃的亲卫,在用命给张郃争取时间。
    乱军当中,战马没了冲锋的空间和动力,只能围着相互砍杀。
    马超一枪挑起地上关平的青龙偃月刀A货版本,握住一端,挥舞着扫开围攻关平的曹军士卒。
    关平被成功接应后,顺手接过长刀,一手拿刀,一手握剑,远的用长刀扫,近的有倚天剑削。
    等他清空眼前围攻自己的乱军后,打眼望去,就见张郃已经弃马跳上小舟。
    “张郃要跑了。”
    关平左右扫视,看着岸边的状况,还有没有小船。
    道路的前后两头都堵死了,张郃竟然跳河乘船逃走了。
    马超把长枪戳在地上,当即拿出弓箭,微微瞄准,嘴里念着:“中!”
    只见那支箭转眼间就射到了张郃,结果船舱晃荡,正中他的膝盖。
    张郃当即蹲在船上,护卫用着盾牌死死的护住张郃,麾下士卒则在飞快的划船逃走。
    对于箭术,关平却是不怎么自信的,箭矢一片攒射。
    期望以数量取代质量,可惜张郃身边的亲卫也是狠人,宁愿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张郃,也不躲进盾牌当中。
    小船顺流而下,越划越靠向另一边,箭矢有些够不到。
    马超颇为愤恨的吐了口吐沫,他娘的,怎么又是乘船逃走?
    上一次自己差点就擒住曹操了,可惜也被他乘船逃到对岸了。
    现在道路的两头都堵死了,张郃竟然还从河里逃走。
    真是晦气!
    关平瞧着张郃远去,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想把他磨死在这。
    毕竟与这种有实力的人,进行殊死搏斗的机会不多,没想到张郃竟然已经暗自找好了退路。
    小船上不过五六个人逃走,剩下的曹军将士全都不要了。
    张郃当真是好气魄!
    弃马抛弃大军,直接就逃了,一点都不留恋。
    主将张郃的逃走,直接就打击了曹军士气,剩下的人间逃走无望,只能跪地乞降。
    马超放下手中的弓箭笑道:“兴许又便宜了杨昂那家伙。”
    总之他觉得关平这计谋绝了,就算张郃逃回曹军大营,可曹军大营兴许都换了主人。
    张郃踉跄回去,正好撞上他们。
    马超觉得张郃他逃得了一时,终究是逃不了关平设下的套。
    关平擦拭手中倚天剑上的血迹,随口道:“我倒是希望杨昂能捡到这个功劳。”
    邢道荣一手抓着伤重的杨阜,一手拿着斧子,走了过来。
    “少将军,这个人竟然还没死。”邢道荣直接把杨阜扔在关平的马前。
    马超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杨阜,笑道:“你背叛我又如何?还不是被曹军所杀,何苦呢?”
    “马超,你杀了我又如何,冀城已失,我可不止一个弟弟。”杨阜躺在地上一点都不在意。
    马超颇为同情的瞥了杨阜一眼,他至今都被关平给利用到死,结果还不死心。
    “来人,把竹筐拿来,我倒是要看杨参军还剩下几个弟弟。”
    关平挥挥手,这些迷惑张郃的道具,终于派上了最后的用处。
    “杨参军,你好好瞧瞧,还少了谁?”马超拽着缰绳,颇为快意的看着杨阜的神情。
    对于背叛自己的人,马超向来不手软,一旦手软,死的便是马家人了。
    杨阜嘴角流血,瞪着眼睛看着竹筐里的人头,他的几个弟弟,一个不少,首级全都在这聚齐了!
    “赵昂!为何叛我,你忘了当初盟誓的誓言了吗?”
    杨阜怒吼一声,他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若不是赵昂的配合,他焉能上当!
    曹军焉能大败?
    这一切都是赵昂在推波助澜。
    赵昂拿着长枪适时的出现在杨阜面前,开口道:
    “杨阜,你弟弟要杀我全家,我怎么就不能配合将军杀你全家了?”
    “这不可能。”
    杨阜一点都不相信赵昂的鬼话,凭什么自己的弟弟要杀赵昂的全家。
    “这根本就不可能,你还在骗我。”杨阜眼里都崩出血泪来了。
    “以前的是骗你的。”赵昂轻微的摇头:“可是方才这话,我当真没有骗你。”
    杨阜怒吼完,便直接气绝身亡!
    关平瞧着他们这番杀人诛心的手段,也没在说些什么。
    马岱也擒了姜叙跪在了杨阜等兄弟的面前,他看着这帮堂兄弟,全都死在这里,大吼道:
    “马超,我必杀你!”
    “砍了他,让他跟他的兄弟们团聚去。”
    马超也不废话,总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哪有那么多废话跟他说。
    马岱以言抽出环首刀,一刀砍在姜叙的脖颈上,人头滚了几滚,装在竹筐上停了下来。
    关平望着对岸消失的曹军道:“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张郃跑了。”
    “无妨,就算抓不住张郃,想必夏侯渊将来对于凉州的豪强以及士人,会有极大的戒心。”
    马超眨了眨眼睛道:“关贤弟,这是何意?”
    “可别忘了,张郃在两军阵前把杨阜当做叛徒给挑了,杨阜他们可全都是我们的人。”
    关平笑了笑,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头颅道:“这些人可都是被曹军所斩杀。”
    马超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能瞒得住吗?”
    “能骗一会是一会,反正被杂乱信息干扰的是夏侯渊,不是我们。”
    “还是你~想的多。”马超把毒计给咽回去了,什么叫杀人诛心啊。
    这才是真正的心脏啊,真脏!
    关平他甚至还想用死人做文章,诓骗曹军,可真脏。
    马超突然对于张郃跑了,也就不那么太过在意了。
    关平说的对,兴许张郃这个幸存者,能够极大的干扰夏侯渊的判断呢。
    与此同时,杨昂自西县领大军出发,直接就开始攻打上邽县城外的曹军大营。
    一时间喊杀声震天,而城内的守军,这次真正见到了杨昂的大旗,便打开城门,直接从城内杀了出来。
    两方人马内外夹击,而且曹军军营只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是空营一片。
    这个突击,直接就把郭淮给打蒙了,他不是没想过会有敌军进行试探性的攻击。
    可万万没想到,会有人率领大军来袭。
    郭淮率领的曹军士卒抵挡不住,只得抛弃营寨当中的伤兵,领着少部分人骑马而逃,想要与张郃前去汇合。
    此次联合作战,张郃五千先锋步骑,死伤惨重,张郃带箭乘小船逃命,身边只剩下四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