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誰想借劍?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法相矗立“死亡巢穴”的青鸾女皇,面对萨博尼斯的暴怒,和黎会长的呵斥,无畏且无惧。
    似乎,诸天星河中,没任何存在能威胁她,能让她感到害怕。
    修罗王也好,大魔神格雷克也罢,都不足以影响她的意志,改变她的决策。
    斩龙台被她归还虞渊,那口“暗域寒井”被她抓碎,连接暗域的甬道,也因她的力量崩断,此刻的“死亡巢穴”重新回到她的掌握中。
    朵朵,盛开于巢穴边沿的死亡之花,茁壮生长着,死亡之力向外荡漾。
    绝寒黑暗,竟被死亡力量消融,被渐渐地驱散。
    三头六臂的女皇法相,悬停在巢穴上,岿然不动。
    死亡,毁灭,再生之力,缭绕着法相的三个部分,让萨博尼斯,黎会长,君宸和大魔神格雷克,也为之动容。
    炼化且合道“死亡巢穴”的青鸾女皇,人在巢穴中所涌现出的气息,不容小觑。
    他们更有一种直觉,陈青凰若见机不妙,只需一念起,就能摆脱千鸟界,脱离湮灭星域,在翱翔星河的“毁灭巢穴”中现身。
    无人,无任何存在,能阻止她的离去。
    千鸟界的界壁,对此刻的她,也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不死鸟遗留下来的,三条通天神路,你竟然参悟到如此程度。”
    萨博尼斯的黄金之身,立于战车,和陈青凰的死亡之面齐平。
    修罗王讲话时,看着从暗域涌入的黑暗,正在被死亡力量侵蚀,心情愈发烦躁。
    他很清楚,暗域和千鸟界的连接甬道,已被陈青凰打崩。
    进可攻退可守的修罗大军,因陈青凰此举,彻底断绝了后路。
    也不会再有更多的暗域寒能,涌入到千鸟界,如他所想的那般,将此界吞没,让他能轻松解决所有对手。
    若暗域寒能,淹没整个千鸟界,神王降临,他也无所惧。
    现在的话……
    萨博尼斯眉头微皱,开始审视现在的新局面,一双金色眼睛,有无数电流交织。
    “陈青凰,你坏我大事!”
    端坐黄金王座的黎会长,阴沉着脸,也在问责。
    暗域和千鸟界的甬道破碎,遗落在极寒黑暗的擎天之剑,就无法顺着甬道,被虞渊依仗斩龙台,加化魂池和煞魔鼎的力量,给召唤回来。
    商会和神魂宗其中一个谋划,也就因此而落空了。
    擎天之剑,在天地间最神秘的暗域,而修罗王萨博尼斯,又常年坐镇暗域,谁能在暗域里面,从萨博尼斯手中,将擎天之剑带离?
    当年的聂擎天,怕是也没有这样的力量!
    好不容易诱导修罗王离开暗域,精心布置之后,再让剑魂进入暗域,依靠很多精妙,给擎天之剑指引了方向,让此神剑可以回来,谁能想到陈青凰横插一脚,打乱了神魂宗和商会的计划?
    “不算全部坏。”
    青鸾女皇主再生的那一面,面朝着黄金王座,淡漠地说道:“你看,修罗王短时间也回不了暗域。而神剑的剑魂,则是融入其中。剑魂落入,神剑就有了智慧和灵性,它能趁着修罗王不在,自行摆脱暗域。”
    “擎天之剑,终将刺破暗域界壁,重新遁入天外星河。”
    说这句话时,她珠帘下的眼睛,似看向了虞渊,和虞渊手中还握着的剑鞘。
    “剑魂识得虞渊,也能感应出剑鞘的位置。神剑离开暗域以后,经过一番漫长的星河旅途,终将有一天找到虞渊。”
    “那时的虞渊,兴许才真正拥有,执掌此神剑的力量。”
    精品都市异能 蓋世-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誰想借劍?分享
    “而非现在。”
    此言一出,黎会长和鬼王天藏,脸上的表情都略有些不自然。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誰想借劍?讀書
    “你?”
    天藏舔了舔嘴角,深深看向青鸾女皇,欲言又止。
    “我知道,有人想借剑。”陈青凰声音幽幽,“想暂借神剑大杀四方,平定乱局。可那个人,并不是神剑的主人,也不是传承者。”
    她嗤笑一声,道:“如果此剑归来,当真率先落入虞渊手中,被虞渊所用,我兴许不会破坏。只可惜,虞渊没有冲破到自在境以前,根本无力彻底驾驭那柄剑。”
    “所以……”
    她看向虞渊,道:“就再等一等吧,它终究是你的。在它冲破暗域封禁之后,它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找到你。但,总比让你自己去暗域闯荡,去取剑来的好。不论你在什么境界,你当真现身暗域的那一刻,萨博尼斯立即就能觉察,并瞬间抹杀你。”
    话罢,她执掌死亡的那一面,对萨博尼斯说道:“是吧?”
    修罗王不置可否。
    “有人,想要借剑一用……”
    虞渊在她说完时,心有所感,想的是何人能驾驭此神剑,令这场惊天动\乱结束?
    “溟沌鲲,你还要看到何时?”
    忽然间,大魔神格雷克朝着界外狞笑起来,“你若是不肯进来,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将你的两个棋子通通捏死。”
    这话落下,被黑暗淹没,遍体鳞伤的蔺竹筠,蓦地生出一股寒意。
    化魂池中的虞渊,一手抓着剑鞘,一手握着斩龙台,可气血小天地的那座“生命祭坛”,却被格雷克的力量影响,以一种脱离他掌控极限的高速,进行着反常旋动,令他瞬间觉得气血世界就要崩塌。
    他的胸腔皮肉,一下子多出了许多细密伤痕,皆因为狂躁气血的外溢。
    天藏,黑浔和撼天大帝,天魔青魇,根本没办法给予任何帮助,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缓解他体内的异状。
    呼!
    蔺竹筠更是从黑暗中,被一团血雾裹着,慢慢凌空,出现于众人视野。
    这位和虞渊有着太多恩怨情仇的女子,状态极差,也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根骨头,绽开了多少筋脉,她奄奄一息地,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他们死,总好过我死。”
    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从界外的星河传来,分明来自于溟沌鲲,而且让里面的所有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从没见过如你般胆小的星空巨兽。”修罗王冷哼。
    “所以,我才能存活到现在。而比我古老的,比我强大的,那头至高无上的泰坦棘龙,不早早死了?自以为无敌于星河,不还是被同类,被那几个家伙围殴重伤,悄无声息地死去?”
    “虚空灵魅,也觉得谁也杀不了她,以为能穿透虚空,就无惧一切,结果呢?”
    “不死鸟,还认为她永远能再生呢,现在呢?”
    “连那头深海巨翼蜥,不也是远赴最偏僻孤寂的外域星河,在亿万年杳无人烟的虚无出没,才能幸存至今?”
    溟沌鲲的沙哑声,充满了嘲笑,讥讽。
    “我虽然被幽禁浩漭多年,可我一直活着,还活在浩漭的中央大世界。至于你们两个莽夫,嘿,在你们之前的修罗王,血魔族族长,我见过没十个,也有七八个了。我和其中的几个家伙,也曾关系不错,比和你们两个强多了。”
    “又如何?”
    “你们之前的族长,不也踏入十级血脉,又相继死了。”
    “只有我,也只有我!”
    溟沌鲲的声音愈发低沉,愈发\缥缈,且似乎离千鸟界有点远了。
    自在境巅峰的强者,能感觉出这头星空巨兽,和千鸟界刻意拉远了距离,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界外,溟沌鲲化作的巨鱼,的确离千鸟界渐远。
    并且,他完全打消了,以星空巨兽的原始形态,去吞没千鸟界的念头。
    他还急剧收缩着,化形为枯瘦老叟的体态,如从外域星河瞬间消失,出现于阴尸王所在的陨石陆地。
    “主人!”
    阴尸王,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背后,眼中是由衷的敬意。
    溟沌鲲眯着眼,眉头深锁,幽幽一叹,道:“我就知道会这样。”
    “什么?”阴尸王惊诧道。
    “你再看那界壁。”溟沌鲲道。
    阴尸王聚集魂念和阴纯灵力入眼瞳,凝神细望,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变得和溟沌鲲一般苦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