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起點-第一千九百七章 鴻蒙的推測讀書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鸿蒙以他的路为沙盘,推演永恒的道法。
    “庐山?”
    鸿蒙神色微动,不知庐山,却知楚元话中之意。
    “我的确是在推演,但推演始终都是在猜测,自己的猜想,无法窥探其全局。”
    鸿蒙轻叹了口气,所有的一切都是纸上谈兵,不过他的实力也在这种推演中越来越强,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神秘强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道理简单,打破道理就难了。”楚元道。
    “是啊,没有办法。”
    鸿蒙道:“在我的永恒路内,每个纪元也会爆发大劫,不到原始神灵的立刻死,而我也让他们在鸿蒙宇宙内,历经劫数。”
    “管中窥豹。”楚元道。
    “其实我也有几个想法,帝皇要不要听一听。”
    鸿蒙就如一个学者,他愿意把自己钻研出来的和他人分享。
    “朕很有兴趣。”
    楚元道。
    “我第一个猜测是永恒路就是一个无限巨大的天地,扩张,不断的扩张,不是它没有边际,而是它扩张的速度,我们跟不上,所以就认为是无限的,其实是有边界的,只是我们的速度达不到它的边界。”
    鸿蒙继续道:“我曾经花费十几个纪元一直在飞行,都没有到达边际,每一次纪元的更迭,就好像是一次它的扩张。”
    如鸿蒙这般,楚元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
    “这是有可能的,在我的宇宙内,我曾经故意扩大,有起源神在探索,可仍然是追不上我所扩张的速度。”
    鸿蒙是把理论放到沙盘内推演。
    他的沙盘他作主。
    “这也有可能,但也有些矛盾所在。”
    楚元道。
    或许在天地内,他们本身就是极为渺小的,如微尘般。
    “还有一个是,我们所生存的永恒路,其实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神灵所开辟出的永恒沙盘世界,正如老夫,我的沙盘我就是创物主,我可以改变一切的法则,让你无法永恒,你就无法永恒,超脱不了创物主的修为!”
    鸿蒙说出的话很惊人。
    每个能修炼到永恒级那都是举世独尊的,又有谁能接受自己生存的世界是一个更伟大的强者所开辟的,他们不过是被他人所注视,圈养的生灵,一言一行都在他人的掌控中。
    如果真相真是这样,那么强者的心灵都会崩溃,接受不了。
    楚元沉默。
    他看着鸿蒙宇宙的生灵,伸出手掌张开,有个梦幻的世界,演绎出了无数的生灵。
    他随手一握,生灵尽灭,随后才道:“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鸿蒙看了看神武,并没有因自己的猜测而心灵动摇,暗暗称赞内心之坚定,也继续道:“我还有最后一个想法,会不会永恒路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生命体,它也是活着的,是一种宇宙般的生灵,它也在修炼,它也在强大着自己。”
    “三个推测,都很有道理。”
    楚元平静道:“这其实已经包含了永恒很有可能存在的本质。”
    他点了点头,鸿蒙已经把很多可能包含在了其中。
    “猜测始终是猜测,老夫就算猜正确了又能怎么样?不也同样是没有办法打破桎梏?”
    鸿蒙道:“不知帝皇有此想法。”
    “无论永恒为何,在朕的眼里,就如一个圆,我们都在这个圆内。”
    楚元手指画出一个圆。
    “圆?”
    鸿蒙先一静,随后赞叹道:“帝皇好理解,圆也代表着无限的循环,一个个的纪元,不正是一种无限的循环。”
    这才修炼不到一个纪元,就能有这种见解。
    “要想打破圆,先掌控这个圆,若圆都无法控制,何谈去超脱?”
    楚元反问。
    “因此帝皇才会去争霸最强者。”
    鸿蒙道。
    “不错,最强者的路不允许有任何拖后腿的,而面对这种人,朕给他的唯一手段,就是直接毁灭。”
    楚元语气残酷冷漠,“鸿蒙,不知你有何想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谁当最强者与我没有关系,我心性淡漠,对争霸毫无兴趣,圣皇当了最强者,他永恒了吗?诛天大帝,盘神大帝最后以自己的命去打穿,同样没有成功,而神不同样陨落,只留下了自己的神法,所以,成了最强者不一定能永恒。”
    “我不会参与争斗,单纯的争斗永恒不了,我只会去研究参悟,但谁若能真正开辟出一条永恒的路来,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参与进去,哪怕粉身碎骨。”
    “即使自身不能永恒,但哪怕是让我看到永恒的希望也好。”
    鸿蒙的意思很明白了。
    他不会去参与到争斗中去,更不会去拖楚元的后退,但同时他争霸最强者,鸿蒙也同样不会出手帮助他。
    对于争斗,他早就看穿了。
    但有一点。
    如果楚元又开辟出一条永恒的道路来,鸿蒙同样会参与进来,奉献出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乃至于生命。
    什么最强者。
    不过是过眼烟云,如空中楼阁,毫不真实。
    他根本毫无兴趣。
    他有强大的实力,为何不争霸最强者,他看透了,这毫无作用。
    “你的话,朕记住了。”
    楚元继续看着鸿蒙宇宙的运转。
    接下来,楚元在鸿蒙宇宙内留了一段时间感悟。
    鸿蒙给了楚元很大的感悟。
    而楚元虽然活的远没有鸿蒙长,但他的性格霸道,又有神秘的系统,往往能给出一针见血的回答,让鸿蒙也不断点头。
    与强者交流,是鸿蒙乐意见到的事情。
    因此,鸿蒙的名声其实在诸多永恒级是很好的。
    当然,也因为他实力太强,也没有几人敢于得罪他。
    在这种交谈中,楚元的实力也在增长。
    “鸿蒙,你漫长纪元来的参悟,给了朕很大的启发,朕能感觉到朕的永恒路有了很大的增长,花非花,雾非雾,修炼修得就是一个真实。”
    楚元要告别鸿蒙了。
    “和帝皇交流心得,我同样收获匪浅,帝皇若有事情找我,激发此块鸿蒙令,我能感应到。”
    鸿蒙沉默了一会,又道:“若帝皇真开辟出永恒的路,我会倾尽所有,我活的也够久了,能撑过的岁月不是很长了。”
    他知道。
    这一次因为楚元的出现,永恒路又惊变了,他无比的渴望,有人能够在他生命的末期开辟出一条真正的路来。
    死,他不怕。
    他怕得是哪怕是死,也无法得见真正的永恒,他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所以,他开辟鸿蒙学府,要把自己的感悟也传承下去。
    “会有的。”
    楚元告别鸿蒙,直接返回了第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