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喪鐘-第2519章 反目成仇展示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别的不说,巴德尔在仙宫还是很有魅力的,洛基就简单地到城墙脚下转了一圈,询问那些看起来无比强壮的单身女战士,问她们愿不愿意嫁给巴德尔,哪怕只在诸神黄昏中做一天的夫妻?
    那些身高两米四五,满身肌肉甚至还长胡子的女战士们十分害羞,但态度都很明确,表示都愿意听神王的安排,能嫁给光明之神是她们的荣幸。
    哪怕今天大家都会战死,也没有遗憾了。
    洛基一边溜达,一边还在心中感慨,果然看起来老实的人心最黑,那个巨木达克苏是怎么想出这么损的办法?而且好像自己的目的也被看穿了……
    仙宫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家伙?
    不过也罢,反正今天大家都要死,已经没必要深究了。
    他带着那些高大强壮的战士们穿过人群和街道,看着路边建筑里的孩子们拿起刀剑的模样,微微一笑,仿佛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以前自己还小的时候,每次托尔出去打猎,自己都会赖着一起去,就算连弓箭都无法拉开,但他可以帮托尔拎个死兔子或者剑鞘这样的东西。
    那时候真好啊,可就是在巴德尔带着托尔去看过黑龙之后,托尔变了。
    他开始追求更大的猎物,更多的荣耀,不再喜欢跟文弱的洛基玩耍,而是天天跟着巴德尔到处耀武扬威!
    该死的家伙!他为什么又活了?!明明自己借霍德尔的手杀死他了!
    ‘明明今天就是阿萨神族的最后一天,可他还要回来抢跟我托尔!真是该死!该死!’
    越想越是生气,洛基的脸色不受控制地阴沉下去,吓得路边的孩子关紧了门窗发出巨响,才惊醒了回忆中的狡诈之神。
    他重新换出了温和的笑容,带着足足五十人的女子队伍回到了母亲身边,在不远处,托尔正搂着巴德尔的肩膀,吹捧他失去眼睛后显得多么有智慧。
    夸完眼睛还不够,托尔又拉起巴德尔的手,表示要是他再少一只手就好了,看看海拉身边的亡灵提尔吧,他的手被芬里尔咬掉后换上了一只合金手臂,才成为了仙宫战神。
    托尔十分大方地承认了自己技不如人,在萨卡竞技场的岁月里,他至少改掉了盲目自大的毛病,学会了分析战友和对手的长处。
    他不得不承认,在仙宫中,单论武艺的话,自己应该比不上提尔,论战斗力的话,肯定比不上海拉。
    承认自己的弱点并不是失去了荣耀,而是为了将来获得更多的荣耀而准备。
    呃,今天之后就没有将来了,唉,说起来好多遗憾,明明萨卡星还有往年的决斗冠军自己没有交手过,甚至还有宇宙长老会中的‘常胜者’也没见到,那个爱好决斗单挑的宇宙长老该有多强啊?
    然而恐怕是没机会了。
    见到托尔和巴德尔那么亲热,旁若无人地说说笑笑,洛基咳嗽了一声,来到海拉假扮的弗丽嘉面前说:“母亲,巴德尔回来了,我想要为他庆祝一下。”
    “好孩子,你有这样的好意当然很好,我同意了,趁我们现在还有点时间。”脚腕上捆着肉眼不可见的细线,海拉已经知道了丧钟的计划。
    火熱都市言情 美漫喪鐘 混沌文工團-第2519章 反目成仇鑒賞
    她甚至没有细问怎么庆祝,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洛基也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弗丽嘉向来都粗枝大叶,有点迷糊,有时候她连自己插在头发里的珠宝都找不到,可她就是个好母亲。
    得到了首肯的洛基转过身来,看着巴德尔笑了,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我的哥哥巴德尔啊,我作为如今阿斯加德的神王……”说着,他把神枪往脚边地面上一顿,发出一声脆响以让周围人群安静:“欢迎你回到我们的家庭中来,仙宫的大家都非常想念你。”
    巴德尔松了口气,虽然自己心中已经原谅了洛基,但还没顾上找他单独聊聊自己的死因这件事呢。
    因为托尔一直缠着自己问东问西的,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
    不过看到现在洛基还挺有神王样子的,光明神也放心了不少,他依旧带着那阳光般的笑容,来到了另一个弟弟的面前:
    “谢谢你,我的兄弟,如今的神王陛下!你的欢迎让我真正回到了家中,就像是迷途的鸟重返巢穴,是那么喜悦与欣慰。”
    他知道洛基喜欢鸟,还经常对喜鹊说话,而提起对方喜好的事物,则是拉近关系的法宝。
    “所以我临时决定,为你举办盛大的婚礼。”洛基图穷匕见,轻轻迈出几步,侧身让出身后的女战士大队来:“母亲作为家庭与婚姻之神,已经同意了这个神圣的庆典,我的哥哥啊,快过来和你的新娘们说说话,典礼马上就要开始啦。”
    准新娘们还有点害羞,不过作为已知自己今天必死的战士,她们并不缺少勇气。
    差不多她们每个人都用热烈的眼神盯着巴德尔,同时胆子更大一些的,已经开始向他展示她们那比普通人大腿还粗的肌肉胳膊,以及那些可以被称为荣耀的种种伤痕,以此证明自己的强壮和荣耀。
    巴德尔的脸色当场就拉下来了,他看看在一旁不明所以还热烈鼓掌傻笑的托尔,又看看洛基身后那迷迷糊糊的天后,叹了一口气。
    “洛基,我不能接受,现在我们面临着最后的战斗,女士们虽然美丽又强大,但她们应该去追寻自己的荣耀。”
    “哦?你想要违背神王的命令?”洛基轻飘飘地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放在面前轻轻摩挲着:“大哥,离开阿斯加德几百年,就已经忘记‘神王的意志是绝对的’这一点吗?还是说,你觉得她们配不上你?”
    “我有妻子,我只爱一个人。”巴德尔摇摇头,他再度拒绝:“我尊重王权所代表的荣誉,但不意味着什么样的命令都要服从,不管是你还是奥丁,你们都有做错事的时候。”
    “你的妻子早死了,哦,我忘了,当时你还是个死人,恐怕不记得。”
    洛基拄着神枪冷笑着走上前来,面对面地和巴德尔顶在一起,继续说着:
    “按照阿斯加德的传统,丈夫死后妻子或情妇中可以有人陪葬,你妻子也很爱你,没有你她活不下去,所以她带着你的尸体登上了你的豪华大船,然后被我和托尔以及所有爱戴你的人用火箭烧了。嗯,这么说不太严谨,因为你的船不太好起火,她中了好多箭也死不掉,最后还是奥丁用冈格尼尔帮她解脱了呢……我说的对么?托尔?”
    被突然叫到的托尔愣了一下,看到巴德尔的目光后,有些惭愧地扭过了头。
    当时射箭的人里就数他最疯狂,因为那行为寄托着对哥哥的哀悼。
    当年不觉得有哪里不对,毕竟风俗就这样,大嫂也是自愿陪葬的。但现在巴德尔回来了,他没死,那么大家就变成了杀死他妻子的凶手了……
    ‘所以洛基才想要给巴德尔补偿,给他找更多的妻子,我懂了!’
    托尔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算是看出了洛基的‘好意’,处于愧疚心理,他站到了洛基的一边,上前开口说道:
    “巴德尔,洛基也是好意,你看那些女子是多么威武雄壮,你就接受吧?我们大家都会祝福你们的。”
    然而光明之神已经忍无可忍,提到妻子和爱船仿佛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失望地摇摇头,突然暴起一拳就把洛基打倒在地,还在那金绿相间的胸甲上踩了一只脚:“看看你做的糊涂事!居然还把托尔变成了今天这样!胡闹!全是胡闹!我要替奥丁教训你!你根本不配当神王!把枪给我!”
    “我不!我是神王!你得听我的!母亲,你看巴德尔在做什么!”
    洛基不断地扭动挣扎,还向弗丽嘉告状。
    “给我!”
    巴德尔弯下腰来就是一顿组合拳,打得瘦弱的洛基眼冒金星,他同时还用手去掰洛基的手,想要抢走冈格尼尔。
    “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
    托尔抱住了巴德尔的后腰,像是拔萝卜那样用力往后拖,嘴里还大声喊着劝架的话。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有帮托尔劝架的,有帮巴德尔趁机朝洛基下黑脚的,准新娘们在保护新神王,盾女们则呼喊着保护天后……
    城墙脚下的兄弟反目引起了新的风暴。
    装作慌张惊讶的海拉隐蔽地朝丧钟方向看了一眼,那高大的战士在汹涌的人潮中岿然不动,脸上还带着憨厚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