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五十三章 久兒生氣了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星儿出于本能的求生欲,一个转身,脚底抹油立刻开溜。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兩百五十三章 久兒生氣了鑒賞
    “你要是敢跑,我就让你永远消失。”凰久儿幽幽的嗓音,轻飘飘的响起。
    声音越冷,越漫不经心表示主子杀他的心越真,越强烈。
    星儿吓得腿一抖,立马旋转跳跃滚回来。“主子啊,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甩锅是他的生存法则,拒不承认,主子找不到证据,就不能拿他怎么办。
    “不知道,你是星若世界的器灵,你说不知道?那要你这个器灵还有什么用?”凰久儿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真是好的很啦,她一直觉得这货有事瞒着她,感情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哈,好好的一个人给整成了狐狸,他咋不把她也整成狐狸啊。
    星儿哆哆嗦嗦的吞了口唾沫,小声哔哔道,“主子,你还是星若世界的主子,你不也什么都不知道。”
    凰久儿气的手一抖,顺着墨君羽狐狸毛的手不小心顺到了……
    墨君羽整个身子又是一僵。
    自从久儿抱着他给他顺毛开始,他就一直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他现在虽然是狐狸身,但是他的思想是人啦。
    他在变成狐狸的那一刻,他所有的身外物都留在了妙音禅境,他只带出来了常年带在身上的这块玉佩。他的衣服现在还躺在桃花林里吹冷风。
    换句话说,他现在是没穿衣服的,虽然狐狸不需要穿衣服,但他人的思想一时之间很难转换过来。总感觉自己现在是赤果果的展现在久儿面前。
    久儿那小手还不停的给他顺毛,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
    凰久儿没有意识到这点,一边顺毛顺的不亦乐乎,一边又冷着眼怒视着星儿。
    “星儿,你可真有能耐了啊,居然将锅甩到你主子我头上来。”
    星儿眼神一闪,讨好的一笑,“过奖过奖,不敢不敢。”说的是实话而已。
    卷卷跟大虎早已吓得缩在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千万不能被星儿波及,误伤无辜。他们是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公主千万不要注意到他们啊。
    但是,下一秒。
    只听凰久儿雷霆一声大喝,“星儿,你给我学学卷卷跟大虎,他们从来不敢有事瞒着我。”
    卷卷跟大虎心中警铃瞬间就拉响,不好,要完。
    果然,星儿立马就将他们拉下水,“知道,他们知道,他们也是知道的。”语速之快,在凰久儿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落下。
    卷卷跟大虎无所遁形,喜提凰久儿震惊的目光。
    “公,公主,你听我们解释……”卷卷抖着下巴,兔嘴哆哆嗦嗦的像关不上的贝壳。
    凰久儿忍着捶胸顿足的冲动,抬手制止他,“停,你不要跟我解释。”
    终究是错付了。
    “公主,对不起。”卷卷低着头轻声沉吟。
    他明知道公主那么在乎墨公子,还跟着星儿一起隐瞒公主,实在是太不该了。
    公主肯定伤心透了。
    凰久儿确实伤心,墨君羽是她在乎的人,她不指望他们能跟她一样的喜欢他,但至少能尊重她的选择。
    三只对她的隐瞒,让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不求能坦诚相待,但在大是大非、人命关天面前都拎不清的人,也不配跟她并肩走下去。
    蓦地,凰久儿一掀长睫,眸子里迸射出一道犀利如炬的光芒,面无表情的看一眼星儿,又转过去扫了不远处的卷卷跟大虎,嗓音透着一股决择。
    “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自己进去里面思过,思完过,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见我。”
    她说的里面自然是指妙音禅境。
    卷卷、大虎、星儿三只没有再说话,垂着头,排着队一个一个的进了妙音禅境。
    墨君羽感觉到久儿低落的情绪,心中一痛。都是因为他,久儿这样惩罚他们想必心里定不好受。
    他动了动身子,想要像以前那样伸手摸摸她的头,一抬头发现自己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她的胸部,那两座软软的山峰此刻在他狐狸眼里显得格外大。
    他眸色一僵,顿感整个狐狸身一顿燥热。眼神直愣愣的盯着那山峰,竟一时忘了反应。
    凰久儿看着星儿几人进了妙音禅境,叹了口气的抱着他走到合翼树下的石头上坐下,“墨君羽,对不起,星儿他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墨君羽打断。
    他抬起爪子轻附在她粉唇上,但爪子在离那唇还有一公分的距离时停下了。那动作的意思很明显了。
    他不希望久儿跟他道歉,尤其还是因为别人,这样让他有种他们很生分的感觉。
    凰久儿眸光一柔,握着他的爪子,按在自己脸颊上,“墨君羽,你真好。”
    因为星儿他们的隐瞒,让他误入山洞,变成了狐狸,他都不怪他们。她知道他是看在自己的面上才不跟他们计较的。
    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却变成了狐狸,想必心里是很难以接受的。
    如果不是自己在这里等着他,或许他会静静的离开,独自去寻找恢复人身的法子。
    假如寻不到,他会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静静的等待死亡。
    她很高兴他没有自己一个人走掉。
    凰久儿将墨君羽稍稍抱的更高一点,刚好与自己平视,她微微一笑,粉唇毫不犹豫的在他狐狸嘴上落下轻轻一吻。
    她知道唯有这样才能真正表达自己的心意,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她都不会嫌弃他。
    墨君羽真是没有意料到久儿对着他这张狐狸脸都能下的去嘴。表情愣了几许之后,心里得到了大大的安慰。
    他最害怕的就是久儿会嫌弃他,看来倒是他多想了。
    一吻之后,凰久儿认真的看着他,担忧的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墨君羽摇头。
    “你在里面都遇到了什么?”
    墨君羽沉默,狐狸眼里的眸光复杂又无奈。
    他就算说了久儿也听不懂啊。悲催,没有共同语言。
    凰久儿猜到了他的顾忌与骄傲,墨大公子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允许自己发出狐狸的叫声。
    只是他不说,她又怎么能帮他呢。
    凰久儿小心的提议,“或许你可以试着说一说,说不定我能听得懂你说的话。”
    她能听懂卷卷跟大虎说的话,说不定也能听得懂他说的。
    墨君羽眯着狐狸眼,内心好一番挣扎之后,才轻轻的唤了声,“久儿。”
    只是当这声久儿从狐狸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嗷嗷的狐狸叫。
    凰久儿表情一僵,不自然的顾左右言其他,“那个,我们还是去问问辰叔叔有没有办法恢复你的人身。”
    墨君羽心态崩了,他就知道久儿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