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火熱連載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馮光祖-第五百三十二章,幸好,幸好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
    楚若霞用余光看着正在吃药的罗先生,心生绝望。
    “难道我的贞洁就要这样没了吗?阳光哥你在哪?救救若霞吧,我不想被这样……”
    随后表情变坚定。
    “如果我真的被……等我能动,绝对不会选择活着,我会选择死亡……”
    她知道电视上咬舌自尽那一套都是假的,连咬到舌尖都受不了,怎么可能下得了嘴,不过之后一旦她有机会,她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贞洁在她眼里很重要,等同生命一样。
    “只是不能在见到阳光哥了……也不知道他知道我身陷囹圄会怎么样……”
    她看着吃完药,逐渐靠近的罗先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罗先生感受浑身燥热的身体,搓了搓手,快步向床上的楚若霞走去。
    还没走几步,整个房间内响起一声巨响。
    嘭!
    “嗯?”
    这一声差点把罗先生给吓得去世,心里的欲望都被这一声给下的倒退了几分,原本微微抬头的老二,给吓萎下去了。
    他大吼道:“外面干什么呢?是不是想死?艹!”
    这一声让楚若霞重新睁开了大眼睛,眼睛里也全是疑惑。
    正当罗先生准备继续行动的时候,耳朵再次响起声音。
    这次不一样了,是两个人的惨叫声。
    光这声音就让人毛骨悚然。
    “听着声音像是我手下的叫声啊!这是怎么了?”
    罗先生拿起随意都在沙发上的白色浴袍披在身上,他准备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解决掉事情他才好一心一意享受这个小萝莉。
    刚走几步。
    嘭!
    紧闭的房间门就被人给踢开了,随即门口出现一道人影,正是冯阳光。
    罗先生看着冯阳光质问道:“你是谁?”
    随后他越过冯阳光,看到他身后自己的两个保镖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心里大惊。
    “你……你究竟是谁?”
    冯阳光扫了一眼罗先生,直接就让他遍体生寒。
    床上的楚若霞看清楚来人,高兴得大叫,“阳光哥!!我在这!”
    楚若霞那叫一个开心,从绝望回到希望的感觉真好。
    “什么?”
    罗先生大惊,“他们居然还认识,完了,这下完了。”
    “狗日的张大,你可害惨我了。”
    他没有降智去威胁眼前这尊杀神,而是在想怎么补救。
    冯阳光越过罗先生径直向床上的楚若霞走去。
    罗先生心里一喜,就听到冯阳光嘴里说道:“啸天,你盯着他,敢动一下,把他给我往死里咬!”
    “汪!”
    这时罗先生才看到门口蹲着一只像狼狗一样的大型犬,正朝他龇牙咧嘴。
    “咕嘟!”
    看着那锋利的牙齿,他把已经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等候冯阳光的审判。
    他可不想葬身在狗嘴里。
    冯阳光来到床边,看到楚若霞完好无损的衣服,他松了口气,幸好还是赶上了。
    冯阳光俯下身子把楚若霞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在解绳子的时候,楚若霞十分开心,一个劲的跟冯阳光说话,心理素质极强,没有哭泣。
    “阳光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嘿嘿!”
    “当然,你可是小公主啊,收到你的短信我就向这边赶来了,我可是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到时候你必须请问吃东西。”
    他想分散楚若霞的注意力。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第五百三十二章,幸好,幸好熱推
    “没问题,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楚若霞十分大方道。
    解开绳子的冯阳光伸手在楚若霞挺拔的鼻梁上轻轻刮了刮,“这次你的做法很对,很机灵。”
    “那必须的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个小机灵鬼。”
    这时冯阳光注意到楚若霞脸上的巴掌印,当然还有手上的勒痕。
    轻轻抚摸着她还在红着一侧的脸颊,心疼道:“疼不疼!”
    楚若霞摇了摇头,“不疼……”
    疼字还没说出口,这小妮子终于绷不住了,紧紧的抱着冯阳光,放生大哭。
    “呜呜呜呜,刚刚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原来她的坚强全是硬撑的。
    冯阳光轻轻拍着楚若霞的背,感受到胸口被两团软软顶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阳光哥在这,谁都不能伤害你。”
    几秒之后,楚若霞停止了哭泣,冯阳光把她脸上的泪花给擦干净。
    “你等着,阳光哥给你报仇!”
    “!”
    罗先生听到这句话大惊。
    “难道是天要亡我?”
    踏踏踏!
    突然这时从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房间三个同时看向声音来源处,十几个身穿保安服的人涌进房间,这些人正是前来追赶冯阳光的。
    罗先生看到来人狂喜。
    “有救了,终于有救了,你打得过两个,看你怎么打得过一群人,哈哈!”
    “呼——呼”
    领头那人扶着膝盖喘粗气,眼睛看着房间里的冯阳光还有蹲在门口的啸天,暗道:“看来接待说的就是他了。”
    随后他注意到站在一旁身穿白色浴袍的罗先生,顿时大惊,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罗先生可是金碧辉煌会所的金主,他所做的那些破事,金碧辉煌所有人都有所耳闻,什么喜欢玩萝莉等各种事情。
    但是谁叫人家有本事呢,可以为所欲为。
    他还记得有一次自己队伍里有个愣头青,从罗先生门前经过,听到里面女人叫救命的声音,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把罗先生给打了,还把女人给救了。
    然后他的那名手下并没有好人有好报,反而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结局,而那名女子被罗先生安排人给**了,最后不堪受辱跳楼自尽。
    从那以后,他明白一个道理,虽然现在不是乱世,是和平时代,但是现在操蛋的事情照样存在,谁有钱谁就是大爷,弱者还是弱者,任人宰割……
    咳咳!扯远了。
    保安头头看着罗先生,活像一条哈巴狗问道:“罗先生你没事吧!”
    这下罗先生不做缩头乌龟,硬气了,对保安头头大喊道:“叫你的人,把这男的给我打到半身不遂,剩一口气,女的别伤到他,对了,还有这条狗,也把它给解决掉。”
    “这……”
    这可是犯法的。
    十几个保安看着自己的头头,等待他下达命令,他说上在上。
    罗先生催促大骂催促道:“艹!犹豫什么,给老子上啊,只要你们干了,要什么有什么,钱,权利,这都是小菜一碟。”
    “要是我在你们这发生危险,你们全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艹!”
    保安头头大骂一声,“给我上!”
    说完举着手中的橡胶棍向房间内的冯阳光奔去。
    剩下的人看到自己的老大出手,其他人纷纷把腰间的橡胶棍取下,跟在自己老大后面。
    “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