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七章 日月星辰入夢來!相伴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这泥塑虚影既然在陈错心中显化,立刻便被陈错看出缘由虚实——
    引出庙龙王虚影的,就是那条空中河流!
    “这条河水,就是庙龙王留下来的水行至宝?!”
    陈错已然明悟。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平复心中惊讶,他也不再耽搁,心中道人两手画圆,将一枚枚烫金字符牵引出来,灌注聚厚歌诀!
    当即,那一枚枚字符膨胀、增殖,转眼增加了三倍有余!
    随后,这道人两手一压,便压缩成一团金色光辉!
    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联系与冥冥感应传递过来,陈错收拢心念,参悟起来,感到与那条河流之间,生出一点感应联系。
    与此同时。
    外界情势风云变幻——
    念兽停滞,独孤信等人知道是难得的机会,纷纷弃了各自的对手,快速的聚拢过来!
    “难怪传闻之中说他那般厉害!”赫子赢更是与自家师妹低语一句。
    柳洱点点头,旋即道:“师兄你总算是明白了,日后还当谨言慎行!”
    就是孟家兄弟看向陈错的目光,都多了几分郑重。
    “难怪……难怪……”
    见得众人聚集过来,独孤信也不啰嗦,一指手中宝塔,而后张口吐气,将一点本源灵光喷到了那塔身之上。
    顿时,宝塔震颤起来!
    “陈君,此宝已被唤醒,还请动手!只要抵挡片刻即可,我好真正催动!”
    “好!”
    陈错收敛心念,眼底闪过一点金光,随即抬手一抓。
    轰!
    众念兽尽数崩溃,化作无数碎片,被狂风卷着,朝陈错汇聚过来,落入袖中!
    独孤信一愣。
    水君投影却冷笑一声。
    “还是故技重施,以为本座没有准备?这条河,正是为你准备!”
    祂手上印诀一变!
    顿时,半空河流浩浩荡荡的,当空一散,霎时间化作无边水雾,混入念兽碎片之中,旋即就成了龙卷水流,也朝着陈错冲击过来!
    不过,这冲击的势头固然凶猛,速度却不快。
    那水君的投影浑身颤抖,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这水君驱动此河,也是下了本钱的!”
    独孤信一看,就明白过来,正要提醒众人,结果话未出口,已然被那龙卷水流的气势余波笼罩!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人得道 txt-第二百一十七章 日月星辰入夢來!鑒賞
    清脆的声响中,众人浑身骨骼震颤,脚下地面下陷、开裂!
    冰窟震荡起来,四方轰鸣!
    水流之中,日月星辰之景旋转变幻!
    冥冥之中,陈错眼中星辰流转,又有一点明悟自心底浮现出来。
    “陈君!闪开!此非人力所能对抗!”
    这时,独孤信鼓足劲力,灵光冲顶,骤然出声,那声音勉强破开威压,传递出去。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二百一十七章 日月星辰入夢來!
    陈错作为重要战力,是必不可少的!万万不可折损于此!
    “无妨……”
    陈错轻轻摇头:“我有一法,可扭转局面,独孤君且沉住气,不要急切催动法宝,毕竟要损伤道基……”
    听着这话,独孤信的心仿佛一下沉入水底。
    祂沉声劝道:“陈君,你小看了重水之威,哪怕是被稀释了的重水,但只要一滴,都非寻常修士所能抵挡!”
    说着,独孤信手上捏起印诀,真正念起驱宝口诀,于是他那七窍之中,皆有虹光飞出,伴随着呼吸吐纳,在宝塔内外游走!
    綦毋怀文也对陈错道:“我这一双眼睛存有神通,很少有看走眼的时候,这条河流必是稀释了几滴三光重水,以秘法炼化铸就,已经被施展开来,便是长生修士来此!也唯有退避!”
    柳洱也道:“此物据说与元始道源流关系不浅,出自一处远古神藏,看着是水,实是炼化了日月星辰在其中,随便一滴,都有泰山之重!”
    赫子赢欲言又止,但看着那头上不断落下的龙卷水流,已是汗流浃背!
    孟家兄弟也是神色剧变,心念纷乱!
    这一刻,他们的心灵、意志在水流威压之下,都本能的震颤起来,如同凡人失陷于天灾!
    水君投影却是神色肃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错。
    陈错终于动了。
    他屈指一弹,有一点光芒飞出,落入汹涌的龙卷水流之中!
    “定!”
    天崩地裂一般的局面骤然停顿。
    水君投影更是一下子僵住!
    “该不会……”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那条狂暴龙卷,已经停滞于半空,重新化作蜿蜒长河。
    “收!”
    陈错再一抬手,那长河就坠落下来,入了他袖中。
    “这不可能!”
    那水君投影扭曲错乱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崩溃,其中念头涌动,有几分要失控的迹象!
    梦泽之中,风云变幻!
    超棒的玄幻小說 一人得道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七章 日月星辰入夢來!分享
    一条长河自天上落下,隐约能看到一条神龙虚影在其中盘旋!
    那长河流转之间,有日月星辰若隐若现,在空中生出漆黑裂痕!
    但随即,云雾聚集过来,将这长河遮盖,封镇起来!
    外界,众人满脸呆滞。
    “这……这哪里还需要拖延时间,分明是一举解除了隐患啊!”独孤信神色恍惚,心念一时拿捏不住,忽的闷哼一声,七窍之中灵光汹涌而出,朝着那宝塔灌注!
    “不好!我这……这法宝已经驱动起来了,要损伤道基根源了啊!”
    顿时,祂哭笑不得,说不出的苦涩。
    其他人哪还顾得上关注这宝塔变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错,都有些不知身在何方了。
    陈错却未停手,一指点出,金光迸射出去,贯穿了那道水君投影!
    那投影一个扭曲,化作星星点点。
    就连那冰晶镜面前的大河水君、黑龙敖定、赤龙龙女,都是一脸惊骇!
    那水君更是闷哼一声,面色苍白,而后猛烈喘息,像是承受着莫大压力!
    蓦地,那龙女道:“他必是那人,再无悬念!”
    在龙女出言之后,那位水君也回过神来,随后二话不说,猛的一甩袖子,就将面前的一面面冰晶镜面尽数都撤了去。
    “怎么回事?”
    敖定这才回过神来,他眯着眼睛,看着水君道:“是不是玩不起?我等可都守着规矩的,只是下注,并未插手,怎的殿下却要掀桌子?”
    龙女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表情有些严肃。
    “两位信守承诺,本座又怎么会违背诺言?”大河水君摊了摊手,“眼下这局面,已经超出了本座的掌控,这件事单纯靠着本座的力量,怕是摆不平了,因此……”
    那敖定和龙女听着听着,露出诧异之色,对视了一眼之后,敖定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殿下的意思,是让我等出手相助?”
    “不错,现在这个时候,需要两位伸出援手……”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敖定就冷笑着打断,“殿下,你有什么打算,不如开诚布公的说清,毕竟咱们都是为尊者办事,顺便捞点好处,没必要搞那么多弯弯绕绕。”
    “也好!”大河水君眯起眼睛,“这般看来,敖定你是不愿以化身降临了,不知龙女是个什么意思?”祂干脆就不多言,转而问道。
    龙女沉吟片刻,笑道:“奴家自是愿意一试的,毕竟来都来了。”
    “好!”大河水君说着,屈指一弹,就有一颗水珠飞出,“这颗世外水珠,可以作为凭借,传递意志法力,请龙女寄托念头,尽快降临,将那人擒拿回来,否则时间久了,真的让他炼化了三光长河,那就悔之晚矣!”
    啪!
    那水珠飞到一半,却被敖定拦住,他冷笑一声,道:“好个水君,你做事还真个干脆!也罢,我便替你走一遭吧,想来除了吾等,也无人能解决这等隐患了!”说罢,就要催动手中水珠。
    忽然,他神色一变,眉头皱起,语含不擅的道:“这是一颗龙珠吧?你竟将我龙族本源之宝,用作炼制法宝?”
    但就在这时!
    嗡!
    一点冰晶骤然出现在三人跟前,转眼膨胀,成了一张镜面!
    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