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火熱小說 丹武毒尊 愛下-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 危局相伴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明珠公主借着法袍的优势,潜入怒河中,这些火焰虽然怪异,但却也难以伤到她。
    但是怒河如今已经成为一片火海,她能够进入,都是借着法袍的威能。但是她来到这里,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甚至她所感应的范围也非常有限,不出方圆半丈!
    若是神识再继续延伸出去,那么就会被这些阴焰给焚烧的干净。如果神识损失得多了,她也难免会受创。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 飛天牛-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 危局相伴
    对此,明珠公主也可谓是无可奈何。但是既然已经下来,那么自然也就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故此,明珠公主也在寻找着藏在暗处的那些人。
    但因为看不到,神识感知又非常有限的情况下,现在的她就如同是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是否能够找到对手,都仍然是未知数。
    至少以明珠公主现在的状况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如果稍有不慎的话,恐怕都会葬身于火海之中!
    但是她又不得不去继续寻找,如果不能将这个阵法给破了的话,弄不好他们三人都得交代在这里。
    所以,明珠公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她游走了许多地方,但都没能够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但是这个女子却没有任何的慌乱,依旧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明珠公主也清楚,自己虽然找不出对方在什么地方,但却可以等着他们送上门来。
    毕竟,她在这个地方就如同是瞎子一般。但是这对于藏身于此的那些阴焰界修士而言,却是如鱼得水,他们一旦看到机会的话,也必然会出手。
    所以在这等状况下,明珠公主也可谓是心细如发,知晓自己应该怎么做。
    甚至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稍有移动,那么她手中的宝剑,便就会毫不犹豫的斩出!
    良久之后,明珠公主感受到危机忽然袭来!
    “上钩了!”
    明珠公主如是想着,从攻击到来的方向,手中宝剑直接拔出,顿时无比霸道的剑气,更是纵横开来。
    一道金色剑气,向那边更是鱼贯而去,速度奇快。
    那攻势在剑气的绞杀下,七零八落,再加之有着法袍傍身,所以明珠公主更是将其硬抗了下来。
    但是那一记攻势打出去之后,便就宛如石沉大海一般,没了后文,也不知是什么状况。
    这片火海除了河水流动的声音,便就再也没了其他声响,寂静的可怕,让人都不禁下意识的感觉有些害怕。
    方才的一击,到底是什么状况,明珠公主也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她也只能继续等下去。
    她在明、敌在暗。
    如此不利的战局,明珠公主还是第一次遭遇。但她却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反倒是冷静不已。
    现在就算着急,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只有冷静之下,才能够找出破解之法来。如果一直都处于惊恐之中,那必然是会方寸大乱。
    但明珠公主也不敢站在原地,依旧在不断的游走着,如同碰运气一般去寻找那些人的所在方位。
    怒河之中,时而也会有着剑光透出,变得波涛汹涌。
    不用去看,萧扬便就知道,是明珠公主施展能耐,开始对付藏在暗处的那些阴险之辈。
    如果明珠公主当真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在这一战之中,就会轻松许多。
    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萧扬也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方才他也挥剑斩出几道剑气,但是却被凌休直接抗住。那些剑气入了他的身体,就好似石沉大海一般,没了下文。
    现在的凌休,气势强盛,再加之有着怒河阵法的加持,这等实力,几乎可以媲美七阶大能。
    但是这样的辉煌,也只能有这一次。等到阵法散去,到了那时候,恐怕凌休的修为也会因此而崩溃,甚至是在武皇境界,都站不住脚。
    凌休怒吼着,好似如同一个完全失去理智的怒兽一般,正在不断的咆哮着。
    身形变大,伴随着力量的增强,这些都让他已经难以用常理来进行揣度。如今的他,又宛如和这怒河融为一体。
    “这里面的门门道道还真是不少啊。”白剑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他们在这阵法之中被压制且不说,如今更是直接造就出一个可以媲美七阶大能的怪物来,如此他们还怎么打的下去?
    就算继续打,恐怕也绝对讨不到好处。
    萧扬也无可奈何的摇头,道:“他们就是属于老天爷赏口饭吃的废物罢了。”
    白剑闻言,顿时也大笑了起来,觉得这的确有道理。
    但是这等话语落到凌休和摩邬等人的耳中,那就如同是一个巴掌呼在他们脸上。
    “死鸭子嘴硬,现在你们还能说大话?”摩邬怒声道。
    萧扬则是耸了耸肩,在他看来,恐怕不论阴焰界那一方势力,只要能够得到怒河中的好处,恐怕都会因此而兴起。
    至于摩家,不过只是运气好些,捷足先登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萧扬也依旧能够谈笑风生,因在他看来,这阵法不过只是奇怪罢了。说精妙,也不是有多精妙。
    只是这些阴焰,就如同是迷障一般,让他看不真切,一时间无法破解这等阵法而已。
    念想着这些,萧扬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着许些无奈的。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法子,只能按捺着自己的性子,继续观察下去。
    “怎么说?”白剑笑问道。
    纵然现在的局面已经可以用岌岌可危来形容,但是他们依旧非常冷静,还在考虑着,应当如何打赢这一仗。
    如果打不过的话,那便是死路一条。
    虽然白剑不怕死,但他却不想死在这里。
    一群阴险的宵小之辈,死在他的手中,那是无比晦气的事情。
    更何况,如今的剑心界更需要他来挑起大梁,白剑就更加不能交代在这里。
    三千中世界,便是如此残酷,让人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你的剑意能够伤到摩邬,你去摘了他。这个怪物交给我便是。”萧扬深呼吸一口气,语气也因此变得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