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優秀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十六章 坐下說!鑒賞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陈生提心吊胆地把车停在了某栋别墅的门外。
    因为整个别墅区,都只有李景秀一栋别墅有人住。停车位还是非常宽松的。
    他停好车,便忍不住点了一支烟。神情紧绷地说道:“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楚云反问道。
    “难道你感受不到吗?”陈生问道。“这别墅区隐藏了很多强者。连我们那帮人,都吓的不敢出来了。”
    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从二人的角度看过去,并不显眼,却也无法让人忽视。
    因为这辆车,极有可能是古堡一号坐过的。
    尽管只是一辆常规的黑色轿车。
    但因为坐过的人不一般。显得这辆车也格外的显眼。
    楚云闻言,却是斜睨了陈生一眼道:“又不用你下车。你在这儿紧张什么?”
    陈生苦笑道:“能不紧张吗?咱们待会儿要见的,可是古堡一号。是这个世界的黑暗之王。”
    人家那才是真正的黑暗之王。
    可比楚云自封的这种强大百倍。
    李牧北所拥有的影响力。是足以动乱全世界的。
    就连帝国那边,他跺跺脚,也会制造难以想象的灾难。
    而在红墙,更拥有根深蒂固的关系。连李家这种顶级豪门,也对他言听计从。
    可以想象,李北牧究竟拥有多么恐怖的实力。
    咔嚓。
    楚云推开门。
    径直走下了轿车。
    “我陪您去。”陈生也跟着跳下车。
    “你去干什么?”楚云扫视了陈生一眼。淡淡说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在这儿等我。”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陈生说道。
    “你去了就能改变什么吗?”楚云问道。
    “多一个人,总归是能壮胆的。”陈生说道。
    楚云也懒得和他争论什么。
    现在的关键是,他连李景秀的别墅大门,都未必进得去。何况还要带上陈生一起闯入?
    果不其然。
    当楚云站在别墅门外时。
    又出现一名中年男子拦住了去路。
    也堵在了门口。
    “主人在见客。”
    中年男子既不打听楚云的身份来历。也不咨询他来这儿干什么。
    仅仅丢下这么一句话,便不再多言。
    而楚云也大概知道了对方的意思。
    主人在见客。就证明现在还不到时候。
    如果主人不忙了。闲下来了。或许还有机会见一见。
    “好的。”楚云淡淡点头。就这么自然地站在了别墅门外。
    他没有狂妄,也没有飞扬跋扈,非得硬闯。
    此刻的他,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门外欣赏这别墅区的优美风景。
    而一门之内的强者。
    却是他的杀父仇人。
    是他这辈子最想要打败,并杀死的敌人。
    可此刻,他并不着急。
    有太多人提醒他,警告他。让他不要把视线放在李北牧的身上。
    因为现在的他,还不够格。
    还没有打败李北牧的实力。
    操之过急,只会自取灭亡。
    所以他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等待着李北牧见他的妹妹,见他的儿子。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十六章 坐下說!
    大约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
    中年男人忽然走向楚云。
    只是这么一个动作,陈生的心便紧绷了起来。
    望向中年男人的眼神,也愈发的忌惮。
    他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十六章 坐下說!
    如果对方要用强。陈生会誓死守护在楚云的面前。
    哪怕他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但作为仆人,他应该在危难时刻,为主人遮风挡雨。
    这是基本的觉悟,也是职业操守。
    “楚先生。”中年人言简意赅地说道。“你确定,要见我家主人?”
    “我很确定。”楚云重重点头。眉宇间,写满了坚定之色。
    “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中年人问道。
    “是的。”楚云平静道。
    得到楚云的答案。
    中年人不再多问。只是转身,微微抬手道:“楚先生,里边请。”
    楚云也没有任何繁琐的寒暄。
    径直朝门外走去。
    可就在他即将进入别墅大门时。
    李谪仙神情诡谲地走了出来。
    陪伴在他身边的,是李景秀。
    一个面容恐怖的女人。
    二人都走出了别墅。并与楚云正面迎上。
    “楚云,你终究还是来了。”李谪仙并不意外。
    就连古堡一号都能是他的父亲。
    这世上还有什么可奇怪的事儿呢?
    今晚,对李谪仙来说是梦幻般的夜晚。
    更是他这辈子都不曾想象过的。
    坦白说。
    他对自己这个强大的父亲,是满意的。
    甚至比李家家主更加满意。
    而最让李谪仙感到惊艳的是,父亲与他想象中截然不同。
    身上更没有任何黑暗的气质。也不像所谓的亡命之徒。
    今晚,他将一生铭记。
    父亲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也将刻骨铭记。
    “是啊。”楚云淡淡点头。看了李谪仙一眼道。“你们这是要走了?”
    李谪仙平静道:“不打扰你和我父亲见面了。”
    “看来你很适应自己的全新身份。”楚云一语双关地说道。
    “我有不适应的理由吗?”李谪仙反问道。“人总归要面对现实。”
    “是啊。尤其是这么美好的现实。”楚云说道。
    “去吧。我先走了。”李谪仙很从容地说道。
    楚云微微点头。踏步走入了别墅大门。
    今晚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且意料之中。
    每个人,都预料到了每一个细节。
    包括楚云的强行闯入。
    咯吱。
    楚云推开门。
    踏入了客厅。
    客厅的灯光并不刺眼。反而显得十分的温和。
    客厅内有一道身影,是背对楚云的。
    那是一个坐在沙发上,都能看出高度的身影。
    他的肩膀宽厚,他的腰板,也十分的笔直。
    他理着一个干净的发型。
    一个光看背影,就非常有威严感的身影。
    可楚云在瞧见此人的瞬间,内心的杀机,便肆意蔓延开来。
    这人,就是李北牧。
    是父亲被杀的罪魁祸首!
    同样是他楚云这辈子最大的敌人!
    他血脉喷张。双眼在瞬间变得通红一片。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此刻的楚云,大抵如此。
    “你想杀了我?”
    男人并没有回头。
    只是一把醇厚而威严的嗓音传入楚云的耳中。
    楚云闻言,沸腾的心逐渐冷静下来。
    杀,要有资本,有实力。
    如果没有,就要保持理性。
    “你母亲惦记我的性命三十余年,至今也没有成功。”
    男人微微抬手,头也不回地说道:“坐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