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2 分分錢的生意閲讀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同志,如果数量够大,长期拿货,价格还可以往下走动一点……”老板说道。
    “一年铜扣三百万颗,大概啥价?”刘春来想了想,拿出了大约一般的产量问对方。
    “多少?”
    老板被吓了一跳。
    不是他不相信,而是这个数量,实在是太大。
    一年三百万颗。
    而且还只是铜扣。
    一年几十万,这是大生意啊!
    “三百万,这还是最少的数量!”田明发不爽了。
    大队长说得这么明显呢。
    听不懂?
    春雨服装下属,每年需要的金属小零件,得多少?
    红旗机械厂甚至都为这事情抱怨过很多次,想要拿到这个业务。
    刘春来却没有同意,而是依然给了红星机械厂。
    “老板,旁边有个茶楼,那里比较清静,要不,咱们去那边详谈?”小摊的老板双眼露出了精明的光芒,如同饿狼看到了肥羊。
    眼神发亮。
    不过,这话是对田明发说的。
    田明发想要解释,刘春来瞪了他一眼。
    “我们先逛逛……”得到刘春来的示意后,田明发冷哼了一声。
    中年老板顿时急了,“老板,如果真有那么大的量,价格好说,铜扣可以到两分一颗,铝扣一分一颗……”
    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给价格。
    市场里,做金属纽扣的不少。
    只要有冲床,找到能生产模具的厂家,一天一台冲床都能生产好几万!
    刘春来眉头皱了起来。
    “这么低的价格?铜价可不便宜!你该不会用铁镀铜来以次充好吧?”刘春来笑着问道。
    老板顿时怒了:“天地良心!绝对是跟这些一样的。我们都是做小生意的,而且想要长期稳定地合作……”
    刘春来听到这话,有些震惊。
    他们的成本是如何降低下来的?
    一直以来,刘春来没有降价,却也在要求郭峰云想办法降低各种金属纽扣的成本。
    精品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ptt-702 分分錢的生意看書
    铜扣这东西,仅仅是原材料的价格,一粒平均算下来,差不多都要一分四厘。
    还得算上设备折旧费,人工,电费,厂房等成本。
    两分的价格,能有利润?
    刘春来很清楚,这年头,国营厂都没有什么质量意识,更不要说这些作坊式的小厂。
    可对方那神情,又不像是作假。
    “老板,您放心,我儿子原来就是冲压厂的技术学徒,厂子不景气……”
    仿佛为了让一行人放心,他们产品的质量没问题,这老板拍着胸脯保证,“我们的厂就在不远处,几位跟我去看看就放心了……我们绝对是有技术实力的!”
    田明发跟杨小乐都看着刘春来。
    如果纽扣的价格真的降低这么多下来,他们一年在这方面至少能节省十多万。
    八十年代的十多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不是刘春来一直要求降低成本,田明发等人根本不会在意这点小钱。
    跟着刘大队长,随时都是大麻袋装钱,哪里在意这么个数字?
    “行,我们先在市场看看,然后跟你去厂里看看。”刘春来开口说道。
    中年摊主有些不情愿地看着田明发。
    心中还嘀咕,这人一点都不懂事,领导都没说话呢。
    被中年人一脸期待盯着,刘春来也看着自己,杨小乐那眼神似笑非笑,顿时让田明发火气上升:“没听我兄弟说的,先逛逛市场!”
    中年就差对着这位干部喊领导仁义了。
    为了照顾对方的好奇心,居然说先逛市场。
    市场里那么多人,天气又热,溜达一圈,一身臭汗。
    可想着几十万的生意,自然不能这样放弃。
    转身对摊位上的一个穿着朴素,个子瘦小的女人交代了几句,就陪着几人去逛市场。
    a
    “老板!咱们这市场虽是新建,咱的小商品交易市场发展时间可不短了。以前集体生产时,国家不允许小商小贩搞个体经营,很多人为了生存,就提着两个提篮或是担着框子偷偷搞……”
    作为本地土著,中年摊主比杨小乐了解得更清楚。
    眼前这个中年摊主,到现在都没有进行自我介绍。
    或许他沉侵在几十万的大生意之中,忘记了。
    刘春来等人默默地听着,不断看着周围摊位上的各种商品。
    整个市场里,几乎所有的个体商贩都是笑脸。
    不时走过、肩膀上带着红袖箍的市场管理干部们,不时地跟商贩打着招呼,接过商贩递过来的一支烟,再聊几句……
    很和谐。
    市场里买东西的人,则是行色匆匆,跟老板经常为几厘的价格吵得面红耳赤,最后没谈妥,又寻找下一家……
    常见的各种生活用品,这市场里都能找到。
    摊位规模很大的,却没有几家。
    在这边零售的其实不多,主要批发,大多数都是其他地方来批发的小生意人。
    摊位拥挤,大多摊位面积都很小。
    毕竟都是小商品。
    很多摊位上的商品也单一。
    每次看刘春来等人停在纽扣的摊位前,旁边的中年摊主就变得紧张起来,不断催促着往前面走。
    刘春来只是看了看,很多连价格都没问。
    有不少质量很差,肉眼都能明显看出来。
    “几位同志,要不……咱们还是先出去吧,这里面东西都差不多,天气又热……”
    中年摊主很精明。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 愛下-702 分分錢的生意推薦
    自然不希望还没拿到的生意被同行抢走了。
    刘春来并没理会他。
    在三个人中,被误会为做主的领导,田明发直接不耐烦地否决了。
    田明发也很尴尬啊。
    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当回大队长的狗腿子。
    别到时候因为被误会,又被大队长丢到一边,自己找谁哭去?
    市场里人声鼎沸,交流也不方便,各地口音却不断传入耳中,大多数都是讨论价格。
    市场入口不远处,刘春来见到了杨小乐在这边设的服装摊位。
    连着几个摊位连城一片,后面用竹竿制成架子,挂着各款式的服装。
    “这边市场利润并不是高,不过人气等却没法忽视……所以还是弄了几个摊位。”
    杨小乐向刘春来介绍着情况。
    旁边中年人默默听着,心中不由有些震惊。
    在这里搞了八个连在一起的摊位的春雨服装,整个市场几乎没人不知道。
    难道眼前这些人,跟春雨服装厂有关系。
    再想到对方随口说出几百万颗铜扣的数量……
    可这边摊位上的人,好像根本不认识几人。
    几人也没上前交流。
    难道是骗子?
    一边担忧业务被抢走,又要衡量这几人是不是骗子。
    那个穿着衬衣皮鞋的年轻人到是像干部模样,可问题是太年轻了。
    那么大的厂,这么年轻的能有那么大权力?
    80年代可是骗子横行的时代。
    尤其是小商品市场,经常有人被骗得倾家荡产。
    有的冒充客户骗货源,有的冒充卖商家骗货款。
    在市场摸爬打滚多年的中年摊主,心中的纠结可想而知。
    放弃吗?
    他不愿意。
    “几位老板,你们跟春雨服装厂有关系?”
    中年摊主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田明发正要嘚瑟回答刘春来就是春雨制衣厂最大的股东,也是直接负责人。
    整个厂都是刘大队长管。
    却被刘春来给阻止了。
    刘春来笑着说:“我们是春雨制衣厂的配套厂。供应部分原材料,也做一些代工。”
    听刘春来这样说,中年摊主放心了些。
    刘春来逛完整个市场,发现确实如同杨小乐说道的,如春雨服装在市场里有这么多摊位、规模这么大的,并没有几家。
    大多数都是一个摊位的小摊主。
    卖的东西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价格自然不高。
    “听说这边的很多老板,以前都是从走街串巷,用鸡毛、鸭毛换糖的货郎?”
    刘春来看着摊主们大多打扮朴实,看起来跟老农没啥区别。
    根本不像有钱人。
    扭头问旁边的中年摊主。
    中年摊主嘿嘿笑着。
    “可不是!这里大多数人都是走街串巷开始,我之前也是这样过来的……以前政策没开放,国家明令禁止,不允许倒买倒卖。生产需要原材料,生产出来的东西又需要换成其他的,敲糖换鸡毛不属于国家禁止的倒买倒卖……”
    沿海地方,做生意的多。
    以前确实不允许。
    但是现在政策开放了,搞这个也没啥见不得人的。
    刘春来也一脸笑容:“有需求,就会存在。国家也清楚,所以就有了改革开放,以后大家日子会越来越好,生意也会越来越好做的。”
    熱門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702 分分錢的生意熱推
    “可不是,党的十二大胜利召开后,咱们城阳工商所的领导干部有了党中央撑腰,直接把市场建起来,各家生产的家庭工副业产品,都可以在这里经营……”
    “一年的赚不老少吧?”刘春来问道。
    中年摊主急忙摇头说道:“哪里哪里,只是赚点稀饭钱。”
    杨小乐则是一脸不屑:“这些小摊主一个月能赚几百,已经很了不起了。一年下来能够搞上万的更是不多……”
    中年摊主看着杨小乐,一脸诧异:“同志,你很了解这边?”
    刚问出来,就有点后悔。
    想着当初杨小乐介绍春雨制衣厂的情况,只能尴尬地笑笑。
    刘春来看着他,一脸笑意。
    这人很有意思啊。
    一脸淳朴,人确精明无比。
    这一路上,都在通过各种方式不断试探几人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