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优美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15章 武士們的潛規則(下)【今天有1萬2千字更新】鑒賞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秽多又怎么了?武士又怎么了?”
    对于阿部的请离,顺六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顺六用力锤了一下左腰间的两柄刀。
    “屈服于权贵,不伸张正义,这还能称作是武士吗?!你这样还对得起武士道吗?”
    听到顺六的这句话,阿部先是稍稍一愣。
    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这副模样像极了是听到了有趣的笑话似的。
    顺六和牧村都不知道阿部到底在笑什么,只怔怔地看着阿部。
    直到阿部笑累了,他才缓缓站起身来。
    “牧村弥八,国枝顺六。你们两个对‘武士’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啊。”
    阿部的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我们武士的天职……就是去保护权贵。”
    “不论是日本最高的权贵——大树公,还是各地普通的世家,都是我们的保护对象。”
    “你们两个难道没有弄懂武士道的核心理念是什么吗?”
    “武士道的核心理念,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权贵’。”
    阿部的话音落下,顺六的表情变得呆滞。
    过了半晌,脸上重新恢复神采的顺六咬紧牙关,脸胀得通红。
    就在顺六刚想再对阿部咆哮着什么时,房间的纸拉门被一把拉开。
    “牧村!国枝!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神山大人……”牧村呢喃道。
    拉门入内之人,正是将他们二人从三王子街那个泥潭中拯救出来、并让他们成为了梦寐以求的武士的恩人——神山越之助。
    “快给我出去!”神山喝道。
    “可是!”顺六喊道,“酒井任四郎……”
    顺六的话还没说完,神山便抢先一步说道:
    “酒井任四郎的拿秽多试刀的案件就这么了了!谁都不许再提此案!”
    神山的这句话,令牧村和顺六双双愣在原地。
    “……神山大人。”顺六攥紧了自然垂下的双拳,“你也和阿部大人一样吗……觉得武士就是要优先保护权贵……!”
    “……顺六。”神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要明白……在我们武士的世界中,有些事情你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事情你甚至都得装作看不见。”
    “……”顺六没有回应神山的这句话。
    只埋着头,大步地离开……
    而牧村在看了看神山、又看了看顺六后,快步地追上了顺六的背影……
    ……
    ……
    “牧村!牧村!起床了!”
    “牧村前辈!请醒醒!”
    两道熟悉至极的呼喊,将牧村从梦境中拉出。
    眼前的画面破碎、化为一片黑暗。
    从梦境中抽身而出的牧村猛地睁开双眼。
    睁开双眼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根根将他封锁在牢笼内的木栏。
    在那木栏之后站着3人。
    其中2人是对牧村来说熟悉至极的浅井与岛田。
    另外一人较为眼生,在仔细打量了一番后,牧村也认出了此人——正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长谷川平藏。
    3人正站在牢门之外,岛田的手中还抓着他的那柄大太刀。
    牧村还没来记得出声询问他们是怎么来到这的,长谷川便抢先一步说道:
    “起来吧。我们是来带你出去的。”
    说罢,长谷川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牧村牢房的大门。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牧村咧嘴笑了下,“就以主公她的性格,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部下蒙受不白之冤。”
    “不过你们救我的方式比我想象中的要温和很多啊。”
    “我还以为你们肯定会以一副杀得浑身是血的模样站在我的面前呢。”
    “我们的原计划,其实就是劫狱。”浅井道,“但因为有了长谷川平藏的帮助,我们省了不少的力气。”
    “牧村前辈,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正抱着牧村的刀的岛田此时说道,“我们边出去边跟你讲我们是怎么救你出去的。”
    抖了抖袴上沾着的尘土,从岛田的手中拿回自己的刀后,牧村跟随着长谷川等人大摇大摆地朝牢外走去。
    在走出这座监狱时,牧村刚好从岛田的口中知晓了他们一行人救他出来的全部经过。
    “……原来是这样。”在轻轻地点了点头后,牧村郑重地朝长谷川鞠躬道谢着,“长谷川大人,感谢您的出手相助。”
    “不用客气。”长谷川用平静的口吻说道,“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牧村。”就在这时,浅井突然出声道,“你跟我来。岛田,你也过来。长谷川大人,抱歉,我有些重要的事情的事情要跟我的这些同伴相谈,可以请你暂时回避一下吗?”
    长谷川没有出声回应,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浅井领着长谷川和岛田朝不远处的一条漆黑的小巷走去。
    至于长谷川也乖乖地站在原地,留给浅井他们谈私话的空间。
    3人刚步入这条漆黑的小巷内,便感到有道黑影从这条小巷的上方降下,然后稳稳地落在3人的前头。
    “主公……”牧村发出小小的惊呼。
    这道落在3人跟前的身影,正是木下琳。
    超棒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15章 武士們的潛規則(下)【今天有1萬2千字更新】熱推
    为了避免被长谷川认出她便是佛敌,木下琳从不露面,一直都躲在暗处、偷偷跟在浅井和岛田的身后。
    出现在牧村3人的身前后,木下琳没有说半句话。
    而是先绕着牧村转了一圈,确认了牧村身上没有什么伤势后,长出一口气。
    “弥八,看来你没有受什么伤呢。身上没有什么地方不适吧?”
    “嗯。”牧村用力地点了下脑袋,“除了那几块刚才被刺又给刺中的地方还有些痛之外,身上没有什么地方不适。”
    “那就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木下琳换上严肃的语气与表情,“牧村,和神山他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了。”
    牧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像是早就料到了木下琳会这么说一般。
    “你现在成了京都府大番头的针对目标。”
    琳接着说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京都府的大番头之前有什么过节,但我想那家伙应该不会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你。”
    “在成为了大番头的针对目标的情况下,接着与神山合作的话,实在是太过危险。”
    “我不想让我的部下去冒这种本可以避免的风险。”
    “终止与神山的合作,然后你暂时先离开京都避避风头,我和浅井、岛田继续留在京都。”
    琳的语调很平静,但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主公。”牧村咧嘴笑了下,“若是中止了与神山的合作,我们还要怎么把那个被关押在狱中的玄正给捞出来?”
    “关于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琳不假思索地说道,“只要开动脑筋,办法总比困难多。”
    “弥八,对于我刚才的话,你还有什么异议吗?”
    说罢,琳不再多言。
    只直直地看着身前的牧村,等待着身前的牧村的回应。
    不仅仅是琳,浅井和岛田二人也把视线集中在牧村身上,等待着牧村的回应。
    牧村抿紧嘴唇。
    抬起手挠了挠头发后,牧村用带着些许歉意的语调轻声说道:
    “……抱歉啊,主公。可以容我抗命一次吗?”
    “……告诉我理由。”
    “要说理由吗?”
    “如果你的理由可以说动我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容许你抗命。”
    “……主公。我和神山一样,觉得这‘45人被杀案’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牧村轻声说着。
    “我当过5年的京都与力,见识过不少类似的案件。”
    “我们都把这种案件称为‘案中案’。”
    “故意弄出一个招摇的案件来吸引官府的注意力,将官府的注意力引走后,去办自己真正打算去办的事。”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45人被杀案’都像极了‘案中案’……”
    “目前京都所有的治安力量都被户田忠宽那傻瓜握在手中。”
    “神山大人目前麾下没有一兵一卒,能依靠的人……只有我。”
    “若是不查清这伙人到底打算干什么,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这么离开京都。”
    牧村的语气没有起伏,就像是在说一句稀松平常的家常。
    但不论是琳还是旁边的浅井和岛田,都听出了牧村语气中所掺杂的那宛如磐石般的坚定。
    琳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身前的牧村。
    半晌后——
    “……我明白了。”琳轻叹了口气。
    “弥八。”
    “我在。”
    琳缓步走到牧村的身侧后,抬起手用力拍了下牧村的腰。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牧村稍稍一愣。
    “嗯!”
    然后用力地点了下头、转身快步朝巷外冲去。
    望着快步离开的牧村的背影,琳出声朝身旁的岛田说道:
    火熱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15章 武士們的潛規則(下)【今天有1萬2千字更新】分享
    “岛田。”
    “在!”
    “你跟着牧村。”
    “欸?”岛田面露迟疑,“主公……我……笨手笨脚的,让我再去辅佐牧村的话,说不定又会像刚才那样帮不上什么忙的……”
    “少废话。让你去你就去。”
    “是、是!”
    在岛田慌慌忙忙地去追牧村的背影后,浅井偏转过头,朝琳轻声说道:
    “主公,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爽快地同意牧村接着去深查此案。我还以为你会和牧村他大吵一架呢。”
    “你没看见牧村刚才的眼神吗?”
    琳的脸上此时泛起淡淡的笑意。
    “拥有那种眼神的人,可是劝不住的啊。”
    “既然劝不住,倒不如直接放手。”
    “哈哈。”浅井轻笑了声,“那么——主公,我们两个接下来要怎么行动?回旅店一边喝茶一边等牧村他们凯旋吗?”
    “不。”琳摇了摇头,“刚才跟在你们的后头前往关押牧村的监牢时,我从一些路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些让人不得不在意起来的消息啊。”
    “消息?”浅井缓缓皱紧了眉头,“什么消息?”
    “幕府聘了一堆忍者来担当今夜二条城的守卫。”
    “忍者?”浅井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现在普天之下,有能力担任二条城护卫的护卫的忍者,恐怕只有……”
    “不知火里的忍者。”浅井出声接话道。
    “这毕竟是出自路人之口,是真是假犹未可知。”琳轻声道,“但这种消息的确很有必要去好好查查。”
    “幕府和不知火里的关系好到可以聘他们来担任二条城这么重要的地方的护卫……这对我们葫芦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走吧,浅井。我们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
    ……
    牧村和岛田二人快步奔回到长谷川的身前后,牧村先是朝长谷川恭敬地鞠了一躬,再次向长谷川致谢,并表示出让长谷川久等了的歉意。
    长谷川微微颔首表示收到牧村的谢意与歉意后,出声朝牧村问道:
    “你现在已经从牢狱中逃出来了,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是要离开京都这是非之地,还是……”
    “我不会离开京都的。”牧村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和神山大人的合作还没有结束呢。”
    长谷川像是早就料到了牧村会这么说一般,反应平淡,只微微一笑。
    “那么——”长谷川接着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行动?”
    牧村没有立即回答长谷川的这个问题。
    而是先偏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岛田。
    “岛田,你有成功将‘若狭香’撒到那光头的身上吗?”
    “有。”岛田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
    问完岛田的这个问题后,牧村将视线重新转回到长谷川身上。
    “接下来——先去找我的一个朋友借条狗来用用。”
    “我那个朋友所养的狗的鼻子特别厉害,而且还受过我朋友的专门训练,十分擅长通过味道来对人或者物品进行追踪,我以前做与力的时候,就常找他借他的狗来用。”
    说罢,牧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手帕。
    将这小手帕展开后,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小撮带着奇异香味的粉末。
    这是牧村刚才在将若狭香扔给岛田之前,迅速从布袋中倒到掌心中的那一撮若狭香。
    望着掌心中的这撮若狭香,牧村轻声呢喃道:
    “若狭香不仅少见,也很少有人用,整个京都几乎就没人使用这香粉。和其他香粉相比,若狭香最大的优点就是持续时间非常地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