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優秀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七五六章 對方條件讀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盒子内装着的是一座打造精美的川府1;1沙盘,细节到连山河湖泊都有明显标注,并且在外围,还有一片小岛屿的沙盘摆在右下角,看着非常漂亮。
    秦禹背手望着沙盘,宛若见到了真山真水一般,心里非常喜欢,立马喊道:“小丧,把这个给我抬到书架最中间放着。”
    小丧啧啧称奇的看着沙盘,心里嘀咕道:“还是我可可姐会送礼,一下就能送到咱师长心里!难怪她天天有被单独接见的机会呢!”
    “啪!”
    秦禹一巴掌拍过去;“屁话真多。”
    小丧端着不算小的沙盘,一边往书架方向走,一边说道:“师长,回头我勒紧裤腰带,送你个世界沙盘,然后晚上咱俩睡觉的时候,你也稀罕稀罕我,跟我唠唠嗑啥的。”
    “滚出去。”秦禹笑骂了一声。
    小丧把沙盘摆好,仔细擦了一片上面的玻璃壳,才转身离去。
    秦禹插手坐在椅子上,总是忍不住瞟了那一座沙盘,莫名嘴角泛起丝丝笑意。
    ……
    中午,九江市议会大厅内。
    沈飞代表九区,建飞代表七区军部总政,二战区,一块会见了可可,林成栋等人。
    双方见面后,都没有废话,直接摊开各种文件,针锋相对的聊起了盐岛的事儿。
    “我先说一下,我方诉求。”建飞心里对可可是有极强恨意的,因为后者用巧劲儿,把煽动老三角地区舆论的锅扣在了他的身上,为此七区直接出局,建飞也差点没让上面给办了,如果不是五区动用了海军,那七区这回根本没有谈判的机会,所以建飞心里既恨可可,但莫名也有点怕她。
    可可穿着紧身西装,束着一头秀发,俏脸面容严肃,看着十分干练,飒爽。
    “首先,在盐岛问题上,我方是倾向于合作共赢的,并且也愿意为此做出一定利益退让,以保三大区拿到在海面上的军事利益,以及经济利益等等。”建飞说完了开场白后,直奔主题:“但由于我方在争取韩三千股份上,付出了诸多努力,所以也要提以下几点要求。”
    可可转着笔,静静听着。
    “第一,如果盐岛问题可以通过最终谈判解决,五区也愿意退股,那我们要求负责建造盐岛港口,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造,并且要求合作股权方,给予我们百分之二十的驻兵权益。第二,如果五区最终选择以市场价格出售股份,从而达到撤出盐岛的目的,那我七区方面,愿意出十亿资金,购买其股份。第三,如果盐岛问题,最终不能和平解决,需要通过军事手段,向五区合法拿回我们的权益,那七区愿意派出南沪第一舰队,作为主要军事力量,进行维权!但条件是,未来我们要拥有盐岛百分之五十的驻兵权益。第四,盐岛所产生的经济利益,我方要求占有百分之二十股权分红,但如果最终不能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与五区的分歧,那我方在参战后,要求合作方给予我们百分之四十的股权分红……!”建飞拿着早都做好的合作范本,开始逐条念了起来。
    林成栋听这对方的话,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心里已经不耐烦了起来。
    建飞提的条件非常苛刻,通俗点解释就是,如果未来在盐岛的问题上,五区最后选择放弃,引发不了战争,那他们就要盐岛港口的建造权,以及基础设施的建造权,而且还要拥有百分之二十的驻兵权利。
    而如果五区最后在秦禹方完全控股的情况下,依然不选择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那接下来肯定就要打仗了,所以七区的出兵条件是,他们要拿未来盐岛百分之五十的驻兵权利。
    还有,建飞提的条件里有一处细节,那就是五区如果选择和平退出,以市场价出售股权给这边,那七区却只愿意掏出十亿资金,但现在盐岛股权的市场价,是每股一个亿,而人家五区那边拥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这简单点算,还得TM要四十五个亿呢。
    简单点来说就是,对对方有利的,那利益就要五五开,而对对方没利的,那就按照股权分摊投入。
    建飞这种谈法,确实是……有些强势的。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建飞叙述完了大概条款,才抬头说道:“因为时间比较紧,还有一些细节,我就不一一叙述了,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文件。”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第一七五六章 對方條件展示
    可可面色如常,拿起合作范本,粗略的扫了两眼,而林成栋则是根本没看,只插手问道:“这种条件,是否有些太过苛刻了?如果按照股权比例来划分利益,你方怎么也分不到百分之二十的驻兵权利啊?而且这个港口建造,基础设施建造,那都是核心该拿的活儿,这你一个人全占了,别人还怎么分啊?”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五六章 對方條件讀書
    建飞插着手,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只从股权比例上,来看待问题。咱们直接点讲,如果没有七区的南沪舰队出动,那浦系内战都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你就更别提,自己啥时候能碰盐岛这块蛋糕了!而从其他点来讲,你们手里虽然掌握着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但却并不能达到控股线,那么直接决定你方是否能控股的筹码,是在我们手里的,对吗?”
    林成栋皱眉还要说话,但却被可可拉住了。
    “退一万步说,现在我们用手里这百分之十的股权,就是全力支持你们控股,那接下来的事儿也是比较麻烦的。五区那边肯定不会甘心认输,到时候,我们还要向亚M提起申诉,走亚F的司法流程,等待他们的仲裁,这一系列的操作,都需要时间。”建飞继续说道:“等亚盟政F,验完股权,下达完仲裁结果,我们或许还要通过军事手段,来拿回盐岛的权益,这么一看,盐岛拿回来那都不知道是几年以后了,而在这期间,我们大区部门是要有长期投入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条件并不过分。”
    可可直接起身,收起桌上的文件说道:“可以,你们的诉求我清楚了,我们回去商讨一下。”
    建飞听到这话,有些意外,因为他本以为可可会在这里跟他讨论一番,甚至是发火。
    说完,可可带着团队众人离去。
    屋内,沈飞看着建飞说道:“条件是不是提的有点大啊!”
    “这个条件不是我定的,是上层定的。”建飞起身回道:“上面觉得他们还会讨价还价,所以先把条件提的高一点,留出一小部分的退让空间。但大的方向是不变的,一定的驻兵权和盐岛的建造权,我们必须拿到手里。”
    沈飞抱着肩膀,没有吭声。
    走廊内,随行人员冲着可可问道:“组长,我们在会上应该予以反驳啊?”
    “有什么可反驳的,对方在会上已经把主要思路和方向说完了,你就跟他打一架,他们也不会改变想法的。”可可淡淡的回道:“控股线的决定权在他们手里,他们觉得自己掌握了节奏,轻易不会退让的。”
    众人沉默。
    “大家休息一会,喝一点咖啡,我和林组长说几句话!”可可将文件交给众人后,迈步就和林成栋,单独走进了川府代表的休息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