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熱門都市异能 表小姐 吱吱-第二百一十四章 決定展示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施珠听了,气得不得了。她想发脾气,却也不好冲着满屋子的女眷发脾气,不然把太夫人这些小辈们得罪完了,太夫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就更谈不上帮衬她了。
    太夫人要是不帮衬她,她今天连个回门的地方都没有,岂不是白白的让人看笑话。
    她忍了又忍,才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谁知道王晞还不消停,在那里道:“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去跟长公主说去。别到我这里来充长辈。今天要不是看在侯夫人面子上,我怎么也要跟你说个清楚明白。”
    施珠也不是那能忍的人,上前就要继续和王晞理论,侯夫人再次拦住了她,还粉饰太平地道:“好了,好了。姐妹俩各自都少说一句,吃饭,吃饭。我听表姑爷说,他还有要紧的事得去衙门一趟,可别把正事给耽搁了。”
    陈璎去衙门能有什么事?不过是不想呆在家里找的借口罢了。
    施珠气得胸口痛,想着自己要说话的时候侯夫人就拦着,王晞要和她吵的时候就当没看见,那嫌贫爱富的德性半点不变。
    她总有一天要让侯夫人后悔的。
    她想到永城侯这两天为了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忙里忙外的,还求到了镇国公府去了,寻思着她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心里的火气这才消了一些,感觉好了很多。
    王晞迁怒般地和施珠吵了一架,心情也好了很多,她想着陈珞求亲,自己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说来说去,都是陈珞所处的位置不好。他要不是长公主的儿子,皇上要不是这么折腾就好了。
    她自己倒无所谓,待不下去了就跑。
    她可不是那些大门不出的深宅闺秀,她是跟着父兄见过世面的,知道天下之大,要想藏一个人是很简单也很容易的,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家里啊!
    王晞想想,就觉得眼前的原本就一般般的菜肴更不好吃了,不知不觉中长长地叹了口气。
    陪她坐的是常珂。
    常珂见状忙问她是不是跟施珠吵架了心情不好,还安慰她:“她就是那个样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好在是她如今嫁了人,不可能再在永城侯府晃悠了,你就当今天辣眼睛,忍一会儿,她用了午膳就走了。”
    王晞当然不好跟常珂说。倒不是不相信她,而是觉得这件事说出来常珂也未必能给她拿个主意,还让常珂也跟着担惊受怕的。
    她听着点头,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继续开始想她和陈珞的事。
    王家在京城的总铺里,待大掌柜从堆满账薄的大书案后面抬起头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不禁瞠目结舌。
    他开始还以为是内宅的妇人大惊小怪,听见与王晞婚事有关的消息就有些坐不住,现在看来,反倒是他疏忽了。
    不过长公主府和王家结亲……
    于别人家可能是件好事,可以攀着亲家做生意,甚至是改换门庭。可于王家这样低调隐忍的做生意,生怕别人知道他们家到底有多少家财的人家来说,和长公主结亲,那就是等于走到了风口浪尖上,做点什么事都会被有心人盯着,王家的很多生意也会浮出水面,这对于一直以来秉承“韬光养晦”家训的王家来说太麻烦了。
    难怪王嬷嬷着急。
    可听王嬷嬷这意思,王晞肯定有些心动。
    不然大可直接拒绝,何必犹豫。
    别的事大掌柜觉得自己能拿主意,可这儿女婚事,谁敢保证是良缘是孽偶呢?
    他挠着脑袋,觉得比做几十万两、几百万两的生意还要难。
    大掌柜忙给王晨写了封信去。
    *
    王晞这边过了施珠的回门礼,日子渐渐平静下来,就等着过腊八节熬腊八粥,她大显身手,为春风楼在京城再搏个美名了。
    王嬷嬷则带着白果几个进进出出的,在忙着过年时要准备的花草陈设。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表小姐》-第二百一十四章 決定讀書
    常珂过来商量她春节时要穿的衣裳:“大红色有些艳,茜红、桃花又有些轻浮。”
    特别是容易和姨太太们撞色。
    “我想去花想容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料子。”常珂说着,脸微微泛红,道,“上九日,可能会遇到温家的人。”
    上初日就是正月初九,玉帝天诞,这天各大寺院都会举办庙会。
    王晞一喜,道:“是温家的人要来京城了吗?”
    年后常珂就要出阁了,算算日子,温家的长辈也应该进京来主持温征的婚礼了。
    常珂含羞点头,低声道:“我娘怕二房那边又出什么妖蛾子,没有吭声,准备过了初四再说。”
    王晞点头,道着应该,然后想到三房冬季那单调枯黄的院子,问常珂:“你要不要从我这里搬几盘花树过去,万一温家的人来拜访永城侯府,要到你们家院子里坐一坐呢?”
    常珂听着急了起来,拉了王晞去院子里选花树。她一面走,还一面道:“我知道你的花树都是有数的,什么花放在什么地方,什么花什么时候放,你就先借几盆你这几天用不上的,我这就差了人去丰台,想办法照着一模一样的买几盆回来……”
    她的话音未落,脚步却戛然而止,把被她拽着的王晞扯着差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呢?”王晞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
    常珂却看着一个身穿粗布藏青色道袍袄子,头上戴了个同色毡帽的男子走了进来,他身边,是王晞那个叫小南的小丫鬟,她穿了件白绫袖翠绿掐牙比甲,小脸白白净净的,像朵花似的,映衬着她身边的男子越发灰仆仆的,像个脚夫似的。
    这是谁啊?
    就这样带了进来。
    应该是王家的什么人吧?
    只是不知道来干什么的?
    常珂在心里琢磨着,就听见身边的王晞一声惊呼,丢下她就欢快地朝那男子跑了过去。
    “大哥!大哥!”王晞高兴坏了,上前就抱了王晨的胳膊,话像滔滔江水似的往外涌,“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不说年前没空来京城了吗?怎么也不让身边的小厮、随从提前跟我说一声呢?你吃饭了没有?”说着,看他眉眼间还带着赶路的倦意,又忙道,“大哥你是直接来我这里的吗?要不先更个衣,吃个饭,睡一觉再说。”
    还有太夫人和永城侯那里。
    王晨远路而来,理应先去拜访太夫人和永城侯,他们知道她大哥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安排。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表小姐討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決定相伴
    可她还是希望大哥先歇歇脚了再说。
    她抱着王晨的胳膊摇道:“别的事能不能先推一推,要是时间不够,在我这里打个盹也好。还好我灶上常年炖着燕窝和乌鸡汤,你要喝哪个?先补补身子。”
    王晨笑了起来,眼角有深深地的笑纹,目光却透着阳光般的和煦。他温声道:“我还没来得及去拜见太夫人和侯爷,先来看看你。你也别忙,我也不饿,我问你几句就走。等明天了再来拜会永城侯和太夫人也不迟。”
    从心里讲,他根本不想拜会这两个人,但妹妹住在这里,他无论如何也要出面应酬一番的。
    王晞却从王晨的话里听出很多重意思来。
    她大哥多半是有什么急事找她,而且还是背着永城侯府的悄悄来的。
    难道是给清平侯府送军饷的事出了什么意外?
    她只好歉意地朝常珂望去。
    常珂见来者是王晞的大哥,吓了一大跳。但她在府里低眉顺眼了多少年,也是个察颜观色的人,立马道:“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什么也不会说的。花树的事呢,等你不忙了再说。”
    王晞谢了常珂。
    常珂给王晨行了个福礼,打了个招呼。
    王晨态度和蔼地和常珂说了几句话,给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做见面礼,这才让小南送了常珂出门。
    王晞就更放松了,拉着王晨就往屋里去,还吩咐小南:“去跟王嬷嬷说一声,端碗鸡汤过来,给大爷打水来服侍梳洗。”
    只是她这边没有她大哥的衣饰。
    她问王晨:“你箱笼在哪里呢?我派个人去给拿几件换洗的衣裳吧?”
    “不用那么忙。”王晨笑道,“我洗把脸就行了。而且我来也没准备见其他人,和你说两句话就走。”
    王晞连连点头,亲自将王晨安置到厅堂的太师椅上坐下,又接过小丫鬟手里的帕子服侍哥哥洗了脸。
    白芷则带着小丫鬟端了鸡汤和几个金银小馒头过来。
    王晨喝了鸡汤,吃了两个小馒头垫了垫肚子,用茶漱了口,开门见山地问王晞道:“听说长公主有意让你做她的儿媳妇,你是怎么想的?“
    超棒的言情小說 表小姐 txt-第二百一十四章 決定
    精华玄幻小說 表小姐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四章 決定讀書
    王晞在心里“哎呀”着揉着帕子,惆怅道:“我也不知道啊!”
    答应吧,怕连累家里。不答应吧,又有点可惜。
    王晨端着茶盅的手有点僵。
    这还能不知道?
    他望着妹妹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的脸,心里隐隐已有了个答案。可他还是道:“我可是听说了,是长公主的意思。镇国公和长公主这几年斗得厉害,只怕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你嫁去了长公主府,日子只怕也过得不会那么顺心的。”
    这些她当然知道啊!
    她这不是拿不定主意吗?
    想到这些,王晞立刻目光热切地望向了兄长,语带殷勤地道:“大哥,那你做主吧!你说让我嫁我就嫁,你要是觉得不太好,那我们就委婉地拒绝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