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優秀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熱推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老头儿的脸一下子黑了。
    但他是这么多年的老江湖了,经历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只是灵光一闪,脑子里什么也都明白了。
    看来这两个家伙的身份还处于保密状态,自己儿子都不知道个中真相!?
    这……
    这是打算要让儿子多点历练?
    又或者说是保护?
    然后这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虚张声势来吓唬我……
    这小子脑袋瓜子挺灵活啊。
    老头儿脑子瞬间转得很快,想了很多,不得不说,人老精鬼老灵,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只是左小多这么一句话,老头儿几乎就将所有事情全都推断出来个七七八八。
    尤其是联系到左长路和吴雨婷乃是化生红尘,并不曾使用真实身份,不禁更加的笃定了起来。
    翻了翻白眼道:“巡天御座算个屁!他小子也敢跟老子比?!跟老子比,他什么都不是!”
    左小多失望之余犹有希望升腾,虽然这老头不是巡天御座,但口气之大,可是大的没边了,要知巫盟第一高手洪水大巫,号称天下无敌,跟巡天御座也不过是伯仲之间。
    但这老头居然对巡天御座不屑一顾!
    那得多强?
    虽然绝大可能是在吹牛逼,但是敢吹这种牛逼的,也不是一般人物能吹得出来的啊。
    看来这老家伙,老头定然不小。
    肯定是高人高人高高人那种高人。
    不禁愈发谨慎起来,道:“晚辈未敢请教,您老尊讳是?”
    “我?”
    老头儿哼了哼,心道,女儿女婿都没用真名,不告诉这小子,那我也不告诉他好了,翻翻白眼:“我姓……你管我姓啥?你命悬老夫之手,朝不保夕,居然还敢盘问起老夫的来历?!”
    “你小子胆儿挺肥啊。”老头心中也是郁闷。
    超棒的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分享
    本想要折腾一下杀气吓唬一下这小子,但是心头杀意居然死活的提不起来。
    倒是看着这屁股挺喜人,老是想打……
    左小多被老头抓着腰拎在手上,就像是一个人拎着一条小狗,啪啪屁股倒是方便,但姿态大大的不雅也是事实。
    左小多急忙赔笑:“我这不是好奇嘛……您老连巡天御座都不放在眼里,这就辈分,就肯定是此世最顶峰的超级大人物!”
    老头儿脸有点黑,淡淡道:“巡天御座在老夫面前,倒是真的不算什么!”
    心道:看到老夫,那小子比兔子跑得还快,照个面都难得很!
    原本的小弟变成了岳父,那老东西还好意思和老子见面?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看書
    好看的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閲讀
    记得当年大家一起试炼,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自己一口一个左老大叫着;由于妻子不幸早亡,留下一个女儿无人照顾。
    熱門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分享
    所以自己也只好厚着脸皮带着女儿跟着团队,顺便兄弟们大家一起照顾小丫头,结果谁能想到那混蛋照顾着照顾着居然照顾到了床上去……
    老子为啥以后成了魔祖……你特娘的左长长你怎么下得去手的?怎么张得开嘴吃的?
    你特么乱伦了啊!老王八蛋!
    当年老子都崩溃了……
    我家姑娘一口一个左伯伯叫你……
    你左长长道貌岸然的今天拍拍脑袋,明天夸两句,后天带着找好东西,将我家姑娘哄的团团转,亏得老子那时候还感激涕零的不断的请你喝酒感谢你对丫头的照顾……
    哪知道……
    我居然还那么感谢你!我……
    想起来这件事,然后低下头看看左小多,突然气又不打一处来!
    到现在,竟然连儿子都生出来了!
    怒从心头起!
    于是,噼里啪啦又将左小多打了好一顿的……屁股。
    左小多突然懵逼了!
    这是咋了?
    刚才不是已经往聊得好好的方向发展了么?
    怎地突然间又打我屁股了?
    难道我说错啥了么?
    我说的这些话都没毛病啊……我说您肯定是大人物,结果您转头打我一顿……为啥?
    “老人家……老前辈,您老能否……先把我放下来?”
    左小多感觉自己的屁股现在已经由半天高,又进化成气球了,还是吹起来很鼓的那种。
    但这更让他有些有恃无恐。
    这老头儿打我,就像是长辈打孙子一样,只舍得打肉厚的地方。
    我肯定是没危险了!
    现在该想的是,等下要如何的以小卖小,讨要见面礼,长辈见到小辈,怎么能不给见面礼呢?!
    见面礼必须的是好东西,这是娘教我的道理!
    “放下来?放下来是不行的。”老头儿连连摇头。
    此老乃是饱历世情,通透颖悟之辈,他与左小多相处虽暂,却早已透彻这小子油滑至极,性子跳脱,性格更形恶劣,不动则已,动则极尽,一旦出手便是杀招连连,直如油浸泥鳅一样,滑不留手,一朝反噬,死关骤临。
    这样的狠角色,只要稍有不慎,就要被他给逃了,怎么可能随便放手?
    左小多眼看着自己被这老头儿抓着越走越远,忍不住心急如焚:“你要把我抓到哪里去?你都把我屁股啪啪这么久了,什么仇不都报完了?”
    “老人家,老前辈,您就发发慈悲,放过我吧……”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拜托您说出来,我赔罪……我赔礼道歉,我给您磕头。”
    “老前辈,您看您满面蔼然,慈眉善目的,怎么也不会是坏人,我都那么的冒犯您了,您都没想伤害我,必然是心底善良之人,您……”
    “老人家……”
    “您就放了我吧,我在别墅里存了不少的好酒……好烟……好茶……好……”
    “您到底怎么才能放了我啊……我还有很多事情,我日理万机……我很忙,忙得很,太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我一天不在,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失业,多少人没钱买米,没饭下肚,嗷嗷待哺……”
    一句又一句,一段又一段的求饶讨好阿谀奉承各种各样的好话,有如大海涨潮,有余未尽,只可惜灰袍老者始终充耳不闻。
    左小多一身修为被制,一动也不能动,全程只能保持耷拉着头,耷拉着两只手,耷拉着两条腿,整个人就如同一条打了败仗的怂狗,被老头儿拎着腰带,嗖嗖的就在天空出去了几千里。
    看着一座座山头,就在眼皮下飞速的倒退。
    左小多口上不停,心下念头急转,却是倍觉焦虑难耐。
    这老货,看来是不会放了我了。
    而更关键的是,这老货修为之高,高到匪夷所思,高到超出自己认知,在此老手中,当真是想怎么摆布自己就怎么摆布,自己竟是全无抗拒之能,只能被动承受,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左小多素来厌恶局势超出自己掌控,更遑论连自身生死都落于他人掌握,覆灭只在动念之间!
    就算确定了老者无意取自己小命,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仍旧挥之不去!
    不过这老头恶意不强倒是真的,他一直就这么拎着我,居然没搜身什么的,换成别人看到大地吹风机和小小,岂能不搜空间戒指的?
    但这老头显然没有……
    左小多心中叹气。
    应该是自己人,就是脾气有点怪……
    真倒霉啊。
    怎么让我遇到了这么一个老东西……
    一路走来,天空中的密密麻麻流星全无间断的落下来,老头儿对此浑不在意,就这么一路往前行进,落到身上的流星,或者前进路上的流星,全都被强横的护体灵气,撞得粉碎。
    有很多甚至都还没有接触到气罩,就已经先一步崩碎了。
    左小多看着这一幕,很明智很干脆的住了嘴。
    这个老货,岂止是强,简直太强,强得离谱了!
    左小多纵观平生所见的所有高手强者,赫然发现,这个老者的实力,非但超出自己的认知,甚至还在自己所见识过的世间强者之上,包括那次出手的南叔叔在内,甚至是老爸老妈衍生之化身虚影,所有人,都赶不上这个老头的修为高深强横!
    这老头,实实在在,就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所见到的第一高手!
    “老人家,敢问您贵姓啊?”左小多问道。
    “我姓吴。”老头儿黑着脸。
    好吧,暂时跟媳妇姓吧;瞅瞅这左长长干的什么好事!
    “您姓吴,口天吴吧,巧了巧了,跟我妈一个姓呢!要不我一见到您就倍感亲切呢,那我叫您吴爷爷了!”左小多涸泽而渔,绞尽脑汁的拼命套着近乎。
    老头歪着头,想了想,感觉这个叫法没毛病,于是点点头:“以你的年纪,叫我一声爷爷也应该!”
    左小多心里怒骂:你这老东西叫我一声爷爷,也应该!
    嘴上却是甜甜道:“吴爷爷,我是真的一见到您就倍感亲切,那感觉,跟看到我妈很相近呢。”
    老头儿的心里登时莫名舒服了一下,嗯了一声。
    “咱们有缘啊……”
    左小多嘴甜如蜜:“您看您这么的拎着我,多累,您放下我,我自己跟着您跑……我不逃走,您是我爷爷,我怎么会跑呢?”
    老头儿哼了一声:“有你小子跑的时候。”
    一路往南,周遭温度开始慢慢的升高,然后又慢慢的变冷。
    突然间,一直不曾住口,一路说着拜年话的左小多蓦然停住了嘴。
    他被眼前地面的所有景象,突然惊住了,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