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火熱玄幻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一十六章 冰合大河流,茫茫一條龍!鑒賞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冰窟深处,有宽敞之处,余下的几人,已然再次聚在一起。
    “这些念兽不光气势、意念相连,甚至刚才还有两个融合一体!这一合体,原本还不是独孤前辈的对手,结果一下子就反过来压制了前辈!这若是尽数融合了,怕是顷刻间就能踏足长生!到时,咱们一个都跑不了,请各位不要再留手了,都拿出底牌吧!”
    赫子赢一边操控着飞剑,将两头念兽逼退,一边扬声提议!
    他那师妹柳洱则在旁盘坐,凝聚心神,身上已有一点伤口痕迹,气血翻涌。
    “就是你们两个将这些怪物引过来的,居然还有脸提议!若非你们过来,我们兄弟二人已然得胜!”孟厥冷哼一声,反唇相讥。
    “此非我二人刻意为之,”赫子赢赶紧道:“该是那水君在背后操控!”
    说话的功夫,一头头念兽再次逼近!
    赫子赢一个不察,踉跄了一下,剑光生出缺口,被一头念兽欺身而至,那念兽浑身处处剑刃,一抬手,就是几道锋利剑芒!
    刷刷刷!
    倏的,一道道寒芒闪过,又一次将众多念兽逼退!
    赫子赢对那綦毋怀文道:“多谢前辈援手!”
    綦毋怀文道:“说谢谢还是早了一些!”
    这时,一道身影自上方落下。
    赫然是那鬼神独孤信,他也有几分狼狈,但浑身灵光汹涌,举手投足之间威压凝结成实质,扫过一方,将紧随而至两头念兽逼退。
    孟厥见着,却道:“这下子好了,你一来,足有十二头念兽围攻吾等!”
    “外围还有几头在游荡!迟早也要过来!”独孤信表情凝重,“这些念兽却变幻不定,论起神通玄奇,咱们都比不它们变化多端,越是交战,局面越是不利,当务之急,还是寻得陈方庆,只有他才能消灭得了这些念兽!”
    剑宗二人对视一眼。
    綦毋怀文点了点头。
    孟家兄弟只是冷哼,并未反驳。
    忽然,一个声音从洞窟深处传来——
    “你等出身来历都不差,何以对那太华门人这般看重?”
    众人听得此声,纷纷循声看去。
    就见得一个披着蓝色大氅的男子,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其人身材高大,但带着一副黄铜面具,看不清面容。
    倒是他的那件大氅之上水波荡漾,有烈日与明月虚影,更有点点光辉有如星辰。
    水波流转之间,祂像是将一片河流披在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
    祂的脚落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深陷的脚印!
    “大河水君?”
    独孤信见着这人,脸色就是一变,随即眯起眼睛,想要仔细打量,但灵识根本无法穿透那黄铜面具!
    哼!
    一声冷哼,独孤信如中刀剑,浑身惧震,脸色苍白起来!
    来人冷笑道:“独孤信,你可是要窥视本座?好大的胆子!区区荒野小神,仗着一点权柄名号苟延残喘,也敢造次?与本座惩戒此人!”
    祂一挥手,众念兽忽的放下旁人,齐齐朝着独孤信扑去!
    独孤信心道不妙,正要反抗,但一股威压落下,浑身僵硬起来!
    “休矣!”
    嗖!
    忽然,一道赤光蜿蜒而至,转眼就贯穿了在场的念兽!
    随后,一点人念共识在众念兽体内爆发开来!
    轰轰轰!
    那念兽尽数炸裂,转眼化作无数碎片,都朝着一处聚集过去!
    众人再次齐齐转头,就看着碎片如洪流,被那远处一人抬手收入袖中,再无踪影!
    “扶摇子!”
    见着陈错过来,众人先是惊骇,跟着都松了一口气。
    便是那孟家兄弟紧绷的表情都舒缓了一些。
    可不等众人彻底放心,那铜面人忽然大笑起来!
    “好个扶摇子!好神通,好手段!本座要看看,这一招,你又要如何化解!”
    话落,祂一挥手,身上的那件大氅上金银紫三色接连闪烁,而后便铺展开来,化作一条长河,凌空呼啸!
    河水晶莹,水浪汹涌,那水流的中央,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龙影,伴随着锁链碰撞的声音,在空中扭曲婉转,水流的边缘处碰撞到了冰窟墙壁。
    咔嚓!
    清脆的破碎声中,一面面冰壁浮现裂痕!
    紧接着,大大小小的冰晶碎片、碎石落下来,地面摇晃着,整个冰窟仿佛随时会垮塌!
    随即,一头头念兽从破碎的冰晶中蹦出,个个嘶吼咆哮,朝着众人扑去!
    “重水?”綦毋怀文眼皮子一跳,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这件大氅,是稀释重水炼制而成的?你从何处得了此物!?”
    “重水?三光重水?”柳洱忍不住问了一句。
    綦毋怀文哪还顾得上回答,身后的大盒子骤然打开,无数寒芒不要钱一样的激射而出,各种奇门兵器、刀枪剑戟,十八般武器蹦了出来,每个都像是活过来一般,各自挑了一头念兽疾奔而去!
    有的是直接刺穿了念兽,有的则是与之缠斗,有的却被一下子拍开。
    “即便是一道投影,但长生之能,依旧不是我等所能对抗!”独孤信也挣脱了威压笼罩,当即传念众人,“若是让这河流落在身上,莫说血肉崩裂,就是魂魄神念都要沉沦,这等至宝,不可力敌,诸位,且战且退!”
    其他人见着二人反应,知晓厉害,没有迟疑,纷纷拼命。
    一时之间,道术光辉闪烁!
    但河流呼啸流转,先是一条神龙一般凌空一扫,就将道术、法器、神通尽数击破!
    噗噗噗!
    众人齐齐闷哼一声,都是气息衰退,灵光暗淡!
    孟家兄弟更是口喷鲜血,面露骇然。
    而两个剑宗传人,更是干脆就被击飞出去,被两头念兽抓住!
    但在千钧一发之际,二人身上剑光涌动,化作屏障,将念兽挡住!
    唯有独孤信和綦毋怀文闷哼过后,很快恢复过来,却也是脸色大变,面露绝望。
    独孤信当机立断,传念陈错:“我有一宝,可以暂时隔绝内外,还请陈君抵挡这河流片刻,与我争取时间,否则拖延下去,便是陈君也得没于河中!我等尽要陨落于此!”
    陈错一听,就道:“既然如此,请独孤君做好准备!”
    二人来回传念,不过转瞬,但战场局面瞬息万变,河流冲刷之后,又有诸多身影接连不断的破水而出!
    赫然是一头又一头的念兽!
    而且这每一头念兽,都被一条水波丝线与那条河流相连!
    气势沟通,尽数相连!
    而后,咆哮声中,众多身影齐齐扑来,与那天上的河流一同落下!
    整座冰窟轰然炸裂,冰晶四散,冰柱断裂!
    “不好!”
    独孤信见着这一幕,二话不说,一甩手,手上已经多了一座金黄色的宝塔,这宝塔不过成人胳膊大小,但惟妙惟肖,充斥着种种细节,宛如真的一般!
    “这是……”
    看着这座宝塔,孟家兄弟脸色一变。
    连綦毋怀文都忍不住道:“这东西为何会在你的手上”
    “诸位,闲话休说,不要抵抗,先入塔中,我要驱动此物,得耗费道基本源,实在无法支撑太多次,还请陈君为我争取时间,切记只求抵挡,不要恋战……”
    “好!”
    陈错忽然吐出一个字,屈指一弹,一团闪烁着五色光辉的光团便飘飞出去。
    这光团轻飘飘的,就像是一团羽毛聚在一起,跟着骤然散开,光影四散,照射各处!
    顿时,整个洞窟中的念兽齐齐一阵,停滞下来。
    而后,一朵朵人生花朵绽放、凋谢,陈错瞬间就与众念兽取得了联系,跟着他更是借那念兽身上的水波丝线,意念与那河流有了接触。
    顿时,他的心中殿堂剧震,一道泥塑雕像的虚影浮现出来。
    这泥塑他并不陌生,正是那……
    “庙龙王前辈!”